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然
萧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099
  • 关注人气: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缅怀我的师父佛智长老

(2012-08-10 17:30:32)
标签:

杂谈

         缅怀我的师父佛智长老
雨后的彩虹跨过应天寺

缅怀我的师父佛智长老


缅怀我的师父佛智长老
大雨中送师父去荼毗法会
缅怀我的师父佛智长老
祖道法师捧着师父的牌位、海空法师捧着师父的法像。
缅怀我的师父佛智长老
缅怀我的师父佛智长老
天空中龙型佛光


 

 

    7月30日,我从北京赶到甘肃天堂寺拜见多识仁波切。本打算在天堂寺住几日,好好向多识上师请教佛法,但是31日一早醒来,收到祖道法师的短信,我109岁的师父佛智长老于30日晚上在成都应天寺安详示寂。

    看到这条消息是早晨6点,当时心里一片空白,那是一种空寂的感觉,思维似乎停滞。

    我按照原计划来到经堂,做完功课下来,陪多识上师用早餐时,我告诉上师佛智师父圆寂的消息。上师平静地问师父高寿,我说109岁了。多识上师说:“那是高寿了,的确也该走了。”

    早餐后,我联系去成都的机票,然后和上师在院子里坐下。上师问了一些师父的情况,我依旧平静地回答。当上师问我跟佛智长老多久了,我说7年了。这时候,想起七年来的点点滴滴,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拉起上师的手放在额前,眼泪扑簌簌流下来:“佛爷,师父走了,我现在就您一位师父了……”

    我第一次见佛智长老是2005年,关于当时的情景,我在《平常道》中有记载。从那以后,我每年都要去成都见师父。加上有一年师父去五台山后在北京小住的一段时间,这七年应该见师父不下二三十次。

    有师父在,每次去成都就像回家,有归心似箭的感觉。而且,这7年中,每次去寺庙看师父从来没有落空过,一进门,师父都是端坐在那里。而且,每一次师父都要留我一起吃饭。所以这些年陪师父吃饭的次数也是比较多的。

    前些年,师父很健谈,每次基本上都是听他开示,所以他老人家的法语和事迹在我的两本《平常道》中记录了一些。

    但从去年开始,师父说话少了。我去看他,多数时候是我拉着他柔软如婴儿般的手静静地坐着,你不问,他很少再像以前那样主动开口。

    记得2010年春天,我带中石油的朋友去看师父,师父依旧不怎么说话。但是,当我们准备离开,那位朋友向师父告别的时候,师父突然看着他说了一句:“大就是小,小就是大;多就是少,少就是多。”师父这句开示让我这位朋友感悟颇多,后来每每还会说起。

    到2011年,师父话更少了。多数时候都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听弟子们聊天。一些弟子甚至告诉我,师父真的不说话了。但是,2011年11月我去看他,是这些年来他老人家说的最多的一次。

    那次师父因为有点咳嗽去住了一段医院。我到医院看望他,并接他回寺庙吃饭。那天师父兴致很高,我问他您又没有病,干嘛要住医院呀。师父幽默地说:“我是去支边。”

    晚饭期间,弟子们一直在谈论佛法,记得当时是祖道法师和从南京来的一位师兄谈论《维摩经》。我则借机向师父汇报修行的心得。

    因为师父一直教导我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所以我对师父说:“师父,我现在比以前努力多了,每天都坚持打坐。”师父乜斜我一眼:“不够,虚妄的。”本来想得到师父的赞许,没想到师父却当头给一棒,所以我开玩笑地指着边上我的好朋友祖建、祖敏师兄说:“师父,你看他们,平时经也不念,坐也不打,还钓鱼杀生,您怎么不说他们呢?”师父这次转过头来看着我说:“和你自己比,别和别人比。”

    也许我的话引起了师父谈话的兴致,师父开始大段地开示:“学习佛法一定要认真,经上怎么讲,就要怎么讲,不可信口开河。自己肚子里满了才能倒给别人,自己还一知半解就去给别人讲,那是造业。一定要向内求,自求才能得福,想外求内得,终无所得。”

    后来我想,在那位师兄谈论《维摩经》时,师父其实一直在听,而且听到了不如法的地方,所以有针对地开示。

    今年三月底,我又一次去成都,很希望再像四个月前一样,能继续得到师父的教诲,但是师父基本上不再讲话。为了引师父开口。我说起2009年秋天,在师父屋外廊下他突然吟诵的一句诗,就问他:“师父,2009年秋天,应天寺的桂花飘香的时候,您曾经吟诵过一句‘机缘宇宙香’,后来祖建师兄还补了诗句,但是我们都觉得不好,您是不是也该把那首诗给我们说全了吧。”

