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焦波和俺爹俺娘
焦波和俺爹俺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5,334
  • 关注人气:1,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27):过    年

(2007-11-13 10:19:32)
标签:

情感故事

分类: 《俺爹俺娘》摄影组照
    爹看我不说话了,一把把娘拉到跟前,伸手给娘揉起肚子来:“来,我给你揉揉就好了,我这手是‘妙手回春’啊!”
    我笑了,对于俺这样的爹,真拿他没办法。

 

  2001年春节到了,爹娘离开在城里租的房子回家过年。

  除夕之夜,山村大雪纷飞,礼花飞绽,鞭炮鸣响此起彼伏。

  吃完饺子,在堂屋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爹看了一会儿,就进屋休息了,他自从胯骨伤了以后,坐不了多长时间就得躺下。电视机的歌声笑声,掌声吸引娘看了一个节目又一个节目,我劝她早躺下休息她就是不肯离开电视机。

  突然,里屋传出了爹的训斥声: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27):过 <wbr> <wbr> <wbr> <wbr>年

    1981年春节,爹赶年集,买了几张年画,割了5斤猪肉,还买了一篮子蔬菜。“咱家过年第一次买这么多东西,这可过个好年吧!”娘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你娘的,往我跟前靠靠,你听不见吗?”

  我进里屋一看,爹躺在床上,一只手拿着尿壶,正给哥接尿。

  哥自己不是不会撒尿,而是每次撒尿总不利索,不是没等解开裤子就撒,就是解开裤子,也往往撒到裤裆上。晚上,黑灯瞎火,爹怕他去院子里的厕所摔倒,就让他在屋里撒。爹每次都是让哥到他的床前,举着尿壶为哥接尿。

  “靠近点,靠我近点。你离我这么远干啥?”爹的火气更大了,声嗓也更大了。

  爹声嗓越大,哥越不敢往爹的床前靠。

  “没搁进去!你再往前靠靠!我操你娘的,我给你割下这根营生(东西)来。”

  哥更害怕了,“哗哗哗”尿全撒在了地上。

  “啪!”爹伸手就给了哥一巴掌:“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你想叫我怎么样啊,你?”

  也许娘也听见了爹的呵斥声,她走进里屋,一看地上,明白了什么事:“哎哟,都尿到地上去了。”

  “我让你进来,你不进来,你看,他都尿到地上去了。”爹又埋怨开娘了。

  “拿进地板擦来。”爹又冲着哥嚷了一句。

  桂花拿着地板擦进屋,她一边擦地,一边说:“大过年的,人家不心焦。”她是说给爹听的,但没直接冲着爹说,因为她知道,就爹的脾气,在这个火候上,她批评爹就等于火上浇油。

  娘没理会爹的脾气,像这种平常发生的太多了。她走到哥哥的床前,为哥哥铺好褥子,又整好被子,让哥躺下,又把哥的棉衣棉裤毛衣一件一件地平平展展地盖到哥的被子上。

  给哥盖完,娘又给爹盖,见爹的衣服都盖到脚下,便一件一件地给爹盖到上身的被子上。

  “别给我盖到上边,别给我盖到上边。”爹对着娘喊。

  娘没听懂爹的意思,仍在按自己的想法给爹盖。

  “哎哟,我那娘哎,你非让我起来不可?”爹一边说一边坐起来,从娘的手中拽过衣服又盖到自己的脚上:“我就是脚冷,怕凉啊!你咋就老往我身上盖呢?”

  “你这也太不讲理了,你这样,俺姥娘咋躺下呢?”桂花看不下去了,低声对爹嘟囔了一句。

  “是啊,俺娘和你通腿睡,你在这一头堆上这么多衣服,她咋躺下呢?”我看到这里,也忍不住了,也批评开了爹。

  爹似乎觉得理亏,又似乎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一点,看看我,看看娘,看看哥,又看看桂花,不说话了。

  也许是风雪里来家受了凉,也许是受了爹的气,娘揉着肚子直喊难受。

  桂花看见娘的肚子有点胀,便拿来了吗丁啉,让娘吃下,哥听见娘说肚子疼,凑到娘跟前,把手伸到娘的肚子上给娘揉着。我一看哥这样关心娘,又想起了一件事,对着爹说了起来:

  “爹,不是我说你,昨天晚上为俺娘把你压脚的小被子给俺哥盖上了,你就吵俺娘,而且吵了一天呐,我算知道你吵了。”

  “吵啥,炒豆子!”爹笑了,打开了趣。他好像在为自己找台阶下。

  “还炒豆子,要是我的话,早气煞了,你就不会忍着点,总是吵吵?”

