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喵老咪
喵老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647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2019-10-01 13:56:23)

还未至开放的时间,门前已经等了五六十人,还有拖家带口的,很让我吃惊。他们为何而来?这让人不由得不钦佩这些法国人。人群中也有一些东方人的面孔。两个台湾女孩,一个新加坡男孩,还有一对带着孩子的日本夫妇。可以判断的出来,这些东方人都是建筑师或者是建筑系的学生,是不远万里来朝圣的。

我们在一个帅气的法国小伙儿的引领下从两扇红色的铁门进入修道院的室内。随着“哐嘡”一声,我们和世俗的世界彻底的分开了。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没有所谓的门厅,直接便是走道。走道局部被加宽,做的很短,左手是楼梯间和一间杂役室(room for lay-brothers)。正对的是公共活动室(common-room for the student brothers)。门被油漆成鲜艳的红色,黄色,绿色和蓝色。楼梯的照明做的很巧妙,只在上下梯段间的隔墙距地30厘米的位置做了一个凹槽,然后嵌进一个灯管。既满足了楼梯的照明,又保证了走道幽暗的环境。它出自于夏洛特·佩里昂(Charlotte Perriand),一位女神级的建筑师,室内设计师,柯布的合伙人之一。是她完成了柯布许多项目的室内设计。柯布西耶那把著名LC4躺椅便是出自有佩里昂之手。柯布西耶就像太阳一样夺目,使许多优秀的设计师被淹没在了柯布西耶的光芒之下。包括皮埃尔 让纳雷(Pierre Jeanneret)柯布的表弟,柯布的另一个合伙人,一直以为他是靠裙带关系爬上来的一个小角色,其实也是一位著名的建筑师,家具设计师。杂役室是杂役的活动室,其身份虽然不同于修士,但他们也是brother,柯布特意为他们在东侧开了落地的大玻璃窗,这是首层东立面对世俗世界敞开的唯一的大窗户。这反应出了平等的观念。走廊和公共活动空间面对内院的一侧,采用通高的“蒙德里安”窗,窗体用混凝土预制浇筑,细细的混凝土框架,边缘很粗糙,保持着手工的味道。框架间交错镶嵌以玻璃和混凝土实板,实板的外侧保持着混凝土的原色,内侧却被涂上鲜艳的纯色,构成了蒙德里安式的图案。显示出“风格派”对柯布的影响。柱子的两侧留有细长的通风窗,外层是纱窗,内侧是木质的窗板。建筑师们喜欢通透的玻璃,而纱窗和开启扇会破坏玻璃的完整性。柯布把通风和采光的分离开来,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在路易斯康的作品中同样可以看到这样的处理,但这种手法似乎早已被我们所遗忘。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修道院的室内装饰不近人情的粗糙,白色拉毛的墙面和顶棚,斑驳裸露的混凝土柱子,施工粗糙的阴阳角,可谓是为了粗糙,用尽所能。在公共活动室中,靠窗有一部楼梯直通上一层的走廊。混凝土的楼梯踏步却浇筑的细腻温润,加之简洁挺拔的钢制栏杆,和环境的粗犷形成巨大的反差,宛若活动室中的一件艺术品。在这里柯布只之为说明一件事,我可以做的很精细,只是我不愿意。柯布叫它“简陋的奢华”。活动室向内院突出了一个正方形的祈祷室(oratory演讲),它支撑在一个混凝土的十字架上。祈祷室呈立方体,其上竖起一个高高的三角锥。三角锥靠公共空间一侧被横切出了一道刀口,随之伸出了一个矩形的“采光炮筒”开口位置很巧妙,被建筑所遮挡,不会有阳光直射进来,从而获得均匀的漫反射。以免人们的视线被吸引到上部。立面上为了均衡“采光炮筒”,三角锥的中心点略向炮筒的另一侧移动了些许。当然这种视差的调整你是感受不到的。看上去真实,比实际上的真实更为重要。这就是古典美学中视觉纠正的出发点。这是一个单纯内省的空间,祭坛的两侧各开了一个细长的窗户,照亮祭坛后粗糙的墙面。也照亮了墙面上十字架上苦难的基督像。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原路出了公共活动室,折向东侧的走道。外墙上是水平长窗,窗子很窄,勉强可以望出去,窗外是那条车行路。为了控制人们的视野,还在对应柱子的位置做了许多挑出外墙的挡板,也就是我们在外面看到的一个个枪口。这个细节常常被理查德·迈耶所模仿。如今终于知道了其出处。和迈耶的精致比较,这些窗户做的粗陋之极。在走廊的尽端终于见到了一扇大窗,还被一个略带造型的混凝土挡板遮住了,不能远眺。柯布叫它“混凝土花”。这个造型应该是取自于城堡中保护窗口的木质挡板。柯布很喜欢赋予一些功能性的部件以造型,如拉图雷特修道院的雨水口,管风琴的后墙,他们都在柯布的手中,变得生动鲜活起来。绕至南侧,走道骤然变窄,内侧是长长的墙,没有一扇门。不知是否是柯布有意为之。以提示对面是不同的功能分区(对面是教室和神父用房),并不希望你进入。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沿着一部楼梯下到下一层,面前是一条宽阔的走廊,这是一条贯彻南北的主通道,于东西的两个分支形成一个的十字型(或者说是风车型)的交通系统,走廊脱离出主体,把内院切割成四个小的庭院。十字形走廊的尽端分别连接着教堂,餐厅和楼梯。 餐厅前,局部被放大,屋顶也随之升起。形成了一个具有起居性质的公共活动厅。

