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诗人
唐诗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730
  • 关注人气: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同时代评论的优与缺——答学生问

(2015-03-21 10:40:51)
标签:

读书

文化

文学

评论

问答

分类: 随笔评论

同时代评论的优与缺

——答学生问

 

   近日收到去年代课学校中文专业一学生的邮件,邮件谈及同时代评论的优点有缺陷问题,我乐于回应这种交流,它纯粹而实在。而且,类似问题其实非常普遍,不仅专业外的人,甚至于专业内的朋友,都会有这些疑惑。他们不理解同时代文学评论的价值问题,对现场的文学评论嗤之以鼻。该学生自己的解释已经很好,其提及的问题,也恰恰给了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为此,我作答后,并发布于此,与热心文学的朋友们交流、共勉!

 

学生邮件内容:

 

    ***

    老师,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你的学生**,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又翻到了南都的微信推送的文章,然后再次看了一遍老师那一篇关于余秀华的诗歌的评论,就顺手敲下了下面的东西。

    当初第一次见到的是在报纸上,那时候也是认真完整地读了一遍,当然,因为那时候的我并没有对余秀华的诗歌有着多么多的想法,因为,没有看过作品自然就没有发言权,只是,那时候的赤手可热的她被炒得浪尖风口,各种标签,各种文学大大小小的事件。我还记得,那时候南都也还策划过一个专门的版面话题,是说在余秀华红了的背后,诗坛上的草根作者,如一些打工诗人,他们依旧是没有得到关注。我不知道文学上总是妄想以一个热门事件唤起对一个群体或者是一个流派的关注的这一种与媒体紧密相结合的做法,对于我们的独立文学是否总有着不同程度的消解,只是,在现在,余秀华不热的时候,我可以看看她的诗集了。包括最新的那一本。

    发现老师一直比较喜欢赏析作品和评论新书,也许是媒体使然,但是,关于对文学作品的评论,我一直都不能解决的是这样的一个问题:当代人评论当代人的作品到底会是有着怎么样的优点与局限。

    记得在教科书里,尤其是在对待古代文学,即古文释读的时候,往往会强调说距离作者生活年代最为接近的评论家的看法和注释是最接近作者的本意的,因为他们会有所谓的相近的思维,说白了就是说容易想到一块儿去。但是,前不久在看《伍尔夫传》的时候,那个在西方文坛上占有不可缺失的魅力女作家却认为:“评论当代是很困难的,声音太响又离得太近,就像是穿过隧道的一趟快速火车,一声尖叫,一点火花,一阵烟雾,然后就不见了。”这是由于大家所处的年代过于相近相吸,其中自有跳不出的思维局限,也自由看不见的偏薄。但是,这一种不敢为自然也不是一种厚古薄今的想法,只是真的会存在着所引述的文字里的“一阵雾”。

    这阵子再看穆旦的诗文,那个一直喜欢的诗人,他的诗歌里不只是有着语言文字的惊奇,因为惊奇到最后是会消失的,这样终将流传不到经典。目前更喜欢的是诗歌中那一种顺陈而下却又出其不意的叙事结构,远比里面蕴含的哲思的深度更加吸引我。

    唠唠叨叨,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希望在很多时候想到一些想法或者看完一本书可以有一个人一起交流交流,或者说是指点指点呢,最近在看考研的书,一直都不敢太放肆看除了古代文学之类的书籍,但是我的文字的灵感却往往又是来源于那些深爱的无关的文字。尚不知如何解决,想贪心听听老师的意见呢。

    ****

    

 

 

我的回信:

 

   

