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老王不装
新老王不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23,135
  • 关注人气:12,0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节,致母亲

(2018-05-13 07:00:00)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母亲节,致母亲


 

如果每个孩子都是母亲的宝贝,那我这宝贝一定是她江浙沪包邮来的。

 

我母亲出生于1944年,27岁有了我哥,32岁有了我。她和那个时代的所有妈妈一样,无论是穿着、言行还是思维方式都是偏中性化的,是那种憋着劲儿要顶半边天的人。所以,她几乎没有过像现在很多母亲那样每天都对着孩子说:我爱你,宝贝。她基本都是用行动来表达她对孩子的爱意。

 

作为一个大学老师,对于我们的教育她是格外重视的。1988年我上初一的第一天,母亲便郑重其事地说:从今天起,你要早读英语了。

 

对于这个,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五年前哥哥就已经开始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懒觉,我早就习惯她为了让哥哥准时坐到桌前开始早读,通常会提前把他弄醒,如果哥哥还想在床上赖一会儿,她总会在屋子的某个角落大声嚷嚷:还不起来?都要6点40了!……怎么还没起来?快7点了!……

 

等我们极不情愿地拿起英文书时,闹钟通常才6点20。

 

这样的日子从1983年一直到了1995年我考取大学。中间只有一个学期例外。那年南昌流感猖獗,我跟哥哥俩轮流生病,于是母亲决定让我们俩晨跑增强体质。她征求我们意见时问:早上去操场跑两圈再回来早读怎么样?

 

我跟哥哥心中窃喜,那时的我们只要能不早读,无论干嘛都是情愿的,于是频频点头。第二天,我们5点半就被叫醒然后赶出家门去跑步了,跑完回来拿起英语书时,还是6点20。

 

常年积郁的起床气让我产生了一个幻觉——这个一定不是亲妈。我肯定还有一对走失的亲生父母是海外华侨,他们过几天就要带着彩色电视机来认我了。

 

 

从我开始早读的那年开始,我家便进入了最艰难的时光。因为那年哥哥高考,由于数学只考了20几分,连中专线都没有上。这是作为知识分子父母最不能接受的一个结果。1989年的暑假,家里的气氛始终在零度以下,母亲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哥哥的前程之上,除了家里有点压抑外,那是一个自由而美好的夏天,我每天去学校游泳池游泳,把自己晒得像龙虾一样,完全忘记了期末考试只有49分的英语成绩和几大本暑假作业。

 

在周围人的指点下,母亲开始准备让哥哥考中央戏剧学院。

 

这是一个艰苦而漫长的过程。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中央戏剧学院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第一次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学校高考不用数学分数;第一次知道了一个学校要每年春节后先去考专业才能参加高考;第一次知道了在另一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是完全不一样的。

 

哥哥又考了5年,每年都要坐30个小时火车到北京,先去拜访些老师做做靠前补习,然后连续参加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中国戏曲学院、北京广播学院(现传媒大学)……等学校的专业考试,一般得待上俩月。母亲为了筹措这笔庞大的差旅费,开始去给私立大学上课,课程很满,风雨无阻。而且母亲小脑不发达,骑自行车老是会摔跤。你在后头告诉她“别撞那棵树,别撞那棵树”但她一定会直眉瞪眼笔直地撞上。所以,那时就经常会隔三差五的看到母亲脸上或者身上有摔破的痕迹。那时家里经济很困难,厨房里的抽油烟机坏了,母亲都不舍得花200块换台新的,于是每天做饭的时候,家里都跟着了火似的。

 

生活此时于母亲而言是场战争,她除了勇敢一无所有。

 

 

看着母亲那么密集的工作,我以为能稍微轻松一点,但她简直像三头六臂,不仅每天早晨依然会:还不起来?都要6点40了!……怎么还没起来?快7点了!……喊我早读,还能从蛛丝马迹里发现我的各种猫腻。

 

有天早读,我拿着书坐在对窗的书桌上发呆,也许那时候正想着我的华侨父母什么时候来接我吧。母亲突然从院子里冲进来大骂我在混时间,压根没有在读英语。

 

我当时嘴硬:我只是特别认真,你凭什么说我混?

 

她拿起我的英语书,你刚刚是不是看这页?课文说了什么?

 

我哑口无言。

 

母亲继续咆哮:我在窗外看着你看了半个小时,你连书都没翻一页,你骗我有什么用?

 

因为我跟哥哥俩人都经常在外头打架闯祸,所以在家里是绝对禁止看任何武打电视的,只要电视里出现白头发白胡子老头,母亲总是会第一时间换台。如果我们偷偷看被发现,臭骂一顿是少不了的。

 

但那时我迷上了看金庸、古龙,于是就用包课本的书皮把武侠小说包起来看。每天晚自习时,武侠小说下头垫着课本,听见后头门响,知道母亲进来,就淡定地把武侠小说合上,封皮上写着“语文”,轻轻推到旁边,假装在看下头的课本。

 

有天母亲拿起包着书皮的《长干行》翻开,只看了一眼便怒不可遏:简直不可救药了……既然你要学着他们出去闯荡江湖,我现在就把你手剁了,反正早晚也是要被别人砍掉的……

 

说着她竟然真的去院子里拿了把柴刀进来……我想:我的“华侨亲生父母”什么时候才来接我啊?

