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喵老咪
喵老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647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2019-10-01 13:54:30)
标签:

旅游

建筑

柯布西耶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2019721日,晴。拉图雷特修道院。时光回溯到54年前,一个月以后的8月27日一颗耀眼的明星将在南方陨落,没入地中海无尽的黑暗之中。群星将随之暗淡。8月31日,勒.柯布西耶将最后一次回到这里,这个由他所创造的众多杰作之一。遵循其遗愿,柯布西耶的灵柩将在这里度过短暂又漫长的一夜。也许,他的灵魂会永远的守护于此。为什么会是这里,拉图雷特修道院。而不是让柯布傲然于世的郞香教堂?这是我解不开的疑惑。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现在,横在我们侧前方的是一面巨大的实墙,孤傲伟岸。它就像一堵堤坝堵在我们的面前。堤坝之后,积蓄着巨大的力量。他冷漠的面对着来者,表现出神圣并不可冒犯的姿态。他就像一位尊者,守护着这座修道院,无情的拒绝着你的造访。提醒着你不要打扰修者的清修。它让人心生敬畏,不自觉的放慢脚步,屏息凝神来审视这面巨大而粗糙的混凝土墙面。模板留下一道道粗犷的痕迹,混凝土低劣的施工,不加掩饰的展现出来。这种粗糙传递出一种亘古的气息,仿佛它已经在这里伫立了很久很久了,而与这个精致的机器时代毫无关联。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教堂把角耸起一个钟亭,这是一个长方形的混凝土盒子,由两片成正交的混凝土片墙支撑,墙体逐渐上收呈直角三角形。这个钟亭的造型多少有些怪诞,仿佛一个怪物探出头,警惕的审视着周围的一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细心的你也许会发现,那面混凝土墙上面的几层模板被工人支歪了。在你摇头叹息的时候,你也许不会发觉这面墙的异样,你会觉得它依然水平的延展出去。其实你错了。这面墙被偷偷的向上抬起,就像你从模板的走向上读到的那样。建筑师在这里玩了一个小把戏,他做了视觉纠正,以抗拒倾斜向下的地形,所造成的视差。这不由让人想到了希腊人对帕特农神庙所做的视觉纠正。是的,在这里依然可以看到雅典卫城的一些手法。眼前的道路与拉图雷特修道院之间的关系,和帕特农神庙与左侧道路的关系是一致的。道路距离建筑物很近,你所看到的是一个强烈的被压缩了的透视。此时的你不会注意到,你的视觉已经失去了自我的意识,它控制在了建筑师的手中。看他想让你看到的东西。这是柯布经常玩儿的把戏。就像加歇别墅,你看到的总是那几张近乎正立面的视点。侧立面则被藏起来,不让你看到。那么对于拉图雷特修道院,建筑师想让你看到些什么,哪些又是他不想让你看到的哪?我们心目中的修道院想必和柯布是没有差别的。城堡一样厚实的墙体陡然升起,凡尘被拒之墙外。只留下细小的窗洞吸纳阳光和空气。嵌入窗洞的铁棂把肉体禁锢在其中,唯有灵魂可以出入无碍。欧洲从来不太平,很多人垂涎于教会的财富。修道院往往偏居郊野,防御性显得至关重要了。这也就决定了修道院内向的性格。中世纪的修道院,厚实的墙体形成了小而深的窗洞,房间只有窗前是亮的,其它部分皆隐于黑暗之中,黑暗提供了理想的内省空间,它具有精神世界所需的距离感和神秘感。而柯布却想让修士房间面向田野,落地玻璃使房间尽在光明之中。黑暗到透明的变化隐含着开放和民主的内涵。柯布既希望保持修道院传统厚重的外形,又想让宿舍敞开心扉。这就出现了形式和功能之间的矛盾。按照柯林罗的说法就是:如何在一个充满洞口的建筑上表达一种近乎罗马风的厚重感。柯布想让你看到的是厚实的墙,而非落地的玻璃窗。他又是如何做的哪?其手法就是利用压缩了的透视。拉图雷特修道院首层是公共部分,二层三层是宿舍。柯布西耶在首层开的是细长的高窗,便是为了增加实墙的面积。突破水平长窗的挡板,仿佛一个个伸出墙面的枪口,是一种防卫性的暗示。二三层的宿舍移植的是马赛公寓,每一间宿舍的外面都出挑了一个开敞的阳台。建筑师通过控制观者的视点,让你只看到厚实的墙面。道路距离建筑物很近,急剧的视觉压缩使你看到的只是阳台的侧面和阳台的底面。窗户躲在深深的阳台后面。为了增加厚实的感觉,阳台板上还镶嵌了鹅卵石。这都是为了制造看似实体的假象。

