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1500735973
用户1500735973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392
  • 关注人气:15,4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镇长的烟火笔记

(2016-11-02 14:31:31)
分类: 评你也评我
 一个镇长的烟火笔记

——读周波《镇长东沙》

梅寒

也许女人天生就对政治有着一种本能的抵触,我不喜欢官场小说。虽然不能否认有些作家的官场小说写得实在很妙。讽刺揶揄,嬉笑怒骂,亦庄亦谐,鞭辟入里,将古今官场的复杂微妙一一道来。写作官场小说,没有置身官场,没在那个大染缸里摸爬滚打上数载,怕是写不出来。官场需要智慧,更需要经历。我一直这么认为。

周波老师的《镇长东沙》系列小小说,曾在《小小说选刊》上连载一年。一年大约是二十四篇的样子,我几乎都略过不读。还是那个原因,我不喜欢官场,看到“镇长”两个字,我觉得特别扎眼。想起小时候我们镇上的镇长、书记,是我们全镇最大的长官,每次下乡进村,坐在黑色的轿车里,“忽”一下来了,“忽”一下走了,村长在他们面前都像孙子一样。那个场景在我年少的记忆里非常醒目。

再说,我跟周波也不熟悉。我写小小说晚,我开始写小小说时,周波当金麻雀已经很多年。几次笔会上遇到,只是彼此笑笑,连个招呼也不打。与很多前辈老师们不太一样,笔会上,很少见周波在人群中高声谈笑,他喜欢抱着臂膀,微倚在座位上,或闭目养神,或凝神发呆。让人感觉他总是游离在那个热闹的场合之外。这些发现,是我后来在一张又一张的笔会照片里发现的。我还发现,我参加的为数不多的笔会上,每一次都是坐在周波老师的旁边。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们终究有一天还是打破了那份难堪的沉默,彼此开口讲话了。当然,说得依旧不多。我对周波更多的了解,应该还是来自他的新书《镇长东沙》。

2016年夏天,去参加金湖笔会。笔会期间,得到周波老师的签名赠阅本《镇长东沙》。这一次,我读了。我完全没有料到,打开这本《镇长东沙》,我很快就被周波笔下那些琐里琐碎的故事吸引进去。

与我想像中的官场小说完全不一样,这本书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觥筹交错,没有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与刀光剑影。只有一个很平实很普通的人,这个人就是东沙镇长——一个完全脱去了官场光环的官场人。

他就像我们日常一样,每天上班下班。上班是一地琐碎,要接待来访的群众,要下乡走村串户去视察工作,要应付上级部门的各种检查。当然,做镇长的也不总是天天泡在文山会海应酬桌上,工作之余也会在东沙街头转转。他穿着西装短裤和拖鞋,在东沙街上踢踏踢踏地走着,与擦肩而过的每一个人随便打打招呼。他为了还掉别人一顿早餐情分,请一大群陌生人吃早点。他也偶尔会同群众耍一点小计谋小聪明,也可说那是从政智慧与策略。当然,他也会为了自己的所谓的“镇长形象”,为了面子,而生出种种的小纠结与小矛盾。

总之,周波笔下的东沙镇长完全没有寻常意义上的那种官场表现,但你又觉得真实。因为周波写得实在。他不在文字上玩花样。他的文字不花哨,简洁朴素,随意自然,跟人闲聊天一样。但时不时闪现出的智慧火花总在不经意间让人会心一笑。那种略带调侃与自嘲的口吻,让这个镇长显得特别真实而可爱。

一个乡镇,在国家庞大的政治机构中,虽不处在最末梢,也差不多是最基层了,镇长几乎站在与群众打交道的最前沿。但看多了在群众面前颐指气使的“官老爷”形象,再读周波笔下的东沙镇长,便常常有一种恍惚感。觉得那个穿了西装短裤和拖鞋在东沙街上踢踏踢踏走过的镇长就是周波。所以,书读到一半时,我忍不住给在微信上发了一条信息给他:你以前干过镇长么?他的回复很简短:干过镇委书记。那就是了。如果没有在那个岗位上呆过,谁可以这样细致又从容的把那些琐碎但又重要的事一点点记录下来?