走廊采用的通高的“波动的玻璃墙”,是由泽纳基斯设计的,他把柯布所惯用的竖向遮阳板以某种规律(也许是旋律)疏密有致的排布起来,镶以通高的玻璃,形成具有韵律感的玻璃墙面。泽纳基斯努力在探索音乐和建筑之间的结合。阳光把疏密的阴影投在地面上,随着时间的流逝,疏密在悄然变化着,乐章在心底默默流淌。这个“波动的玻璃墙”被记录在柯布西耶《模度2》的附录中,《Metastasis停顿之后》的乐谱收录其后。从文章的措辞来看,成书时柯布和泽纳基斯两人的关系已极为紧张。柯布想把它叫做“悦耳的玻璃墙”,但泽纳基斯坚持要叫它“波动的玻璃墙”。以下摘自《模度2》:

“悦耳”的玻璃墙作为现代最合理的门窗做法,它们的排列组合遵循了音乐领域早已存在的规则。立面上的玻璃墙独立于承重墙,为走廊和公共厅室带来光线。这层玻璃墙镶嵌在钢筋混凝土做成的细框架上。若不采用模度比例,有两种传统方法对钢筋混凝土框架进行分格。第一种是最普通的方式,把框架等距排列。第二种较为巧妙,随着数学5变化框架间距,创造有韵律感的图案。这两个方法是静态的。我把第三种方式暂时命名为:“悦耳的玻璃墙”。

