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耕天牧云客
耕天牧云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91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新嫁娘诗》注评(上)

(2013-10-01 17:15:19)
标签:

转载

《新嫁娘诗》注评(上)

薛丁奎

 

 

黄遵宪与《新嫁娘诗》

 

黄遵宪(1848—1905),字公度,广东梅州市东郊下市人,举人出身。历任驻日、美参赞及旧金山、新加坡总领事,署理湖南按察使。是清末杰出爱国诗人,著名政治家和外交家。著有《日本国志》、《人境庐诗草》、《人境庐集外诗辑》和《日本杂事诗》等。他在诗歌创作上的成就,和“我手写我口”等诗歌主张,在中国诗坛影响巨大。他生长在“山歌之乡”梅州,自幼受客家山歌的影响,在他的好些诗歌中自然流露着“客家山歌”的风味。

《新嫁娘诗》是黄遵宪的一篇重要作品,这是一组反映客家婚俗的叙事组诗,是蕴涵浓郁山歌风味的代表作。《人境庐诗草》未予收入,但在民间流传甚广,深受读者喜爱。全篇由50多首(各种版本数目不尽相同)七绝组成,每一首都是精彩单章,合起来又叙事连贯,掩映生辉,浑然一体。组诗具有客家情歌的风采神致,又飘逸出文人诗的书卷气,词真意切,形象生动,雅俗兼有,感染力很强,有学者誉之为“十九世纪中国情歌之绝”。读者还可从中窥见客家传统婚俗的许多鲜明特色。

《新嫁娘诗》版本甚多,在辗转流传过程中,手抄复印,难免多有讹误。我手头的版本来自2002年《梅州侨乡月报》。在研读过程中,我觉得其中个别篇章次序被调乱了,故作了必要调整。为方便阅读,让读者更容易理解组诗的内容含义及其艺术美,我不避鄙陋斗胆作了注解和评析。注评中肯定有不少疏漏谬误之处,敬请专家和读者指正。

 

 

  前生注定好姻缘,彩盒①欣将定帖②传。

    私展鸾书偷一笑,个人③与我④是同年⑤。

【注解】

①彩盒:盛装男女生辰八字的精美盒子。

②定帖:写着男女生辰八字的纸帖,与下文的鸾书,或庚笺同。旧时封建社会的婚姻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决定。那时青年男女在结婚前大都无由见面,彼此并不了解,婚姻之事全由父母媒人去撮合。定帖传送,即“传庚”、“问名”,属旧时婚姻礼仪的第二步,男家请媒人拿着男方的生辰八字,谓之“庚帖”,前往女家,询问女方的时生月日,如果双方生辰八字吻合,便称“合婚”,双方交换庚帖。问名礼毕,男家请人写好“庚笺”也称“鸾庚”,带些果饼之类报告女家,名为“报好”,至此婚姻已定,故又称“定帖”。

③个人:即那人。宋陈亮《念奴娇•至金陵》:“因念旧日山城,个人如画,已作中州想。”

④我:客家方言常将“我”代之以“涯”(客家读音近似“捱”)。“个人与我是同年”用“我”而不用“涯”,则为格律诗的平仄所需。

⑤同年:同一年出生。昔时客家男子有拜同年之俗,婚姻上男女同龄的情形是有的,如客家山歌所云:“食烟爱食两筒烟,连妹爱连两同年,大我一岁我唔爱,细我一岁我唔连。”这是几近诙谐的说法而已,一般说来男大女小最普遍,客家情歌中典型的称谓就叫“阿哥阿妹”,由此可知。

【评析】

叙事组诗《新嫁娘诗》以这首诗为开篇,开门见山,一落笔就切入主题,写的就是女主人公的“好姻缘”。作者抓住定婚礼仪的关键环节,即经过双方家长及媒人的撮合,到了“传庚”这一步,婚姻已定。也只有到了这时,女方父母才有可能放宽对庚书的保密,使姑娘有了“私展”偷看的机会。诗中,少女的惊喜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逼真动人。“个人与我是同年”,有点巧!巧得富于情趣,巧得简直是“天赐良缘”。诗中对少女的心理也表现得恰如其分,“前生注定好姻缘”,由一位少女在那种婚姻习俗背景下来判断,来憧憬,来“结论下在过程之先”,其天真不失为一种美,其好运也可算为一种美,对此,任何读者都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其深层次社会意义上的是与否,现代读者不言自明。诗句通俗流畅,首、尾句明白如话,本色率真,保持了客家山歌的韵味。

