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蒂勒森访俄是摸底还是透底?

(2017-04-13 23:24:37)

   “这是紧张的一天,我们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举行了会谈。刚才,普京总统又与他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继续会谈。会谈是细致而坦诚的,涵盖了双边关系和国际事务中的所有问题。”莫斯科时间412日傍晚,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与到访的蒂勒森一起工作了一整天后,共同举行了记者会。在记者会上,略显疲倦的拉夫罗夫如是说。

    412日上午,首次以美国国务卿身份访俄的蒂勒森与拉夫罗夫进行了5个小时的闭门会谈,并一起吃了工作午餐。蒂勒森回酒店稍事休息后又与拉夫罗夫马不停蹄地赶到克里姆林宫接茬向普京“汇报工作”,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随后,蒂勒森与拉夫罗夫又联合搞了一场近1个小时的记者会。两场会谈、一场记者会,蒂勒森访俄的日程被塞得满满当当。

 

一场“三无的会见”


   13日一大早就打开俄总统官方网站,想获得普京与蒂勒森深谈的官方权威信息,但却扑了空——俄总统网站对普京12日这场重要的外事活动只字未提,这并不寻常。

     认真研究了俄总统网站12日的新闻稿后,我发现,普京当天并不忙:早晨8时许,和航天工作者共同看了一场名为《第一时间》的电影,该电影是讲述人类一位宇航员的培养故事(412日为俄罗斯的“航天日”);下午3时许,主持召开政府工作会议;下午520分,与自己当天新任命的莫尔多瓦州代州长谈工作;下午6时,出席纪念航天日的晚会并致辞。

       于是,我又在查询一栏打出了“克里”,结果查出了40条消息,其中有5条消息是普京会见克里的新闻稿,时间分别是201357日、2015512日、20151215日、2016324日、2016714日。克里这五次访俄均获普京接见,且在俄总统网站上都能查得到文字消息稿、会见时的照片,其中2016324日的会见还有现场录像。可见,普京对克里是“逢来必见、逢见必报”,即便在俄美因乌克兰危机而大吵大闹的这两年,也未改惯例。   

         我仍不死心,再次在查询栏里打出“蒂勒森”,找到的8条结果都是“旧消息”,最近的一条是普京2016617日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时与蒂勒森交流。

就这样,普京4月12日下午与蒂勒森的这次深谈在俄总统官方网站上难觅踪迹,沦为无新闻稿、无照片、无影像的“三无会见”。不仅如此,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对“普蒂会”的内容也是三缄其口。

    在这个“无图无真相”的时代,俄总统网站竟然“忽略”这场活动,似乎是不想给外界任何猜测和炒作的抓手。普京12日低调的会见与11日接受俄“和平24”电视台采访时对俄美关系的正面回应形成鲜明对比,微妙地反应出俄高层对这场会见的煞费苦心,细节中了隐藏的玄机耐人寻味。

 

一场跑题的谈判


    其实,俄美早在3月中旬就敲定了蒂勒森此次访俄事宜。原来,蒂勒森莫斯科之行主要是为尽早实现普京与特朗普的会见作准备。但突发的叙利亚“化武事件”和美突袭叙利亚这个“插曲”却冲淡了主题。人们都去关注叙利亚问题引发的俄美新一轮较量,却忘记了美俄元首何时实现首次会晤。

    从俄外交部官方网站披露的消息看,蒂勒森与拉夫罗夫的谈判包罗万象、无死角,叙利亚化武、阿萨德去留、中东联合反恐、阿富汗、乌克兰、朝鲜、双边经贸合作、网络安全等一长串的问题清单,被两人讨论了个便。该谈的、不该谈的,都谈了。虽然双方分歧依旧,没有就上述问题达成什么新的实质性共识,更不要说突破了。但拉夫罗夫依然欣慰地说,“我们没有白白地浪费时间。”

     对俄美双方而言,此次谈判达成最大的成果就是,双方商定继续谈判。但蒂勒森依然称,这是一次有成效的谈判。蒂勒森说,“当前,俄美关系处于处于低谷,信任水平也处低点。”在“双低”状态下,俄美关系能保持联系不断、接触不停,也是并非易事。

    蒂勒森在莫斯科没有再用最后通谍式的语气,而是与俄耐心地讨论具体问题,可谓“话不投机也得说”。所以,这次访问既是“探底”,又是“透底”,双方都在追问对方对相关问题的真实想法,也在向对方介绍自己对这些问题的真实考量。这种谈判是有内容的沟通,而不是各说各话的自言自语,有利于双方避免战略冲撞、管控战略分歧。


一次虚多实 少的访问

 

    如果说蒂勒森莫斯科之行是一次“赶考”的话,那么蒂勒森的领导特朗普为蒂勒森则打出了“高分”,称赞其在莫斯科的工作“非常出色”。

    蒂勒森此访到底取得哪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呢?在梳理了俄美外长近1个小时的联合记者会内容后发现,主要的可见成果有三:一是俄为实现联合反恐同意恢复因美突袭叙利亚而暂停的“俄美在叙利亚防止发生事故和保障飞行安全的备忘录”;二是俄美同意成立由俄外交部和美国务院特别代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客观而理性地分析双边近几年来积压的问题。三是俄美政府商定支持两国实业界的联系,以推动两国经贸合作。其他问题,双方基本是老调重弹,没有什么明显的共同点。

    事实表明,虽然特朗普竞选期间对普京曾大加赞赏,并对实现俄美关系正常化充满信心,但受美国内“反俄”势力的约束而难为所欲为。我发现,到目前为止,美国务院的对俄团队仍未成型。从美俄外长会谈的双方阵容看,俄方“强手如云”,负责美国、中东和政治军事问题的三位副外长分坐在拉夫罗夫左右。而蒂勒森身边则没有什么重量级官员。由此可见,虽然特朗普对普京的“初心”不知变没变,但特朗普身边的“俄罗斯问题专家”却还没有各就各位。在专门负责俄罗斯和欧洲事务的副国务卿依然“缺位”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与很难专业地与俄罗斯打交道。

    对此,拉夫罗夫在记者会上还特别说,“我们看到有人企图干扰俄美合作、甚至制造冲突——这是没有远见的做法。”他强调,俄美之间的问题是明摆着的,但我们两国“有足够多的正常人,他们能在杂草中找到麦粒。”

    从蒂勒森此次莫斯科之行的效果看,特朗普有“点到为止”之意,普京也露出“愤怒有限”之心,双方都想遏制住俄美关系“没有最坏,只有更坏”的下行通道,为两国关系做好“战略止损”。当前,俄美关系已行至水穷处,但却未见云起。普京和特朗普即便都想把双边关系带出低谷,那也还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智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