在这里,模度的活力完全自由不受约束。立面元素在笛卡尔坐标竖直和水平两个方向上互相对照。在水平方向上,框架的密度以时松时紧的弹性波动方式持续变化。垂直方向上,创造与不同密度相对位的和谐装饰。模度的红色系列和蓝色系列两个等级时而分开,时而交织,从而产生微妙的均衡。(经过考虑,为了避免侮辱或恶毒的中伤,我们最终为这个方法采用以下形容词:“波动的玻璃墙”)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餐厅沿外墙展开,面对田野,具有开阔的景观。窗外远山近林如画,绿色的草地,向远处伸展开去,被一道道横向的丘陵所切割,绵延的群山铺陈于天际。你能够感到自然的勃勃生机,感受到其中所孕育的博大的力量。这同修道院封闭内醒的性格决然不同,它更开放,自由。这也让人开始理解这块基地的妙处,富贵险中求。险峻的地形,方可激发人的灵感。外侧的“波动的玻璃墙”分割着画面,组成色彩的乐章。日月交替着,把泽纳基斯充满悲情的乐章撒在地板上,延伸蔓延开,一刻不曾停歇。内侧则是蒙德里安窗,水平与垂直交错的线条,跳动的红绿色块,安静而沉稳。大红大绿的窗帘瀑布般垂下,柔化了建筑构件的刚硬。餐厅是修道院光线最充沛的地方,两面采光。上一层的图书馆是单面采光,则呈现出较为暗淡的色调,再向上是相对黑暗,侧面封闭的宿舍单元,从下到上,公共性逐渐减弱,私密性逐渐增加,色调也由明到暗。光线被柯布西耶熟练的玩弄于股掌之间。无处不在的光影任由柯布挥洒。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沿走廊舒缓的坡道下行,层高被压低,光线逐渐变暗,通过一扇铜制旋转门,进入教堂。打开的大门,正好和对面墙上红色的横向光带形成了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仿佛在流血。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教堂,洗练的空间,具有机器一样的美感,宛如一个纯净的精神容器,充满了理性的光辉。中堂,祭坛,唱诗班,容纳在一个单纯空间里,长长的空间形成了强烈的透视感。把人们的视线引向前方。墙面依然是粗犷的混凝土,四壁如洗,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伸进这个方正的空间。为保持墙面的平整,一切的元素都被甩到了墙面的外侧。吊顶采用的是混凝土挂板。和混凝土墙浑然一体。挂板没有采用和墙面的混凝土模板采用同样的尺寸。过于细碎的吊顶板使整体感有所减弱。因为是修道院的教堂,其布局的各部分比例与常规教堂略为不同。以主祭坛为界,西侧面积很大,为神圣部分,两侧设唱诗班坐席。唱诗班的采光来自混凝土墙上的7个横向采光带。斜切的洞口,增加了墙体厚实的错觉。也把窗户深藏在洞后。西侧山墙上设管风琴。管风琴被深深的推到了墙外,墙内只余下了一个方形洞口。在室外成为了一个造型。在这里要注意的是装饰和造型之间的区别。装饰只有美学价值,而造型则是由功能发起的,兼具美学价值。装饰是被现代主义者所唾弃的,造型则不然。西墙屋顶和墙体交接处留出了一道通长的罅隙。光线从细缝挤进来,屋顶仿佛悬浮起来。它阐述了教堂的结构形式,屋面是一个悬挂体系支撑在南北侧墙之上。唱诗席中心一道天光从屋顶的方形采光炮筒倾泻而下。主祭坛的东侧是世俗的中殿部分,这部分是为了偶尔针对世俗所举行的宗教活动而设置的,面积很小。在教堂的东北角为世俗的教众设置了独立的入口。东南角设置狭长通高的窗户,它打破了大殿的对称格局。窗户的中间偏上的位置被一根混凝土横梁所打断。你感觉到它是十字架的一个片段,它会让你在东墙厚实的墙体中,脑补出一个完整的十字架。每日,晨曦将从“东窗”破窗而入,它象征着耶稣的复活。教堂采用的是拉丁十字的平面布局,主祭坛安置在层层升起的台阶之上,正好在拉丁十字的中心点位置。祭坛后空荡荡,祭坛仿佛屹立在虚空之中,空无而寂寥。祭台以整石雕凿,充满了原始的力量。没有受难的耶稣,纤细的金属十字架,立于侧面,几乎不可见。这些都传递出一种亘古的信息,带有明显的异教味道。拉丁十字的两翼分别是小礼拜堂和圣器室。这条横轴的确定,依然有它的逻辑性。它垂直于教堂北墙重心所在的竖直轴线。也就是立面上围绕旋转的那根想象中的轴线。圣器室(sacristy):也称“祭衣间”Sagretia),是教堂中仪式中所使用的圣器和服装的房间,也神父更换礼仪服装的场所。圣器室的墙体富于雕塑感的造型,如水流般从狭缝中倾泻而下,红色在这里代表的是耶稣的血,耶稣的血如瀑布般哗哗的流淌。一个不大的木制圣母像伫立其侧,这是大厅中唯一的偶像。黄色的天花上七个变形的方洞,也许就是耶稣被洞穿的伤口(耶稣的伤口是五个,至于不做五个洞口的原因,耐人寻味)。耶稣在最后晚餐时,拿起饼和葡萄酒,祝祷后分给门徒说:“这是我的身体和血,是为众人免罪而舍弃和流出的。”顺着这个提示对面的小礼拜堂找到了摆放在祭台之上的圣体柜。它印证了我以前的想法,3和7,上帝和撒旦,也就是善和恶。它们分列教堂的两侧这种善恶分离的二元对立,让为之一惊。我感觉自己好像触碰到了柯布内心深处不可言明的秘密......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从小礼拜堂祭坛后的栏板探身往下看,身下是一个地下教堂(Lower Church),地下教堂的顶部空间一直延伸到首层,和小礼拜堂融为一体。这个空间可望而不可及。需要从对面的圣器室下去通过一段幽闭的空间方可到达。这是一个私密空间,供大公会议前神父进行私人弥撒之用。地下教堂的外侧是泽纳基斯的弯曲的混凝土外墙,宛如从岩壁中开凿出来,这就是曲线外墙原初的用意。叫它地下教堂,其实并不在地下。和室外的草坡在同一个标高上。室内的地面亦沿地貌缓缓上升。在地下教堂的内侧利用坡度做出了7个平台,每一个平台上都是一个小祭坛。祭坛一侧的混凝土墙面刷成浓重的大红珞黄和深蓝。阳光通过三个东倒西歪的采光炮筒倾泻而下。制造出深居地下的错觉。这里又出现了3和7的组合,两个对立的场所,天上和地下。倾斜扭曲的混凝土挤压下来,空气变得凝重沉窒,仿佛可以触碰到那粗糙的颗粒。阳光照亮了水平的台面,平台,地面,却把其他的部分深深的藏进浓重的阴影里。凝重的大红珞黄和深蓝增加了视觉的沉重感。