 

     脉脉春情①锁两眉,阿侬②刚及破瓜③时。

人来偶语郎家事,低绣红鞋佯④不知。

【注解】

①春情:男女爱恋之情。南齐王元长《咏琵琶》诗:“丝中传意绪,花里见春情。”

②阿侬:我。侬,古代吴人的自称,以“阿侬”代“我”,主要是诗句中平仄的要求。但在整篇《新嫁娘诗》中,可见作者似有意识在平声自称时用“侬”而不用“涯”。

③破瓜:瓜字可分剖成二八,故诗文中习称女子十六岁为破瓜之年。

④佯:假装。

【评析】

常年道,女大十八变,生理上变了,情欲上变了,心理上也变了,本是“人事渐通知”的聪明伶俐女,听到那些男女情事,自能觉察七八分,但却偏偏装懵然无知的样子。诗对少女的娇羞作态,可谓写得细致入微,生动传神!

 

    屈指三春①是嫁期②,几多欢喜更猜疑。

    闲情闲绪萦心曲③,尽在停针倦绣时④。

【注解】

①三春:春季三个月。农历正月称孟春,二月称仲春,三月称季春,合称三春。也单指春季的第三个月。

②嫁期:传庚之后,经过男方择日“下定”,双方的婚姻已经正式确定,再经“过礼”和“拣日”,婚礼日期确定,双方着手准备嫁娶事宜。

③心曲:内心深处。诗经《秦风•小戎》:“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我板屋,乱我心曲。”

④尽在句:杨孟载《春绣》绝句:“闲情正在停针处,笑嚼红绒唾碧窗。”此句和前一句从此语意脱化而来。

【评析】

婚礼日期已定,少女在满心欢喜而又不乏一些猜测的特殊心态中期盼着憧憬着。其感情丰富而间有心神不定,全情向往而又若有所思,那情神态的刻划,真是惟妙惟肖,委婉动人!

 

向娘添索嫁衣裳①,只是含羞怕问娘。

翻道别家新娶妇,多多满迭镂金箱②。

【注解】

①嫁衣裳:男家过礼以后,张罗迎娶事宜,女家则着手办理嫁妆。女家总是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尽量把嫁妆办得体面一些。客家婚俗嫁妆一般包括新娘四季里外衣裳、整套床上用品(或有席子除外)、衣橱、书桌、交椅、脚盆等。

②镂金箱:镂刻着金色彩饰的木衣箱。旧时嫁妆,以大红油漆木衣箱随嫁,讲究者镶以金色花边,雕龙凤花卉为彩饰。

【评析】

一般说来,女家会尽可能把嫁妆办得体面一些,但毕竟也有一些人家囿于经济拮据,或者偏于吝啬,抑或对出嫁女有另眼相看的心理,因而薄待出嫁女的。这一情况从出嫁女的哭歌中可找到佐证,有的是“哭拜父母”,有的则是“哭骂父母”“哭骂兄嫂”的。诗中待嫁少女心态微妙,一个“添索”,表现了少女心理的一个方面,哪个姑娘不想多一点称心的嫁妆呢?一个“怕问”,表现的又是少女心理的另一方面,正如旧时出嫁女的《索嫁衣》所唱“要得爷多爷见贱,要得娘多娘厌烦”,在这种情况下,为女确乎难于开口添索丰厚嫁妆。两相矛盾,左右为难,少女最终采用旁敲侧击转弯抹角的方法表达自己的意愿,笔触所至,其机灵俏皮性格被表现得活灵活现,富于生活情味。

 

  金钗宝髻新装束①,私喜阿侬今上头②。

姐妹旧时嬉戏惯,相看霞脸③转生羞。

【注解】

①新装束:待嫁女的装束受风俗影响,更受经济条件制约,档次分别主要在于凤冠与罗帕、盖头、纱縠之分;金钗等金类首饰与银钗等银类首饰之分。

②上头:出嫁前一天,男家派人将双方原先议定的猪肉、鸡鸭及多种食品送到女家,以协助女家摆“嫁女酒席“,待嫁女与家人及主要亲友共进晚餐,值此叩拜父母养育之恩,父母长辈也趁此机会点拨叮嘱,教诲祝福一番。过了半夜,出嫁女沐浴更衣,请族中福泽妇人为其梳凤髻,插金银钗,谓之“冠笄”,俗称“上头”。父母将馈赠给女儿的钱缝缀在一条红布上,由兄长将红布折迭成条状围系在姑娘腰上,称“揽腰红”。

