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atty
catt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4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深情密码

(2008-09-17 20:35:54)
标签:

杂谈

分类: 电视剧分集
第1集

  这是一个关于Lucky Star的故事…

  赵深深,一个来自韩国的活泼小女孩,因为意外失去了声音:而从小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因为同时要照顾女儿和家里的烤肉饭生意,疲劳过度在一场车祸意外中过世了。顿时失去了全世界的深深,苦于无法说出自己的悲伤,于是她逃进了一个人的孤独世界,在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基地里留下了讯息。没想到,竟然有一个自称是外星人的小男孩回应了深深的留言,而他那个外星人的Lucky Star故事,竟奇迹似的温暖了深深绝望冰冷的心…

  那个外星人朋友就是戚伟易,一个家境富裕的小男孩。当深深沉浸在失去母亲的悲伤中时,是伟易陪伴着她渡过那段痛苦的日子,可惜好景不常,伟易在严厉父亲的安排下被迫转院,临行前匆忙写下家里的电话,殊不知这一别竟然就是十三年……

  在父亲好友左伯伯以及其儿子左钧的照顾下,长大后的深深活泼开朗,与左钧一起经营快餐车。某天,左伯伯被公司新上任的总经理无故开除,为了帮左伯伯出一口气,深深将卖剩的面洒在总经理车上,一向冷酷的总经理难得动了怒气,强压着深深上车直说要送她进警察局,两人全然不知,对方就是彼此思念多年的儿时好友……

  看着眼前这个什么都不怕的有趣女孩儿,伟易竟兴起了捉弄她的念头,于是把她独自一人丢在深山里,就当作是她在车上泼洒义大利面的一个小小的惩罚吧!

  深深为了拿回掉在伟易车上的手机,竟被司机误认为是偷车贼而移送警局,伟易竟声称深深是其前女友…

第2集

  伟易心生一计,以深深是其前女友的玩笑话,帮助深深洗清了嫌疑,但是却让深深对伟易吊儿郎当的行为更加厌恶。

  伟易的女朋友米晓光与伟易交往多年,,因伟易的父母相处冷淡,大方聪慧的晓光总是适时的成为俩人之间的接着剂,因此深得戚家父母的喜爱,与伟易的感情也稳定发展中。终于,一天,在情境气氛的驱使下,伟易开口向晓光求婚,两人很快地开始筹备订婚典礼。

  然而,相较于晓光的满心期待,伟易却始终念念不忘那个13年前不爱说话的小女孩,因为他们相约在13年后的圣诞节,要回到外星人的秘密基地里…,他知道,要让自己能够全心地投入婚姻生活,就必须返回记忆的原点寻找答案。于是,伟易重返与深深儿时相遇的医院,在此同时,深深也在因缘际会之下,回到了医院……

  深深因为在医院附近巧遇车子抛锚的伟易,虽然忍不住酸了这个西装笔挺却喜欢在大马路上跑步的总经理,仍好心地让他搭了便车,不过,当她听到伟易赶着回台北参加自己的订婚宴时,不知为何心底揪了一下…

  一直以来,左钧为了当年拉深深跷课发生意外,导致深深失去声音相当自责,多年来对深深倍加呵护,心底也早认定深深是未来的新娘。为了保护深深,左钧不惜与争抢摊位地点的流氓起争执;为了深深的求好心切,左钧陪着深深到处寻找美味烤肉饭的秘诀,甚至累倒在厨房里,这一切都让深深非常感动。

  左伯伯生日PARTY当晚,深深为了添购啤酒到便利商店,在那里巧遇正要买晚餐的伟易,深深帮身上没有现金的伟易付了钱,当深深准备离去时,伟易的胃突然疼痛不已…

第3集

  当深深准备离去时,伟易的胃突然疼痛不已,热心的深深帮伟易买了胃药,并附上贴心的纸条,让伟易心里感到暖暖的…

  回到家的深深得知左钧因为担心她而出外找她,本欲再去找左钧,却被左伯伯留了下来,左伯伯知道左钧喜欢深深,趁着左钧不在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询问深深对左钧的感觉……

  深深向左伯伯表示喜欢左钧,刚巧让回到家的左钧看到,尽管深深心里仍然惦记着小时候的那个外星人朋友,但是看到左钧如此开心,深深也不断地告诉自己,自己应该是喜欢从小陪伴她成长的左钧…

  伟易在一次和晓光的约会中,胃又疼痛起来,幸好伟易随身携带深深帮他买的药,痛苦才得以舒缓,晓光无意间看见了深深写给伟易的纸条,心里颇不是滋味,不由自主地担心起这个即将前往外地出差的未婚夫…

  为了表达对深深的谢意,伟易送了一束花给深深,两人在餐厅里以传纸条的方式聊天,让双方都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彷佛又回到了13年前那个冬天…

