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赵世龙关于《现代人报》的一篇博客

(2009-12-07 14:05:29)
标签:

现代人报

港方

广东省委

《羊城晚报》

赵世龙

中国

杂谈

分类: 美文赏析
中国第一报的前世今生(2008-02-13 16:43:53)
         IMG_6273.jpg  
           现代人报的最后一期。新年大黑底字和编辑部全体人员合影。
     1994年的最后一天。创刊九年,自1988年以后连续被评为“全国十佳报纸”和“全国优秀报刊”的《现代人报》,终于没能再跨年活到1995,岁末逝于广州。
   是年)12月30日晚6点半,(位于广州同和云景花园的)《现代人报》编辑部召开
员工大会餐,大家心照不宣地进行了“狂欢”庆典。52名采编人员和其它员工面带甚至可以称得上“灿烂”的笑容,纵情高歌,有人突然间就潸然泪下,心情之抑郁悲愤无可寻泄
    1994年12月28日,广东省新闻出版局终于转来了国家新闻出\版署的通知,下令
《现代人报》于1995年1月1日起停刊,并宣布原有的全国刊号作废。
    发布该通知的表面理由是《现代人报》“没有主管的挂靠单位”,按照中国大陆报刊
管理条例的规定,没有主管挂靠单位和其主办单位不再负责任时,该报刊自动停\刊作废。而实际原因是中共保\守势力,要全力封杀在大陆合法合资且也是唯一破例的传媒,以纯洁意\识形态和控制局面。
    《现代人报》原为周报,1985年9月创刊,由广东省贸易促进会主办,在1987、88年
盛极一时,在大陆知识分子层中极有影响。自创刊以来,一直鼓吹改革开放,观念领先,言论全新,当时中国改革理论先驱王\若\望、金\观\涛、严\家\其、王\若\水、千\家\驹等均为该报特约专栏撰稿人,当时该报在全国发行有70万份,已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理论阵地之一。
    1987年反“资本主义自\由化”逆潮起时,该报几遭停刊,幸得前广东省委第一书
记任仲夷的力保才免遭厄运。“6\.4”以后,现代人报也曾岌岌可危。自此以后,生存成为该报的第一性,按其总编层某位言称是“被阉割了一刀,自此阳气不足”。但也与当时大陆整个大环境的急剧变化有关。
    现代人报成了传媒合资“首个吃螃蟹的人”,是建立在1992年小平南巡喊出了“谁不改革谁下台”、大陆再次刮起了改革开放风之上的。
《现代人报》趁时而上,在广东省的支持下申请改为日报获准。因其本身缺乏资金展开寻找合作伙伴行动。此时香港智才集团正有意涉足大陆传媒市场,邀得香港文化名人列孚加盟,在列孚的全力奔走下,广东省有关部门终于首肯。
    列孚利用与大陆文化界有良好的关系,经过多轮谈判取得了广东省委及相关部门的支持,由智才集团属下智慧传播有限公司与《现代人报》签署了协议,合资成立了广东现代人报业经营有限公司,由列孚出任总经理,投资方负责《现代人报》的发行、广告经营及印刷业务。编辑部则完全由中方拥有,港方不插手。
    该公司港方占了七成以上股份,而实运作资金完全由港方投入,前后总投入约一亿元。首先在广州同和