③霞脸:红色的脸。唐和凝《山花子》词:“星靥笑偎霞脸畔,蹙金开襜衬银泥。”

【评析】

   此诗所写是迎亲礼仪中的前奏曲——“上头”时的情景。新娘装束的亮点在于梳髻、插钗、穿着,髻是宝髻,钗是金钗,珠冠烁烁,簪缨灿灿,装束是何等华美,寥寥几字,重点突出,新娘的凤冠霞帔,珠光宝气,雍容高雅,魅力四射便凸现出来。上头之喜,喜不自禁,而面对着“旧时”姐妹,更多了几分幸福娇羞!

 

    烛影花光耀数行,香车宝马①陌头②忙。

红裙一路人争看,道是谁家新嫁娘?

【注解】

①香车宝马:装饰华美的车马。唐王维《同比部杨员外十五夜游有怀静者季》诗:“香车宝马共喧阗,个里多情侠少年。”此处指迎亲队伍的车马。

②陌头:指田间的道路。唐王维《同比部杨员外十五夜游有怀静者季》诗:“陌头驰骋尽繁华,王孙公子五侯家。”

【评析】

客家迎亲婚俗,清早,男家那边请来八音吹鼓手,大红花轿一顶,由四人抬着(或有强调要八人抬),有的还有专供送嫁人坐的小轿、便轿,一路敲锣打鼓,鸣吹乐器,燃放鞭炮,前往女家迎亲。吉时一到,先是嫁妆队伍起行,接着出嫁女大哭着拜辞父母亲人,登轿而去。一路笙歌不绝,鞭炮不息,每隔百十米,或遇岔道路口,伴者便撒下一小段红绒绳,以作婚后新娘回娘家“返面”的“路引”。诗写的是行嫁路上的热闹场景。“一路人争看”,既反映了乡村百姓喜欢看热闹的习俗,更点明行嫁场面的盛大排场和引人注目。后两句山歌风味十足。

 

姗姗莲步下舆①初,几个阿鬟取次②扶。

未展花须③先露眼,不知夫婿貌何如④?

【注解】

①舆:原意指车,此处指花轿。

②取次:任意,随便。唐白居易《病假中庞少尹携鱼酒相过》诗:“闲停茶椀从容语,醉翁花枝取次吟。”

③花须:凤冠上下垂的珠串、簪缨、丝饰等。

④不知句:旧时婚配,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婚后男女之间并不相见,如若男女两家住地相距较远,定婚前少男少女互不认识,那么只有到了举行婚礼拜堂时始得窥视对方,一睹“庐山真面目”。由此句可知,诗中这一对新人婚前素未谋面。

【评析】

    写迎亲队伍抵达男家,新娘下轿进门的情景。迎娶新娘,动作颇多,就新娘进门之礼,各地也不尽相同。比如说,客家婚俗中,或有花轿来到男家门前,新娘下轿之前新郎用木柴轻敲一下轿把,以寓日后能镇得住妻子。诗中前两句写新娘莲步姗姗,迎亲女使取次相扶,基调是缓慢舒放的;第三四句笔锋一转,写新娘欲知夫婿相貌的急切心情,基调则是急疾的。一缓一急,相衬生姿。不要小看这个“不知”,个中别有慑人心魄之力,毕竟是那类特定背景下的婚配,好姻缘固然皆大欢喜,双方一见释怀一见陶醉。但假若是那种“阿爸贪财害了侬,嫁个男人塌鼻公”之类,那境况可就令人心酸心碎!