因此,尽管在付出攀登的艰难努力之后,人们还是可以从正面看到建筑的东面和西面等其他立面,但是通常它们都是,而且显然也是符合设计意图地以陡斜的透视压缩呈现在观者的视野之中。因此,虽然观看南立面的视角通常不是那么陡斜,但是很显然,他还是应该从侧向来欣赏。同样,虽然拉图雷特修道院的其他三面都向四周的景色敞开,但是它们的视觉条件都不是引导人们去注意切实存在的虚空部分,而是强化人们对实体的意识,感知竖向元素的快速韵律,或者反复出现的阳台,而不是阳台后面的窗户。此外,由于建筑外观上的视觉中心处在很高的位置,同样的实体性,或是说同一种从侧面的透视压缩中形成的视觉围合,又在视线的垂直运动中得到进一步确定。在此,当视线上下移动时,它同样极易被众多的底面以及水平构件之间的细部连接所吸引。------柯林罗《拉图雷特》

帕特农神庙中使用这种压缩的透视,其目的是为了突出主立面。在拉图雷特修道院,建筑师有着同样的目的,为了突出其北立面的正面性,因为这是唯一一个能够体现其宗教性的立面。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条机动车道,透过树林的间隙我们可以看到,在陡峭的坡下,依然有一条小路。教堂的垂直墙面表面宛如刀刃一样,横在上下两条道路之间。我们无论走那条路,北立面都会迎向我们。坡下的小路才是柯布为访客规划的道路,它发自于拉图雷特的老修道院。这是一条步行的小路,沿着树林的边缘,面对着起伏的草坡,道路是笔直的,平行于坡上的车行路,逐渐接近拉图雷特修道院。一直困惑我的是这条小路为什么是笔直的。为什么不顺应地形,做的自然曲折些哪?因为柯布只想把北立面展现在你的面前,蜿蜒曲折的道路会让事情穿帮,就像你绕到了魔术师的背后。柯布西耶希望你把更多的注意力倾注这面光秃秃的墙上。

如前推论,勒柯布西耶向来访者展示教堂北墙的方式与他在《走向新建筑》中说明帕提农神庙的方式几乎如出一辙。也就是说,他提出的是一种压缩性的正面透视,既突显了退在后面的帕特农神庙的正交线,又坚定地保持横向视域的重要性。换句之,他提供的是一种经过调整的正侧面视角,而不是完全的侧视状况。在拉图雷特,这种方法可以使来访者认识到修道院西立面的重要性,但同时它又只是建筑主体的从属部分。------柯林罗《拉图雷特》

小路直对着西侧的墙根,让你根本无法看到西立面(与柯林罗的描述略有出入)。看样子柯布是不想让我们看到它。你被引到这面大墙前面,沿着教堂北侧的一个小路往上爬。这个转折向上的路径,让人联想到了雅典卫城山门前的那一段坡路。你的视野被北立面粗暴的霸占,不管你是否愿意。你都必须以一个仰视的视角近距离的欣赏这个拔地而起的怪物。在大墙的前面,出现了一个曲线形的堡垒,这是一个小礼拜堂。青苔爬上了墙面,曲线柔和的和草坡交接。它成为了画面的前景,屋顶上歪七扭八的三个“采光炮筒”和曲线的外墙产生旋转扭曲的动感。与凝重的背景产生了强烈的对比。我们先看看柯林罗对这个立面的描述:

但是,我们不可拘泥于这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勒柯布西耶这样操作的同时,他也为这堵正面的墙体营造了一种事实上完全不存在的深度。现在应该注意钟亭上那片斜切的墙面了。它的斜线与水平线的关系是如此微妙,以至人眼会本能的进行“矫正”,将它转化为某种依据常识可以理解的东西。这是因为,人眼是渴望将它视为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垂直平面的结束部分。以至人们更愿意在心理上将它理解为某种似乎在透视中后退的元素,而不是物质上恰巧形成的斜线。勒柯布西耶建立的是一个“假直角”,一种活动角尺,不仅可以按照常理产生进深感,而且也可看做是与倾斜的地面之间的一种偶然契合,引发一种建筑似乎在旋转的幻觉。

