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ndlessSpace_林锋
EndlessSpace_林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26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婆,好走

(2011-02-15 22:48:32)
标签:

杂谈

外婆,好走
图片摄于印尼,估计是万隆,我母亲出生的地方。左起:保姆,我的母亲(3岁),我大姨,我外婆和我小姨,我外公,我二舅,我大舅。我母亲4岁随家里回国,而我三舅和小舅后来在中国出生。

早上姐姐打来电话告诉我外婆过世了。我前天下午回北京,大前天傍晚去跟外婆告别的时候,已经感到这次应该是最后一次看到外婆了。以前几次看到她时,虽然她都不能认出大家来,虽然大家都背地里说她可能不会太久了,但那些次消瘦的外婆给我的感觉是我下回还能来看她。而这一次不同,大年初一我去拜年时,她呆坐在椅子上,头发凌乱,面颊比以往更加瘦得可怕,没有什么血色,两眼和双颊深深地塌陷,却又微微地局部泛红肿起......大前天晚上看到外婆时她刚好吐了一两口,我以为是吐痰,但保姆说是吐了。保姆替她翻身的时候,我帮着抬了一下脚,腿很是僵硬。后来我便翻拍了几张外婆房间墙上的照片,因为我知道得拍了。回家后还发了几张在微博上。我的博客一直保持得很白净,只有文字,一直没有在博文中放图片。这张外婆一家从印尼迁回国之前的照片把它贴在这里吧,明天她就出殡了,我没有回去送老人家最后一程,实在不当,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作为我对外婆的悼念了。

 

我一直没有跟外婆生活在一起,一起吃饭的记忆也非常非常的少。福清很小,小时候的福清更小,可是每次去外婆家总觉得很远,最后总要爸妈背着回来。关于外婆家的记忆更多的是许多人在露台上乘凉,扇着蒲扇,因为夏天吃过晚饭再去外婆家玩的时候多一些。那时候外婆和外公常会指着远处山上闪过的零星亮点告诉我说快看,那是拖拉机......又一辆。

 

小时候我会觉得外公外婆更疼我表弟表妹,因为他们常在一起,经常一起吃饭,他们话题里关于表弟表妹的也比我和我姐的多。外公对自己子女男女有别的做法一直影响到后来子女对他们的赡养,也都不得不按男女进行非常大的区分。可以说,小时候我特别反感这些。但是有一次我对他们的印象全部改变了。那是上小学的时候,大概是4年级吧,有天回家路上经过一家小食杂店,碰到外公外婆正坐在店门口跟店老板聊天。他们看到我来了就给我买了一瓶汽水,那是迄今我喝过的最好喝的汽水,那个时候汽水非常贵,4毛钱,我一年也喝不上一次。他们看我喝得那么开心,又塞给我一块多钱,说留着等我想喝的时候可以再买三四瓶。那是我见过的最多的零花钱了。其实外婆有时候会让三舅妈弄些好吃的送来,可那些我都没太多印象了。唯有这事一直记在我心里,后来我在国内读研的时候起差不多每次过年都要给外婆一点钱,虽然很少,但还是要给。只是在我可以给她钱的时候,她早已不像小时候的我那样可以懂得享受花钱的快乐了。

 

我从荷兰毕业回国的时候很穷,没给外婆带什么贵的东西。带了一对瘦长的白蜡烛,上面印着很好看的蓝色图案,像Delft出产的青瓷。那是从Delft大教堂里买的,外婆信基督,所以我希望这对白蜡烛能够和耶稣一起保佑她安度晚年。不知道这对蜡烛燃了没有,要是没有,我想用心把它点燃,伴老人家度过这个漫长的夜晚。

 

老人高寿,生前没有什么大的病痛,走得应该也挺安详顺利。我会替她感到高兴的。其实,我打心眼里感谢我的三舅和三舅妈一直以来对外婆的照顾,外婆走了,他们身上的担子也会小一些。

 

我想,我明天会像老家送葬的人们一样,穿一件白衬衣,在北京遥送外婆一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