 

    青毡花席踏金莲①,女使扶来拜案②前。

最是向人羞答答,彩丝双结共郎牵。

【注解】

①金莲:古有奢靡者以金莲花帖地,令妃子行其上,名曰“步步生莲花”。唐李商隐《隋宫守岁》诗:“昭阳第一倾城客,不踏金莲不肯来。”诗中“金莲”泛指拜案堂地板上的华丽铺垫。

②案:婚礼堂前的桌台,台上供品罗列,红烛高燃。

【评析】

诗写一对新人到婚礼堂的长案台前行礼,婚礼堂通常设在家中正厅。按传统客家婚俗,这不是拜堂,只是新人相见互相行礼,长辈不到场。这是客家传统婚俗与中国其他地区婚俗的区别之一。其他地区的拜堂礼一般都在迎亲当日举行,即众人耳熟能详的“拜堂成亲”。客家人的传统婚礼则把拜堂放在成亲之后,这一习俗最早可以上溯到先秦时期。其基本理念是新郎新娘必须郑重拜祀祖先,表示男方不仅仅是自己娶妻,而且是为家族娶妻,婚姻的内涵在于“光前裕后”,广家族衍子孙。其次,拜祖宗、拜长辈等形式隆重繁多,得做足许多程序,占用许多时间,如果都挤在当天办完,势必顾此失彼难于安排,这也是客家传统婚礼精明考虑到的客观原因之一。经过成亲和拜堂朝的仪式,新娘正式成为男方家族中的一员。诗的首句极言婚礼的排场华彩,次句写新娘雍容向拜,一切如意,语境中流露出一种共结丝罗的美丽和谐。由此可知新娘“露眼窥夫”的结果是正中下怀无限爱慕,于是此时只剩下妩媚迷人的“羞答答”了。

 

【小结】

以上八首可称为“于归八首”,主要写了从传帖到迎亲等几个传统婚姻礼仪,着重刻划少女对美好婚姻的欣喜情怀和憧憬心态,对客家传统婚俗迎娶新娘的热烈场景和华彩场面等作了生动逼真的描写。

 

  洞房四壁沸笙歌,伯姊诸姑①笑语多。

    都道一声:“恭喜也,明年先抱小哥哥。”

【注解】

①伯姊诸姑:伯姊,长姊;诸姑,各位姑姑。诗经《邶风•泉水》:“问我诸姑,遂及伯姊。”诗中泛指族中姑姐娘婶等女性。

【评析】

昔时客家婚俗,新人在婚礼堂前举行拜案礼后,被引进新房。此前新床上已撒了许多莲子(寓连子)、枣子(寓早早得子)等果子(寓新妇裹子),新娘进时,小孩涌进抢吃床上果子,果子滚动(客家语为连连碌碌,寓婚后小孩接二连三出生)。伯姊诸姑则说些恭喜祝贺言辞。之后新娘留洞房内吃些简单汤食,小憩。外边婚宴开始,族人宾客入席饮宴,觥筹交错,喜气洋洋。诗将口语化的恭喜词句入句,显得生动亲切,又切实遵循格律诗的平仄规律,使诗作规范端庄。

 

   腰悬宝镜①喜团圆,鬓插银花②更助妍。

 一见便教郎解带③,此时心醉态嫣然。

【注解】

①宝镜:一种挂在新娘腰间的精美小铜镜,寓团圆之意。新娘腰系或胸挂铜镜,民间传说用于照射四眼蛇之类的邪怪,此习俗与新娘出门进门撒米、擎米筛等同义,均为驱邪避晦之举。

②银花:镂银作花的首饰,属贵重之物,可长久珍藏。

③解带:卸下缎带、铜镜一类的饰物。

【评析】

婚宴以后,新郎回到洞房,从新郎方面说,也有个看清新娘“庐山真面目”的愿望。当然,男女在迎亲过程的接触中,对对方的身材高矮肥瘦已有初步印象。诗句中的“喜”、“妍”等字眼,其实不仅写新娘子的妆扮美,也暗写了新郎已完全接受了容貌姣好气质娴淑的新娘子。新娘更是灵犀相通,一见如故,当即便叫郎君亲手将自己身上的若干装饰一件件解卸下来。诗中新娘子大胆主动的举止,表现出她对如意郎君的无限爱慕,以及真情陶醉于美满婚姻的喜悦情怀。

 

十一

     背面常教倚壁角①,私情先已到衾②窝。

 千回百转难猜度,毕竟宵来事若何?

