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五十万的是中产,更是中惨

2017-06-21 08:30:46评论 王雁林 杂谈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五十万的是中产,更是中惨

 

年收入50万时,没啥幸福感。唯一的幸福感来源就是看到有人更惨,所以是——中惨。

 

很多时候,我们都将幸福感量化成收入,总会一厢情愿地以为,收入高了,幸福感就高了。

 

之前看到过一个调查,说幸福感最强的是年收入3万以下的,和300万以上3000万以下的两群人。而幸福感最差的是年收入50万到100万的人。

 

很多人会不理解,年收入50万并不低了呀,凭什么不幸福?你让下头的人情何以堪?

 

哲人说:幸福总是相似的,而不幸则各有各的不幸。

 

所以,有什么情何以堪?大家都很惨,就不用你打折胳膊,我撞破头的来比惨了吧?

 

 

先算账。很多人都觉得50万是很多钱,保证算完就不这么想了。

 

房子一年12万,肯定不够哈,肯定不够!但就这么算。

 

剩下多少?38万。

 

一个孩子一年12万,包括吃喝拉撒玩和学,肯定不够哈,肯定不够!也就这么算。

 

剩下多少?26万。

 

一家人保险,5万。不算多哈,绝对不多。

 

剩下多少?21万。

 

一台车,一年4万,基本正常哈,如果不出大事故的话。有人说,不用这么多吧?油钱一月1000,怎么也够了。那你不买保险?不停车,放家里?不走高速?不贴条拍照扣几分?

 

剩下多少?17万。

 

吃饭聚会,一年1万,基本肯定是不够的。姑且也这么算。

 

剩下多少?16万。

 

迎来送往,请客送礼,一年2万。

 

剩下多少?14万。

 

水电煤气有线电视上网物业费,一年3万。

 

剩下多少?11万。

 

交通费,1万。有人说,唉?车不是算了钱吗?你不限行啊?两口子永远在一起不分开走啊?

 

剩下多少?10万。

 

家庭支出,油盐酱醋茶还有不出去吃自己做饭买菜,一年4万。

 

剩下多少?6万。

 

嗯……这差不多就是平时两口子的零花钱了。一个月每人2500,日均82.2元。

 

这还没有算旅游、购物、生病、储蓄、孝敬父母……

 

还有个坏消息,这50万可是税后收入,税前估计得达到65万以上。

 

一天82块2毛的中产……想起郑智化的歌:我的口袋,有33块……幸福感油然而生。

 

 

这么算完,其实就很“中惨”了。但其实,“中惨”的另一层含义是——中年,很惨。

 

中年的“惨”,关键不是收入,而是输不起。

 

一个朋友,在一个大公司上班。收入基本就是我们说的这个水平,但工作压力巨大。996都不算什么,他每天光上下班路上就得仨小时,不加班的情况下,一天也只能睡6个小时,但公司加班处于常态。

 

之前来说,虽然他累点,但家里还算不错——供着千把万的房子,儿子也上了双语幼儿园。因为他实在没有时间管家里,所以太太就辞职在家打理一切。

 

至少,从外面看,这是一个体面的家庭。

 

但去年,他因为工作压力太大,免疫系统发生问题,得了红斑狼疮。几个月治疗,算是控制住了,但是医嘱是不能再这么拼命工作了。

 

于是去公司要求调岗。公司答应了,但同时要降薪——三分之一。

 

这时,她老婆就必须要出去工作。

 

首先,他老婆已经三年多没工作了,现在这世道,找份年薪20多万的工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容易;

 

其次,家里没人了,要么请阿姨,要么叫老人来。他们选择了让岳母过来,因为省钱。

 

然后,最悲剧的事情发生了。

 

为了庆祝老婆找到工作,决定全家吃顿火锅,而又为了省钱,决定在家里做。就在锅底刚滚,老人还在厨房收拾菜的时候,他儿子把火锅打翻了,从肩膀到脚面,半边身子烫伤……

 

那一阵,他真的是一夜白头,曾经意气风发,挺直的腰板也忽然间像白嘉轩一样佝偻了下来。

 

绝大多数中产看上去的很美就像朋友的免疫系统一样脆弱,而当看到每天82块2毛的零花时,就更没有安全感了。

 

 

有时,作为一个“中惨”,这种安全感的缺失也还不是对于天灾人祸我的担心。说实话,人倒霉,鬼都不住你家。而深入骨髓的不安,是来自于本来掌握的一切,忽然发现都不再掌握了。

 

曾经进入时尚集团的时候,真的觉得这是个能够干一辈子的事业。

 

当时有本大刊,中间因为高层的各种变动,再加上内部的各种倾轧,业绩一度出现大幅度下滑。但当有人问我,你觉得这刊还有戏么时,我说:这本刊,花了10年时间做到行业领先,就算死,也得死10年,不会一夜之间就梆硬的。

 

我一度以为,时尚杂志这个行业也会如此——用20年年做到顶峰,就算完蛋,也得花20年,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嘛。

 

但现实的情况是,几乎就在最近2年里,整个行业呈大厦倾覆状,我都没来得及唏嘘,就已经哀鸿遍野,这是让人最恐怖的——就像下车问个路,一回头,车没了。

 

最近早晨经常和几个“中惨”喝咖啡,三五个人来自不同行业,有做SP的,有做架构师的……无论什么话题开始,最终的落点必然是感慨时光不再,行业消失。

 

而我们焦虑最明显的表现形式就是——你说,我做这个怎么样?

 

十个有十个都是不靠谱的事儿,比如,听说内容创业在风口,做SP的跟我打听半天怎么做内容;听说最近游戏不错,做架构的找做美术的问游戏……

 

这种焦虑让人觉得不堪,我们再也没有了当年的自负和笃定,而是犹豫、揣测、占卜……

 

未来变得就像咖啡里错放了柠檬茶还被熊孩子挤了半管芥末,酸苦辛辣都还忍了,主要是怪得让人恶心。

 

 

最后帖一个暴露年纪的歌词吧——

 

中产阶级

——郑智化

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

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

我的眼光很高我的力量很小

我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

我的床铺很大我却从没睡好

我害怕过了一夜就被世界遗忘


我的欲望很多我的薪水很少

我在台北的马路上迷失了我的脚……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新老王不装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