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诗人
唐诗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730
  • 关注人气: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作为寓言的半步村——评陈崇正《半步村叙事》(刊于《羊城晚报》,2015-05-31)

(2015-06-06 08:40:39)
标签:

小说评论

书评

陈崇正

半步村叙事

羊城晚报

分类: 随笔评论

 

作为寓言的半步村

——评陈崇正《半步村叙事》

 

唐诗人

(刊于《羊城晚报》,2015-05-31)

 

    作家邱华栋评价陈崇正的小说说:“作为80后小说家的代表,陈崇正的写作是有故乡的。他的精神根据地来自于对现实的魔幻转译和对当代精神变异的不懈勘探。他所贡献的文学半步村无疑是当代中国小说极有辨析度的文学地理符号。”从这个评价中,我们可以意识到,陈崇正笔下的故乡,不管是不是叫“半步村”,它都是不可还原的,就像福克纳笔下的故乡,也像莫言的高密东北乡,现实肯定无法对应上他们小说中天马行空的想象和虚构。《半步村叙事》,陈崇正所效仿的,或许就是这样的文学惯性。当然,村庄不同,时代不同,陈崇正的半步村也必然是独一无二。为此,文学惯性,不如说是一种值得借鉴的优秀传统。在这个优秀的传统框架内,陈崇正让自己诡秘的想象落实了,也让自己对时代、对生命的理解落实了!仅仅因这两个“落实”,我们就有必要了解《半步村叙事》,了解这个“你所不知道的”诡异的半步村!

    要说“诡异”,陈崇正还真是为此费尽心思,他的小说,总要设置一些诡异之事,在隐和露之间,运筹帷幄,最后结局总能让你感慨颇多。或许,这就是会讲故事的表现。“半步村”里有故事,中篇《半步村叙事》,陈崇正设置钱小门、宁夏、麻阿婆、钱老爷子多个人来讲述,把一个由强盗、马贼和女人组成的、探索个人身世和村庄历史的故事变得扑朔迷离、神秘难测。当然,即使我们不知道谁的讲述可信,但是每一个人的讲述都包涵着大量的信息,比如一个村庄所能遭遇的灾难,比如一个女人所能经历的痛苦,比如一个孩子面对迫害所能做出的反抗,比如一个男人所能守护的爱情……所有这些,聚合在“半步村”里,架构起一种沉重的土地情怀,作者想实现的依然是悲悯,悲悯那些生活在原始土地上的卑微生命!小说最后,作者借着已入狱的钱小门口吻说:“从某个角度来看,我们都是命运的囚徒,也都是自己的囚徒。”其实,不仅仅半步村的人,村子之外的人,又何尝不是命运的囚徒?而所谓命运,又何尝不是我们自己主动去追寻和完成的呢?

    或许,“半步村”里的诡异不在于故事本身,它们主要还是体现为陈崇正小说叙事结构的特殊效果,《半步村叙事》的诡异是由多个叙事视角造成的差异,而在《你所不知道的》里,诡异就体现在一个重要人物的身份上。小说题目“你不知道的”就提示了“揭示秘密”的叙事方式,整个故事也确实如此,叙事过程就是不断地冒出一些我们无法预测的事件。坐火车回去尽孝,路上遇上一个女孩,不停地跟“我”搭话,纵使凶了她几句,也无法摆脱。这种遭遇已属不可理喻了,可这还不止,分别后,一个短信,女孩就主动过来找“我”,随身有保镖“老王”,而“老王”的身份最终成了整个故事的核心线索。这样的故事架构,并没有多少现实基础,但在故事里面,却有着半步村以姑妈为首的犯罪团伙,他们贩卖小孩、绑架儿童并以砍断弱智儿童的手指来作为威胁筹码……应该说,这些残酷内容才是小说的重点,而火车遇美女然后缠上自己等情节,都只是一个叙事的幌子而已。为此,这个小说真正要说的,也即作者希望告诉你的“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并不是老王的身份,而是乡村世界里人性的残忍变质!“诡异”在另外几篇故事中,也异常显眼。比如《秋风斩》里,“我”妻子的神经问题,遭遇过火灾现场,目睹了车祸中一个女人被撞飞的过程,这些,让她变得“异常”,故事的讲述就是围绕这种异常展开,到最后,她自焚了,“我”被人提醒去关注那个车祸时,却对那天的车祸毫无记忆。这个对比中,我们看到了何谓有灵魂的人,何谓没有灵魂的人,陈崇正似乎要嘲讽这个时代的正常和异常逻辑。

    “半步村”早已丧失了乡土世界的温情,我们在陈崇正的“故土”里,找不到多少沈从文式的情愫,多为令人心痛的记忆。当然,在这个集子里,作者所讲述的故事,不只是作者的记忆,更是他所了解的和理解的乡土现状。记忆或者现状,在作家的组合润饰下,失去原貌后,呈现为一个个令人唏嘘的故事,成为了我们窥视一个村庄、甚至瞥见整个民族故乡沦陷的寓言。就像《夏雨斋》里,拆迁工程所拆毁的,不仅仅是那些有代表性的“物”,更是人的记忆和情感。也像《双线笔记》中的情和钱,被利欲腐蚀了的乡村,还有多少值得怀念?还有《冬雨楼》里的黑帮和官僚劣迹……在这个时代,官、商、匪等一切恶的力量都挤往乡土世界,不仅要掘毁残留在乡村里的古物和风水,更要捅灭乡村几千年建构起来的信仰和希望!

    为此,陈崇正的“半步村”不是一个现实的村庄,而是作为一个寓言的村落。陈崇正努力书写的,不是缅怀记忆中故乡的消失,而是陈述所有人故乡的沦陷。也因此,集聚在《半步村叙事》里的故事,没有多少诗意的回忆,多的是作家直面时代而发出的悲沧声音!

                                                      (作者:唐诗人,中山大学中文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