墙体表面的活泼骚动,微弱但唐突的动感和颤栗,这些无疑都与曲线形的堡垒和钟亭之间的墙体需要承受的张力有关。但是,倘若这种独特的表面变形可以通过堡垒墙体自身的真实曲线予以强化,那么在此应该注意,那三个“采光炮筒”如何发挥着一种反向的强化作用。------柯林罗《拉图雷特》

是不是有些费解。我用了两个小时参观完了拉图雷特修道院,但阅读柯林罗的《拉图雷特》却用了十多个小时,读了许多遍,也没有完全读懂。柯林罗是一位建筑理论家,其文字晦涩难懂。但读了其《透明性》,再读《拉图雷特》就要容易许多。要读懂这一段,你还是需要对毕加索以及综合立体主义绘画稍微有所了解。柯布西耶是建筑师,也是立体主义画家。柯布一生为没能超越毕加索而懊恼所以和奥尚方开宗立派,自创了一个纯粹主义。柯布西耶曾经说过:(求求你们了!)把我看成一个画家,而不是建筑师。这就好像我们都说米开朗基罗是画家,从来不说他是建筑师一样。虽然他的建筑也做的非常的棒。但显然画家比建筑师更有地位。

我们姑且认为,柯布是画家中最牛的建筑师。想象一下,你现在也不是那个握着鼠标的建筑师,而是一个拿着调色板和画笔的画家。正眯起眼睛观察眼前的这面大墙。你见到的是,斑驳的色彩,跳动的光线,纵横的线,交错的面。而非结实的物体。柯布已经做了极大的努力,让你不受到三维的干扰,他限定了你的视野,把一个二维的图画呈现在你眼前。你眼前的一切,天空,大地和建筑都被压缩成了一幅画儿。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柯布想要你看到的也许就是这样一幅画,为了让你放弃既有的成见,我的天空是红的,草地却是蓝的。在画面上看到的只是一些色块平铺在一起。其实它们是许多层涂了色儿的面,一层层的叠加在一起。他们公共的部分被前面的面所霸占。既然是叠加的,就有前后的顺序。柯布,要把这种前后顺序,表达出来。也就是要为这堆色块中营造出一种并不存在的深度。为了成功的做到这一点,还需要“视觉纠正法”来帮忙,把钟亭墙体的斜边转化成透视上的正交线(正交线是指垂直于画面,消失于灭点的线),以暗示(注意是暗示不是显示)画面的空间深度。此时钟亭上端南北向的边线非常重要,它是一条基准线。当你站在大墙前某个位置时,钟亭墙体的斜边会和那条基准线平行。此时,此地,奇迹发生了,原来东西走向的面,竟然变成了南北走向,并且向画面深处延伸,太神奇了。这样就让那堵巨大的混凝土墙获得了一种深度感(它实际并不存在,只存在于你的大脑里)。它悬浮在画面前面的某个位置。要注意的是这里的深度感,并不是指物体的深度,是指空间深度,我们一直在说的都是二维的面。绘画的目的(不含抽象绘画)就是通过二维画面来表达三维空间,古典绘画靠的是透视法。立体主义绘画靠的是头脑或者说“智性”。绘画者会留下线索,最后在观者的大脑中完成这幅作品。也就是说传统绘画是一个僵死的东西,就像摄影一样你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它的生命也就结束了,它被凝固在了画面之中。但现代绘画不同,它是在画家和观者的共同创造下完成的,最后的成品是在你的头脑中,挂在美术馆中的只是一些材料和线索。举一个不一定恰当的例子,古典绘画就像一道视觉大餐,大厨端上来,好不好吃只看大厨的手艺。立体主义绘画就像你从超市买回来的半成品。食材和调料都给你准备好了,但最后一步还需要你来完成,虽然大厨告诉你了操作的步骤,但完成的好坏就看看你的心智。好了,我们来捋清立体主义的思路,现实空间--二维平面--想象空间。从一个现实存在的三维物体,通过压缩变成为二维平面,再突破二维,升级到现实中不存在的,只存在于人类大脑里的三维。对于一幅画光有深度感显然是不够的。还要有动感,画面才生动。你有没有注意到在曲面堡垒的中心有一根想象中的轴线,那面大墙好像在以它为轴旋转,仿佛要突破二维画面,转出来。不论是增加深度还是获得动感,立体主义绘画都在努力突破二维的束缚,进入一个三维(深度感)甚至是四维(运动感)的世界。如果你还没明白,只能说明你和柯布不在一个面上,洗洗睡吧。话说回来,其实懂不懂并无所谓,懂又如何,不懂又如何。我们只要静下心来,感受柯布带给我们的视觉震撼就足够了。那扭曲的堡垒在挣扎,厚重的墙要崩塌,那被囚禁在其中的原始的力量,渴望着被释放出来而蠢蠢欲动着。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在写上面那段文字的时候,对于钟亭的那条斜边所造成的微妙变化,还持一种怀疑的态度,感觉那只是一种巧合,是柯林罗的过渡读解。直到有一天在读柯布西耶的《直角之诗》时,发现了这张图。靠,这不就是拉图雷特的塔亭吗!画中的文字写到:虽不相互接触,但保持距离 每一秒都保持变动它是在研究立面的方框和平面的一条边在不接触的情况下的视觉关系。图中的圆代表了立面,椭圆代表的是平面。这里的研究主题就是视幻。柯布真的是有些诡异。