    就是那次,快109岁的师父终于吃力地把这首丈雪禅师的诗吟诵全了:“通彻真常性,机缘宇宙香。光辉今古用,一月印千江。”当时我们非常钦佩师父的学识和惊人的记忆力。但是现在想想,那时候师父的气力已经不够了,说话非常力不从心,但他还是坚持满足了我这个不懂事的弟子的请求。

    对于我的不懂事,直到7月12日再次去看师父,弘法寺的陈师兄提醒了我才意识到。陈师兄提醒我,以后不要和师父说你听不懂他的话,否则他心里多着急呀,和师父心里默照就可以了。是啊,109岁的师父已经用尽他此生所有的力气度化我们,我们不应该再苛求他老人家。也是那一次,和师父告别的时候,我第一次泪如雨下,哭着从师父身边离开。

    7月22日是师父109岁寿诞,当天我给祖道法师打电话让他代给师父祝寿。祖道法师告诉我,那天全国各地包括海外来的弟子达3000人之多,寿宴摆了300桌。师父中午和晚上都被弟子们接出去吃饭。

    7月24日,我在家和妻子谈到师父,突然心有所感,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这在7年里是从来没有过的。之后我给祖道法师打电话,问师父情况,祖道法师说,师父很好,还为我留了寿碗。我心这才放下,并告诉他9月我还会去成都,到时候去看师父,拿寿碗。

    没想到6天以后,就接到了师父圆寂的消息。

    我是31日一早到的成都,直接从机场去了应天寺。当我沿着熟悉的阶梯,穿过写着“师父无去无来,徒儿无来无去”楹联的山门来到师父的方丈室,过去房屋中间师父的椅子已经摆在了一边,满屋子都是不认识的人,这时候我有一种时空错位之感。

    茫然中有人拉我,一看是一直照顾师父生活的老居士二姐。七年前我入寺庙,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她。当时二姐看见我和祖建师兄进来,张开四川妇女特有的大嗓门就喊:“师父刚上山,你们快去后山追吧。”此情此景历历在目。二姐看着我没有说话,眼泪在眼眶里转。我问祖道和仁慈法师在哪里,她告诉我在灵堂的隔壁。

    我从师父房间出来,看到灵堂有出家人和居士在念佛,师父的法体摆在当中。我茫然进去,准备瞻仰师父法体。一位法师拉我一下,示意我右转,这时我才想起,出家人和俗人不同,瞻仰遗体要从左往右。

    水晶棺内,师父安详地躺着,和平日完全一样。那一刻,我感觉师父只是小睡片刻,他并没有走。

    来到隔壁,看到祖道和仁慈法师正和省上的领导商量师父的后事。等送走领导和各路来吊唁的人,我插空问了师父走的情况,他们告诉我,师父当天是吃过晚饭以后安然离去的。师父走的非常安详。

    祖道法师陪我再次来到师父的房间外,站在我们当年和师父一起吟诗作赋,听师父谈经论道的廊下,看着依旧翠绿但还没有开花的桂树,我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哗哗地流淌。祖道法师安慰我:“师兄别难过,师父会回来的,老人家会乘愿再来的。”

    8月6日下午3点是师父的追思法会和荼毗法会。法会的佛光、甘霖、彩虹等种种瑞相都证明,师父已经功德圆满——追思法会刚结束,师父法体抬出大雄宝殿的那一刻,天空佛光乍现,直射大雄宝殿。就在人们惊叹之际,顷刻间天降豪雨,冲洗着凡世红尘;当师父荼毗之时,天空已是彩虹高悬,整个应天寺笼罩其中……昨天,又接到祖道法师消息,师父荼毗后,示现133粒舍利,他们正准备制造水晶塔,供奉瞻仰。

    师父7岁出家,修行一百多年,所有这些示现都证明了师父的修行功德。此生能遇到师父这样的大德,也是我们弟子累世修得的福报。特别是最后这一年,远在北京,工作非常繁忙的我,一年当中居然有五次出差的机会来成都亲近师父,聆听教诲。

    记得认识师父的第二年,陪师父吃饭的时候我曾经问师父我和他的缘分,师父幽默地说:“太原。”看我不解,师父又说:“晋太原。”仁慈法师看我还是摸不到头脑,就笑着解释:“师父是说和你太有缘了。” 现在想想,这一幕仿佛就在昨日。

     和我太有缘的佛智师父啊,已经成得大道的您,既然和我们娑婆众生如此有缘,那么您就答应弟子的请求,一定要早日乘愿再来。

    阿弥陀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