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__2011_心似白云
__2011_心似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8,361
  • 关注人气:2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复盘沈向洋留下的微软AI资产:商业应用任重道远

(2019-11-17 23:19:11)
分类: 科技
     美国太平洋标准时间2019年11月13日(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4日),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AI和技术研发整体负责人、微软亚洲研究院联合创办人沈向洋博士向这家其已经效力长达23年的全球顶尖科技公司递出辞职信。

  在外界看来,沈向洋的离开,享有很高礼遇的送别仪式,微软官方博客称他是“微软的中国先生,更是中国的微软大使”。沈向洋也在致微软员工的信中提到,“离开微软是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

  据悉,沈向洋的离职,并非是仓促作出的决定,微软内部已经商量了很久如何过渡,而在他离职后,原职位将由微软CTO兼任。他在给员工的信中,也并未透露他下一步明确的去向,但提到“今天微软已经如此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11月14日,多位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的AI行业人士均表示依旧看好微软的发展前景。

  图灵公司原联合创始人、美团技术学院院长、现任智源研究院运营副院长的刘江以及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任职的李智佳博士,当天均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微软的一些产品更多偏科学研究,不像国内的一些AI公司更侧重产品的应用。

  离职或因遇到升迁瓶颈?

  作为在微软级别最高的中国人,沈向洋此番离职,令外界颇为关注,正如他在致员工信中所称,当前的微软已经如此成功,是时候转换“战场”了。

  在微信朋友圈,对于沈向洋的离职,本报记者看到京东集团技术副总裁京东AI事业部副总裁何晓冬博士称“感谢Harry(沈向洋英文名)的培养,祝福Harry,我辈也要‘撸起袖子,追求卓越’”。

  至于沈向洋离职的可能的其他原因,刘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我猜测毕竟待了那么久了,如果没有职业上的上升空间,走也是很正常的”。

  而对于微软AI业务板块重要人物的离职,到底会对公司该业务的发展有多少影响, 刘江向本报记者表示,“其实也不用太关注个人,在企业里,个人并没有那么重要,AI是一个大的趋势,这没有什么可以挡得住的”。

  曾在哈工大机器人集团有过工作经历的刘宇光也向本报记者称,沈向洋的离职可能会有一些短期的影响,但并不会对微软整个的AI事业发展有大的长期影响。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到微软在中国的公关总监,但除了当前微软的公开回应,对方并未做更多回复。

  AI产品被指应用性不强

  从1998年11月5日参与创办微软亚洲研究院,到2019年11月13日,沈向洋在微软二十多年的岁月,与多个业务团队有过合作,包括必应搜索、广告新闻、人工智能等等。

  就在几个月前结束的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他还在会场上展示了微软研发的一套麻将 AI 系统Suphx(超级凤凰),据悉,这套麻将系统已经成为国际知名的专业麻将平台“天凤”上第一个荣升十段的AI系统。

  而对于这项新技术成果,刘江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这看得出来明显是从研究院做出来的一个产品,离真实的商业市场的需求比较远。微软亚洲研究院这么多年来,其实并没有出现什么能覆盖广大用户群体的AI产品”。

  他表示,研究院做的产品一般是被用作研究人员的技术发现的验证载体。他以此前IBM的Waston以及谷歌的AlphaGo为例称,“这些里面确实是有很好的技术,但是是否会对很多人的实际工作和生活很有用处,是否有很大的商业应用价值,其实是值得关注的。”

  就中美两国AI公司这种一方侧重商业应用,一方则侧重底层核心技术研发的情况,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也对腾讯优图实验室的技术总监郑冶枫进行了采访,这位回国不久的医疗AI科学家向本报记者提及,“人工智能还是一门偏应用的科学。现在对于人工智能的主流的研究,还是要致力于解决实际问题,针对特定问题开发新的技术”。

  对于由沈向洋领导的微软亚洲研究院曾制造出的颇受大众欢迎的微软小冰,拥有多种功能,不仅能与人对话,还能创作歌曲、写诗以及绘画。并且,截至目前,还先后发布了数十首单曲和一张专辑,就在几天前,还再显身手,二度开启翻唱模式,为大家唱起了《野狼disco》,但对于这么一款多才多艺的语音机器人,在刘江看来,依旧缺少实际的商业应用价值,“它就是用来玩一玩”。

  在他看来,这不仅仅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问题,也几乎是全世界所有研究院的问题。

  但他也表示,“科学研究和产品开发其实是两回事,前者的目的是为了对这个世界有新的认识,我们不要对科学研究也有商业应用上的要求,它的目的不在应用方面,这些科学家的精力是放在求新知上了,这与后者是两件事”。

  而事实上,据本报记者获悉,微软AI技术的商业应用场景也并非完全空白,如智能客服、无人超市、顾客识别、智能门禁、销量预测、语音记录等方面均有应用需求。

  刘江对于微软更重视科学技术的研究的观点,与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任职过的李智佳博士相同。

  李智佳认为,相比国内的这些AI公司,微软在研究上目前没有表现出太强的变现欲望,并不急着去商业化去赚钱,它们追求的是做前沿技术研究和技术储备。

  微软亚洲研究院在计算机视觉、图形学、人机交互、计算机科学等方面的研究非常领先,在AI方面的积累很深厚,很早就很注重技术研发,在研究院这块有很多投入。微软做这些关于AI的基础研究都是为了支撑那些可能的前沿业务,像微软的云计算业务当前仅次于亚马逊,为全球第二大云计算供应商,云计算这里面涉及到的虚拟化、分布式计算等技术,都需要一些基础技术做支撑,谈及微软更侧重技术研究而产品应用方面则弱一些时,李智佳博士这样向本报记者提到微软在其中的用意。

  Wind金融终端数据显示,微软2020年一季度(从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智能云业务的营收达到人民币767亿元,占当期2338亿元的总营收的比重为32.8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