周波自己在书中所说:“自己正在驾驶的是一辆叫乡镇的车子,那车子很大很重,而且不好掌控,像是一台集装箱车在行走。东沙必须谨慎驾驶。”(《谨慎驾驶》)所以,在周波的笔下,东沙镇上没有大事,但也没有小事。镇长骑一辆自行车上下班会在镇子上引发一场不大不小的舆论地震(《自行车》);一顿平常的早餐里折射出的却是镇长对下属的体贴与关心(《早餐问题》);一只小小的烟灰缸,体现的是东沙镇长的亲民形象。还有很多很多,房子问题,求人问题,形象问题,证明问题……

东沙镇长每天为那些琐事忙碌个不停,也为那些琐事纠结个不停,他下班回家常被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惊扰,为此心慌。那是一些行走在官场中人都逃不开的梦魇。周波一定真的做过那样的梦。我相信。所以,读到那里时,我心里隐隐的痛了。甚至开始对以前我误解过的那些“镇干部”产生了些许理解与同情。一个小镇,也是官场,也是江湖。是江湖就有风浪。像东沙这样心里时时装着群众的镇长自是不易。周波用他的笔在呼唤着一份真诚的官民关系,尽管这有一点文人式的理想。也在替千千万万个乡镇干部诉说。毕竟他们真的不容易。

书里除了东沙镇长这个主角,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几乎在每一个故事里都有出现。她就是东沙的爱人如晶。那是一个豁达又睿智的女人,当然也不能免俗,忍不住偶然炫耀与埋怨。她每次都在东沙心烦意乱或者遇到难题时出现。就像《西游记》里的观世音菩萨。唐僧师徒西天取经路上,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最后总是她来收摊儿。东沙镇长会把工作上的烦恼带回家。但女人如晶往往三言两语就帮他化解。化解不了的时候,就用柔情的眼泪来滋润温暖一下自己的男人。男人如钢,钢硬但易折,女人如水,如水柔软却有韧性。东沙镇长的官场生活,因了女人如晶的参与,便多了几许烟火气,世俗气,也就少了官场上的官气。这大约也是周波官场小小说的一大特色。他的官场,没有让女人走开。他的官场,也不曾离开过他的家庭。

“虚构的古镇,是现实中周波的故乡小镇。所以,那些人那些事,由他的笔下蓬勃生长,叙述起来从容自如。以‘镇长东沙’的姿态出现,用的是人性的视角,故事隐在背后,铺出了一地碎片,人物就在碎片中找下脚的地方前进,时不时还透露出自嘲自侃式的幽默,散发出带着微笑的无奈。重要的是,人物‘深入’(或沉入)日常生活的琐碎,首先是个人,把东沙当个人来写,而穿透了表层的‘官’。”这是著名作家、评论家谢志强先生对周波作品的一段评价。我反反复复读了几遍,给周波老师发信息说:有谢老师这一段评价就足够了,再多说也不过是啰嗦的重复。但周波不怕我读不懂、读不透他的作品,他回复:信任比黄金更重要!所以我就啰哩啰嗦写了这么多。为这份比黄金还重的信任。

周波早已经不当镇委书记了,他调去了更高的市局机关做文化工作。他现在正在深圳挂职。微信朋友圈里,不定期会看到他贴上来的《深圳挂职微感悟》,一条条,记录着他对自己挂职生活的点滴感想。我在想,他的《镇长东沙》,当初是不是就是如此诞生的。周波很认真地做官,也很认真的写文章。

  
梅寒:山东临沂蒙阴人,现居桂林,已在《读者》、《意林》、《妇女》、《婚姻与家庭》、《百花园》、《小小说选刊》等各大期刊发表美文、小小说近百万字。已出版亲子集《做孩子的天使妈妈》、《做女儿的第一个闺密——与青春期的女儿谈谈心》、《做快乐的中等生》、《9年级,陪孩子轻松升入高中》、散文随笔《幸福,住在爱的隔壁》、《当一棵小草有了梦想》、《爱情里的傻孩子》,长篇人物传记《最好不相忘:张爱玲传》,《知行合一:王阳明传》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