第4集

  左钧遇到被流氓欺负的阿玲,为了救阿玲,左钧被打伤,因为无法狠心丢下脚扭伤的阿玲,只好背着阿玲挥汗拚命往诊所跑。抵达诊所的时候,慕名求医的人早已经大排长龙了,不但无法顺利挂号,祸不单行的左钧还被在诊所工作,同时也是四喜院一份子的阿福,当成是诱拐阿玲的大坏蛋。

  左钧陪着阿福等人护送阿玲回到四喜院,一直照顾阿玲和阿翰姐弟的扁豆叔,为了谢谢左钧的救命之恩,答应帮左钧向阿福开口,看看是否可以插队挂号。

  一早起来就找不到左钧的深深,决定自己一人带着地图到青岛市区探险;另一方面,熬夜加班的伟易,也因为司机的大意愤而离车,俩人因此搭上了同一班公车。在异地巧遇的伟易和深深,就这样一起在青岛展开探险之旅。

  看着和小朋友玩的不亦乐乎的深深,隐藏在伟易心中那个纯真的自己,似乎也渐渐地苏醒…因此,他任凭深深带着自己体验了许多未曾做过的事;俩人不但一起用心体会蛋炒饭的美味,还一起在海边看烟火…从这一刻开始,伟易和深深,似乎从敌对关系变成了关系微妙的”好”朋友…

第5集

  左钧上班第一天得知易扬企业总经理戚伟易竟然和十三年前在医院的那个小男孩同名同姓,让他心生怀疑,没想到暗中刺探的结果,证明戚伟易正是当年的石膏脚!

  深深得知左钧竟是易扬企业总经理的司机,和左钧大吵一架,气头上的深深决定要独自搭机返回台湾,买不到回台机票却与伟易巧遇,两人一同到餐厅用餐,被服务生误会是一对共进情人节晚餐的情侣,急于想解释的深深却说不出话来,只能把气都出在伟易身上,不自觉地猛灌红酒后,终于不胜酒力而醉倒…

第6集

  为了帮助四喜院这群善良的人们,深深和左钧决定搬进来,一方面可以为作制服尽点力,一方面还可以节省房租。为了把握仅有的十天期限,众人全力动员,除了一向持反对意见的小红…

  某天,小红与阿福大吵一架负气离开,在路上遇到徐莉,徐莉给了小红一笔钱,希望她想想办法把四喜院里的人赶出去。小红竟然不顾旧情地找来流氓来砸烂扁豆叔的店,还打伤了扁豆叔,这样一来,就无法在期限内完成订单,大家都感到相当沮丧,只有小红幸灾乐祸。

  小红收钱的事终於曝了光,深深以为这是伟易的主意,气愤地跑到伟易的办公室理论,摸不著头绪的伟易也对深深无礼的行为感到莫名其妙。不过对於这件事的幕後黑手,伟易心里有数…另一方面,阿翰和阿玲竟天真的以为,如果他们能够消失的话,四喜院就不会有这麼多麻烦事了…离家出走的俩人,因为饿极了在小摊子上偷东西吃,巧遇刚下班的伟易…伟易不但将他们送回四喜院,还送了新鞋给他们,面对眼前这个面恶心善的总经理,深深点滴在心…

  伟易的健康报告出炉,从汉新的口中,他得知自己罹患肝癌,只剩三个月的生命,已经预知生命终点的他,对一切只为了迎合爸爸的人生感到绝望无助…此时,他竟想起深深痛骂自己的话,忍不住传了简讯问深深:「像我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浪费吗?」深深的回应,竟牵引著彻夜未眠的伟易,不知不觉走到了四喜院,他悄悄的观察著深深的一举一动,深深似乎也发现了伟易的存在…

第7集

  面对天真热情的深深,隐藏在伟易内心里那个温暖纯真的自己竟渐渐地苏醒,他想起了那个曾经喜欢过的小女孩,还有俩人关于圣诞节的约定,深知自己无法赴约的伟易,为了弥补心里的遗憾,决定返回台湾,回到生命的原点…

  晓光一直对流转于深深与伟易之间的暧昧氛围十分介意,不过,她的烦恼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伟易从青岛回来了,还安排了浪漫的烛光晚餐,晓光似乎暂时忘记了那种不安…。

  检视自己短暂的人生,伟易回想起当初曾经坚持不给左伯伯机会,没想到如今竟应验在自己身上,感触良多的伟易找上左伯伯,看到沮丧的伟易,左伯伯以长者的身份给予伟易建议,左伯伯说:「人只要活着一天,就没有资格说遗憾,即使没有梦想,也还有责任…」这番话让伟易试图完成人生中未尽的责任;第一项,就是还给晓光一个假期…

