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默
陈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579
  • 关注人气:31,4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三部曲之<外环>5

(2013-09-27 09:15:59)
标签:

转载

分类: 读书文摘、精彩转贴
原文地址:三部曲之<外环>5作者:王海滨

第五章 贫民窟

   上一个单子意外的带来其他生意,澳洲人告诉在上海的老外圈子,有一个人可以作一些老式建筑的修缮,有不少老外租住在原来法租界和公共租界的洋房里.

   我逐渐得到一些小的维修生意,得以维持生存,偿还一些债务.但是老外并不是富有的那一群,他们没有意愿也购买不起上海的老洋房.

   而max和老漂一群朋友开始炒卖房屋,知道我在做装修业务,把自己的房子交给我来装修.如果你记得max,他是上次和妻子一起救助我出狱的人.老漂是一个摄影师,只是因为msn上说还没漂够,就被大家叫做老漂.

   Max他们的做法是购买房屋,装修后持有,并在涨价时出售.我们一起设计房屋的风格,让设计师出图纸,做了几套房子.我不可能去赚朋友的钱,给了适当的价格,只是从中获得了现金流去支持整个生意.但在这些项目过程中,包工头给与我的价格超过了市价,我越来越感受到这点.

   此时我在业务中认识了更多的人脉,另外一支队伍跟随我做事.这群人来自安徽、江西、湖北的交界处,黄梅戏的故乡。

   一些老外的本地朋友找上门来,一家广告公司为世界名牌店铺做装饰,他们给我们尝试了一些单子,后来一直保持合作,如果你在上海北京的著名商场里看见一些精美的店铺,曾有我做过的项目,只是我不能告诉你是哪一些,因那些广告公司老板后来成为我的朋友,我不能写在这里,他们做了转包。

   而广告公司老板认识许多有钱且有文化的人,他们对新的建筑物不感兴趣,在上海、北京两地购买了大量的古旧建筑,比如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花园洋房。

   当他们的业务给到我时,我才真正的切入了一个很狭窄的小圈子。

   在上海,这样的同类业务,我知道有四家人在做,相互都知道对方,有时候也相互诋毁,抢生意,故因为是太小的利基市场。而我因为实力有限,靠朋友介绍做一些大单,靠网络广告推广做一些修缮,所以行内知道我,却并不是很在意,也不是很出名。

   这些大单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因为客人并不在意价格,利润非常丰厚,于是我们得以获得较多的金钱腾挪,迅速偿还过去的一些债务,实际上到2010年我机缘巧合转向金融业时,债务已经大部分还清。

   某一天我需要一些特殊样式的柜子,无法到外部定做,木工说可以做,但需要较大的空间.工头介绍他老乡的作坊可以借给我们使用.

   我们开了一辆面包车带着原材料沿着环外的乡间小路前行,到了一片农民房聚集的地方,很多时候我们怀疑这辆车能否通过农民房间的弄堂,最终在曲里拐弯后停在一间农民房的前面.我疑问这里能有地方可以制造吗?作坊在哪里?

   旁边一些打麻将的外乡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熟视无睹,继续打麻将.抱着小孩的妇女正敞开胸怀让孩子吃奶,看着我们一群陌生人,不过她认出了工头,喊了一嗓子.

   里面出来一个农民工模样的人和他寒暄,做了个手势引导我们进去.

   走了三十米后,我们在后院看到两间不小的棚子,里面放着材料和小型木工机器,后门开着,可以看到一条臭河浜,还有一块空地,正在上油漆的半成品放在那里.

   工头介绍说他的这个同乡做橱柜,上海市场上许多廉价的橱柜都出自这里,通过各市场的小店向装潢公司、消费者出售,价格非常有竞争力。

   他一个月能赚一万多,工头自豪的说,羡慕和以其老乡为荣。

   在工人卸材料的时候,工头带我去周围闲逛,看他弟弟开的棋牌室,一群人在里面赌博。这个没有拆迁的本地农民村落已经没有本地人居住,居住着数千个湖北人。

   街边餐饮店铺卖着五毛钱的包子,我怀疑是否能吃得下去。蔬菜店铺里人来人往,正卖着比菜场更便宜的蔬菜水果。

   他的弟弟和我熟悉,因为他也帮我做些木工活,水平不差。他笑嘻嘻的站在门口和我寒暄,昨天他没来工地干活,解释说昨天场子里有人出老千,五哥过来解决,打起来了。

   我见过五哥,有一次弟弟生了第三胎,是个男孩,摆生日宴,我去送红包,被安排在五哥的旁边,喝了两杯白酒。他是混迹于此地的湖北帮老大,排解老乡之间的争议,靠高利贷和收数生存。

   许多湖北老乡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十数年,除了隔开二三年回家省亲外,都不太回去。有的小孩留在爷爷奶奶那里照顾,有得带在身边。村子里有民工小学,一些读过书的湖北人开设了类似私塾的无证学校,帮助孩子们读书。不过后来上海开放政策,民工子弟可以跟随本地学校读书。

   这里的房租便宜,空间可以拓展,许多小作坊杂居期间,从小五金到家具、制衣作坊等等。妇女则多去附近工厂上班,或者做清洁公司员工、家政等等。

   这里可以称作贫民窟,或许也不恰当,这些人从千里之外迁徙至此,养家活口,发展小生意,收入并不差。低廉的房地成本支撑了一切,上海这个大都市离不开外来民工的服务业。

   然而随着城市的拓展,大量的旧街区被拆掉,农民工的居住地被迫一再外延,在周边区县也大力发展房地产业的同时,这些杂居地也在消亡,然后迁入城市化的大规模小区里群租。

   群租房的确可以在居住成本上与农民房相提并论,但居住空间狭小恶劣,做生意的小作坊就无法成立了。

   我们后来搬离了群租房,搬去附近一个号称loft的小区,那里是一些内部空间隔成两层的小房型住宅,大多数是青年人,在市区上班的白领。

   附近有餐饮店众多,max和老漂也住在此地,于是活动多了起来,开始参加他们一些饭局,喝喝啤酒,扯扯淡。

   五花肉,一壶酒,与尔同扯万古蛋。

   可能因为我们每次扯淡时间太长,啤酒满桌到半夜,增加人家营运成本,后来我们喝过酒的店都倒闭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