好了,让我们逃开吧,离开这个比较烧脑的话题,回到前景中的曲线形堡垒上来。

此时会出现一个陌生的名字,这就是柯布西耶手下的建筑师,拉图雷特修道院的项目负责人,伊阿尼斯.泽纳基斯(Iannis Xenakis,1922-2001)。同时他还是位作曲家。这个曲线形的堡垒就是出自于这位跨界的音乐家和建筑师,他的一生都在致力于音乐和建筑的结合。泽纳基斯是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是一位被判处死刑而流亡法国的希腊抵抗组织成员。一直以为拉图雷特是柯布的呕心之作。不过柯布西耶正忙于昌吉加尔的项目,无暇脱身。拉图雷特是由31岁的泽纳基斯在柯布的基本概念下发展完成的。后来,泽纳基斯要求拉图雷特项目的联合署名权,和柯布产生了隔阂。至此他离开了柯布,走上了音乐之路,从而成就了他在音乐界的重要地位。泽纳基斯前卫的设计风格从58年世界博览会的飞利浦馆的项目中,可见一斑。我们失去了一个可能成就非凡的建筑师,却为世界输送了一个著名的音乐家,只能说印证了那句话:是金子放在哪儿都会发光的。这个曲线形的堡垒和柯布的实墙相得益彰,仿佛出自一人之手,决无喧宾夺主之嫌。听,音乐厚重而坚实,如圆号的低吟,它来自与柯布。其上一支牧歌婉转舒缓,出自于泽纳基斯。歪七扭八的炮筒,是几声急促的鼓声。日暮之时,远山近树,枯木残阳,拉图雷特修道院沉浸在暮霭之中,一支牧歌萦绕林间,教堂的钟声在风中忽远忽近。不过后来听了泽纳基斯作于拉图雷特修道院设计期间的成名曲《Metastasis停顿之后》。才发觉自己错的离谱。泽纳基斯的音乐可与田园牧歌相去甚远,充满了战争的痛苦。音乐密时,粘稠的近乎实质化,劈头盖脸的砸来;疏的时候,又让人压抑的透不过气来。以致我怀疑泽纳基斯的堡垒,那扭曲的曲线和三个东倒西歪的炮筒,可能与痛苦有关。它更像是一个废墟。在一个宗教题材的建筑中表现人类的苦难也是再合适不过了。教堂南侧与之对称位置的圣器间,方正刚硬,屋顶整齐排布了七个炮筒,如果说小教堂象征了痛苦,或废墟,那么七个炮筒则有可能隐喻了战争。我们再来玩味一下这里出现的数字,“3”,代表了神圣,指上帝。“7”,可以代表邪恶,指撒旦。它们平等的分列在教堂的两侧。两个数字相加是完美数“10”,代表了完美或者轮回。应该指出西方人很注重数字的象征意义,它受到柏拉图和毕达哥拉斯的影响。当然在数字的象征意义并不是单一的,你可以这样解释也可以那样。

