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波天天围脖
周波天天围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813
  • 关注人气:15,4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海浪开花的季节 (热烈祝贺岱山作家协会成立三十周年!)

(2014-07-06 22:22:45)
标签:

佛学

分类: 资料与档案

                      在海浪开花的季节
                           (热烈祝贺岱山作家协会成立三十周年!)

                                            周波


  在海浪开花的季节,我走来了。我和许多人一样,怀抱着对大海的向往。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年轻的日子,岱山岛激情的洋面上升腾着一丛丛惊艳的海浪花。推开窗户,四周的天空湛蓝湛蓝,远处有嘹亮的歌声传来。
  那天,我把手指轻轻地按在了文学殿堂的大门上,心里默默地念着:芝麻开门、芝麻开门……里面传来一串串温暖的声音,如电流般穿过我喘息的胸膛:朋友,你行吗?
  我想缩回我的手,甚至迈开腿跑得远远的。是周开龙介绍来的,一定行。说话的是李国平,岱山作协的总舵主。周开龙是我堂兄,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多年前一个海风习习的早晨,他拉扯着自己的弟弟进了文学的门。
  岱山作协走了整整三十年旅程,它的前身是一个叫“野草”的文学社,当年聚集了岱山岛最精英的文学人才。“野草”文学社的诞生是岱山文坛开天辟地的一桩事。当时,我还小。在我有限的记忆里,知道有个叫朱涛的诗人第一个扯起了岱山文学的大旗,他挥舞的手臂让无数少男少女激情澎湃。
  李国平的出现让很多人感到意外,他是在朱涛后来突然南下深圳后接了班。谁也没想到,三十年过去了,李国平依然年轻潇洒,他高举的文学旗帜依然在海浪开花的季节里高高飘扬,而且越举越高。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时间走了,我们老了。我走进了门里,听门外急促的敲门声。我做过梦,觉得像自己在急速地敲,也看见了自己年轻的模样。
  那时候,诗歌像夏天一样地表达着热情,散文则似春天般一样明媚,唯有小说处于冬眠之中。岱山海为何没有孕育出自己的小说家,是忙是懒还是能力问题?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
  若干年后,当我的小小说在全国产生影响,同样反思过这个问题。有一种答案或许可以解释,那便是海岛人的思维精巧、灵敏与机智。我曾这样宽慰过自己:写不了大小说,那就先写小小说吧。小小说也是小说。
  后来我真的写起了小小说,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我对很多朋友讲,这辈子文学创作只做一件事,就是写小小说。如果要问这么多年我为作协贡献了什么,我也只会说三个字:小小说。
  我不是岱山小小说的鼻祖,之前,陈敏的《晒盐人》系列小小说才是岱山小小说的开山之作,洋溢着浓浓的海风气息。最值得我欣慰的是自己坚持下来了,坚持真的比黄金还宝贵。在诗歌如日中天的年代,我们这一拔人绝对称得上是异类。也正因为有当初的异,才有了今天的奇。
  我的母亲有一次对我说:文学圈里有你最好的朋友,要记着别人的好。我的爱人曾经也对我说:等你老了,头发白了,去那儿等朋友。我记着,怎能忘!
  李国平,我的大哥。从我迈进作协大门的第一天起,就像大哥一样照料着我。他的爱人,也是我最亲的嫂子。这么多年,两家人因为文学成了亲戚。我曾开他玩笑,当年收我进来时候,我可是拎着桂圆荔枝来的,今天小小说的大门我守住了,没给大哥丢脸吧。他笑着说:没这回事。
  孙海义,我的兄长。我从来没见过男人有这么好性格的,我怀疑过他的血型是不是A型,他开心地说:后面再加个B。大年三十晚上,我家里停电了,他放下碗筷骑着自行车过来修理。海义兄骨子里肯定没有风花雪月的元素,却写出了许许多多大胆的爱情诗,这让人好生奇怪。
  李越,我的兄弟。文学素养极高的一个人,在岱山中学任教时,女学生像追星一样簇拥着他。他的魅力无限。
  厉敏,我的兄弟。他的文学语言一度让我仰望,一个善良乐于帮助的人,在我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他离开岱山,去了舟山北大。
  张革、邱波彤,我的兄弟。之所以把两位兄弟列在一起,是因为我们曾经是三驾马车,张革写诗,邱波彤写散文,我写小小说。不知有多少个夜晚,我们三人坐在房间里聊文学,那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
  ……
  我必须感谢来其兄长。人是有缘份的,他住在定海,我住在岱山,却像是隔着一条马路。他时不时地来电话,让我这位文学爱好者受宠若惊。他帮我在《舟山日报》发表了小小说处女作。因为来其,我的文学梦不灭。
  我必须感谢谢志强师傅。作为中国最顶尖的小小说大师,他收我作为唯一的弟子,一路教我怎么写好小小说,不离不弃。作为岱山作协的顾问,他同时辅导与培养了赵悠燕、立夏、远山、李慧慧、米米、莫凡、孔玲玲、曹宁元等一批岱山小小说作家。
  我必须感谢杨晓敏。在我的小小说道路上,他像家长一样领着我成长,直到夺取全国小小说最高奖——金麻雀奖。他让我有了全国眼光,也让我融入了全国圈子。杨晓敏有句经典的话:小小说是鼓励出来的。是的,我们都是这么鼓励出来的。
  三十年,当我们把文学像事业一样在做的时候,我曾不止一次问过自己:图什么?究竟什么原因让我们一往无前地前行着?答案始终没有。确实,喜欢一件事就像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有理由呢。
  这么多年,要感谢要记住的人很多,而我最感谢的是岱山作协这个英勇团结的团体。有人说创作是个体的事,我认同。有人也说,创作需要一个氛围,我也认同。其实,我们不必纠结于一些事。当我们把心放平,做自己喜欢的事,交自己喜欢的朋友,未尝不是一种美好的人生。生活本来就是五彩缤纷的,生活从来拒绝单调。
  回想起那个年轻的日子,我似乎依然能看见岱山岛激情的洋面上升腾着一丛丛惊艳的海浪花。今天,当我推开窗户,四周的天空依然湛蓝湛蓝,远处依然有嘹亮的歌声传来。
  新的三十年即将启航,这注定是一场艰难而欢乐的旅程。

    在海浪开花的季节里,我背起行囊又要走了。这次会走得很远,因为我们已经走过。
  我不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