【注解】

①倚壁角:靠着房内壁角独坐(或独站)。

②衾:大被,睡觉时盖体的被子。

【评析】

在洞房内拜罢花烛,接下去将有闹新房者陆续前来。按客家婚俗,来闹新房的限于族中男子,来者带红包,赠送给新娘前必定会提些问题让新娘解答,或设置些疑难让新娘处理。年纪轻轻涉世不深的新娘此时心情忐忑是在所难免的。当新郎和女使去张罗其他事务,新娘独处一室,恰是其心情最不能平静之时。她倚着壁角想事,对着衾窝出神,所面临的毕竟是全新的人事情理,怎不令姑娘反复猜度以求应对得体呢!此诗对新娘复杂微妙的心理活动作了生动描写,是诗人熟悉生活,真实再现生活的精当之笔。

 

十二

  谁家年少①看新娘,戏语谀词②闹一房。

恼煞总来捉人臂,教将香盒捧槟榔③。

【注解】

①年少:年轻,此处指年轻人。

②谀词:奉承人的不实之词,此处指谑戏言辞。

③槟榔:一种热带常绿乔木,果长椭圆形,果核如橄榄,味辣,可入药。槟榔捣烂拌石灰沤数天,用蒌叶包裹,放口中慢嚼,味辣而甘,有祛痰、去湿、杀菌作用。嚼槟榔为产地居民习俗,传至梅州等地亦然。因蒌叶汁红,嚼后唇齿皆红,清吴清壁诗云:“朱唇轻染胭脂色,爱嚼槟榔玉齿红。”且槟榔与“宾郎”同音,寓宾待郎君之意,古来与婚姻习俗关联。捧槟榔,即新娘捧干鲜果盒,分敬亲友,类似今日婚俗之分派喜糖。

【评析】

不论是客家婚俗还是其他民系的婚俗,闹新房都是以雅俗并存活泼嬉戏为其共同特征,因而是婚礼中最热闹的场面之一。闹新房,昔时或称“戏妇”,《抱朴子》记:“俗间有戏妇之法,于稠众之中,亲属之前,问以丑言,责以慢对,其为鄙黩,不可足论。”那是粗俗过分的做法。客家人闹新房热闹而不失斯文,以含蓄谐趣见长,这从诗中亦可看得出来。叫新娘“捧槟榔”当然合情合理,但屡屡“捉人臂”,就难免引起淑女心境不悦,当然也只限于心里有点不悦而已,一个“恼煞”,把新娘子纯情高洁的心理和畏羞的神态准确鲜明地表现出来。

 

十三

者人①催促那人看,此际思量正两难。

毕竟惊鸿②飞去好,管他窗外没遮拦。

【注解】

①者人:即这人。者,此作指示代词。蜀主王衍《醉妆词》:“那边走,者边走,莫厌金杯酒。”

②惊鸿:惊飞的鸿雁,形容体态轻盈,后常以指代美人,宋陆游《沈园》诗:“伤心桥下春波漾,曾是惊鸿照影来。”

【评析】

难耐闹新房者那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的谑戏,新娘情愿变成小鸟飞出樊笼。诗抓住新娘这一典型的“无奈”心情来写,自然也就衬托了闹新房的热闹程度。语言明白流畅,山歌味浓。闹新房接近尾声,主家还备有饭菜给来宾享用,一是对向新娘馈赠红包的答谢,二是因时间太晚需吃一点宵夜,这一环节在一般婚俗文字中较少记载。

 

十四

酒阑人静夜深时,闻道郎来佯不知。

   乍①整钗头还理鬓,任他催唤故迟迟②。

【注解】

①乍:初,刚。宋柳永《满朝欢》词:“巷陌乍晴,香尘染惹,垂杨芳草。”

②迟迟:从容不迫的样子。《礼•孔子闲居》:“无体之礼,威仪迟迟。”

【评析】

闹洞房的人们退去,女使将新房收拾好亦离开,一对新人即将吃同碗面饮合卺酒,之后共度良宵。诗中的“郎来”是指新郎处理完一切礼仪杂事后,回到二人世界的洞房中来准备就寝的一刻。这便是与“金榜题名时”相提并论的“洞房花烛夜”!在此特定的时段和氛围里,新娘自然知道很快就会演绎那种令新人神往的“生活”了,然而慧秀的新娘此时却格外矜持,表现出大家闺秀的风范,她整好钗头还理鬓,格外从容不迫,对方越是情不自禁地催唤,她越“故意”为之。这种掩饰心头娇羞局促的娴雅神态,不正是产生孙子兵法名句“始如处女,后如脱兔”的生活本源么?