中路的云景花园购买六层半(每层面积1800平方)大厦一栋,命名为现代人报业中心,一楼由智慧公司开设了印刷厂,购买了德国最先进的高速滚筒印刷流水线(每小时可印刷全彩8版报纸24万份,是时国内最先进的设备)二条,投入约5000多万人民币,并在云景花园为采编人员购买了一栋宿舍。若计当时的更烧钱的城市传讯(电视,前后约烧了8亿多),城市传讯当时办公就设在这栋楼的六楼和五楼。算起来智才集团在90年代中投入在中国媒体上的钱多达十亿,甚至“准备《现代人报》七年不赚钱都做”,因为这是进军中国大陆传媒业唯一的跳板和舰空母舰,只有有了这个立脚点,才可能在体制内打下一片天。
    1993年8月,广东省外经委批准广东现代人报业经营有限公司成立,《现代人报》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中外合资(那时香港还没回归,算作海外地区)报业经营企业。中方编辑部开始在全国公开招聘代编精英人士,吸纳了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热血青年和中国最早的一批流浪记者,那里面后来产生了一批中国传媒精英。编辑部设在大数的4楼,为全开放办公区,一楼为印刷厂,二楼为出版制版部,三楼为员工食堂和后勤部门办公区,员工所用办公设备与香港《明\报》一样甚至更新。
    同年10月,《现代人报》实现了全彩印刷,1994年2月的春节后该报由大开4版改为大
开8版,每周出版两次。经过周二报几个月的演练,于是年6月1日正式成为对开8版的全彩印日报,是当时中国最早的全彩日报,同时期的《羊城晚报》(当时中国排名第二的南国第一大报、仅次于170万份的《新民晚报》、真实发行量130万份)、《广州日报》(发行才十几万份的广州市委机关报)均只能实现头版和封底偶尔彩印、多数时候为套红印刷。
    当时该报辟1~2版新闻、3版经济、5版国际时势、4~6版副刊、7~8版体育、娱乐,
成为当时广州第五家且非官方的综合性新闻大报。
    刚出日报,即打响了第一战,1994年“6.6”西安咸阳空难,《现代人报》派出记者
前后协作,全方位深入报道此一事件,让官言对采访设置的种种限制刁难完全失效……
    出日报的6月份即是美国世界杯,《现代人报》拿出二个整版每日进行报道,打破当时大陆陈腐的新闻操作手法,如马拉多纳也可上头版头条,在当时的中国赢得盆满钵满……
    从化天湖断桥事件,该报派出数名记者协同作战,作了同城媒体最深入的报道……
    珠海前山工厂大火塌楼事件,在全线数百名警察并有十多条警犬守候的情况下,该报记者不仅拍回了现场全套图片,而且爆出了400余人被埋数十人死的和官方口径不一样的现场数字……
    那时的《现代人报》仅靠52名采编人员就办出了一份质量不错的新闻日报,人数不及
当时《羊城晚报》大的一个部(70多人),当时的该报目标直取岭南第一大报《羊城晚报》,没有把同城其他媒体当成对手,半年时间风头就直逼当时独步天南的大报《羊城晚报》,一洗大陆陈腐的新闻习气,锐意进行新闻理念革命。 
   注:《现代人报》终于94年底,当时的权威人士估计中国要到二年后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全彩日报。但直到二年半后的1997年中,《羊城晚报》报业集团旗下的子报《新快报》,才成为中国第二个出现的全彩日报。
     
