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子盖
胡子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629
  • 关注人气:10,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通或许再也无法联通的电话

(2011-03-25 22:04:30)
标签:

卡扎菲

班加西

反政府军

利比亚

战争

军事

一通或许再也无法联通的电话

2011年3月15日,在班加西碰到一位名叫Nasser的战士,很难想象44岁的他竟然已经当上了祖父。在他跨上皮卡开赴战场前,我为他拍摄了一张肖像,并把自己身上一个象征平安的笑脸贴粘在了他的胸前。他说:“卡扎菲有的是先进武器和飞机,而我们有的是正义、坚强和一颗勇敢的心,哪怕耗尽最后一颗子弹!”

 

 

早报记者  刘行喆

 

2011年3月15日,利比亚时间傍晚6点半。天色开始灰暗下来,街道比几天前冷清多了,一个年轻人蜷缩在画满涂鸦的墙角下。海风直往裤管里灌,我下意识的竖了竖衣领,举起相机按下记忆中我在班加西按下的最后一次快门。

电话响了,很急促,接着,同行的美国自由摄影师David的电话也响了起来,“反政府军在Ajdabiya失手了,政府军正在迅速向班加西挺进!”电话里传递的是同一个消息。

“领导让我们赶紧撤,政府军现在打过来是一马平川了。”文字张喆挂了电话气喘吁吁的告诉我。

David去过伊拉克,对分析战地形势很有经验,“就怕卡扎菲不打班加西,而是直接横向切到图布鲁克,封锁边境,这样我们就都被困死在班加西了。”

撤退,仿佛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回到驻地收拾行李,大堂里各国记者都在准备撤离,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包裹和器材。

跨上前往图布鲁克的车前,我又回望了一眼这座战火中的城市,远处也不知是黑云还是硝烟正悄悄吞噬着班加西港。

一名当地司机已140KM的速度载着我们在公路上狂奔,由于语言不通,我无法得知他是否已经知道Ajdabiya沦陷的消息。

车上的另外3名记者昏昏欲睡,开战以来,疲惫和紧张折腾着每一个人脆弱的神经。

后方不远处已经隐约传来隆隆炮声。

就在两个小时前,我和几个同行还在新闻中心外打听去Ajdabiya的交通工具,一位利比亚人告诉我们,“卡扎菲正在那里展开一场大屠杀”,记者的职责告诉我们,一定要赶到Ajdabiya,用自己的相机见证并记录这一切。可是此刻,我们却躲在一辆开往反方向的车上。

“我们是逃兵吗?”,我问David。

“命都没有了,还谈什么理想?”,这是我得到的回答。

我脑子嗡的一下,这句话很熟悉,却又陌生,10个小时前,44岁的Nasser Ezwi,一位显得很沉默却说得一口流利英文的利比亚汉子曾经告诉我,为了自由,他可以不要命了!

Nasser可能真的已经没命了。从接到撤退的消息后,我就一直没能联系上他。上午在班加西广场碰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一辆架着机枪的皮卡车驾驶室里休息,他刚刚从Ajdabiya前线归来,一脸倦意,“Brega现在在敌人手里,但Ajdabiya还很稳固,今天晚上6点,我们会再次集结,发动反攻,重新把Brega夺回来。”他显得那么的信誓旦旦。

Nasser有两个女儿,还抱上了外孙,若非革命到来,他或许还将日复一日在Brega的炼油厂内,继续当着工程师。“但利比亚人为了真正的自由,可以牺牲一切。”

皮背心、毛衣、厚底皮鞋,一身衣服都是从自家衣柜里翻出来的,唯有那件酷似军装的绿色外套,以及那副冷酷的墨镜,才令他看上去像一名军人。这位至今未能穿上正式军装的战士,在前线打了两个多星期的仗,从Ras Lanuf到Brega再到Ajdabiya,他看着一个个亲如兄弟的战友在身旁倒下,“太多太多的牺牲,我的好朋友里,至少有100人战死了。但我相信,如果我也有走的那天,我们会在天堂相聚,而卡扎菲还有他的手下,都将下地狱。”

Nasser所开的皮卡车,一般就配置两名士兵,他负责开车,而他的同伴则始终站在拖斗里,端着重机枪随时准备战斗。“敌人的狙击手会先盯着机枪手打,因为干掉他就等于让这辆车失去了战斗力。”两周来,由于兵力补充不足,Nasser时常都要先开到战场,再跑下车爬到拖斗里,持枪射击。

“说实话,这枪的确不争气,但我们已经干掉了卡扎菲的四架飞机。”Nasser以一种骄傲的姿态说着,“卡扎菲有的是先进武器和飞机,而我们有的是正义、坚强和一颗勇敢的心,哪怕耗尽最后一颗子弹。”

我清楚的知道反政府军和政府军力量悬殊,心里一阵难过,随后扯下自己胸前贴的一个笑脸标志,贴在了Nasser的胸前,“Good Luck,我的朋友。”,Nasser随手递给我一枚机枪子弹,并用笔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2月17日革命的日期,“我们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Nasser跟我约定,晚上6点反政府军反攻集结出发前会电话通知我,可是我却一直没能接到他的电话,或许他走得太急吧,现在轮到我一遍又一遍的拨打他始终发出忙音的手机。

在这样一个夜晚,我们飞驰在荒漠上,为了保命而狼狈撤退,200公里后,是一片战场,利比亚人怀揣一颗勇敢的心为了信仰勇敢打出枪膛里最后一颗子弹,而联系我们的,仅仅是一通或许再也无法联通的电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战争与信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战争与信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