 

那时她也许也在想,不管是谁,把这俩“短命鬼”带走,哪怕带走一个也好。因为她真的受够了隔三差五去派出所领我们俩的日子,她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上辈子欠你们的。

 

 

有天放学路上,校门口的小混混把我新买的皮带抢走了。万分委屈地我回到家,趴在沙发里流泪。母亲进进出出三四次才发现我的情绪有问题:你哭什么?

 

皮带被人抢了。

 

母亲有些震怒:皮带被人抢了就知道哭?窝囊废!

 

说完,她便去厨房忙碌一家人的晚饭。

 

为了这句话,后来很多年她都没有睡好觉,因为从那天起我学会了打架,只要晚上没有按点回家,她都会焦虑不堪,生怕电话铃响起便是去派出所领人的消息。

 

哥哥从小是被母亲打大的,青春期后也经常打架。所以母亲后来就反思,是不是自己过于暴力的教育方式才让哥哥有了打架的习惯?所以,我从小几乎没有挨过母亲打。但似乎效果也并不好,我几乎是亦步亦趋地按照哥哥成长路线长大着。

 

有天学校的排球队教练把我留下,因为我垫球测试得了一百分,他觉得我应该加入学校排球队。我回去跟母亲说这事儿之前,我以为她会说:干嘛参加排球队?……高考加分?有训练的时间你回家看书,都不止多考20分……

 

但她听完却十分高兴,当即带着我去买了一双22块的专业排球鞋。回来的路上说:当年这个教练让你哥哥去排球队,我们没同意,觉得有训练的时间他回家看书,都不止多考20分……但事实上你哥哥最后既没去训练,也没回来读书,而是去打架了。所以,我觉得这次应该支持你去做喜欢的事。

 

母亲会用传统而古板的道德规范去要求哥哥,但哥哥却格外的不走寻常路;于是她就放任我野蛮生长,发现我也并不循规蹈矩。

 

可能在青春期我和哥哥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刚开始工作的那一年,如果我在外头和朋友玩,晚上11点必然会收到追魂夺命Call,如果回电话,里头必然是母亲大喊:已经12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这都凌晨了,你在哪?……天都快亮了,立刻回来……嗯,一般那时候也才刚刚零点而已。但无论我几点回家,她都会像一只青蛙一样气鼓鼓坐在客厅等我,见我回来,也不说话,吃一片安定便回房睡觉。次数多了之后,我都不好意思晚归了。可就在这时,忽然一天她说:以后你爱几点回就几点回吧,你需要过你的生活,不用迁就我们。

 

 

可能哥哥连考5年太消耗真元。在我高一暑假交上成绩单,母亲一看数学——45分时,立刻就对我的未来有了打算。此时,她已经很有经验了,立刻让我放弃正常高考而转攻艺术类。

 

那时对我而言,其实很无所谓。我只想赶紧上大学,随便上什么大学就好。所以,对于母亲的安排,可能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听从了她的安排。所以,大学我上得特别顺利,几乎玩儿着就考取了而且是统招本科。

 

后来母亲还为我安排过很多事,毕业找不到工作她给我安排,我去了没多久就自己跳槽了;她本打算让我在学校里安排个位置,我拒绝了;让我留在南昌,我呆了两年便逃了出来;想借钱给我在北京买房,我不要……尽管她的美意我都辜负,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她在下一次有机会的时候继续想为我安排。而对我的固执,她也总是叨叨几句,眼看无效,也就悻悻地作罢。就像当年送我去练排球一样,可能她就是想让我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从哥哥考取中戏那年开始,我家祖坟就开始冒青烟了。不仅之后我很顺利的考取大学,家里其他任何事都顺遂起来。哥哥后来常说:只要有抽奖,我在,那头等奖就必然是我哒!

 

事实也是如此,我刚到北京北京那会儿,他家的DVD机、音响、电视、微波炉……全是他中奖来的。后来事业越来越顺,在北京买了别墅,停了一车库保时捷车。

 

每回我开着哥哥的车去车站接母亲,她上车之后,一路上总会说——唉……当年要是我再抗一抗,让你也考中戏就好了。说完有时还会流下眼泪。

 

 

每到这时,我便不知该如何接话。也许在母亲的心中,她对孩子的爱是应该绝对均分的,就像小时候分糖果,哥哥有多少颗,我便应该有多少颗。但现实终究不是分糖那么简单,虽然她会觉得我没有过上哥哥那样殷实的生活是因为她没有将我送进中央戏剧学院,但其实真的不是这样,至少我觉得不是这样。

 

我和哥哥一样拥有谋生的手艺,有自由的性格和独立的思想,你已经做得很棒了。虽然没有大房子,保时捷,但我同样拥有美满的家庭和可爱的女儿以及比很多人优裕的生活,和大多数母亲比起来,如此成就,都堪称伟大吧?

 

母亲现在老了,更加不会将“我爱你”放在嘴边。却总是在哥哥家看到什么好东西都免不了要说一句——给雁林送点过去;她会自己在老家灌好香肠用快递送过来;会把学生送的燕窝留到我回家让我再带回北京;会为了和我们视频聊天70多岁了学会微信……

 

最近腾讯发布了公众号助手的APP。里头有个很有趣的数据,就是所有粉丝里,最近15天,谁读的最多,谁分享的最多。第一次打开看,前三名里都有母亲的号。

 

她还是这样,数十年如一日的默默爱着我。 

                                                  (母亲节所以只写了母亲,下回父亲节再写父亲)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母亲节,致母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