至于为何要制造这种地穴的压抑感,也许是为了唤起早期基督教教堂的记忆吧。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最后回到柯布西耶的宗教信仰。柯布宣称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他的父亲则属于被教廷定为异端的清洁教派。它的祖上为了躲避教会的害逃亡到了瑞士。清洁派和摩尼教有关。摩尼教我们可能不熟悉,但如果你读过金庸的《倚天屠龙记》就一定会知道明教。大明朝的“明”便是明教的“明”。明教既是摩尼教。朱元璋利用明教夺取了政权,然后开始了对明教的大肆屠戮。摩尼教在西方也是同样悲惨的命运。清洁派其实就是披上了基督教外衣的明教。在《达芬奇密码》中他们守护着基督耶稣的秘密。清洁派遭到了教会长达20年的清洗数十万人为之丧命。阿尔比十字军对异教徒的残忍,令人发指。其腥风血雨,让人不寒而栗。这不由又让人想到了泽纳基斯作于拉图雷特修道院设计期间的那首成名曲《Metastasis停顿之后》。在法国的南部当年留下的残垣断壁仍然兀自在风中哭泣。

清洁派信仰善恶的二元对立。认为世界上有两个神,一个是创造无形精神的善神。一个是创造有形的物质世界的恶神。善神造灵魂,恶神造肉身,善与恶是不断斗争着。精神高于肉体物质视为罪恶,他们相信灵魂不死和轮回转世。清洁派认为耶稣不是神,只是最高的受造者。耶稣来到世上,就是要带领人们脱离物质世界,救人们解脱于可悲的循环。他们宣布和腐化的罗马教廷决裂,提倡禁欲,素食,非暴力。再说一下多明我会是由西班牙人圣道明创建的一个基督教教派。拉图雷特修道院便属于多明我会。多明我会自称“上帝之猎犬”自以为是上帝选民,四处多管闲事。本来耶稣会在中国传教非常顺利。多明我会却蹦出来,不许中国教众尊孔祭祖,官司一直打到罗马教廷和康熙爷那里。康熙很不高兴,一张谕旨便禁了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以后不必西洋人在中国行教,禁止可也,免得多事。钦此。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