  晓光开心地沈浸于伟易浪漫安排里,享受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完全没有察觉接下来将发生的事…伟易竟在此时提出了解除婚约的要求,这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晓光完全失去了理智,甚至认为伟易是因为移情别恋才抛弃了自己,面对伤心激动的晓光,伟易终于坦承自己的病情,并恳求晓光保守秘密。结束假期的晓光抱着Yellow痛哭失声,不明就理的Yellow忍不住在伟易家堵他,并狠狠地揍了他一顿,没想到伟易并不生气…

  然而,最让伟易放心不下的就是妈妈了,如何才能让寂寞的母亲快乐呢?伟易除了提早准备妈妈的生日礼物之外;同时,伟易试图和严厉的父亲沟通,希望爸爸能多留些时间给家里,陪妈妈一起吃顿饭,不料这对关系恶劣的父子却还是一如往常的大吵一架,盛怒中的父亲竟拂袖而去…

  赶走了爸爸的伟易,仍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陪妈妈共进晚餐,餐桌上,妈妈第一次对他谈起这段失败的婚姻,虽然是外公为了寻找企业接班人的政策安排,但事实上,却也是外公心疼掌上明珠眼中始终只有父亲一个人…言谈中,伟易得知和母亲感情深厚的外公去世时,妈妈花了很多时间整理外公遗物,也花了很多时间遗忘…为了避免母亲再次经历同样的痛苦,伟易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并且他也回到了儿时的秘密基地,提早履行与那个小女孩的约定…然而,他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第8集

  在此同时,远在青岛的深深似乎像是感应到什么,因为突然的声响而发出了一声「啊」,虽然左钧和四喜院的居民都欢欣鼓舞,但,就像昙花一现般,深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连老医师都百思不得其解…

  试图确认深深心意的伟易,又回到了青岛…

  刻意找到深深的伟易,帮着深深一起送完成的制服到工厂去,还带深深去吃烤肉饭,席间,甚至特意提起火星人的故事…但深深完全没有发觉伟易的意图。晚上,伟易想透过简讯告诉深深他的真实身分,岂料简讯却怎么样都传不出去…原来,左钧因为找不到深深,忍不住对深深动了怒,一气之下摔坏了送给她的手机。愤恨不平的左钧还跑去找伟易理论,要伟易忘记和深深的那段仅有一星期的回忆,左钧的一席话,让伟易陷入是否该告诉深深自己身分的挣扎中……

  对于伟易将不久于人世一直感到无法置信的晓光,打了通电话跟汉新确认伟易的病情,听到晓光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啜泣声,让一直暗恋着晓光的汉新心疼不已,于是,他苦劝伟易开刀,为心爱的人争取活下去的机会…伟易却向汉新表示,他终于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爱过晓光…

  伟易为了提早安排青岛商场接班人选的事宜,和徐莉谈起理想商场的蓝图,徐莉认为商场就是提供幸福的地方…此时,伟易突然心生一计,他借着商场设计的名目,请徐莉帮忙邀请深深到小木屋,并且将屋子布置成圣诞节的模样,让深深惊喜不已,但她浑然不知,这是伟易为了履行2006圣诞之约所做的安排。

  在5月飞雪的浪漫气氛驱使下,伟易情不自禁地吻了深深…

第9集

  在5月飞雪的浪漫气氛驱使下,伟易情不自禁地吻了深深,同时向深深表明自己的心意,深深却因为考虑到左钧而拒绝了伟易。顿失希望的伟易一跃跳进河里,却被深深救起,面对为了自己担心不已的深深,伟易提出了一项交易,希望深深当他三个月的女友,感到不被尊重的深深,狠狠甩了伟易一巴掌,转身离开…

  在阿翰和阿玲的建议下,买了花要跟深深道歉的左钧,竟等了一整晚才盼到了全身湿淋淋的深深,虽然俩人终于讲和了,但在他不免怀疑起深深的彻夜未归与戚伟易有关…因此,当左钧看到伟易又约深深见面的讯息,他竟谎称左伯伯生病而将深深骗回台湾。令左钧料想不到的是,回到台湾的深深,无意间竟发现了13 年前那张写着伟易电话号码纸条…

  意外发现纸条的深深,过去和那个小男孩共有的回忆历历在目,全都鲜活了起来,她抱着一线希望拨了纸条上的电话,果不其然地传来了空号的语音,深深难掩失望…另一方面,全然不知深深已回到台湾的伟易,在青岛教堂苦等不到深深,他误以为这就是深深给他的答案,或许也是上天要他放弃和深深相认的暗示,他黯然地将深深的电话从手机中删除…

