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年奶奶
十年奶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16,920
  • 关注人气:4,6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虎队:他们是最亲密的战友 但不是最亲昵的朋友

(2010-02-08 17:59:59)
标签:

娱乐

小虎队

苏有朋

吴奇隆

陈志朋

十年奶奶

人民公摄

分类: 幕后黑手

他们是最亲密的战友 不是最亲昵的朋友


    说起偶像团体,如今的年轻人会在第一时间想起飞轮海,或者更早一些的F4。但是在这两者之前,有一个组合,只怕是这两组人马加起来都难以望及项背——小虎队。上世纪九十年代,小虎队的出现就好比李宇春之于选秀,他们创造了无数至今无人打破的纪录,包括签售、巡演场数等等。他们的名字在之后20年里一直被人惦记——何时能重逢?对他们的期待,在很多人的心中甚至超越了王菲。如今,已变成“老虎队”的三人,终于借着央视春晚的东风重聚了。晨报对三人进行了独家专访,希望用他们的“前生今世”来唤起“高龄”粉丝的怀念,来激起“低龄”粉丝的崇敬。

小虎队的前生

    很少有人知道,小虎队的诞生完全是个偶然。陈志朋回忆说:“1988年7月,中国台湾地区的华视公司推出了一档叫做‘电视新春争霸战’的节目,男女主持各一个,此外还有8个女生做节目助理”,她们不仅要帮剧组做杂活,还要上台担任表演任务,“节目组的人认为女生太多了,所以想找三个男生来搭配一下”,于是公开向社会进行了招聘。

    当时的陈志朋还生活在台中。他家里是做美容的,这也激发了他爱美的天性。于是他找出自己最好看的衣服——一件流线型的大衣,“总之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穿的那种衣服”,他还自己设计了胸针、配饰,把一块大布拉了起来作背景,找来姐姐帮他拍了各种造型的照片,然后寄给了唱片公司。

    吴奇隆对这件事的态度和陈志朋恰好相反,生活中,体育是他的最爱,这之前他已拿过很多次跆拳道比赛的冠军。除此之外,吴奇隆生活的另一部分则是打工、练摊,当他在夜市练摊的时候,开丽唱片的一个企划人员发现了他。在这之前,童安格也在同样的地方发现了这个形象出众的帅气男生,还留下了自己的电话,不过吴奇隆并没有在意。“开丽唱片后来一直打电话给我,我妈妈跟我说,人家这么热情,你好歹还是去一下”,于是吴奇隆抱着去打个招呼的想法到了招聘现场。

    苏有朋在三个人当中是年龄最小的,那时他才15岁,刚刚考完高中,“我投了简历过去,他们很快打来电话,要我准备一个30秒的舞蹈作为考试内容”。就这样,本来毫无交集的三个人,被命运的大手推到了一起。

小虎队的初会

“记得志朋是跟他的姐姐从台中远道而来的。他当时竟然穿着专业的芭蕾舞鞋,准备很充分,看上去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我一看到他就在想,怎么有这么帅的男生?难道张国荣来了?”对于陈志朋,苏有朋的第一印象极为深刻。

    而对于吴奇隆,苏有朋记得他当时表演了非常帅气的后空翻,“一看就是身手很好”。至于他自己,“从一开始跳舞,我的动作和音乐都是剥离的,音乐是音乐,我是我”,说着说着,苏有朋笑了起来。“其实苏有朋那天形象很出挑,因为他烫了一个全是小卷的释迦摩尼头”,陈志朋在一边补充。和苏有朋说的一样,他是志在必得,“接到面试的通知后几乎就没睡好过觉”,一方面,这是一个机会,另一方面,他长这么大还没离家这么远过。

    当天的面试总共有9个人参加,这是从3000个人里选出来的。吴奇隆的出场则非常拉风,“他骑着一辆重型摩托来的,就跟他后面唱的《追风少年》一样”。但是在陈志朋的眼中“吴奇隆跳舞好像是在做操,苏有朋好像在做健身操。我是最有自信的,因为我从小就学芭蕾,很小就有舞台经验,后来我选上了,乡亲们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但是不管怎么样,从9个人到6个,再到最后的3个,吴奇隆、陈志朋、苏有朋这三个名字在后来的20多年时间里,被牢牢地绑在了一起。因为节目中还有一个三人女生组合叫“小猫队”,所以节目组以“都是猫科动物”的名义,给他们起了“小虎队”这个名字。