 

十五

   深藏被底心偏怯,乍解衾情笑亦庄。

         私怪檀郎①太轻薄,破题②先索口脂③香。

【注解】

①檀郎:晋潘安姿仪秀美,其小字檀奴,后人便以檀郎为妇女对夫婿或所爱男子的美称。唐李贺《牡丹种曲》诗:“檀郎谢女眠何处,楼台月明燕夜语。”

②破题:泛指开始,第一遭。元石君实《秋胡戏妻一》:“却正是一夜夫妻百夜恩,破题儿劳他梦魂。”

③口脂:用以滋润皮肤防止寒冻燥裂的唇膏。唐杜甫《腊日》诗:“口脂面药承恩泽,翠馆银罂下九霄。”诗中指新娘化妆用的唇膏。

【评析】

偏怯也罢,深藏也罢,总有解除最后一丝的时刻,纯情的笑本无庄重与放荡之分,唯有风采迷人,动人心魄!“檀郎”是昵称,“怪”和“轻薄”属贬词褒用,于此更突出和谐与甜蜜。“破题”一词用得妙,本义为开始、第一回的意思,称作“破题儿第一遭”。作为新娘,可称为“第一遭”的东西是很多的,大姑娘上轿是第一遭,拜堂、进新房也是第一遭,初吻更是第一遭,然而“索香”在“破题”之先,那么“破题”就真的可以望文生义地理解成要“破”什么“神圣的东西”了。

 

十六

  云鬟①低拥髻斜倚,此是千金一刻②时。

又是推辞又怜爱,桃花③着雨漫支持。

【注解】

①云鬟:言妇人发髻如云。鬟,环形的发髻。唐杜甫《月夜》诗:“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②千金一刻:即一刻千金,形容时间宝贵。宋苏轼《春夜》诗:“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③桃花:桃花妆,旧时妇女用胭脂轻抹两颊,称桃花妆。唐宇文士及《妆台记》:“美人妆,面既敷粉,复以胭脂晕掌中,施之两颊,浓者为酒晕妆,轻者为桃花妆。”

【评析】

这是一首感染力很强的成人诗。首句特写镜头,实写场景。次句脱化苏轼诗句点明新婚初夕之时。第三句写出女性们妩媚的推就心态。第四句乃点睛之笔,情景交融,表面意境和内在含义都写得情意脉脉绮丽动人,堪称成人诗中别出心裁的佳句。桃花,首先是“灼灼其华”的桃花,粉红色的花瓣上沾着细密的雨珠儿,晶莹润染,这是一幅春意盎然秀色可餐的图画。其次桃花又指桃花妆,可借代成新娘美丽的面庞,此时粉面上沁出一层微微的汗珠,正所谓“细细汗流香玉颗”了。既有“香汗淋漓”,便如闻“娇喘细细”,也自然就有了云鬟拥动,酥胸荡漾等意象。再者,桃花妆的借代再扩大,便是新娘子,一对新人的灵与肉已完全重合,这桃花“着”的“雨”,不就是“涓涓滴露牡丹心”的“雨露”吗?

 

十七

月影和烟上画梁,双鬟俏立整罗裳。

    守宫①的的②争衾艳,未许人前理宝床。

【注解】

①守宫:即壁虎,俗传守宫血可验证女子是否处女,此处代指处女标志。

②的的:明白,昭著。汉刘向《杂事》:“……昭王用乐毅以胜,惠王逐之而败,此的的然若白黑。”

【评析】

首句写出一片静谧的氛围,恰是与刚才鸾凤并头鸳鸯交颈的大动形成了鲜明的比照。整罗裳就整罗裳呗,诗人却巧妙地引出那件被多少人认为比天还大的事情来。守宫,即壁虎,俗传守宫的血可以验证女子是否处女,此处代指首次交合后女子的处女红,“守宫的的争衾艳”,的的者,明白、昭著也,整句意思是说,那标志可是千真万确比大红被衾还要红艳的呀!字里行间道出的是一位传统新娘子的莫大自豪感,她又是何等珍视这一份“货真价实”的自豪与不可外示人前的“私家”经典啊!故言这又是一首精彩的成人诗,它艺术地表现了包括客家人在内的中国人传统婚娶理念中的贞操观。

 

