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焦波和俺爹俺娘
焦波和俺爹俺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5,334
  • 关注人气:1,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26)①:娘不走,还要我给她照相呢

(2007-11-09 13:23:38)
标签:

情感故事

分类: 《俺爹俺娘》摄影组照

    我不假思索地说:“大夫,能把我娘救成个植物人也行,我回来,看见娘躺在那里,我起码还有娘呢。”   

 

  爹娘从北京为我的影展剪彩回去后,精神很好,娘的身体也很快恢复了健康。在北京整日沉浸在影展成功的喜悦之中的我,听到这个消息,比影展的成功还高兴。谢天谢地,娘终于“闯”过来了,今年可以过一个欢欢乐乐的春节了。我盘算着,再过一年多,他们俩就跨过世纪了,跨过新世纪的门槛,他们结婚就满70周年了。我还能为爹娘拍好多好多的照片呢。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26)①:娘不走,还要我给她照相呢

田里劳动的娘和照相的我。(1998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我是腊月二十七往家走的。快到我村子的时候,大姐夫打电话给我,说娘又住院了。是三天前犯的病,从乡镇医院又转到了市第一医院,因为目前还没危险,怕我担心,所以没告诉我,让我直接到医院去。

  我一听,头马上炸了。娘啊娘,过年这个关,您咋就这么难过呢!

  赶到医院,娘正躺在床上打吊瓶吸氧,这一次她的病犯得特别重,脑子都有点不好使了,看见我顿了一下,才认出了我。我叫了声娘,娘那被病痛折磨得有些扭曲的脸马上舒展了。

  听医生讲,娘这次肺气肿影响到脑部缺氧,心衰,还得上了个带状疱疹,这个病是很痛苦的,小伙子都会痛得在床上打滚。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病痛又在折磨我娘了。她发疯地叫着,失去了理智,吊瓶的针头也被挣脱出来。我和姐、表姐、姐夫两个人按着她的胳膊,两个人按着她的双腿,还是按不住。痛苦中的娘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劲儿,被我们按住不能打滚,就在床上拧着身子,转着圈子。这样整整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娘终于平静了下来,她睁开眼睛,看见我在她身边,双手把我搂到怀里,说了一句:“你不要想我了!”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又迷糊起来,谁也不认识了。

  娘搂我的这一动作,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想到有过。农村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一般没有拥拥抱抱的,但是娘却采取了这种方式,说了一句最使儿子心痛的话。娘和儿子是连心的,她知道几天不见我就想她,她在最痛苦的时候,还想到解脱儿子的痛苦。娘,您这句话却让我更离不开您了。

  医生走了过来,他是这个科的主任,看到我的痛苦,劝我说:“焦老师,大娘这场病看来很难医治了,大脑缺氧,脑细胞死亡,心脏衰竭,都是很危险的征兆。再说她又患上了带状疱疹,病痛得不能配合治疗,连打吊瓶都打不进了,我们也真没办法了。”

  我说:“按你的说法,就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他说:“倒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几个科室都会诊过,像这样大的年纪,这种病人,即便救过来,往好处说是痴呆,往坏处讲就是植物人。”

  我不假思索地说:“大夫,能把我娘救成个植物人也行,我回来,看见娘躺在那里,我起码还有娘呢。”

  大夫们摇了摇头,一个个出去了。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26)①:娘不走,还要我给她照相呢

    娘住院了,爹一个人在家,整天打不起精神来。(1999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两天后,就是除夕,我回家看了看爹,安慰了他几句,又遵照爹的意思,按家乡风俗给祖宗们上完坟,便和外甥女桂花赶回医院陪娘过年。我从街上买来两个红气球,挂在娘的床头两侧。桂花从家里拿来包好的饺子和一个电饭锅。除夕之夜,住院的除危重病人以外都回家过年了,我们住的六层只剩了娘一个病人,加上我和桂花,值班护士小范,总共就4个人。隔壁是一座居民楼,家家户户电视机里的春节文艺晚会的歌声掌声,满博山城的鞭炮声,不断传到这寂静的病房里。

  娘似乎稳定了一些,喝了几口水就躺下了。我点了一炷香,插在了窗台上一个空水瓶里,让桂花先出一下。我扑通一声跪下,转着圈磕了36个响头,嘴里喃喃自语:“泰山奶奶,八方神灵啊,求求你们让我娘再闯过来!娘离不开我,我离不开娘啊!”

  第二天,天气很好。当太阳晒到娘的病床上时,娘醒了过来。桂花煮好了饺子,我附在娘的耳朵边上说:“娘,今天过年了,起来吃个饺子吧。”娘听懂了我的话,说了声:“噢,过年了。”便要起身,我和桂花把娘扶起来,让她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桂花又给娘擦了脸梳了头。几天不开口的娘强硬着咽下去3个饺子。

  过了一会儿,娘抬起头来说:“今黑夜外面放了一宿枪。”

  我说:“娘,那不是放枪,那是放炮仗。”

  娘说:“是啊,还放炮仗。”

  这一天,爹来看娘,娘却愣愣地认不出他来。爹进门就掉泪,攥住了娘的手:“你咋就不认识我了呢?咱结婚68年来,这是第一回不在一起过年啊。”说着又抹眼泪。临走,爹深情地说了一句:“这次我回去就不来看你了,我在家里等着你。”

  娘没反应,也许她啥都没听明白。

  是我对八方神灵磕头求救得到了灵验,还是爹来看娘,给娘带来了生机。从年初二后,娘的神志清醒了许多,疱疹也不再那么强烈地折磨她,也能给她打上吊瓶了,还能吃一点东西了。

  初八,我接到宝鸡市老年摄影协会的邀请,他们举办一个闹元宵摄影比赛,参加的也多是老年人,请我去当评委。

  对这些老年人的邀请,我觉得不去对不住他们,去了又放心不下病中的娘。爹知道后对我说:“波,你应该去,你爹娘是你的老人,那里的老人需要你,也是你的老人,你娘这几天见好了,你就放心地去吧,办完后快回来就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