小虎队的辉煌

    小虎队这个迄今最为成功的偶像团体,其实成团的时间很短,他们总是聚少离多,先是苏有朋以全台湾省理工科系排名第五的成绩考入了台湾最好的大学——台湾大学,紧接着陈志朋要服兵役,三个人时常是俩俩在一起,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感觉到自己成了明星。“以前在电视台我们都是从大门自由出入的,但是几个月后,我们必须从后门的道具间偷偷溜进去了”。因为此时,已经有粉丝在电视台门口守候他们。通过电视节目,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这三个小帅哥。当时正好小虎队的师姐“忧欢派对”要发第二张专辑,于是唱片公司让三个人“搭车”,拼了《新年快乐》和《青苹果乐园》两首歌进去。谁知道,一开始是想让师姐帮他们忙,最后反而是他们三个促成了这张唱片的大卖。

    很快,小虎队开始了在台湾各地的巡回宣传。“一开始条件非常艰苦,只有一辆小面包车,行李、衣服全部要我们自己拿,因为宣传经费有限,每到一个地方,我们只能三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没过多久,公司通知三个人:“你们不用上节目当助理了,专门宣传吧。”这件事让陈志朋很不高兴:“这是我的饭碗啊,不上节目我吃什么?”而且开丽唱片已在准备小虎队二组,也就是后来的红孩儿组合,他们顶替了小虎队在电视节目中的助理位置,“我觉得公司偏心,要捧他们了”,陈志朋说。

    让他们发现不是这么回事的,是居住条件的改变,“我们竟然可以一个人住一个房间了”,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心说:“好像我们火了?”

    1989年4月,小虎队在台湾国父纪念馆举行了第一次签名活动,“我们坐着一辆敞篷吉普过去,平时只要10分钟的路程,竟然开了一小时。”到了现场,超过两万名粉丝把偌大的广场挤得水泄不通,他们想尽办法竟然没能挤进活动现场,“最后我们只好撤退,翻墙逃了出来。人太多,太混乱了,完全无法签名。”当晚,小虎队成了第一个登上“六点新闻档”的偶像组合。

    5月,三人携“虎威”开始了台湾地区的巡回演唱会,到6月回到台北时,创下了场地最大、交通最乱、人员最多、时间最长、叫声最高等多项纪录。

    小虎队到底有多辉煌?几个简单的数字就能说明问题,1989年12月大陆引进他们的唱片,几个月时间销量超过400万张、他们曾举办过观众超过6万人的演唱会、他们的唱片在5天内销量曾超过20万……类似这样的数字还很多。

小虎队的单飞

    因为陈志朋要服兵役,小虎队终于宣告解散,此时距离他们成团不过三年。苏有朋说:“当时大家都很不舍,怕这辈子都没机会再唱小虎队的歌了。”吴奇隆的感觉是:“那个难受的过程,就好像跟你一起念了很多年书的同学要分别一样。不同的是,这个班里只有三个学生。”“志朋走了以后,公司安排我和奇隆单飞。刚开始很不习惯,因为以前面对媒体相互可以有照应。或者在舞台上,可以偷瞄队友的舞步,现在都没有了”,苏有朋回忆说,“我们需要重新找出自己的风格,磨练成可以独当一面的艺人。其实对男孩子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训练,是必经之路,跨过去就是海阔天空。”如今,过去很多年后苏有朋再回头看,已是另一番光景,“大家都开始从影视方面拓展自己,那真的是另外一片天地,完全不能依靠小虎队的光环,以前在歌坛上学到的那些表演经验,都派不上用场。”“我们从台湾慢慢发展到香港,再从香港又转战大陆,其实一直都跟着大环境走,娱乐圈的变化就是这样的”,吴奇隆说。

    但是陈志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每当我低潮的时候就会特别想念和小虎队在一起的日子”。服完兵役回来,公司也安排陈志朋单打独斗,“我一直以为他们俩会回来,后来公司跟我说,以后你都要一个人闯天下了”。有不顺心的时候,陈志朋会半夜翻出来以前的歌,听着听着慢慢情绪就上来了。也许正如苏有朋评价的那样,陈志朋是一个太感性的人,“经常在表演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看向身边,怎么突然就少了两个人”,他问自己。

