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焦波和俺爹俺娘
焦波和俺爹俺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5,114
  • 关注人气:1,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2007-10-25 09:28:07)
标签:

情感故事

分类: 《俺爹俺娘》摄影组照

  当下蛋的老母鸡下完蛋后仍不离鸡窝,赶也赶不出来的时候,娘告诉我:它要抱窝了。

  我不知抱窝是啥意思,娘说:“抱窝就是抱小鸡。鸡蛋在老母鸡的身子底下孵21天,小鸡便出壳了。”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儿孙来家了,从不敢看杀鸡的娘也拿起了菜刀。(1997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不是说,老母鸡想抱窝就让它抱,这得看家里需要不需要抱小鸡,大多数时候,是不需要它抱,更需要它下蛋。娘说:“要抱窝的老母鸡想抱窝的时候,它就吃食减少了,几天后便不再下蛋了。它要抱窝,体温也开始升高,不信你摸摸。”我把小手往鸡的翅膀底下一摸,哟,还真是滚烫滚烫的,像感冒的人发烧似的。“把它从鸡窝里拖出来,抱到南沟水湾里洗一下,它就不再抱窝了。”娘说。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好狗不挡路’,光知道吃,吃,就不知道让让路。”娘嗔怪爹。(1994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抱窝一般在春末夏初,水湾里的水还乍凉乍凉。那时我六七岁,和邻居翠姐轮换着,把老母鸡抱到水湾旁。翠姐两手使劲地按住老母鸡往水里沉。浑身滚烫的老母鸡一接触到凉水,扑扑棱棱要挣脱开,弄得翠姐满脸满身都是水。我赶紧过去帮忙,两个人才能将它制伏。当把老母鸡的羽毛全部浸透时,我们两双小手也被冷水泡得通红。我们赶紧把鸡从水里拖出来,扔到水湾边的草地上,顺势从衣服上擦擦手,再把手放到腋下暖和暖和。暖和过来的小手直发痒。再看着那只老母鸡,滴着水的羽毛紧贴在身上,像瘦了一大圈,冻得哆哆嗦嗦站立不住,直在草地上打圈圈。我们把它抱起来时,它也无力挣脱。我拨开它的羽毛一看,原来像米粒大的鸡皮疙瘩变得足有高粱粒儿大了。

  当在太阳底下晒上大半天,它的羽毛重新蓬松展开时,一般的老母鸡便不再抱窝了。有时也会碰上“屡教不改”的,那就再让它来上一次或两次“冷水浴”,它也就不敢抱窝了。

  抱窝鸡一般能孵鸡蛋二三十个,一个家庭一般不需要每年增添这么多鸡。需要抱鸡的时候,邻居们便合计一下,看看哪家的抱窝鸡个头大,性子软,有耐心,这样的就叫做会抱鸡的老母鸡。我娘还是很乐意为大家服务的,几乎每年都让我们家的鸡来抱小鸡。鸡蛋是大家你仨我俩凑的,为防止弄混了,每家在鸡蛋上画了个记号。做记号的颜料或是红、蓝墨水,或是锅灰。也不是家家的鸡蛋都能孵出小鸡,不养公鸡只养母鸡的家里的鸡下的蛋,就孵不出小鸡。当时我不懂,大人也不让我问,娘只是告诉我,和公鸡在一起的母鸡下的蛋,打开以后,蛋黄两侧分别有一个像绿豆粒大的“小耳朵”,颜色比蛋清白一点。没有和公鸡在一起的母鸡下的蛋,蛋黄边上只有一个“小耳朵”,这样的鸡蛋就孵不出小鸡。在中午做菜时,我拿了两个不同的鸡蛋打在碗里比较,还真是这样。我说呢,不养公鸡的家庭的女人们都拿着鸡蛋到有公鸡的家里换鸡蛋呢。

  在准备鸡蛋的同时,娘开始张罗抱窝鸡的窝,一般是找一个圆圆的筐或者是一个大盆,放在屋子的一角,里边铺上厚厚的麦穰,并把麦穰做成一个凹下去的上大下小的窝。再找一块凉席头铺在麦穰上边,最后把鸡蛋摆在凉席上。我问为什么要铺凉席,娘说,凉席面光滑,老母鸡抱窝的过程中要时常用尖嘴巴翻动身下的鸡蛋,使鸡蛋的受热保持匀和。在凉席上翻动鸡蛋自然比在麦穰上翻动容易得多。

  “把老母鸡抱过来吧!”娘支使我。

  我赶紧把抱窝的老母鸡递到娘的手里,娘顺手就把它放到鸡蛋上。

  “它不会把鸡蛋压破吗?”我问。

  “傻孩子,会抱窝的老母鸡咋能压破鸡蛋呢?你看当娘的搂着孩子睡觉,哪有压伤孩子的?”