  左钧用计将深深骗回台湾后,深怕事情曝了光,赶紧补了一通电话要左伯伯找理由安抚深深,没想到接电话的人竟是深深…深深赶回青岛质问左钧,担心深深被伟易抢走的左钧,终于把心底的话全都说了出来,回想起十三年来左钧对自己的好,深深决定不再沈溺于过去的回忆里…但,深深却亲眼目睹藉酒消愁的左钧拥吻徐莉的画面,受到极大震撼的深深冲进了滂陀大雨中,彷徨中竟不知不觉地拿起电话拨给了伟易…

第10集

  伟易将一块地送给了深深及四喜院的居民,同时要求左钧要好好疼爱深深,并允诺一辈子都不会告诉深深自己的身分……

  为了感谢伟易,深深亲自前往伟易的公司道谢,也因此,从徐莉口中得知伟易即将离开台湾…拚命赶往机场的深深,遇上了突然发病的伟易,她赶忙上前抱住伟易,伟易故意用玩世不恭的态度对待深深…眼看着伟易就要离开,,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面,深深情急之下,用简讯告诉伟易自己的心意…

  因为伟易的放手,左钧以为危机已经解除,却因为从徐莉口中得知伟易并未离开青岛而再度忧心不已,同时,左钧也对于徐莉的帮助产生怀疑,尤其徐莉总在言谈中隐约透露出与戚家的恩怨…回到四喜院的左钧,对于自己无法给予深深富裕的生活感到自卑,竟选择以自残来表明对深深的爱…

  在机场目睹深深和伟易拥抱的晓光,因为无法承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她像个游魂似的游荡着…无论汉新打了多少通电话,晓光浑然不知。担心晓光的汉新终于在伟易家门口发现了失魂落魄的晓光,她向汉新哭诉着伟易移情别恋了,此时她才明白,当年在伦敦的时候,汉新建议她用写纸条的方式来追伟易,竟是利用了伟易与深深的那段回忆…晓光大受打击,冲动地跑去四喜院羞辱深深,却反而被左钧数落了一番。

  伟易没有离开青岛,全都是因为深深传来的简讯,因为对幸福的渴望,他决定动手术开刀。虽然伟易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汉新还是通知了晓光。赶到医院的晓光,却听到了手术失败的消息…

  晓光强忍着伤心,仍然以未婚妻的身份照顾着手术失败的伟易,但对于伟易竟愿意为了深深进手术室一事,晓光一直无法释怀…

  为了尽早将这份感情确定下来,左钧计划向深深求婚,四喜院全体动员帮忙左钧安排相关事宜…

第11集

  就在新四喜院的破土典礼上,众人的起哄下,深深来不及细想,就戴上了订婚戒指。回到家里,深深检视自己心里真正的声音,发现自己怎样都无法忘记伟易,在这样的心情下嫁给左钧,对深爱自己的左钧实在太残忍了。因此她留下戒指,静静地离开四喜院…

  眼看着晓光迟迟无法从结婚的梦中醒来,伟易选择独自离开医院,从此不再让晓光…甚至任何人对自己有所期待。

  左钧,一大清早心情雀跃地去找”左太太”,却只看到一封深深留下的信以及一只被阿玲把玩着的求婚戒指,左钧第一反应就是跑回公司问伟易的下落,果然,没有人知道伟易在哪儿;另一方面,晓光也发现伟易离开了,质问汉新的结果,意外得知深深并不在四喜院。因此,晓光和左钧都不禁怀疑起伟易和深深一定相约见面了…经过一番长谈,俩人决定返回台湾,分别抢回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幸福。

  事实上,深深在回到台湾之前,的确来到了和伟易有着浪漫圣诞回忆的小木屋…同时,伟易就像是和深深心意相通似的,也回到这里…

  阿翰和阿玲,在青岛到处找着离家出走的深深,但阿玲却不小心跌落海里,伟易碰巧救了差点淹死的阿玲,从阿翰口中,伟易得知深深拒绝了左钧的求婚……

  决定返回台北挽救爱情的晓光,临走前与汉新告别,才明白汉新一直都喜欢着自己,然而,心里只有伟易的晓光,只能祝福汉新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一抵达台北,晓光就急着打电话到戚家找伟易,因为她并不知道,伟易仍然在青岛…他每天都在湖边指导阿翰游泳,一次阿翰突然抽筋,看着阿翰哭着讲述父母的故事,伟易不禁想起自己的爸妈,因此他决定返回台湾…

  左钧从左父口中得知深深已经返回台北,连忙从青岛赶回台湾,左钧坚定地告诉深深一定会等到她回心转意,然而,深深却希望左钧不要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左钧竟然将一切的挫败归咎于自己卑微的身分地位,因此他发誓一定会让大家剐目相看,而才调回台北总公司的他,在徐莉的荐举之下,竟也意外获得董事长的赏识…

  晓光和Yellow一起吃饭,怎知饭才吃到一半,晓光就接到戚母告知伟易已经返家的电话,开心的晓光欲奔赴戚家,总是在一旁看着晓光为了伟易或哭或笑的Yellow,终于忍不住向她告白,并且要晓光认清伟易跟本不爱她的事实,因为不管任何理由,爱情怎么可以说停就停…但,却换来了晓光的一巴掌…

