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嘿!今天你拖延症了吗?

(2017-12-08 07:00:00)
标签:

王雁林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嘿!今天你拖延症了吗?

 

有段时间觉得自己病得特别严重——拖延症。而我的拖延症的病因是——迷之自信。

 

记得那时候《男人装》刚创刊。在我入职的当天,一个前辈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句话就是——这公司,稿子做得好坏另说,就是别拖稿。

 

但即便有这样的耳提面命,真到做稿的时候,还是不免拖拉起来。

 

当然,拖拉可能因为很多原因,比如:选题还没定;比如物料不全……但最常见的情况却是——万事俱备,就欠开工。

 

记得有一回截稿日的前一天,我们的万字大专题还连Word文本都没建。合作的同事过来问:咱们专题什么时候写?

 

我说:明儿!明天晚上咱们加个晚班,“咔嚓咔嚓”,一万字就出来了……

 

第二天,我们白天在打电话、看新闻、调戏流程编辑、和主编躲猫猫中度过,到了下班时间,同事问,你开始写了吗?

 

我说:没啊……咱们现在去吃个晚饭,然后回来,“咔嚓咔嚓”十二点前,一万字就出来了……

 

等我们吃完晚饭回到办公室,已经九点了。但我们并没有开始写作的意思,而是准备消消食。于是,我在电脑上打开了ZUMA,他打开了CS。

 

我们俩就这么默默地打着游戏,到了十一点多,觉得差不多可以开工了。才开始“咔嚓咔嚓”……

 

我们一边“咔嚓”,一边抽烟聊天,到了一点多,我问:你饿么?

 

饿了。

 

要不,咱们宵夜去吧?

 

那稿子怎么办?

 

吃完宵夜回来,咱们俩往这一坐,“咔嚓咔嚓”天不亮,一万字就出来了!

 

于是我俩又下楼撸串,再回到办公室,已经快三点了。他问我:你困么?

 

困!

 

要不,咱回去吧?现在头昏脑涨的……也出不了好东西,不如明天,咱们休息好了,一鼓作气。

 

我吃惊地看着他:我觉得……你的提议很有建设性啊。我也这么认为,明天,我们养精蓄锐,到了公司,咱们“咔嚓咔嚓”……一万字就出来了。

 

嗯!我们那时候就这么自信!觉得写作就像“咵嚓咵嚓”拉稀一样,随随便便能出来上万字。即便知道死期临近,依然会催眠自己还有时间,屎不顶到屁门上,是绝不会挖茅坑的。但每次又总能在拉裤裆之前把茅坑挖出来,如之前预言的一般——“咔嚓咔嚓”一通宵,上万字的大稿就真的整整齐齐放在了主编桌上。

 

在拖延症这事儿上,我们总是高估了自己能力,却低估了自己的玩心,在万分紧急的关口如果要做一个选择——写稿还是打一把CS?通常,我们依然会选择,先打一把CS再说。

 

庆幸的是,终究我们还真的能一通宵“咔嚓”出一万字,没有真的误过事儿。另一种拖延症,比我这样的更绝症。

 

 

另一种拖延症,叫——迷之不自信。

 

原来带过一个作者,每回布置完任务,他总是会第一时间就开工,一度把我给蒙蔽了,还跟同事显摆——看这哥们儿多棒!昨儿下午给他发的作业,晚上就把导语发过来了。

 

大家一脸艳羡,在任何时候,有个靠谱作者比一个靠谱的老婆都更难得。

 

过了几天,该交稿了,我MSN问他,你稿子怎么样了?

 

对方说:王老师,我觉得之前的那个导语不太好,我又写了一个,你看看……

 

看完新的导语,我说,挺好的,赶紧写。

 

过了两天,这哥们儿又在MSN上跳出来说:王老师,我觉得,上回那个导语还是有问题,我又写了一版你看看……

 

看完我说:已经很完美了,赶紧往下写,快截稿了。

 

第二天,他又上来:王老师,我昨天夜里想了一通宵,想到一个绝妙的导语,我决定按照这个导语往下写……

 

我说:你TM快往下写啊!