  说话当儿,只见老母鸡稳稳地趴在鸡蛋上面,张开两个大翅膀,把鸡蛋全部盖在了身子下。娘再找来一个大竹筛,罩在鸡窝上。这样又进光又透气。

  “都出去,都出去。”娘一边赶我们小孩子出门,一边说:“抱窝的鸡怕受惊,以后再不能在这里大声嚷嚷,更不能掀开竹筛看。”

  娘不说这话不要紧,说了这话,我更觉得神秘了。总想偷着掀开竹筛看看。但每次都会被娘或者姐姐看见,她们吼一声:

  “咋没记性!”

  于是我赶忙把手缩回来。

  晚上躺在炕上,只听抱鸡窝里哗啦啦直响。娘说:

  “你听,老母鸡开始翻动鸡蛋了。”

  我静静地听着,像听一首动听的歌,一会儿,响声没了。娘催我快睡,我一点睡意也没有,瞪着个眼睛,愣愣地想着小鸡在鸡蛋里生长的过程。好慢哟,娘说得三七二十一天,正好三个星期呢。

  爹娘响起了鼾声,他们都睡了。此刻老母鸡是不是也要睡觉呢?睡了觉的老母鸡会不会收起翅膀歇一会儿呢?我得看个究竟。

  我轻轻地掀开被子,摸着黑跨过挡在我身边的娘的身体溜下炕。光脚踩在地上,也出不了声响。摸到抱鸡窝后,轻轻掀开竹筛,伸进一只手一摸,老母鸡仍然张着翅膀,遮护着身下的鸡蛋呢。面对我的骚扰,老母鸡也像通人性似的,只小声“咕咕”了一两声。我再摸一下老母鸡身下的鸡蛋,每个都热乎乎的。怕娘听见,我赶紧把竹筛盖好,又摸黑走到门口,用脚探试到尿盆,“哗哗哗”撒泡尿,而且故意撒得特别响。撒完后,不再轻手轻脚了,使劲迈过娘的身体,躺到了被窝里。

  第二天早饭后,娘说该喂老母鸡了。我说老母鸡离开鸡窝,鸡蛋凉了咋办?娘说:“正孵着的鸡蛋,受了凉就会闪了里边的正在生成的小鸡。”说着,从炕头拿过一个早已准备好的专门为抱窝鸡缝制的尺把见方的小棉被,放在火炉上烤一烤,把老母鸡从窝里抱出来后,马上把热乎乎的小棉被盖到鸡蛋上。抱窝的老母鸡的饭食要比其它鸡优待一些,把平日剩粥和谷糠搅拌的鸡食,改为玉米或谷子。抱窝鸡也像抢时间一样,出窝后先呼扇两下翅膀,如同人们收工后摇晃一下劳累的胳膊一样,接着拉出一大摊鸡粪,拉完后,便直奔为它准备的鸡食盆,嘴巴“哒哒哒哒”敲击着鸡食盆里的食物,不一会儿,鸡食盆里的食物所剩无几,鸡脖子下方的鸡嗉子也像放进了一个小馒头一样,鼓鼓胀胀了。吃饱了,老母鸡再走到水盆边喝几口水,便快步走到鸡窝边。娘赶紧一手取下盖鸡蛋的小棉被,一手揪着鸡翅膀把老母鸡放回到鸡蛋上。老母鸡又乖乖地张开了翅膀……就这样,每天就喂它一顿,吃喝拉撒总共也就用三两分钟时间。

  一天晚上,娘对爹说,里院的四奶奶家的大黑母鸡很长时间不见了,是不是也在抱窝。姐姐马上说,她曾看见四奶奶的儿子曾去村养鸡场换过寿光县大洋鸡蛋,说不定就是为孵小鸡准备的。第二天,我借去四奶奶屋里玩耍之际,偷偷地“侦察”了一番,看到里屋的方桌下放着一只瓦缸,上面扣着一只竹筛。趁没人我掀开一看,里边果然趴着那只大黑母鸡。我把看到的情况跟娘说了,娘只是笑了笑。又过了两三天,那只大黑母鸡已经领着一大群小鸡“啯啯啯啯”地在院子里觅食了。这个时候,四奶奶才对娘说,她一共放进了28个鸡蛋,全部孵出了小鸡。而且洋鸡蛋个大,一出壳的小鸡个头也大。娘听了,依旧笑了笑没说话。倒是四奶奶的大儿媳妇冲着四奶奶嚷了一句:“你早该说要抱小鸡,也给俺带上几个鸡蛋。”四奶奶狠狠地瞪了儿媳一眼,没说话,走进屋去了。