十八

    卿须怜我我怜卿①,道是无情却有情②。

几次低声问夫婿,烛花开尽怕天明。

【注解】

①卿须怜我我怜卿:冯小青《焚余草》诗:“新妆欲与画图争,知在昭阳第几名?瘦影自临春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

②道是无情却有情:唐刘禹锡《竹枝词》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评析】

初夜之后,少男少女进入人生新境界,难免感触良多,尤是女子,心绪更加难以平静。至此小夫妻说不完道不尽的卿卿我我情话中,必有正面表白和反面假设两大类,正话固然有情,反说的便是“无情却有情”了。作者具有非凡的洞察力,能捕捉住如此细微的闺房心理,写成感人诗句,实在难得!末句说到新妇“怕天明”,此非一般痴怨男女的“闰年闰月时常有,今宵何不闰五更”的“嫌夜短,怨天明”。新妇之所以会“怕天明”,是因为初夕之后的次日是新妇最忙碌的一天。唐代朱庆余的著名诗篇《近试上张水部》云:“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说的只是其中一项“拜舅姑”的礼仪而已。在客家古老的传统婚俗中,这天早晨称“拜堂朝”,重大礼仪有拜宗祖、拜翁姑、拜长辈亲友等。这也是客家传统婚俗“把拜堂放在成亲之后”的一个佐证。

 

【小结】

以上可为“初夕十首”。主要写新婚初夕闹洞房和夫妻共度良宵的情景。诗对客家传统婚俗作了形象生动的记录,对夫妻生活闺中情事作了含蓄而又大胆的描写。

 

十九

香糯霏屑软于绵,纤手搓来个个圆。

  玉碗金瓯①分送后,大家齐结好姻缘。

【注解】

①玉碗金瓯:金玉之碗。瓯,客家方言称除了陶瓷碗之外的其他质地的碗,如木制碗、椰壳碗、近代出现的搪瓷碗等为瓯仔。

【评析】

新婚第二朝称“拜堂朝”,重大礼仪很多,作者简略处理,只选了新娘搓糯米汤圆这一“小事”来写,旨在取其谐音双关的结缘、团圆、甜蜜等。作者有一首拟作客家山歌云:“第一香橼第二莲,第三槟榔个个圆,第四芙蓉五枣子,送郎都要得郎怜。”(《人境庐诗草》:《山歌》)也是重在取寓意成诗。诗句明白流畅,亦为一大特色。

 

二十

  情意生疏怕见人,半含娇态半含颦①。

他家姐妹频来看,只管垂头弄绣巾。

【注解】

①颦:皱眉。

【评析】

因为来看的太“频”,所以累人,致使新娘由“怕见”到几乎“罢见”。信手写来,不事雕饰,人们以一睹新娘风采为乐事,热闹场面可想而知。

 

二十一

单衫轻卸怯微寒,皓质生香浸玉盘。

  背立锦屏深曲处,生憎①女伴惯偷看。

【注解】

①生憎:讨厌。唐杜甫《送路六侍御入朝》诗:“不愤桃花红胜锦,生憎柳絮白似绵。”同义常用词有“生怕”,为深怕、唯恐之意。“生憎”与“生怕”比,程度尤甚。诗中用“生憎”而不用“生怕”,主要是为了符合诗句的平仄声律。

【评析】

忙碌了一整天,该洗个澡了。这玉体依然“皓质生香”,但经了初夕,是否就“不与昨时同”呢?还是遮掩点为好,可不要让平素就爱“偷看”欣赏自己胴体的贴身女伴看出什么“破绽”来。诗人描绘新妇心态是多么细致入微,委婉真切!

 

二十二

几分羞涩更矜持①,心善防人人不知。

乍②见郎来佯掩避,背后却向绣帷窥。

【注解】

①矜持:庄重、拘谨,含有做作、不自然的意思。南朝鲍照《答客》诗:“爱赏好偏越,放纵少矜持。”

②乍:忽然,猝然。

【评析】

几分羞涩几分矜持,在这幸福而繁忙的过程中,最美的风景还是如意郎君的面容身影。初夕里相拥对视的美妙时刻毕竟太短了,夫婿的姿容还未看过够呢,于是背着人的时候,禁不住匆匆窥上几眼。成了亲还不太熟识对方面孔,这在今天当属不可思议的笑话,而在那时却是无可置疑的事实。正是因为作者匠心独运,给我们留下如此“珍稀”的片断,让我们及后人能循着类似的记载去重拾往日某些已被视为陈迹或另类的婚俗。