 

他就这么反反复复写了八个导语,却始终没有往下写一个字……

 

 

终于有天我忍无可忍,在电话里咆哮:你TMD明天再不把稿子发到我邮箱里,信不信我上你们家把你给埋了?我都不挑地儿,直接埋,就埋你电脑桌下头!

 

也许,我的恐吓起到了作用,他终于在第二天晚上十二点多把稿子发到了我的邮箱,打开一看,差点没气背过去——竟然是第一个导语!

 

这种拖延症比我那种拖延症不可救药之处在于,太不洒脱了,我那种拖延症:说拖延,就拖延,一点也不含糊。而这种拖延症则充满了扭曲和痛苦:我想赶紧干完,可是拖着好爽啊,但拖着又有负罪感怎么办?做一点吧,可是做了一点之后又觉得,还是拖着舒服啊……就这纠纠结结,反反复复,痛并快乐着,远没有之前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豪迈,也没有最后“咵嚓咵嚓”完工后的酣畅淋漓。

 

 

而最后一种拖延症最无奈——就是被贱人给逼的。

 

自己开公司那会儿给一个客户写软文。因为就是写作为主业的公司,所以把按时交稿作为安身立命的口碑来经营。再不像原来在杂志社,毕竟是自己的买卖。

 

我们按照客户的要求按时把稿子发过去之后,对方提了一大堆修改意见,然后整个公司就开始了艰苦卓绝地改稿过程。前前后后改了五六次,最后祭出了杀手锏——把第一遍发的稿子再发给他。结果一举通过。

 

通过这次发现,这个客户其实所谓修改意见,就是还有时间,那就别闲着啦,随便改改吧,不然怎么体现我是甲方?

 

所以,到第二次这个客户下单之后,我们依然早早把稿子写好了。到给发稿的日子,我就用上头那个作者的办法——给客户发了一个开头,问他这段写得怎么样?

 

过了两天,又再发一个开头给他,问他写得怎么样?……嗯,只要他一催我,就发一个开头给他,说有了新创意,觉得特别好。直到有天他在电话里咆哮:要是明天上班,邮箱里再没有稿子,就不合作了!

 

我才幽幽地写好邮件,将稿子放进附件,然后默默在定时发送的地方设置发送时间为凌晨三点二十四分。

 

每次这时,便会有一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但心里又不免有一丝感慨——我想当一个靠谱的人,可为什么不得不表演一个拖延症呢?做人也太难了吧?

 

 

因为拖延症,我生过42次病,电脑中过17次病毒,硬盘坏了29次,家里断网4次,手机丢了9部,自己给自己安排了5次国外出差……桌面上永远存着一个贴满乱码的文档,当实在躲不过了就发给客户,以作缓兵之计,等问起来就说:啊?是吗?那肯定是文件中毒了,我再发给你。

 

身边的朋友里,有为了拖延症,沐浴更衣化妆的;为了拖延症,就算家里请了钟点工,也一定要自己再收拾一遍屋子的;为了拖延症,把所有不太联系的人都撩一遍的;为了拖延症,重装了一遍又一遍系统的;为了拖延症,自己做了一桌够八个人吃的晚饭的;为了拖延症,给宠物洗澡梳毛拍照的;为了拖延症,陪父母煲电话粥俩小时的;为了拖延症,疯狂网购的……

 

不管什么原因的拖延症,大家都在深深地罪恶感中偷偷爽着。

 

经验告诉我们,所有的确认其实都不太确认,所有的Deadline后还有Deadline,所有最后一遍绝不是最后一遍……超过70%的事儿,很可能拖一拖,就可以不用干了。于是我们会观望,会等待,会拖延……人生的意义并不在于你做了多少事儿,而是做了多少必须完成的事儿。其实很多时候,拖延,又何尝不是一个确认必要性的过程呢?

 

最后这段,写作用了2分钟,但却花了两个半小时拖延,期间发了4条微博,7个朋友圈,和16个朋友评论互动……既然是绝症,就别挣扎痛苦了,该吃吃,该喝喝,开始享受吧。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嘿!今天你拖延症了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