第12集

  伟易早已打定主意要放晓光去追求幸福,因此他那毫不留情的话语,让终于见到伟易的晓光伤心地离开…

  中午时分,刚回到台北的伟易,中餐的第一选择自然是左伯伯的烤肉饭,那个令人怀念的熟悉味道,但在伟易离开公司的同时,深深也正好将秘书订的烤肉饭送进了伟易的办公室……

  自从青岛一别后,伟易和深深再次在快餐车前偶遇,俩人共度了一个愉快的午后,一起分享烤肉饭的滋味,并一起前往教堂,回忆起13年前俩人在教堂度过了那个温馨的圣诞夜…不想见到深深为自己伤心流泪的伟易,压抑着相认的冲动,面对深深询问下次再见面的时间,伟易只能无奈地以”命运会给我们答案”来做回应。

  这天晚上,左钧特别交代左伯伯借故外出,为自己和深深制造了一个浪漫晚餐的机会…不过,深深为了让左钧彻底死心,表示自己从来就只把左钧当成哥哥,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左钧,竟愤而离开…

  伟易在公司走廊上遇见正在打扫环境的清洁工--至玲,因为不知道伟易的真实身分,竟对伟易侃侃而谈心目中理想公司的条件,这对伟易有很大的启发。伟易开始到各部门去观察员工加班的情形,刚好碰到工厂出货发生了问题,伟易立即放下总经理的身段,陪着工人们一起熬夜加班,度过危机,不但让左钧和基层员工们对伟易另眼相看,伟易也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戚振洋听说了伟易和深深的事,特别来对晓光兴师问罪,并提醒她要好好把握住伟易。因此,晓光藉由新闻专题需采访身心障碍者的机会,找上了深深。访谈中,晓光竭尽所能地在言语上羞辱深深,更在激动时提到了戚伟易,这个突然出现的名字竟让深深震惊不已…已经喜欢上了的总经理,居然与她日思夜念的石膏脚是同一个人…原来,命运早将俩人的未来紧紧相系…

  『就让命运来给我们答案吧!』

  深深决定回到俩人相识的最初寻找命运的答案,而伟易正好也来到了这里,就像是命运的安排,伟易和深深竟然都来到了医院天台,即将要相认的俩人,却亲眼目睹了左钧发生的车祸意外…

第13集

  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即将相认的俩人,竟然还是躲不过命运的捉弄…因为左钧故意在俩人面前制造车祸住进医院,阻断了俩人相认的时机…伟易看到焦急地深深紧握着左钧的手,竟然有种莫名的心痛席卷而来…伟易向晓光道歉,因为他终于能够体会失恋的感觉,这也是俩人第一次开诚布公地畅谈彼此的心情,晓光知道,这一切的改变全都是因为深深,另一个可恶的女人。晓光寻求Yellow的安慰,俩人才终于从上次甩巴掌的冲突中重归于好。

  为了担心深深与伟易再次见面、相认,左钧成天耍小孩脾气就要深深在医院里陪着自己,就连晚上睡觉时也一定要握着深深的手,深深连好好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伟易看着躁郁症日渐严重的妈妈,心疼不已,所以跷班带着妈妈出外游逛谈心,这一次,他终于让美如点头愿意到乡下医院看诊治疗。伟易陪着妈妈来到医院,想顺道去看看左钧的伤势,但是,就会打破不再和深深见面的承诺,正在病房门口犹豫不决时,深深却推门而出…

  伟易和深深来到13年前一起聆听圣诞歌曲的小教堂,看到伟易手中那张和自己共游青岛教堂所留下的明信片,深深决定把俩人的未来交给命运来决定…没想到,伟易竟然伸手拿了那张属于深深的明信片,上面写满了深深对伟易的思念

  眼见深深在自己身后比出的Lucky Star手势,难道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吗?用力地甩开这个念头,伟易宁愿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地逃离了教堂。走出教堂的伟易,看到了深深在明信片后留下的话语,终于证实深深发现的想法,他开始往教堂狂奔…

  教堂里的深深,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满心欢喜地以为是伟易终于返回教堂,没想到站在门口的竟是左钧,左钧质问深深是否已与伟易相认,深深这才明白,原来左钧早就知道伟易的身分,却故意隐瞒…气愤的深深跑出教堂,左钧尾随而至,却不慎失足跌落,因此而受重伤的左钧,竟赌气不肯进手术房,直到深深答应左钧会忘了伟易…。

