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2008-07-06 21:15:14)
标签:

抗震救灾

遗腹子

灾区妇儿

分类: 亲历灾区

          灾区遗腹子的“产”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76318801009mj5.html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遗腹子,人称天下最苦命的孩儿,在四川大地震中,我见到不下十位身怀遗腹子的女性,她们未来的生活将面临难以想象的艰辛与磨难。我记录的张建清无疑是幸运的,但那些谋过面和未见面还在灾区闷热帐蓬中求生的孕妇们无疑需要更多人去关怀,希望有更多的爱为她们抹去心灵的创伤,带去凉凉的春风。

     2008年7月5日上午9点50分,一个漂亮的羌族女婴在北京呱呱坠地。

     孩子重3千克,身高51厘米,美丽健康。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这个女婴可能是天下最苦的孩子了。就在孩子出生前的一个多月,地震刚刚夺去了她的六个亲人,其  中包括她的亲生父亲、她的爷爷和奶奶……

    她的母亲叫张建清,31岁,羌族,就是我们北川擂鼓镇救治的第一个孕妇,当时小张因为失去亲人而悲痛欲绝,生活无望,几度轻生,在其唯一幸存的二姐(丈夫和大女儿都在灾难中遇难)和我们医疗志愿者的救治和劝说下,她的心情平静了下来,她说“:我一定要把这个没见过父亲的苦命孩子生下来,给席家多留条根。”为了让她安下心来,我们当时就许下了承诺:接她到北京来生孩子。在灾区十二天后,我们返回北京休息调整。

     由于救治中心伤员太多,没有来得及留下张建清的联系方式。无奈之下6月11日,我们再下绵阳,辗转绵阳九州体育馆、安县安昌镇黄土岗、北川县擂鼓镇、高川等多个灾民救治点寻找张建清。由于堰塞湖险情的威胁,以及连日的暴雨,灾区又出现了新的山体滑坡、泥石流等次生灾害,多处道路被堵塞。出于对孕妇旅程安全的考虑,苦苦寻觅了一个星期后,我们只得暂时放弃了这次行动,于6月19日返回北京。

      6月24日,灾区天气好转,我们一行四人再下四川,在安昌镇医院江小华大夫和擂鼓镇灾民王仁德的协助下,查找到张建清的下落。我们于24日上午驱车200多公里赶到了北川县擂鼓镇。由于道路过于险峻泥泞,车辆无法前行,在剩下的一个小时路程里,我们只得步行进入山区,最后在当地灾民的帮助下,我们终于将小张接了出来。

     6月26日下午3点,我们从成都返回了北京。她得到了悉心照料,心情逐渐晴朗,精神也一天天好了起来,她非常喜欢我们为她准备川味的营养餐。她每天坐在床头拿着大家为孩子准备的漂亮小衣服说:要生个女儿,我会让她学医,如果是个男孩,我想让他当兵…… 

     随着预产期的临近,她愈发思念被政府接到济南师范学院上学的10岁的大女儿。为了安抚她的情绪,我特意派人去济南把孩子接到了医院。 

     孩子顺利降生了,我们志愿者悬着的心落地了。因为毕竟是两条非同寻常的生命,万一有个闪失,我们法面对。在此我深深的感激为小张分娩付出努力的白衣天使们。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天下最苦的儿——灾区遗腹子出生实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