***同学:
       你好!很高兴收到来信,不必客气。
       你所思考的问题很好,你自己的解释其实都很到位。评论当下作品需要勇气,下判断是很难的,要才气更要勇气,因为你面对的是全新的文本,是完全的新人。我知道很多人不看好这种评论,觉得这没生命水平。很多人觉得,写点评论没什么大不了,而且是瞬间即逝的事情,我以前也有过这种观念。理智点的看法就是,当时代的评论很重要,但同时代也必然有其缺陷。这是很正常的,就如隔开几个时代再评论和研究一样,也有优势有缺陷。因此,我们应该在克服这些缺陷的时候,又不陷入偏执。很多人就陷入了偏执,以为自己做的就是最伟大、最有价值的工作,而鄙视其他,这是不可取的。
       至于现场、当下评论的优和缺问题,这其实也就是现场和当下的历史优势和局限性问题。优势是生活在同时代,可以理解到同时代人对当前的社会和人生是什么姿态和思想,他们是如何认识和感受时代环境的,同时也帮助我们更全面地理解这个时代。阅读同时代人的作品,这一点非常重要。同时代人的作品,肯定不能保证是它们会是经典是杰作,但可以通过他们了解当下的人性和人心变化。这也就是现代管理学界会相信小说写作和诗歌鉴赏对于管理工作很有帮助的一个理由。小说写作和诗歌鉴赏需要参悟人心世界,需要有感悟人性驳杂,对这些都能够有所把握,当然会帮助我们去理解他人,在理解的基础上管理,这是人性化管理的修养和基础能力。回到文学评论问题上,同时代的评论,更能实现“了解之同情”。当然,别的比较实际的效用也有,比如无数的同时代评论,共同烘托起来的写作气氛,这对于作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激励作用。试想,若没有同时代人的评论,作家的写作真能维系吗?我是很怀疑的。写作一开始,评论就开始了,随后,它们就难以舍弃。虽然它们总是相互辩驳,甚至相互诅咒,但这才正常。别的方面,也有很多,比如成为后世理解现时代作品的有效史料、成为文化研究的必要材料……
       对于缺陷,也很明显。同时代的人,总有情感情绪在其中。说客观,那是不可能的。人是理性的动物,更是情感的动物。评论尽量走向理性,但文学就是情感的玩意,舍弃情感,那就是干巴巴的文字材料,理解评论起来,也等于是解剖死尸,没有趣味。在评论中,很多因素会作用于评论者,比如个人之间的爱憎,或者可能被利益驱使,或者可能仅仅是评论者一时的兴致……这些都影响者评论者的判断。面对这些,我们要做到的是,尽量避开与文学不相关的因素,去判断、去分析、去理解、去表达……做到问心无愧就好吧。我们经常见到一些评论,说当下的评论都被利益驱使着,被人情消解了。没错,但我们也要相信,在利益和人情之外,甚至之内,也有着很多真诚和可贵的价值判断。因此,不要人云亦云,做到具体分析,区别对待,从作品(文学文本和评论文本)出发,去做更值得信赖的自我判断,而不是一概而言,那是不负责任的,也是无关痛痒的。
       另外需要提及文学作品的经典化问题,这与同时代评论很有关系。经典,它并不是自然而然就能形成、沉淀出来的,而是有个筛选的过程,而同时代人的评论就是这个过程中的重要一项。沉淀是需要有人参与其中才能沉淀出好东西来,经典不是天生的,而是历史化的。如果一部作品,在每个时代都有人去阅读和评论它,那它就算是经典了。同时,如果同时代都无人去阅读和评价,那它成为经典的可能性就很小。当然,也有例外,很多作品是写给后世的,但如果真去观察那些我们以为它们在同时代无人欣赏、却成为经典的作品,它们还是受到过同代人的鼓舞和欣赏,只不过欣赏的东西可能不同罢了。而且,我们也必须承认,这样的例外是非常小的,同时代的评论者们其实也希望有这样的例外。
       至于是不是一阵雾,谁知道呢?再过几百年,也许这一百年的文学就留下寥寥两三个人的作品,或者一个都不见了。我们去看古代文学史就会感慨,几千年文学,真正让人们记住的又有几个呢?虽然现在的学术界总是挖掘出很多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出来,以为他们如何重要,但我想,作为学术价值是好的,可要让多数非专业人去信任那种重要性,恐怕也只会是学者们的一厢情愿。这就是历史的残酷性,没有法子。但我们又不能说,历史很残酷,我们就什么也不做了,进入历史虚无主义状态,那更可怕。所以,我觉得,评论当下作品,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自己欣赏的,敢于表现出来,自己看到的价值,敢于挖掘出来,不要遮遮掩掩、扭扭捏捏,而对于它们真正有多少价值,那只有等待历史去评判吧。我们不必害怕历史,该害怕的是,我们对现在无所适从、无言以对。
       当然,实言之,我对同龄作家们的评论,或者对新人新作的评论,必然有我的知识局限性,而且,很多也是带着推介性质的,因为我认为,文学在今天已经很微弱了,如果这种推介能给人发现新作品和新作家,以及从中感受到这种新意味着什么、我们可以看到什么以及应该看到什么,那就是一种收获。当然,我很怀疑这种收获的存在可能。
       当下的评论,很多人觉得应该批判和骂才好,这其实是不太好的。批判和骂需要有,但这不应该是特意为之的。相反,我相信,发现作品的价值,做一种寻美的批评比做一种找茬的批评更有价值,对于年轻作家尤其如此。鲁迅对年轻人的态度非常谦和宽容,而我们如今呢?好像对名作家充满着敬畏,不敢有一句的挑战,却敢于对青年作家无情地鞭笞。我个人以为,这是不正常的。另外,我也相信,当下的文化环境,更需要寻美的批评,如果我们自己都诅咒文学了,公众又如何对我们所做的文学发生兴趣呢?
        对于穆旦,我也很喜欢。对于叙事结构或者思想等等,我倒觉得,叙事结构等都是要服从于思想见解的。纯粹的形式结构,其价值非常可疑,也不会有多大的发展空间,正如法国新小说,也如八十年代末先锋文学,终究难以维系。形式试验需要有,但更为核心的是,这种形式的意味何在。当然,真的杰作,其结构和形式以及思想等等都是融合一体的,或者说,是无法区隔的。正如鲁迅的《阿Q正传》,如纳博科夫的《洛丽塔》,如高行健的《灵山》……它们的结构,我相信是更好地阐述了作者内心世界的思想认识、情感状态与他们执着的价值信念。
       你谈到考试和兴趣阅读问题,就我的看法,我觉得你做评论和文学研究更为适合。当然,古代文学的研读,会帮助我们沉淀起更为坚实的文化基础。我一直想对古代文学进行阶段性功研,但很遗憾,时间总是匆促得很,很多我喜爱的古代作品都未能好好研读过。当然,做别的专业,也会发现这样的问题。或许,对于感兴趣的东西,还是业余去喜爱为好。研究总是会逼迫我们把时间花在不感兴趣的问题上。这也是研究者的困惑。如果能做到兼顾,那对于兴趣,对于研究,都是非常好的思想资源,起码我们的知识面会比较宽广。所以,任何时候都会遇到你现在的矛盾,是阅读感兴趣的,还是阅读当下最急迫的?分清主次,兼顾就好吧。
       以上回复,一口气下来,也许有不全面处,你亦可做更多思考。我亦喜欢交流,尤其是本科时候,总希望有专业人士的交流。现在还好,钱锺书说的,学术本是二三人之事嘛,耐得住寂寞,也可以无碍地交流,那是最好的状态。
     ***
     ***
     【2015-03-21,于中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