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焦波和俺爹俺娘
焦波和俺爹俺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5,334
  • 关注人气:1,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49):娘,儿做好了准备为您送行

(2008-02-11 10:44:43)
标签:

俺爹俺娘

亲情文化

情感

分类: 《俺爹俺娘》摄影组照

    我又问您,“娘,您怕死吗?”

  “我不怕死,我自己死了也不怕。”您说。

  我说:“娘,您不怕,我却怕您死呢。”

  您说:“死就死了,你害啥怕呢?我不怕死。”

 

  娘,今天(2004年1月6日)是儿的生日,千里之外,我挂念着您。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49):娘,儿做好了准备为您送行

    “呦,俺儿回来了!”第一眼看见儿子进门的娘。(2000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孩童时代,我就听您说过,家乡有句俗语:“孩儿的生日娘苦日。”那时我不懂,以后依然不懂,今天知天命的我,方才明白:您痛苦地把儿送到这个世界,痛苦地养儿一生,如今,92岁的娘啊,您又痛苦地与病床为伴。

  娘,您这将近一个世纪的生命,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痛苦与不幸。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49):娘,儿做好了准备为您送行

    爹走时,娘正病着,我们没让娘见他一面,以后又一直瞒着她,说爹在北京疗养。其实娘心里明白,可面对儿子,她不愿捅破这层窗户纸。(2003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6岁缠脚,断趾痛苦缠绕了您幼小的心灵;姥爷下关东,几年杳无音讯,姥姥哮喘病,直不起腰身。您是长女,下面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尽管您只有10岁,却过早地承担了生活的责任。您跟着姥姥秋收割豆,您稚嫩的小手拿不动镰刀,您便用两手掐断豆棵,掐得两手红肿。回家的路上,姥姥挑一担您背一捆,脚小身重背更重,崎岖羊肠路难行,失重的身体,连同失重的背负,让您滚下山坡。倔强的您爬起身来,扯扯被乱石划破的衣服,摸一摸被荆棘刺破的脸,再弯腰拾起那沉重的豆捆——这全家维生的希望,继续前行。

  您19岁来到我家,与爹成亲,在这之前,您和爹都不知道对方长得啥样,当爹掀开您的蒙头红布时,爹说,他看见了您,个子很矮,长得不丑也不俊。然而,您连头也没敢抬,一眼也没敢看,我爹长得啥模样,您也不知道。好可怜的娘啊,这就是您的洞房花烛,一个人开始美好生活的时辰。

  成亲三年,你俩不说一句话。爹说您嫌他黑,相不中他,您说爹脾气太大,动不动就吵人。再往后,你们俩和好。你说没有不打仗的夫妻,平日活那么多,彼此没有闲空去生气,打完吵完不再提,过几天就都忘了,您倔强的性格中又多些宽容。邻居说,一辈子,您没跟街坊红过一次脸。谁家粮短了,衣缺了,您总是把我们糊口的粮食抠出一瓢半碗接济他们,有时爹知道,有时您干脆背着爹。您说爹是属兔的,心眼儿小,乡亲们夸您不愧是属牛,行事大方实在,是个好人。

  然而,好人不一定得好报,中年的娘,不幸又降临到您的身上,我的大哥患了一场大病,成了傻子,大哥下边几个弟弟妹妹先后死了4个,其中两个都已八九岁了,都能下地干活了,却接连夭折。您曾说,每一个孩子死去,都是剜去了您心头的一块肉,都会留下永远也不会愈合的伤口。

  人间之大不幸为白发人送黑发人。娘,在您晚年,在几个月前,您又经历了失去我傻大哥的伤痛。他在您跟前享受了70年的母爱,最后在您温暖的怀中闭上了眼睛。哥的离去,是对您的致命一击,然而,您嘴上却说:“他走在我前头,我就放心了,就不牵挂了。”实际上您在自我安慰您那流血的心。

  娘,我知道,您的最大牵挂是我,我知道我是您的骄傲和希望。您不说出来,我能体会得到。

  娘,还记得吗?1996年秋天那次在北京故宫游览,您走累了,我陪您休息。我看看周围富丽堂皇的古建筑,又看看身边缠着小脚的亲娘,看看您那饱经沧桑的脸和被无情岁月压弯的腰,一种莫名的情感涌上心头。我脱口说了一句:“娘,您抱了我一辈子了,我也抱抱您吧!”说完,把坐在连椅上的您抱了起来。娘,您可能平生第一次接受儿子用这种方式表达的爱,这种爱来得又那么突然,强烈,您说不出任何话,只是笑,手中还提着没顾得放下的拐棍。

  当您为儿子的举动乐得合不拢嘴的时候,我的心却又一沉:娘竟是这般的轻!也就只有几十斤重!为儿女,为家庭,为社会付出了那么多的情感、心血和汗水的人竟只有这弱小的身躯!随着时间的推移,您的身躯还会变小,变轻,到那时,我能忍心再把您抱起来吗?我忍不住要哭。

  还有一次,我对您说:

  “娘,我想您,夜里光做梦。”

  您说:“我也想您呀,想起来整夜不合眼。”

  我说:“您是俺的好娘啊。”

  您说:“你是俺的好儿啊。”

  “好娘啊。”

  “好儿啊。”

  “好娘只有一个啊。”

  “好儿只有一个啊。”

  多美好啊,我们的对话,简直就是一首诗,是人世间至纯至美的一首诗啊。我把它录进了我的摄像机里,我把它永生永世镌刻在心中。

  娘,有生就有死,我既然无法改变这一自然规律,我就准备好了为您送行。请原谅儿写下这个残酷的题目,写下这篇残酷的文章。为了避免这一天不要过早的到来,儿已倾其所有,尽其所能;为了能接纳这一天的到来,我已准备了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间。

  还记得吗,娘?在我几岁的时候,您生病,我就爱哭,就怕失去了您,其实,那时您才四五十岁;现在,我都到了您当年的那个年龄,面对您的病床,我还是难以接受失去您的现实。我只有经常强迫性地问自己,娘真的走了怎么办?怎么办?我极力让自己的心灵能够装载这个大概不久就会到来的现实。

  有时,我干脆去体会一个假设,假设我真正成了一个没娘的孩子的感觉。我还在体会,如果您真的没有了,我会找一种您仍然在的感觉。娘,我知道这样对您太不孝了,我知道我在自欺欺人,掩耳盗铃。

  娘,我知道您自己也在做着离去的准备。爹走后的一天,我问您:

       “娘,俺爹要是死了咋办?”

  您说:“死了就死了呗!”

  但过了一会儿,您突然问:“他还坐他那车子(轮椅)吗?他一顿还能吃一个馒头吗?”

  我又问您,“娘,您怕死吗?”

  “我不怕死,我自己死了也不怕。”您说。

  我说:“娘,您不怕,我却怕您死呢。”

  您说:“死就死了,你害啥怕呢?我不怕死。”

  娘,说到死,您是那样的从容。说完您躺在了床铺上,陷入了沉思……娘,您真的走累了吗?这一个世纪的风,这一个世纪的雨,这陪伴您一个世纪的风雨兼程!

  娘,您的离去将是无法避免的事实,我怕了这么些年终无所用。今天,我想通了,与其这样长期的怕“送行”这两个字,不如大胆的拿起笔,在纸上写下这个题目,写下这篇文字。我想,在我们母子的情感里构筑一个“天堂的空间”吧,我永远做您的儿子。我相信再世,我相信来生……

  于是,我写下了:

  娘,儿做好了准备,为您送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