 

二十三

惯要低头私匿笑①,有时回面却含娇。

  传神好倩②春工③画,此是新婚第二宵。

【注解】

①匿笑:掩口暗笑。宋惠洪《冷斋夜话》:“宗野方七岁,立于旁,闻之,匿笑而去。”

②倩:请。

③春工:春之神。金元好问《赋瓶中杂花诗》:“一树百枝千万结,更应薰染费春工。”

【评析】

新婚二夕,幸福陶醉写满新娘的面颊,“匿笑”“含娇”,这是何等灿烂迷人美艳如花的容颜,如此花容美貌,正好请主管熏花染蕊的春之神来描画。诗以曲笔来表达一对新人对第二个良宵的神往,构思巧妙,情味隽永。

 

二十四

    鸡头①凝白火齐②丹,未许郎君仔细看。

恰好深深碧罗帐,巧将灯影替遮拦。

【注解】

①鸡头:水生草本植物芡的别称,因其浆果之冠似鸡头而名。另浆果海绵质,果实含丰富胚乳,故以芡喻人乳,后以鸡头肉指女子乳房。相传唐杨贵妃出浴,露一乳,明皇曰:“软温新剥鸡头肉。”元宋无《乳岛》诗:“端相不似鸡头肉,莫遣三郎解抹胸。”

②火齐:玫瑰珠石,此处喻女性乳头。

【评析】

这首诗和接下二首都是成人诗。这一首侧重在“被看”。女性的含蓄和遮拦,使天生丽质在几分朦胧中更加魅力四射,绰约动人。

 

二十五

  暗中摸索任伊人①,到处香肌领略真。

两腋由来生怕痒,故将玉臂曲还伸。

【注解】

①伊人:这个人。

【评析】

这首诗侧重在“被抚摸”。后两句是很有特色的细节描写,生动之处,连读者都要条件反射了。

 

二十六

  玉钩青帐放迟迟①,细腻风光应独知②。

生怕隔墙人有耳,嘱郎私语要昵昵③。

【注解】

①迟迟:和舒。诗经《豳风•七月》:“春日迟迟,采蘩祁祁。”

②细腻风光应独知:此句从唐元稹“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寄旧诗与薛涛因成长句》)之句脱化而来。

③昵昵:亲近、亲密。此处指说话时要靠近点,声音小一些。

【评析】

这首诗侧重在“互相感受”。在这温馨的氛围里,两情相悦,两心相融,是何等和谐舒放!第二句从元稹的诗句“细腻风光我独知”化出,化得真是高超绝妙。其实此句照抄或化成“你独知”,都是佳句,只是总不够全面罢了。改成“应独知”,就是说“你我都应该有独到的感知”,于是“细腻风光”的含义就更灵活更丰富,更耐人寻味。第三句“生怕隔墙人有耳”,披露的是多少年来的乡间谑俗,新婚一、二夕,常有好事者潜伏新人寝室窗下窥听,以得一二“素材”供日后捉弄取乐。末句在不经意中揭示了“世上男人最大胆,世上女人最小心”的通论,女人总是最细心检点的,即使在最激情放纵的时刻亦然,唯如此才配得上作男人的贤内助、可人儿。

从这相连三首诗,我们可以看出,诗人描写女主人公在洞房里的心理、情态是多么真实,写夫妻生活又是何其大胆!

 

二十七

  鸳衾春暖久勾留①,红日三竿②已上楼。

蓦听笑声窗外闹:“新人今尚未梳头。”

【注解】

①勾留:逗留。

②红日三竿:即日上三竿,日出离地面有三根竹竿之高,约为上午八九点。亦称“日出三竿”或“日三竿”。宋陆游《示儿辈》诗:“坐使乃翁无一事,高眠常到日三竿。”

【评析】

鸳衾春暖“天光觉”,一不小心睡过了头。这是很正常的,连窗外的笑闹声也是善意的。或许新娘一睁开眼便自觉好笑,读者未能闻其声,也可以想象出“洞房花烛朝慵起”的彼情彼景,然则新娘的腼腆与忙乱,所传递的不正是幸福、宽心和后生人天性的信息吗?

 

【小结】

以上可称“二夕九首”。记录新婚第二天的情感状态和二夕里夫妻生活的缠绵多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