第14集

  Yellow约晓光打球,却在球场上巧遇伟易。三人一起用餐时,伟易故意提醒Yellow想追求晓光可得多加把劲,让晓光感到颇不是滋味。伤心的晓光藉酒浇愁,一直陪在身旁的Yellow在无计可施之下,只好将晓光带回家中。隔天,Yellow的姐姐至玲看到留宿Yellow房间的晓光,误会晓光和 Yellow是一对恋人…

  深深在经过一晚充分的休息之后,再度返回左钧的病房,一整晚找不到深深的左钧,忍不住对深深发了脾气,无法忍受左钧无理取闹的行为,深深转身离开,就这样失去了踪影…

  听说左钧住院的徐莉,特地前往医院探病,竟巧遇美如,徐莉表示自己与美如是旧识,改天将正式登门拜访,让美如一头雾水…返回公司的徐莉,恰巧听到戚振洋要伟易早点和深深断绝关系,并且认为那些死缠烂打的女人要的不外乎就是钱…这些话语听在徐莉的耳里,竟异常地愤怒…

  自从深深和左钧大吵一架之后,深深就完全消失了…焦急的左钧打电话给伟易,希望伟易可以告诉他深深到底躲在哪里。因为深深的失踪,原本打算对左钧兴师问罪的伟易,在得知左钧为了留住深深的心,竟不惜牺牲生命制造假车祸,于是伟易允诺,一定让深深死心回到左钧身边。

  伟易在秘密基地里找到了深深,他故意装作不在乎儿时的约定,还找人假扮自己的女友,营造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形象。然而,深深却意外地发现伟易的手机号码竟然与儿时留下的电话号码相同,这绝对不只是巧合,因此她前往办公室质问伟易,岂料伟易非但矢口否认,甚至强吻了深深来污辱深深的人格,羞愤的深深终于对伟易彻底死心。

  亲眼目睹伟易和深深拥吻的晓光,下意识拨了电话给Yellow,并且规定Yellow如果能在五分钟之内赶到,就有机会成为她的男友…但Yellow就在赴约的途中发生了车祸,还来不及检视自己伤势,Yellow拚了命也要赶到约定地点…晓光第15集

  美如为了这场难得的宴会,开心地以女主人兼大厨的身份忙进忙出,没想到,徐莉竟然率领着一群法国名厨来到戚家,毫无商量余地地强势接手厨房工作,完全否定了美如的努力,这让美如再度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徐莉还乘胜追击,向美如宣示当年那个曾经跟随母亲跪在戚家门口的小女孩回来了,徐莉的身分呼之欲出…。

  为了挽回爱情,晓光竟然答应戚振洋,以伟易未婚妻的身分参加戚家的宴会…更让伟易料想不到的是--深深竟然也以左钧女友的身份,和左钧一同出席…为了羞辱深深,戚振洋当众拿钱请深深离开伟易,左钧居然没有挺身保护深深…伟易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把拉起深深的手转身离开,戚振洋大声怒斥,没想到,一向顺从戚振洋的美如,竟然为了成全儿子的爱情,第一次反抗戚振洋…。

  伟易离家出走后,戚振洋大骂美如的自作主张,两人大吵一架…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下,美如的躁郁症更加严重,疯狂地抓着刘管家询问当年跪在戚家那对母女的身份,刘管家拗不过美如的逼问,终于告诉美如,那对母女就是戚振洋的前妻和女儿。

第16集

  伟易昏厥过去,无计可施的Yellow只好背着伟易回到自己的住处。至玲因为见到了梦中情人而兴奋莫名,终于有机会可以和伟易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了,因此至玲积极安排伟易入住自家顶楼的出租房间,伟易也总算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虽然极度不愿意,但又不想让晓光担心,Yellow还是将伟易的住处告诉了晓光。因为受到伟易的请托前去探望美如,美如的一句话『放手,才能得到。』让晓光惊觉到自己竟是如此的自私,自私地想将伟易留在身边,可是属于伟易的幸福呢?伟易的生命正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消逝,难到没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做的吗?于是,晓光决定把伟易住在Yellow家的事情告诉深深…

  深深迫不及待地立刻去找伟易,看到深深紧紧地抱住自己,伟易承诺不会再丢下深深一人。所以,深深白天帮着左伯伯卖烤肉便当,中午就带便当来给伟易,还帮着伟易向Yellow借衣服,一起到市场购物…和深深一起发现生活中的新鲜事,虽然平凡无奇,但都让伟易感到无比地快乐…然而,夜深人静时,伟易依然无法确定,仅剩三个月生命的自己,给了深深爱的希望到底是对是错…

  虽然伟易与深深的生活平静幸福,但病魔仍然不留情地慢慢的啃噬着伟易的身体…这天,伟易突然发病,深深在伟易住处照顾了他一整晚,直到清晨,伟易情况好转,深深才返回左家。

