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焦波和俺爹俺娘
焦波和俺爹俺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5,334
  • 关注人气:1,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42):“西方大路”与“东方大路”

(2008-01-04 09:15:18)
标签:

文化

分类: 《俺爹俺娘》摄影组照

     我爹听了,骂他道:

  “浑小子,地球是圆的,从东方大路上还能走到美国呢,那也是西方,让你爹在美国给你挣些美元,你再送他到更远的西方大路上不更好吗?”

 

  “命归西天”是人们对死的结语。传说西天是一方净土,是一个极乐世界,是在争争夺夺,忙忙碌碌的人世间走了一遭的人的最好的归宿。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42):“西方大路”与“东方大路”

    娘腿脚不好,还经常去看望老姊妹,“咱这就是活一天赚一天啊。”娘说。(1998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其实,“西天”再好,也不是人们向往的地方,临死的人仍留恋生活的这个“东方”世界,活着的人也总是千方百计地想把要去“西方世界”的人拉回到这个“东方世界”中来。我的家乡有种风俗,当人弥留之际,亲属用木勺子敲打门框,呼唤着他回来,有不少人果真会“死”而复生。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42):“西方大路”与“东方大路”

    爹从城里回到老家,老哥们热情相迎。“你在城里呆了这半年,咱老弟兄们已走了6个了。”纯文老爷爷拉着爹的手说。(2000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我10岁那年,爷爷硬朗朗的身体突然患病,在后脖颈上长了个肿瘤。据大夫讲,只要动个手术,摘除了就会痊愈,以后也不会复发。但爷爷脾气犟,死活不去医院,也不做手术。他说:

  “我已活了76岁了,阎王爷已捎来了三封信:一是眼花,二是耳聋,三是行走不便,是该往西方路上走的时候了。”

  但说归说,他还是对生活的社会十分留恋。他让人搀扶着走上南山坡,看着住了70多年的村庄,不愿离去;见了孙子孙女们也格外亲热,拉着我们的手久久不放开:

  “要是看着你们都成人多好!”有时还自言自语:“俺要跟阎王爷说说,让俺在‘东方大路’上多走几天。”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42):“西方大路”与“东方大路”

    四爷爷的大儿子焦文俊(我的大叔)去世后,堂弟站在椅子上,为他举行“叫地门”仪式。(1998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一天夜里,他的病情恶化,从床上滚到地上,仅剩一口气了。爹赶忙给爷爷穿寿衣,娘跑到厨房,拿了把木勺子敲打着门框,一遍又一遍的高喊:

  “爹,你回来吧!你回来吧!”

  邻居听见了,纷纷跑到我家来,拿了两条长凳放到屋的正堂间,铺上一床高粱秸打的箔,将穿好寿衣的爷爷架到上面(因为传说人死在床上不好,所以在断气前就得架下来)。娘又敲打着门框喊了几声,爷爷真的动弹了,一会儿,平躺的身子侧了过去。于是,大伙又把他架回到床上。爷爷又活了一个多月。

  到爷爷真正死的时候,忙白公事(丧事)的人便在院子里搭一个席棚,接待前来吊丧的亲戚。一般的来人在席棚里对着牌位拜几拜就完了。若是女婿,拜完后,还要蹿灵,即“哇”的一声,不顾一切奔到屋里的棺材前跪下,再由亲属赶忙将他扶起,送出屋外。爷爷没有亲女儿,本家的一个大姑夫表示对爷爷的敬重,也蹿了灵。在这以前,我也见过几回蹿灵的人,姥爷死时,爹就蹿过灵。我发现,蹿灵的人就大哭一声,有的眼里有泪,有的眼里根本没有泪。我想,何必搞这个形式呢!我担心长大了给丈人蹿灵的时候,会掉不出眼泪。爹说王五死的时候,他的二女婿蹿灵以后,哭不出泪来,就直往眼上抹唾沫,在场的人扭过头去直偷笑。

  丧事中,还要向土地庙送几次浆水,意思是死去的人还在土地爷那儿暂住,要给他送几次吃的。还要去坟上煎糕,即在坟底用两块砖支一个灶,点上一把豆秸火,放上锅,锅里倒上油放几片豆腐、馒头和年糕,温一下后,便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由几个穿孝服的女人使劲往坟外抛,一边抛,一边说唱:

  “扔得高,过得高,踩着楼台磴磴高!谁高?俺儿高!”

  扔出来的豆腐、年糕、馒头被围观的孩子抢来夺去。据说,谁吃了,谁长命。

  最惊心动魄、撕心裂肺的时候是出殡前的“叫地门”那一时刻。“叫地门”是死者的儿子为老人叫开“西方大门”的仪式。记得爷爷出殡时,爹举着一根棍子,上边挂一杆秤,一盏马灯,一面镜子,一个筛面的罗子,爹站到一张桌子上。这时,送殡的人不许哭,院子里静得出奇。爹便连着高喊三声:“爹,你上西方大路!爹,你上明方大路!”还得一声比一声高。当时爹没喊完,就痛哭失声,险些从桌子上掉下来。接着,院子里哭声一片,亲属中有人将一个黑碗摔碎,棺材便由几个人用手从屋里抬到大门外。爹手执一片用黄纸包着的青瓦。等棺木在大门外用绳子封好,穿上抬扛要起棺时,爹再把青瓦摔碎。

  顶包打瓦的人是死者的财产继承人。如果死者没有儿子,要从侄孙中过继一个来顶包打瓦。因牵扯到财产的继承权的大事情,往往会引起纠纷,有的家庭还会为谁来顶包打瓦而打得不可开交。我们家族有个大爷爷,膝下无男,只有两个女儿,大爷爷死前曾留下遗言让本家的侄子万真顶包打瓦,这引起了两个女儿的不满。于是大爷爷死后,他的两个女儿和万真家在财产继承上发生纠纷,还未出殡,便大闹起来。大爷爷的两个女儿用哀杖敲打着棺材盖,口中念念有词:

  “敲敲棺材盖,绝了下一代!”诅咒承继人断子绝孙。

  万真的媳妇也不示弱,她一手拿把铁勺,一手拿一口铁锅,铁勺敲铁锅,声音更大,嘴里叫得也更响:

  “你敲盖,我敲锅,看看谁家死得多。”诅咒对方多死人。

  为老人出殡的白公事,成了一场闹剧。

  爹说,人死是悲事,但留下的笑话多着呢。方边他爹给父亲上坟,每次都舍不得买香、买纸、买供品,只在坟前放上十块钱。临了,对父亲的坟说:“爹,你不花,我可又要拿走了。”跟爹一起干木匠的张四叔,因为脸上有麻子,外号叫四麻子,四麻子爱说笑话,临终前还跟人开玩笑,他说:“西方大路准不孬,要不,去了的人为啥都不愿回来呢!至于那里到底怎么样,我去了以后给你们捎个信回来,或者回来跟你们说说。”他死了以后,人们又拿着他开玩笑了:“四麻子是个说话算数的人,都不回来了,西方大路不孬是肯定了。”张老业死时,他的儿子“叫地门”时,把“你上西方大路”说成了“你上东方大路”,当时众人不敢笑,事后却传为笑谈。张老业的儿子解释说:

  “西方是空空世界,还是东方大路上有钱挣,等俺爹给俺挣足了钱,从岳阳山(我村的一座山)后不也同样能转到西方大路上去吗!”

  我爹听了,骂他道:

  “浑小子,地球是圆的,从东方大路上还能走到美国呢,那也是西方,让你爹在美国给你挣些美元,你再送他到更远的西方大路上不更好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