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年别太“许知远”

(2017-09-05 08:00:00)
标签:

王雁林

许知远

罗振宇

马东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中年别太“许知远”

 

最近看到许知远以一种自爆的状态来表演他的中年危机时,我是唏嘘而且尴尬的。看到弹幕、推送文章和下头的评论,有如看到了自己努力逃避成为的那个恐怖中年人。此情此景,就好像1988年看到在汉城奥运会上一次一次从器械上掉下来的李宁;1994年不再神奇的马拉多纳;2012年只能挪到终点的刘翔……

 

很多牛逼货都是在一次事故或不断出丑中退出历史舞台。就像周日看了一部30禁的儿童片《赛车总动员3》,当闪电麦昆被黑风暴杰克逊一次一次超越后出来的那句台词“什么时候该退役,晚辈会告诉你。”

 

只是这次告诉许知远已经不合时宜的并非晚辈,而是他的同辈——那些没有他读的书多,却活得比他通透、明白、睿智和豁达的同龄人,在有意无意间衬托出许知远这个中年知识分子的猥琐和苍白。

 

一阵风评之后,许知远的双下巴更双了。

 

 

许知远在他的节目里所表现出来的清高、俾睨和自以为是,让很多人看了又好气又好笑。大约与他不屑于看papi酱、《奇葩说》有关,他完全不知道现在这个时代对于“知识分子”的评价已经低到了何种程度,不然不会如此忘我的去演出这么一个角色。

 

现在如果有人介绍说,“他是个知识分子”,大抵就是在说这个人颜值上是恶心的,行为上是猥琐的,年龄上是中年人的。任何美好都与他无缘,“老九”肯定是排不上,“臭”却是笃定的。

 

而许知远却义无反顾全情投入的演着,也许他想努力证明只是曾经的荣光依旧,但这恰如一个已经过气的武师在街头卖艺——

 

脚下踩着石锁,口中称道:想当年,老子横推八马倒,倒掖九牛回。拳打地月双球,脚踢火木两星……

 

下头哄道:好汉不提当年勇,您倒是露两手啊,把石锁给举起来……

 

不举!

 

举啊!

 

就不举!……

 

您都不举了,还出来干啥?!

 

许知远采访罗振宇时说,自己就是首挽歌。罗振宇说:没时间欣赏。观众也不瞎,都没时间欣赏一个中年人的茫然失措和自怜自艾,于是砖头、番茄、臭鸡蛋倾盆而下。

 

 

作为一个和许知远同年的人,对于他在节目中所表现出来的茫然失措和自怜自艾是深有感触的——不知道有没有人还记得上次看许知远采访时什么时候?但年过40,他又回到2002年3月,首次出国,目的地是美国。一个月里,他从东海岸转到西海岸,采访了20个人时的状态。与我忽然拿起笔疯狂写作类似,这大概是他在中年困惑的思考后得出的那个结论——既然当初做的那些能给我带来一切好事,那就再来一遍吧。

 

但遗憾的是,时光过去不少,他却长进不多。当他在节目里表现深邃时,观众只看见到了幼稚;当他打算接一接地气,表现机智和幽默时,却只让人见识了猥琐。

 

上午有人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失去许老师,你反而会开始怀念他,一个‘总是想太多’的人。”

 

我说:他才没有想太多,是读书太多,完全没想。

 

这似乎是许知远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就是读书很多,学养不差,但看他写的东西就像是一篇名人名言集锦,充斥了各种伟大的名词和先贤的句子,倒是极少见到他的思考,甚至连思考过程都很罕见。

 

不禁想起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这可能也就是许知远甚至很多人中年危机的根源——拥有了足够多的知识,却始终没有把它们变成见识。当所有书中所见都无法兑现成实实在在的生活时,首先不是怀疑书、也不怀疑自己,而是怀疑时代。

 

于是,许知远会问出“那你觉得,年轻一代,他们进化得怎么样呢”这样的问题。言语中的自得和挑剔双下巴已经掩藏不住,还需要一个松弛的肚子才行。所以活得比他明白得多的罗振宇要怼回去“这个问题,是个老家伙的问题”。

 

只有老家伙才喜欢给人分代,喜欢给年轻人挑刺,喜欢居高临下,老气横秋,喜欢总结回顾,喜欢故作深沉……

 

您这么作,倒是把石锁给举起来啊?!

 

不举!就不举!!

 

是为中年人。

 

 

许知远是很多中年人的典型缩影,自视颇高又为情势所迫,想我行我素又不得不随波逐流,外表强大其实内心脆弱,看着生龙活虎却早没了晨勃……内心永远在我牛逼和我傻逼之间切换。

 

许知远在采访的准备阶段和一群九零后对谈,九零后问他看不看《奇葩说》时,他一脸懵逼,“没看过”,青年们则一脸惊讶;而他又会掏出手机,播放马克·布莱德肖的《夜莺之歌》给这群年轻人听,于是现场变成了年轻人一脸懵逼,许知远一脸的陶醉……

 

这场景就像中年人们掏出一对核桃放在九零后面前,然后说这核桃如何刷,如何盘,如何包浆,什么品种……除了尴尬,只有尴尬癌……要不聊聊保温杯和枸杞?至少它还壮阳。

 

与时代的疏离和陌生感是中年人最大的危机来源,而许知远们应对这种危机的办法不是自己走出去,而是在同辈中寻求认同——你是不是也觉得时代有问题?你是不是也觉得活得不咋地?你是不是也觉得人生没目标?你是不是也觉得未来很迷惘?……

 

 

说实话,如果还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上面这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它们的性质就好像问死党——“怎么才能办了那个姑娘”一样。

 

可是当你已经四十岁了的时候,还在问死党——怎么才能办了那个姑娘?不觉得这样很幼稚而且无能吗?

 

这就是我恐惧的中年——经历越多,经验越多;阅读越多,知识越多,于是方向和选择也就越多,各种因素的叠加与排列组合之后,就像陷在了迷宫中央——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这样的无力感不止是感觉到身体软了,而是连脑子带嘴巴还有笔头子都软了。

 

但事实上,那些活得通透、明白、睿智和豁达的中年人反而是把日子活简单了,什么理想抱负,情怀追求,到这个年纪都该是要落地的时候,后面的日子越来越少,那就该轻装前进才能走得更远,把能放下的都放下,不能放下的也先放放。罗振宇说“我要做个鼠目寸光的人”,马东说“我没有那么自恋”……都是把世事洞明,把自己参透后的返璞归真。再遇到有人起哄“你举啊,你倒是举啊……”

 

淡然一笑:喂……这玩意儿我刚放下……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中年别太“许知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