  自从知道深深又找到伟易的住处后,左钧的心情更加低落,除了老向深深发脾气,更殴打自己出气…因为怕深深饿着,左钧煮了一碗面等了深深一整晚,没想到深深竟为了照顾伟易又彻夜未归,左伯伯眼见左钧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里,心中很不好受,所以,左伯伯向深深提出会让左钧搬出去的想法,但深深却答应左伯伯,将从此离开左家…

第17集

  离开了左家的深深,只好到伟易的顶楼小屋暂住,和伟易俩人展开了同居生活。伟易任凭深深带着自己体验生活的点滴,偶尔俩人就骑着脚踏车到公园散散心、晒晒太阳,俩人只要在一起,不管做什么事都感到很开心。这段日子是深深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但她却不知道,伟易已悄悄地在心中下了决定,到离别来临之前,他绝对不会告诉深深自己的病情,他要独自面对悲伤,并尽可能地让深深快乐。

  左伯伯告诉左钧,深深不会回来了,左钧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天终于来临时,还是让他无力招架。心疼儿子的左伯伯陪着左钧藉酒浇愁,左伯伯劝左钧,即使不能给深深幸福,也要祝福深深能够获得幸福,左钧无语任眼泪径自爬满了脸庞,仍然无法释怀…

  为了省钱,深深决定在家吃晚餐,猜拳的结果,由伟易掌厨,从没下过厨的伟易,自然是手忙脚乱,食物的味道也差强人意,但是对深深来说,这却是一顿最幸福的晚餐。等到深深熟睡后,伟易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他喊出心里最真切的声音:「我不想死」,这句话道尽了他心中所有的不甘…

  Yellow假借至玲的名义,约晓光到家里吃饭,岂知心系伟易的晓光,还没能等到Yellow料理上桌,就径自跑到顶楼去见伟易。面对了解自己病情的晓光,伟易终于卸下所有坚强的伪装,晓光除了心疼伟易的无助与脆弱,她更开口祝福伟易和深深,她要伟易好好把握这仅有的三个月幸福…

  晓光虽然潇洒地祝福伟易和深深,但心情还是难免失落,但,在Yellow的陪伴和安慰下,晓光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也终于对这段感情释怀了…

  无法面对深深离开自己的事实,左钧成天醉生梦死,左伯伯要左钧去看看深深现在快乐的模样,这样的笑容除了那个”他”,是没有任何人可以给的…左钧终于接受,能让深深幸福的不是自己,因此,左钧不愿再接受戚振洋的指使,也劝徐莉早点放弃报复的行动…

  美如向戚振洋提出了离婚的请求,震惊的戚振洋赶忙向律师请教相关细节,从律师的口中,戚振洋得知自己与美如离婚后,除非伟易继承了易扬企业,否则他将失去所有。正在心烦的戚振洋,看到徐莉自然是没有好脸色的,气不过的徐莉决定展开报复行动,她拿着母亲的遗书去刺激美如,声称美如正是杀死母亲的杀人凶手,美如受不了这样的指控,服药自尽…

  接到母亲自杀的消息,伟易赶赴医院,眼见在这个人命关天的当口上,戚振洋竟然只顾着粉饰美如自杀的消息,伟易忍不住又和老爸大吵一架。戚振洋确认伟易完全没有返家的打算后,竟迁怒深深,认为深深跟本是代替父亲来报仇,深深这才知道,原来戚振洋就是父亲的好友兼事业上的合伙人,只是当年因为父亲看不惯戚振洋为了事业竟选择抛家弃子,因此与他断绝了来往,深深试着规劝戚振洋,但是戚振洋成见已深,无法自拔了...

第18集

  万美如昏迷一夜,清醒后不断地自责,认为自己真的如徐莉所说,是一个破坏别人幸福家庭的刽子手,伟易这才知道父亲抛弃结发妻女改娶富裕的母亲,并得知徐莉是同父异母的姊姊。徐莉来到晓光的办公室,劈头第一句话就要晓光千万不要放弃伟易,晓光没有回答徐莉,却让徐莉发现伟易罹患肝癌的事实…

  伟易和深深受邀参加至玲的生日化妆舞会,俩人分别打扮成别具意义的石膏脚和火星人,Yellow当然也不忘趁机向晓光示爱,扮演起被猎人晓光射中的猎物,当众人若有所指地冲着晓光猛笑,让晓光尴尬地恨不得马上钻个地洞躲起来。

  Party中众人玩得尽兴,除了寿星至玲,因为一整晚伟易自顾自地抱着深深跳舞,完全将她这个舞蹈老师弃于不顾…其实至玲的沮丧,深深全都看在眼里,因此她让伟易邀请至玲跳支舞,没想到伟易突然发病,为了不让深深发现,伟易转身一把将深深抱进怀里,晓光感受到伟易的不对劲,使计将伟易带离了Party现场……

