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2016-04-08 10:49:06)
标签:

杂谈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4月3日
一名因出差下榻和颐酒店的女子(网名弯弯)在酒店内遭遇到陌生男子的袭击,并险些被该男子强行带走。弯弯脱险后向酒店问责、报警后皆没有得到积极回应。她选择了在网络上曝光此次在公共空间遭受暴力的事件,之后得到了网民们的积极反馈,她发出的微博在24小时内登上了微博热搜榜,相关的微信文章也在微信朋友圈中疯狂转发,之后主流媒体也开始了热烈的报道,各大公共账号纷纷就此事发声。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微博热议已达681万人次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事件发生48小时之内,一方面,和颐酒店没有进行认真的道歉,警方也没有积极的去公开表示要追查犯罪嫌疑人
另一方面,有些官媒的微博账号不仅没有针对该事件问责事发酒店和不作为的警方,而是开始宣传各种女性自卫防狼自救的所谓“自救小贴士”
一些热心网友站出来批判这种在人身安全上政府不作为,不去完善法律,惩恶扬善,作为政府喉舌的某些媒体反而要求老百姓自己为自己负责的做法。一些女权主义者,更是跑到事发现场问责“妇女的人身安全谁来保障“。一些具有性别视角的网络大v也纷纷撰文倡议整个社会要重新审视当下中国社会,公共空间里女性身体自主权被压迫的状况。
然而,仍有一些人抱着“女人应该注意自己言行,应该去多学习防身术“的观点,还有些人批评女权主义者的行为,认为是小题大做,上纲上线,给大家添乱。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事实上,早在20年前,也就是1996年,台湾就曾发生过一桩命案,当时的台湾“民进党”主任彭婉如,在参加完会议后乘坐出租车离开,之后便失去踪影,一个月后警方才找到她的尸体,官方认为出租车司机是最大嫌疑人,然而此案最终也没有抓获嫌疑人,成为悬案。
彭婉如本身是台湾妇女运动的重要人物,她的遭遇引发台湾大量民间团体呼吁社会应该保障妇女的人身安全,12月21日晚发起人了“女权火照夜路”的大游行,成群结队的人举着火把到台湾“总统府”前抗议。

“女人应该也有晚上行走的权利”,

“只要黑夜中没有安全与自由,白天也不会有”。

彼时也有许多同志团体站出来,提出“妇女要夜行权,同志要日行权”的呼吁。

该运动之后推动台湾通过了性别平等法案。现如今,台湾的性别平等状况在亚洲是比较靠前的,在地铁等公共空间都会明文警告性骚扰等违法行为,也有各种热线提供给遭受暴力者提供支持性服务。

政治是为了人们可以更好的生活,政府应该给人们提供各种安全保障,让人们可以安居乐业。不管是公共空间还是私人空间,公民有免受暴力侵害的权利,发生了暴力事件,有人报警,公安部门必须出警,立案,追查施暴者。发生了政府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媒体和民间理应问责政府相关部门,而不是让受害者要自强的陈词滥调充斥主流。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我想到自己作为生理女性,泛性恋的生命经验。2013年的时候我住在金宝街附近的一个胡同里面,由于工作繁忙,我经常很晚回家,当时同住的都是在协和实习的医生,年纪比我大,也不知道我在同志机构工作,经常问我谈恋爱的事情,那时候我也并不敢和她们出柜,因为房东是个不太好惹的阿姨,我怕身份暴露被踢出去。我住的胡同很深,一路走进去有一些小餐馆和小超市,下夜班的人会零零星星的进去买点吃的抚慰自己因晚归而疲惫的心灵。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胡同的灯是感应灯,没有店铺的灯光照着的地方,人走过去之前是黑的。彼时我还是一个爱穿lo娘装的中二病少女,那天晚上我穿着一身轻飘飘的lo娘装,拿着一把紫色长柄小阳伞。我进去小超市买了个冰淇淋,付钱的时候感到一道让我不舒服的视线。我斜眼一看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正带着猥琐的笑容盯着我,因为lo装经常会被人盯着看,我倒也没特别在意。于是翻了个白眼就快步走出超市。没料到他居然跟着我走了,那时候已经超过十二点,胡同里已看不到其他人,超市离家的院子还有大概两百米,我看到他跟着我还是很害怕的,不想把后背给潜在的敌人,于是我特别用力的把长柄伞狠狠的朝地上一撑,发出很大的声音,想告诉对方老娘不好惹。

接着我就原地不动了,那一瞬间甚至想过拜托超市的人送我,或者请室友接我。那个男人慢慢走过了我,还不时回头看我。这时候前面的感应灯黑了,他进入黑暗中。前面的地方超市灯覆盖不到,我只好硬着头皮朝前走,当我快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我用伞发出声音把感应灯弄亮,惊恐的发现那个男人就躲在大门旁边停着的车后面,表情奇怪的看着我,灯亮后他迅速把头扭向墙壁,假装看上面贴的社区告示。

天知道黑灯瞎火他等在那里干什么!那时候我全身紧张的冒冷汗,赶紧跑去大门把门锁打开,他从车后面转出来,离我只有十几步的距离,当时我心想死了,疯狂的摔那个大门锁,就在我极度恐惧,他要过来的那十几秒,突然从远处来了几个飙自行车的外国少年,他呆了一下,我立马从里面把大门锁上,一路狂奔到家。

事后我甚至让朋友给我买了防狼喷雾和电击用的手电筒,也特地去学了防身术。然而这不但没有增加我的安全感,反而让我知道在面对高大凶恶的坏人时,我真的是战斗不过的。那次之后我开始思考公共空间里女性的安全问题。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人身安全的议题对女性而言,听起来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却一直像个没有答案的谜。小的时候大部分父母会教育小女孩要安静乖巧,不要像男孩一样爬高上低,女性去和坏人战斗的可能性很早就被扼杀的差不多了;父母会告诫孩子们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却鲜少告诉孩子有什么部位即使熟人也不可以碰,殊不知强奸犯罪超过60%的施暴者来自熟人;上大学后,女生们都听说过学校里有条保研路,却鲜少看到学校里有关于防止骚扰和性侵害的相关教育。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每个人都应该有行走在世间的权利,现如今的社会却没有给所有人这样的权利。

一个建议女人夜晚少出门,不要单独出门,不要衣着暴露的出门的社会;一个让公民难以以性少数的身份工作、学习、交友,而要假扮异型恋的社会;一个公民若有残障便难以出行的社会…..

只要还有公民因为性别、身体状况和阶级等差异没有安全的保障,这就不能称的上是一个安全的社会。我们每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都无法真正实现“更好的生活”。

更好的世界:妇女要夜行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