  日思夜盼的21天终于快到头了,我还没听见有小鸡的动静。第20天的那天夜里,突然听到一声小鸡的叫声,我和娘披衣下炕,端着油灯走近鸡窝。娘掀开竹筛,从鸡翅膀下,摸出一只小鸡,小鸡刚出壳,身上还湿漉漉的,也站不稳当,娘赶紧又把它放回到老母鸡的翅膀下边,又伸手摸出已分成两半的蛋壳。娘说,看看蛋壳上有什么标记,属于谁家的鸡蛋孵出来的小鸡,就在小鸡屁股的绒毛上涂上与蛋壳标记相同的记号,千万不能给人家混了。再有,出了鸡的蛋壳也必须及时拿出来,不然,蛋壳若套在了其它的鸡蛋上,小鸡的嘴巴便嗑不开蛋壳,会憋死的。

  就这样,娘一直守到天亮,白天除了干活做饭以外,还时不时地来收拾出壳的小鸡和蛋壳。到傍晚,已出了20多只小鸡了。小鸡的毛慢慢蓬松了,毛茸茸的煞是可爱。我找来一只小碗,按娘的吩咐用温水泡上小米喂它们。

  到了掌灯时分,全家人已吃完晚饭了,却还有几只鸡蛋没出小鸡。爹说:

  “怕是出不来小鸡了,21天不出鸡就叫‘坏蛋’!”

  娘白了爹一眼:“别净说些不吉利的话,人生孩子还有搁月的呢,鸡蛋孵22天才出小鸡的也有。”说着让姐姐端来一盆温水,告诉我们,把鸡蛋拿出来放到温水里,沉到水底的是没有生成小鸡的鸡蛋,浮到水面上的鸡蛋里面就已生成了小鸡。鸡蛋在水面上摆动的,说明小鸡是活的,不摆动的就说明小鸡已死在蛋壳里了。

  按娘的说法,我把剩余的5只鸡蛋放进温水里,有两只沉到了水底,三只漂在了水面上,但浮在水面的只有两只微微地摇。娘说,快把这两只放回到老母鸡翅膀底下。把剩余的三个打开一看,沉水底的鸡蛋果然没生成小鸡,肯定是只有一只小耳朵的鸡蛋了,不过孵化长了,蛋黄和蛋清已混在一起,稀稀拉拉成一锅粥了。把另一只打开,果真小鸡憋死在蛋壳里。小鸡已长全了,只是鸡屁股还紧贴在蛋壳上,娘说,这叫还没收黄,蛋黄是生成鸡屁股的,一般收黄前,小鸡就开始用小嘴啄蛋壳,等蛋壳破裂时,屁股也就长好了,也就算收黄了,小鸡便从蛋壳里滚了出来。这只小鸡也许就在今天才憋死的。

  第二天上午,小鸡出全了。娘查了一下,我们家的十几只鸡蛋全出小鸡了,没出小鸡的三只“坏蛋”全是邻居家的。

  “这咋好意思给人家呢?”娘嘟囔着,“干脆把咱家的小鸡里拿出三只来,在小鸡屁股上按没出鸡的蛋壳上的标记标好,送给人家算了。”

  我和姐姐都很赞成,我们知道要不这样,娘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下午,我挨门挨户通知邻居的大婶大娘来认领小鸡。娘对她们说:

  “愿意拿回去的就拿走,不愿意拿回去的就放在这里让老母鸡带上一段时间,等小鸡长了翅膀,再领回去也行。”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娘说最喜欢这张照片,问她为什么喜欢,她道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说就看着好,一家人挺和睦的。(1997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娘在哄受委屈的重外甥女晶晶。(1997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这些孩子都是娘帮邻居带大的。学校开展“五讲四美”活动,这些孩子都来帮娘扫地做好事。(1983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在我的记忆里,爹娘白天有干不完的活,夜里有说不完的话。(1991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娘,还下地吗?”

“去!人活着不干活干啥!”

平平凡凡的娘啊,您是儿子心中一尊至高无上的生命雕像!(1995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爹说喜欢这张照片。问他为什么喜欢,他说:“你娘生病时,全家人都悲悲戚戚的,病好了,全家人又都欢欢喜喜的。这叫悲喜相生。”(1997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连载(19):抱窝

    在北京颐和园,娘问我:“现今这些年轻人,咋就喜欢穿古代人的衣服照相呢?”(1996年)选自图文典藏版《俺爹俺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