    陈志朋不喜欢拿单飞后的三个人来比较,他觉得这不公平,“我走了半年,吴奇隆开始发专辑,再半年,苏有朋也发了。他们有自己的缓冲时间,我们起步得不一样。如果要比,我就比现场,我很自信。”但是,当他真正回到娱乐圈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即便是后来他和苏有朋一起参演了《还珠格格》,大家念叨地最多的,还是苏有朋,而不是他,“当然了,我从一开始就被发配到了‘边疆’,还会有多少人记得我呢”,陈志朋说。

    三人后来有过短时间的重组,但是正如陈志朋所说,环境变了,虽然他们依然受欢迎,但是已经无法和当年相比。

小虎队的重聚

    和王菲复出相比,小虎队重组的呼声持续的时间更久,十几年来,几乎一直没有停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虎年春节的缘故,央视成全了粉丝们的愿望,小虎队将以完整的形式出现在央视春晚,这个全世界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中。

    吴奇隆这样形容的单飞多年后的“再聚首”,“我们很平静地互看了一眼,并没有大家想像中的那种激情”。事实上,他们三人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见面的机会不超过十次。一年当中,他们甚至只是在生日的时候才互发祝福短信,平时几乎不联系。

    陈志朋用了一句话来总结三人的关系:“我们是亲密的战友,但不是亲昵的朋友。其实这样的朋友才会长久。”

    “生活上能有交集的时间不多”,吴奇隆说,“这么多年大家都在忙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都各自不同的朋友。我们三个人在工作的时候默契程度很难有其他人可以比拟,但是工作之外,都给对方留出了私人的空间。”

    让他们难忘的是多年前的一次经历。当时大家都已单飞,但还在一个公司,三人一起出去逛街,他们信步而行,一路上不断搞怪,看见橱窗里的蛋糕就冲上去装作流口水的样子,或者在大街上学着商店里的模特摆出种种造型。因为天色太暗,没有人认出他们,而这次逛街也是三个人迄今为止,唯一一次除工作之外的“共同行动”。

    何时“重聚”?多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如影随形地跟在他们身后。吴奇隆说,作为三人中年纪最大的,也曾希望自己有机会可以来安排下重聚的可能性。这次央视给了他们太大的惊喜。那是在2009年10月,他还在拍戏,公司跟他说央视有这样的意向,他只说了四个字“尽力促成”,“其实每年都有人在有这个意向,但是都没能成真,慢慢我也习惯了顺其自然。这就跟谈恋爱一样,你谈了,别人就会问你什么时候结婚,或者什么时候分手?你单身的时候,别人就会问你什么时候会恋爱?什么时候,我事先怎么会知道?”

    重聚的时候,陈志朋是最“得意”的一位,“排练的时候,我板着脸,我在鄙视他们”,一晃十几年过去,即便是记忆力最好的人,可能都会对当年烂熟于胸的东西有所遗忘,“我还好,2006、2007年的时候出了张专辑,把《爱》重新编曲又放了进去,那时候温习了一下过去的东西”,所以他对当年的歌词、舞蹈记得最熟,“他们只要一停下来发愣就会看着我,于是我就鄙视他们”。在做每一个动作的时候,陈志朋心中都有双重的情感,一重是对重聚的欢喜,一重是对往昔的回忆。

    十几年,弹指一挥间,再见面,岁月已在他们身上都留下痕迹,他们自己也自嘲:“小虎队成老虎队了。”吴奇隆说,其实大家本质变化不多,更多是外表,比如有朋拍戏要做造型,所以现在有了胡渣子。而在陈志朋眼里,吴奇隆更多了几分沧桑:“或许是经历过的事情太多吧。”

小虎队的未来

    随着在春晚舞台的重聚,小虎队的重组以及重组后的巡回演唱会成为极受关注的话题。甚至有人把他们看作继纵贯线之后另一个最能捞金的组合。吴奇隆说,现在的确有很多演出公司来谈巡演的事,但具体谈成什么样,还不清楚,“我们三个人对此其实蛮淡然,倒是周围的人说得很热闹。如果大家都愿意,那一起玩,时间不在乎长短,也不在乎是一个春晚还是一年的巡演,而且我们也不会像大家想的那样,要借这个机会捞一笔。”

    可能正是因为不容易,所以才珍贵,陈志朋说:“为了春晚,大家都花了很多精力才把时间腾出来。不过,我想如果都下决心拿出时间来的话,再组合一下也是有可能的。看看有没有适合的演出商吧。现在我们很珍惜这次春晚,因为这是一次可以让大家用最简单的方法,又一次看到我们在一起的机会。就算举办五十场巡演,能有多少人可以看到呢?可春晚是家家户户都可以看到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