 当人行的小路爬上坡顶,便和那条机动车道汇到了一处。人和车的分离体现了柯布“光辉城市”的概念。首层架空,把绿色的大地还给人们。高架路穿行于楼间,车行道直接和二层接驳。这就是“新建筑五点”中“底层架空”的真正用意。虽身处郊野,偏执的柯布仍不遗余力的宣扬其主张。不论是日本还是印度,不论是都市还是乡村,柯布都会执着的在二层为未来留出接口。柯布执意于在一个不适合建造的地方修建修道院。不能不说是别有所图,他巧妙的利用地形实现了他从未实现的理想----终于道路和二层的入口对接了。但令柯布所料不及的是,贪图便捷的现代人把坡上的车行路变成了主要的参观路线。没人还愿意去走坡下曲折的小路,让草丛中的露水沾湿裤脚。希望修道院的管理者能够重新组织一下参观的路线,立上一座“文武官员到此下马”的石碑。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没有了前戏,教堂便突兀的横在了人们的眼前。绕过教堂的东立面,教堂和修道院之间出现了一道笔直向上的罅隙。切开了修道院和教堂这两个不同性质的建筑。修道院是一个三面围合的U字形,教堂屹立于北面,形成了完整的围合。教堂以它坚实的身躯,阻挡住北侧的狂风和不善的来者,保护着修道院。这让人想到了上帝的慈爱和牺牲。和教堂从坡地上坚实的升起不同,修道院是架在一排排扁平的柱子上,草地如流水般从下面淌过。

从罅隙望去,只是惊鸿一瞥,已被内院的复杂性所震撼。这更像一个浓缩了的城市景象。前景是教堂的圣器室的方形屋顶,屋面上七根不规则四边形的“采光炮筒”,整齐的列成两排,斜斜的指向天空,似已蓄势待发。身后是通向教堂的连廊,背景是高起的修道院主楼,缝隙间一根烟囱笔直而上,屋顶上横跨着一个连桥,把修道院和教堂拉到了一起。它形成了一个景框,远山近树囊入其中。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罅隙的左手就是主入口。修道院和教堂并没有和道路平接在一起,中间隔着一道沟,一座小桥成了唯一的入口。桥边的座椅自然成了栏杆。在世俗和神圣的分界线上,有一个独立的混凝土门框,这是一个“光辉城市”的接驳口。暗示了内与外,神圣与世俗的分割。这个做法很有些东方的味道。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桥”一直延伸到建筑物内部,并贯穿了建筑的一翼。在尽端形成了一个休息区,可以俯瞰整个内院。这是一个围合的内院;教堂独立于北侧;单人宿舍在最上面两层,沿东侧,南侧,西侧布置;在他们的下面是图书馆,教室,祈祷室以及主入口。而餐厅、礼堂和主要的交通空间则被安排在更下面一层,毗连教堂。内院中墙体的开窗和室外部分正好相反,公共部分是通高的落地窗,宿舍部分则是细长的高窗。内院中最突出的是一个“外观上颇具勒杜式狂想”的祈祷室,十字形的支墩上承托着一个正方体和一个细高的三角锥体。这个祈祷室以它纯粹的造型统治这整个内院空间。

这并不是一个让人满意的内院,没有修道院那种传统的四面回廊的内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十字形的走廊。对内院空间进行了切割。没有了回廊的内院就好像遗失了灵魂的生命,变得空洞起来。这是因为修道院坐落在坡地上的缘故。为什么我们觉得拉图雷特修道院不像一个修道院,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带回廊的内院。柯布把回廊的功能转移到了屋顶,以1.8米高的女儿墙束缚人们的视线。一如他在马赛公寓屋顶做的那样。屋顶原来有廊子,但由于造价的原因被取消了。有没有廊子,是有本质的差别的。廊子限定了一个半开敞的空间,修士得以在其中往返踱步思考。没有了廊子,便感觉无遮无拦,让人缺乏归属感。至于屋顶回廊的样子,去看昌吉加尔就好了。

修道院的入口是一个“灰”空间,两跨的架空自然形成了入口空间。一个波浪形的“建筑物体”突兀的插入其中。它具有独立的体量,不同于主体的色彩。使沉闷压抑的入口立刻鲜活起来。从功能而言,这五间小房子是修道院的门房和会客间(porter and conversation)。是世俗和神圣融合的空间。功能的特异性,决定了其造型的特异性。柯布通过一种雕塑的手法把它凸显出来。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拉图雷特修道院朝圣(2019年7月21日)---室外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