  “嘿嘿,都炒干了。”爹又笑着说。

  看到爹以这种方式缓和紧张的气氛,我还有啥说的,对料理不好生活的哥,爹的确也费了不少心,不说别的,单说每天晚上给哥接尿这一点,就很不容易了。爹是直肠子,有火就想发,发了就完事,他一辈子就这脾气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生就骨头长就肉了”,不好改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爹看我不说话了,一把把娘拉到跟前,伸手给娘揉起肚子来:“来,我给你揉揉就好了,我这手是‘妙手回春’啊!”

  我笑了,对于俺这样的爹,真拿他没办法。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27):过 <wbr> <wbr> <wbr> <wbr>年

    大年三十给祖宗上坟是家族的习俗,爹每年都带领年轻人一块去家族墓地。尽管坟头早已铲平种地了。(1996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给我挠挠脊梁吧!”娘对爹说,娘转过了身子,靠近爹,爹一下一下给娘挠开了,一边挠一边说:“挠痒痒,就是这个样,得使上点劲!”

  “再往上一点,往上一点。”娘似乎学着平日爹的口气对爹说。

  娘怎么说,爹就怎么办,一场小小的家庭矛盾就这样化解了。

  外屋的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还正在演出,赵本山的小品《卖拐》把观众的情绪拉到了高潮。

  爹娘睡了,里屋的电棍拉死了,只留一盏不很光亮的壁灯。这盏灯整夜不熄,为的是给爹娘起夜时照明。

  我睡在爹娘对面的床铺上,迷迷糊糊,忽然,我听到娘的这一头有摆弄硬纸的声音,起身一看,娘躺在被窝里侧着身子数钱,这些钱都是我今天100,明天50给她的。钱大多是10元一张的,都是新票子,所以,娘数点起来,“咔吧咔吧”的声音特别响。一张一张,娘专注地数着。此时,表正指着1点半。我想看个究竟,娘到底有多少钱。不料娘突然一回头,看见我站在她的身边,赶忙回过头去,慌乱地把钱包到手绢里,拉了拉被角,盖了起来,一会儿,再抬眼看我一眼,咳嗽一声,闭上眼睛,假装睡了。

  一阵鞭炮声把我惊醒。桂花和丈夫方喜还有晶晶已起来,在院子放开了鞭炮。我看了墙上的表,早上5点。

  我赶忙起床,再起晚了,邻居的孩子们就会来拜年了。

  爹娘也都起床了,娘已梳完了头,在整理床铺呢。

  “坏了,坏了。”身后传来娘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娘拿着一沓钱,望着我:“坏了,那三张票子没了。”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27):过 <wbr> <wbr> <wbr> <wbr>年

    外甥用小车推着爹翻山走亲戚。爹说,他年轻时推的是木轮子车,推起来“吱扭,吱扭”,木轮声响出好远好远!(1997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咋没有了呢,你手上不是……”我指着她手上的钱说。

  “这些都是零的,那三张带人头的大票子没了,今天夜里我还……”

  娘只说了一半就不说了,也许她突然想起了夜里她数钱被我看见的尴尬一事。

  桂花听见娘说钱没了,进来说:“二舅,你看看她的兜里有没有,如果没有再看看是不是掉到她的裤筒里,不在裤筒里,就是在褥子底下,就这些地方,俺姥娘弄俩钱就爱数,数来数去,就忘了藏到哪个地方了。”桂花整日照料爹娘生活,经常见娘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我把娘的褥子掀开一看,底下压着三张票子。

  “娘,你看这是什么?”我说。

  娘凑过去一看,乐了:“这不是在这儿吗?三张,没错,我说没不了吧。”

  说完把三张100元的票子拿在手中,如释重负地笑着。

  “你这个死老婆子,记性不如忘性快,还这儿藏那儿掖,我早早晚晚得把你的钱‘偷’了来。”

  娘知道爹跟她开玩笑,拍了拍爹的腿说:“我就是拿着钱馋馋你,看你怎么样?”

  俩老人又像孩子一样,叽喳开了。

  外边的鞭炮声更响了,爹望了一眼初露曙色的窗户吟道:

  “‘一夜之间连双岁,五更以后分二年。’这个年五更不孬,平风静浪,今年是个好年景啊。”

  娘说:“年初一有点太阳多好!”

  爹顺口来了一句:“‘艳阳天,春光好,北鸟飞还’啊。”

  娘听不懂爹的文词,走到爹床前收拾被子:“别转文了,快起来吧。天大明大明了。”

  爹顺口又“转”了一句:“大明江山一统,洪武家国难寻啊!”

  然后他用小时候上学吟诗诵词的声调,抑扬顿挫地“唱”了起来: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窗外,雪仍在下。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27):过 <wbr> <wbr> <wbr> <wbr>年

    “爆竹声中一岁除”,每年春节爹都一边背着这首诗一边在大门口燃放起鞭炮。(1992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