  决定接受老爸提议的左钧,向徐莉提出辞呈,竟得知伟易罹患肝癌将不久于人世的消息,无法置信的左钧冲去找伟易证实此事,刚巧正遇上了因病发而万般痛苦的伟易,为了深深的幸福,他情愿将自己的身体跟眼前这个男人交换,只因为深深选择的人是他…

  左钧和伟易在公园长谈,谈着彼此与深深相处的过程,聊着想要一生一世保护深深的心愿,言谈中,左钧得知晓光早已知道此事…于是,左钧约晓光见面,想了解晓光愿意放弃的原因,晓光的一席话终于让左钧下定决心,放开深深的手,让她毫无忌但地尽情享受幸福的人生…

  戚振洋一直苦恼着该如何才能让伟易返家继承易扬企业,他深信深深就是让伟易不想回家的主因,刚好左钧在此时向他提出辞呈,戚振洋突然心生一计…

  伟易拿着新买的拍立得不停拍照,单纯地只想为俩人的生活留下一点记录,一阵风吹落所有的照片,深深为了捡拾两人的合照而在楼下遇上了戚振洋,原来戚振洋计划诬赖左钧偷取商业机密,逼迫深深主动离开伟易,为了左钧的前途,深深决定接受戚振洋的条件…

第19集

  深深下定决心收拾行李,面对深深突如其来的举动,伟易马上联想到这是父亲的诡计,然而深深却斩钉截铁地告诉伟易,自己根本不爱他,与伟易在一起都只是为了 报复;眼看着深深就要离开,激动的伟易再度发病,就在此时,伟易竟然开口唱歌了!从来不唱歌的他,为了留住深深,强忍着身体的痛楚,开口唱着深深在青岛海 边唱着的歌,但是无法自私地看着左钧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入狱的深深,还是把心一横,踏出了与伟易共度许多快乐时光的甜蜜小屋。

  徐莉前来确认深深是否已遵守诺言返回左家,却意外发现,原来深深的父亲是当年对她与母亲伸出援手的恩人,徐莉才惊觉自己的报复行为简直就像一出闹 剧,喝醉的她来到伟易的住处,似乎是想为自己荒谬的复仇行动道歉,但早已从母亲那里得知徐莉是姊姊的伟易,反而请求徐莉在自己离开之后,能够带给戚振洋和 美如希望。

  伟易终于返家,难得一家三口聚在一起吃晚餐,伟易主动帮戚振洋盛汤,这个前所未有的举动,让戚振洋展现了笑容,对伟易来说,这是他第一次与家人共 享一顿幸福的晚餐,却也是最后一次了;第二天,伟易前往工厂的抗议现场,为了易扬企业裁员员工的权益,公开在电视上向戚振洋喊话,戚振洋大为震怒,此时他 却从左钧口中听到伟易即将不久于人世的消息,当他赶到抗议现场,伟易已经离开;伟易飞往青岛是为了履行对阿翰的承诺,亲自为阿翰的游泳比赛加油…

  戚振洋带着机票去找深深,并请求深深可以到青岛,帮他把伟易带回来…;深深准备前往青岛,左钧心里十分清楚深深这一趟青岛行,恐怕即将面对永远失去伟易的痛苦,但他仍强忍着不舍送深深上车,并且嘱咐深深一定要过的幸福,好好把握与伟易相处的时光。

  伟易独自来到青岛教堂,与深深的甜蜜回忆一幕幕涌上心头…;返回小木屋后,伟易病情突然恶化,痛苦地倒在血泊中,被前来送晚餐的阿翰发现,他急忙 向老医生求助,老医生诊断出伟易的生命所剩无几,但是为了让阿翰可以专心比赛,伟易请求老医生帮他守住这个秘密,并且帮助他”撑’到看完阿翰的比赛…

  阿翰果然不负众望获得了冠军,靠意志力苦撑的伟易也已经非常虚弱,就在此时,伟易听到了深深呼唤他的声音,深深竟然开口说话了!正当众人为此事开心不已,伟易却因为体力不支跌进泳池…

  从汉新的口中,深深终于知道伟易的病情,伤心的她紧握住熟睡中伟易的手,已经没有时间难过了,她必须珍惜和伟易相处的每一刻。

  隔天一早,伟易竟然精神亦亦地,力邀深深一起到更远的地方探险。在熟悉的大草原上,伟易虚弱地依偎在深深身旁,并向深深保证,下辈子绝对舍不得这么早离开她,就在Lucky Star的手势中,伟易安祥地离开了人世……

  2006年的圣诞节,深深独自回到了专属于俩人的秘密基地,此时她才发现伟易预先在砖块后遗留下来的书信以及礼物,深深暗下决心一定要让住在Lucky Star上的伟易看到,她幸福的笑容……看到Yellow 为了她受伤,心里充满感动,在这样的氛围下,Yellow吻了晓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