IMG_6273.jpg
 部分报纸头版,其中最下方头条由我采写,在1994年即预见到了巨人集团的隐忧。
    甫成立合资经营公司不久,《现代人报》便开受到了来自北京的压力和干扰。特别是在“席\扬事件”以后,由于香港智才集团是香港《明\报》的老板,智才集团总载于\品\海作为《明\报》报业工会主席,带头带领《明\报》员工游\行到中联办请愿抗议,要求释放旗下的新闻工作者,从而开罪了北京,《现代人报》更受牵连。据说这是后来政策变动的主要原因。
   注:席\扬是明报驻京首席记者,1993年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将席\扬和被认为向席\扬“非法提供国\家金融秘\密”的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人员田野一同逮捕。认为田\野受席\扬指使,为席\扬刺探并非法提供大量金融秘密。席、田所窃取的金融秘密包括当时尚未公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存贷款利率变动方案,中国人民银行参加国际黄金交易的决策机密和其他重大金融秘密,已造成严重后果。被控盜取及洩露\国家机\密罪,以刑事犯罪判监12年;直到香港回归前才提前获释,现居加拿大。
    出日报不久,《现代人报》主单位广东省贸促会计划派来一名党委书记未果,随后奉命
宣布脱离与《现代人报》的关系。这此故的由来是有因果关系的。在现代人报业公司成立二个月,国家新闻出版署下文,不准出版、印刷、新闻单位与外资合作。但广东毕竟是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地方,合资独资企早已在珠江三角洲遍地开花,数不胜数,被称为“二杆子”之一的笔杆子宣传领域,也因经邓办同意“可以开个窗口试试看”,再加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谢非的大力支持,所以才迎来了自49年以来唯一的传媒合\资。
    传媒改革的融冰之旅突然乌云盖顶,可以理解为是北京高层的政策变动,此前的北京,也就是在小平南巡前的90年代初,北京的理论界和当时的主要报纸,竟然在讨论“南方是姓资姓社”问题,可见那时的逆流冻如今春的寒冰。小平同志好不容易捅出了一条路,也因为邓办同意“传媒合资可以试试看”,所以才迎来了现代人报的新生,但随着小平同志的年事已高,左倾势力重又回潮,《现代人报》厄运就注定难逃了。
    那时《现代人报》深知身兼这个传媒中国第一的树大招风和突出政策红线的不
易(直到今天这一步仍然没有能再迈出),忍辱负重仍在顽强运作,在“一出生即注定要为中国改开放趟路而死去”的宿命下,也注定了要载入中国新闻史册的《现代人报》,仍以全新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
    但该报自出日报以来,沉重的灭顶压力就一直悬在头上,让员工心情浮躁,不堪重负,报社内风传着种种流言,有人认为智才集团的总载于\品\海应该离去,《现代人报》才可以继续生存,一时人心涣散。
    出日报才一个月,主办单位贸促会奉命退出(实际上是阴险地为关闭该报设下了一个埋伏),该报即接到广东省外经委要求在90天内到新闻出版部门补办手续及暂停报业公司运作的文件,报社一时就几近崩溃,是年9月份开始大炒员工,按港方意思80%员工(编辑部人员)可以先辞退,一些精英开始流失。这也说明投资的港方热情在急剧下降,似有不堪重负想要撤退之意
    报业公司即复函广东省外经委,驳其不合理之处,但这背后的操作明显不是广东地
方的意思,而是来自北京的保守派势力。广东开明的官员如时任省委宣\传部长的于右军,三次为《现代人报》所请飞赴北京活动,试图想保住该报。到是年9月下旬,90天生死期限到,未见官方有什么行动,关闭的行动似乎不了了之,《现代人报》继续它一边出报一边求生之路。但事实上《现代人报》已陷入一场更为阴险且无法挽救的阴谋中。
    1994年的9月底到是年12月30日之前,《现代人报》连续找了广东省政协、省人大、
广州市开发区、省计委,和省计委合作的红\头文\件都已经由广东省批下来了,却在“一夜之间”被上面有人打了招呼,这些单位全部退出。如此白手捡个优良资产、等同天下掉下个大馅饼的美事,居然就是没人敢接手了,《现代人报》迎来了它被强行安排的“安乐死”。1994年12月30日,当局以非常好的借口:没有主管单位和挂靠单位,关闭了这份报纸,而且表面冠冕堂皇且不落恶名。