清洁派和多明我会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当年教会派多明我会的神父受教皇感召去法南同化清洁派信众,而最后审判和残害清洁派的宗教裁判所是由多明我会和圣方济会的成员组成的。随着最后一个清洁派的堡垒被攻破,210名教徒坦然赴死。残余的清洁派转入了地下。仇恨却沉淀在每一个清洁派教徒的心底,历经几个世纪不曾改变。

现在我们可以看出柯布的清洁派信仰与拉图雷特修道院的联系。柯布很有可能黑了多明我会一把!柯布把自己的信仰不动声色的植入了拉图雷特修道院。拉图雷特修道院只留下了一个被蛀空了的基督教的外壳,它已经被柯布赋予了摩尼教的内涵。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柯布会请求死后在拉图雷特修道院停灵一晚。当然我不是什么宗教学的专家,秘密如果这么容易被发现,就不成其为秘密了。我一,你一不必当真,仅此而已。

波蒂耶的在《拉图雷特修道院》一书中写道:一个多明我会神父,和一个笔名取自其朗格多克祖先的男人,这样两个人之间的遭遇一定场面火爆。勒柯布西耶非常为他的地中海血统骄傲,根据家族的历史,他是那群在13世纪遭清洗的清洁派教徒的后裔,也就是在那时,让奈亥家族移居国外,家族的血脉才得以延续。在《十字军东征与学院派的衰落》一文中,柯布西耶自豪地评价他的祖先,讲述这如何让他成为一个“异教徒”,或者至少成为某种既不跟随主流思想,也不追捧学院时尚的人。还有一个更加奇怪的历史巧合(柯布西耶毫无疑问也意识到这一点),圣多米尼克---教派的创始人---正是奉教皇英诺森三世的召唤将天主教信仰带回卡特里地区的人,从某种意义上,历史似乎在七个世纪后轮回。由一位多名我会传教士邀请一名异教徒执行一件忠信之作。从这个角度来看,拉图雷特修道院可以说是清洁派于摩尼教联合象征的一个描述。某种程度上,所有柯布西耶的作品都可以这样讲述。在《直角之歌》中,这一点尤为显著。不过,这个象征还应该从更广泛的背景来看。也就是说,看作一个信仰古代力量的和赞颂自然的混合体。这甚至可以被描述为某种元宗教的无神论,仅作为一根将两人的理解方式编结在一起的丝线。让他们达成共同的精神基础。实际上,除了库丢热神父与柯布西耶之间的明显区别。召唤出自己清洁派家族记忆的柯布西耶还接受一种特别的信仰。它特别在一种摩尼教的意义上,好与坏被赋予同等的分量,净化与禁欲被作为经验法则。”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内篇1965年8月27日,柯布西耶在海中游泳时不幸溺亡。在收拾大师的遗物时,发现了柯布的一个愿望,希望死后能够在拉图雷特修道院停灵一夜。包裹在法国国旗下的灵柩,被运到了拉图雷特修道院,停在祭坛的位置。鲜花簇拥着他的灵柩,摇曳的烛光陪伴他渡过这漫长的一夜。山谷中的夜晚,寒意弥漫在空荡荡的教堂之中,但他已经感觉不到温度。清晨,晨雾从林间升起,笼罩着拉图雷特修道院。第一道曙光,自东窗而入,投在祭坛之上,投在柯布的灵柩上。“日升月落,道不尽人生世事;山风雨露,参不透的是生命玄机”。新的一天开始了。晨钟引起了远处不安的犬吠。提醒着时间的到来。枯黄的树叶,已经禁不住露珠的重量,无助的飘落下来,铺满离去的道路。大师的灵柩即将启程运往巴黎,法国将为她的这位养子举行国葬。他的灵柩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路的尽端。也许他的灵魂仍然留在拉图雷特修道院,徘徊不去。死亡并不可怕,一如其信仰的宗教所言,这只是又一个轮回的开始。就像是一个圆,无始亦无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