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年奶奶
十年奶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16,920
  • 关注人气:4,6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晨报记者,战地报道

(2008-05-21 16:50:58)
标签:

汶川

地震

战地记者

新闻晨报

好记者

杂谈

图片已被页面自动缩小,点击图片观看大图
转载请注明出处

 

晨报记者,战地报道

 

 

晨报记者 战地报道

自从进入灾区以来,整个人就从来没有轻松过,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我见过太多的家长、灾民,在我的面前下跪,哭诉。我能做的,除了把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把他们搀扶起来,就是默默地陪着他们一起流泪。我记录,我报道,我拍摄,因为这是我的工作,但是从我的内心深处讲,我实在不愿意一次次地再去触动他们那伤心的魂。

写这篇博客之前,我曾经想过好多个题目,例如《曾玉是个好记者》,或者《我们和你在一起》,再或者《记者的良心》。但是所有的主题,却是我在这次的采访报道过程中一直在思考的:好记者的标准。

进入这个行业以来,我也曾有过当一个好记者的冲动,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所谓的新闻理想已经渐渐淡漠。但是在漩口的山坡上,当我和骥飞都快爬到无力的时候,他的一句话,替我总结了这么多天以来一直在想的。他说:“我们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完成自己的理想,当一个战地记者了。但是,这就是一场战争,我们没有遇见的,只是纷飞的弹火而已。”

不想上战地的记者,不是一个好记者。

好记者的标准就这么简单吗?当然不是。

在采访蓥华镇磷铵厂的时候,一对母女表示出了对记者极大的厌恶,赤裸裸的。我在感觉到有些愤怒的同时,也隐隐有些惭愧。边上一位河南电视台的记者告诉我:“他受了一些其他记者的刺激,现在的记者……真的是良莠不齐。”而不久以后上网,就看到了某人所写的一篇博客,劝诫记者慎入灾区。虽然言之有理,但是却让我为了记者的荣誉而奋起反击。

大家都把记者称作无冕之王,但是在中国却全然不是这样。在我平素的采访之中,我很少感觉到大家对于记者的敬,而大多感觉到别人对于记者这一职业的畏。为什么?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但是我想,最根本的还是要从记者自己做起吧。

在这次汶川大地震的采访过程中,我一定不是做得最好的那个记者,但是我想,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报社在这次采访中,给予了前线记者最大的支持,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我都采取包车前往灾区的方式,我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灵活机动。但是这样无可避免地会给灾区交通增加负担,所以我从来都尽力地搭载每一个招车的路人、士兵,至今累计已不少于15人。而且每个司机我都会再三叮嘱:无论如何,不要和抢险救护车辆抢道。知道我到灾区后,很多兄弟都委托我帮他们在灾区捐钱、捐物。于是我总会在车上备上一些救灾物资,送到那些我能接触到的、需要的人手里。我和司机的饮食,从来都是自备解决,不给灾区增加物资负担,有时候不能回到驻地,也可以在车上将就一夜——运输的困难导致很多灾民还没有帐篷睡。

而且我敢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在这次到灾区采访的过程中,我没有因为顾及自己的采访而给给正在抢险、救人的部队带来过一丝麻烦。

但是,但是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也远不是最困难的。最困难的是,如何去面对那些伤心欲绝的被采访者。

最悲惨的故事是最能打动读者的。

我们都知道。

但是这样做却一定是残忍的。我必须在职业道德和人道主义中作出一个选择,或者,找到一个平衡点。这真的很难。采访过程中,我总是尽可能地去劝慰他们,这也确实是由衷想做的。当受访者对我产生亲近之意后,他们会主动地讲出他的故事,我总是很少提问,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和他们一起流泪。尽管我如此努力地小心不去触碰他们的伤口,但是我依然可以感觉到他们又一次的阵痛。

我真的很难。

我面对的都是我的四川老乡。

东汽中学是我这次采访中的一个重点,我曾在那里拍摄过一个父亲替孩子清洗尸体的组图。我离得很近,孩子就在我脚下。我尽可能地陪着孩子的父亲说话,让他感觉到我最大的善意,一边默默地按下快门。“能帮我抬一下吗?”父亲指了指孩子,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门板。他要把孩子抬到那里。我愣了一下,然后放下了相机,抓起了尸布。孩子已经开始腐烂,离我手几公分处就是脚上的石板。但是我没有时间去找手套了。我得帮助这个父亲。

让我感到宽慰的是,在前线期间所有和我联系过的后方领导、编辑、记者,总是会以最大的温柔来对我进行慰问。慰问……我真的很少得到这样的待遇。人总是喜欢别人把自己看做一个强者。但是在这个时候,我真的需要这些。

我很累。地震发生后,我平均每天睡不到四个小时,我无力回短信,更无力发短信。但是我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希望收到别人发给我的短信。在这期间,我起码收到过几十个同事发来的关心,有和我要好的,也有和我根本不熟的。每一次手机响起,都能让我感觉到一阵温暖。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我总是把手机抓在手里。虽然我回的往往都只有几个字:好,谢谢。但是他们一直坚持每天在发着。

还有和我一起到了前线的兄弟们。我们一直在相互鼓励着。每天晚上,大家都会互相问候。他们有的在汶川城里,有的在听到北川水坝危机后逃命的路上,有的正在帮助运送物资,还有的正看着余震时慢慢裂开的墙面。无论哪一个人,一旦超过12个小时失去了联系,所有的人就都会动用自己所有的渠道开始找寻。

兄弟们都是好样的。

还有我那些来到了灾区的其他兄弟们。在震区的这段时间,我才慢慢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到,我居然有那么多的朋友已经以各种方式开始参与救援。有医生、有部队官兵、有带队运送物资,也有志愿者。他们中,有的人已经超过三年我们没有联系过。

我的短信从来没有如此密集过,更多的是来自父母和亲友。

我爱你们。

在前方采访的日子可能即将结束,我也将回到我小小的安乐窝。但是我在灾区所看到、所感受的一切,我将永远不会忘记。

那种感觉,是身边的人都紧紧和我抱在一起的感觉。

 

 

 

晨报记者,战地报道

 

晨报记者,战地报道

 

晨报记者,战地报道

 

晨报记者,战地报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