   经历过《现代人报》这种政治险恶的风波,我办《新周报》时,何尝不知这个厉害?面临鄂省宣要求《新周报》停刊一期整顿时,我的左右手觉得机会来了,加上在沪上的某个人格卑鄙的小人充当狗头军师,几个小利益群体惘顾整个报社的利益上窜下跳,向资方和刊号方知音集团一再鼓捣,结果内部商量扩大为停刊三期整顿,那几个人的目的无非是想借政治外力,达到内部洗牌夺权之目的,根本就是利令智昏,全不懂同在一条船上应该同舟共济的道理,把条本已处于危险中的船体捅得千疮百孔,打倒船长你以为只是针对个人的事么?在有关方面,这条船是一个整体的,而且在危难来时内部捅刀子的,这不是小人行径又是什么?借助政治外力这不是卑鄙又是什么?结果就是速沉——配合达到了某些想干坏事又畏惧天下悠悠众口的人阴柔关报的目的。
    作为主编,我据理力争,痛陈其中厉害,可那些无知无识却很会算计三斤二两的小人们,就是想借此争权夺位,而集团领导也被蒙蔽相信这么办。我看穿了他们的目的,先宣布自己辞职,想着那就不用停刊整顿了吧?不就是想我走么?可那些人还是利令智昏生怕老赵死而不僵再复活,因为俺的威望在那摆着,所以一定要彻底打倒再踏上几只脚才安心。
    老赵言出必行,一走了之。可不是俺走了那报就没事了,表面可是你自个停刊整顿的,鄂省宣可没任何人发过文,但你要复刊再出就要审了,一审二审再三审,永远也不会通过的,可怜俺手创的那报,性命也就此付之东流了啊!
    这时我只想问一句:那些算计小人们,批起别人这那那这一套一套的,自个当政了知道厉害了吧?我在时,屁股坐着火山口,堵住了那岩浆喷涌,你不知道老赵的能力和牺牲,那是个苦差啊,一点都不快乐,还成天挨着里面外面的明枪暗箭的算计,换你上去如何?结果已经证明了,你不行,你们也不行。在网络上散布流言辱骂你的前领导,并没有增加你的道行,你还是不行。所以该自个掂量掂量自个斤两和品行了!)
    据从该报流落出来的大佬透露:本来《现代人报》还有一线生机,一是宣\传部长力
挺,二是省委书记开明,但此时突然冒出的“南方周末”事件,让现代人报彻底失去了再生的可能。是年中,《南方周末》头版刊载了一篇“袭警”的文章(后称“袭警案”),公安部大怒,状告到了中央政\法委和政\治局,中\宣部撤销刊号处罚的红头文件都已经下发到了广东省委,广东省面临要同时保二份报纸的难题,这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事,当时省委权衡再三,最终选择了保政府机关报《南方日报》旗下子报。
    当时广东省委书记谢\非正在泰国访问,接到广东方面向他紧急的汇报后,他亲自给时任中\宣部长的丁\关\根打了个电话,说关于停\刊一事,他将亲自到北京向中\宣部汇报,并表明广东省委不同意《南方周末》停\刊的态度。谢非当时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排名还在丁\关\根之前,在他的力保之下,党报体系下的进步媒体《南方周末》保住了性命,民间社\会\团体的自\由\之\声《现代人报》却就此断送了青葱性命。
    凤流云散的那一天,报社在员工大会上就遣散问一一作了安排,总编辑易征(前花城
出版社总编)拿出一件印有现代人报字祥的白T恤,上面墨笔手写书“在地球的东方,人类的文明史上存在一个奇迹,那就是——《现代人报》”,让大家挨个在上面签名。这句话的前段是法国文豪雨果写给北京圆明园废墟的凭吊,易征用来转引到《现代人报》身上,其中大含深义。
    在大会上社长陈忠干,总编易征非常坚强,还见得到坚毅勉励大家的微笑,但据说在
酒会风流云散后回家的车上,易征是嚎啕大哭。二年后,他郁郁死于癌症(八9期间世经\导报的总编钦\本\立也是关报后二年死于同样的病症)。很多原《现代人报》骨干,统一身着黑衣齐聚广州殡仪馆,那场景犹如出席港片里黑社会大佬的葬礼,来给前总编隆重送行。
    这事当时并没完,报业公司依法控告贸促会(现代人报法人代表)毁约。港方管理高
层说:“现代人报死,也是带着尊严地去死!”因为中国改革开放早期的这份新闻律动,生于理想,死于荒诞。中国改革的民\主进程和新\闻自由,是何其艰难!
    当时的港媒评论说:现代人报在中国新闻史上重重写上了一笔,它占有中国新闻史上
二个第一,第一份合资媒体和第一份全彩日报,这个事件表明中国进入“后邓时期”,改革开放步入深水区,保守势力正一步一步收紧对意\识形\态的控制,对大陆的改革开放产生负面影响直到今天也没有完全消除。但“现代人报事件”所呈现的悲怆历程,属于追求言\论自由和民\主开放的全中国、全人类,其历史价值将在中国转型期的社会发展进程中,逐步显现出来。(言真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