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袁天沛
袁天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8,998
  • 关注人气:2,9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2015-10-21 17:05:42)
标签:

历史

邮电部

邮电部五七干校

邮电部五三六厂

邮电部阳新五七干校

分类: 随笔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富池和网湖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1011曰上午,安排大家在富池,大闸和网湖地区活动。

 

很多人清晨天刚刚亮就起床了,特别是从远方而来的原邮电部五七干校的子弟们,1969年他们很多人在这里上学,那时富池镇只有一条老街,大闸与富池之间是靠大堤和一条泥路相连,富池镇的人口很少,大家来到老街,从依稀的记忆中寻找自己生活过的驻地和学校,但是真的找不到了,淡淡的记忆仿佛久远,唯有那老街,老门牌,老门脸还带着一丝的温暖。

 

富池镇当初是比较贫困的地方,现在已经是黄石重点村镇,美称鱼米之乡和金铜之乡,人口:5.8万人。富池镇最有名应该是甘宁公园与昭勇祠甘宁公园与昭勇祠,都是为纪念三国时东吴大将甘宁而建。 甘宁,字兴霸,巴郡临江(今四川忠县)人,三国时东吴的大将,屡建战功,拜西陵太守,领阳新、下雉两县,后又拜折冲将军。吴黄武元年(公元222年),甘宁作战身亡,葬于富池。经历朝加修,甘宁墓地气势恢弘,后毁于文革期间。1985年,富池镇政府兴建甘宁公园,并将宁墓迁至园内。甘宁公园三面环山,谷口一座宏伟的仿古牌楼上刻着甘宁公园四个金字。园内修有 双龙腾跃大水池及莲花池,建有桂园和竹园,环境清幽。高达5米的甘宁造像,英姿威武,栩栩如生。距塑像200米,6柱青石牌坊后为甘宁墓,墓高2米,周长6米,周边青石围壁上的石刻,蔚为大观。

富池口老街昭勇祠是江上之最大神祠。如今在旧址复修的昭勇祠,建有前殿、后殿、两厢及旌教祠,琉璃碧瓦,翘角飞檐。前殿供祀甘宁和夫人像,后殿复有甘宁与夫人偶坐塑雕,两厢祀有其他神像。祠内神像威武,鼓馨成韵。


自古以来,每逢农历三月初三前后,来甘宁墓与昭勇祠朝拜者络驿不绝,来往高宦名贤,也无不拜祭。对甘宁崇敬之高、祭享之盛莫过于宋朝。宋得天下后,朝廷先后赐甘宁褒国公、武惠王、昭毅武惠遗爱吴显王等名号,徽宗皇帝还以王庙命为昭勇祠。如今,甘宁公园与昭勇祠更是游人如织。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我们游览了网湖五爪嘴湿地公园,现在已经是“黄石十大美景”网湖湿地的“网湖归鸟”。这里每年都会吸引大量的候鸟来临,46年前我曾经在这里打渔,住在这里,对此地非常熟悉,现在已经完全变了,变的越来越美丽。网湖为全省少有的湿地,区内珍禽种类繁多,颇具特色,珍珠养殖已具规模,绢丝丽蚌为中华一绝,湖面广阔。三十多年前的寥廓荒野现己建起曲径长廊,罕见人迹的枯苇野荷成了荡漾碧波的闪艳佳人。网湖美了,农场美了,阳新更美了!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在来网湖的路上,我们途经祝家庄水泵站,看见46年前五七干校修建的泵站依然屹立在哪里,干校修建的防洪大堤依然存在。1969年,长江发大水,网湖大堤决口,我们干校的同事全部上一线修大堤,与洪水抗争,但是好像人不能战胜老天,没有抵抗住洪水的袭击,所有良田被淹。从那时候开始,干校开始修大堤,平整土地,修建良田。现在周围这一万六千亩的平整土地和优质良田,就由原五七战士的汗水铸成。那时五七干校已经有多台推土机和拖拉机,也是当时最机械化的队伍,这些为后来半壁山农场的建设,为半壁山农场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五三六的悲惨

下午昔日的拓荒者们重游了泡山、祝家庄、马鞍山,马家垅等処五七干校遗址旧宅,激动不己。最揪痛人心的是大家久久流连在五三六旧址,寻觅、徘徊、唏嘘、叹息。破败的厂房、宿舍、办公楼等等裸露着苍老的残躯,深情地注视着久别的游子,似乎在诉说沉积多年的哀怨,崎岖的残道,枯蔓默默牵扯我们前行的脚步,显得缠缠绵锦,难分难舍。是啊,当年水光潋滟山空蒙,翠色笼烟藏新城,如今人去楼空草萧萧,泪语飞梭织乡愁。永远难忘的五三六啊,永远消褪不了的青春激情!

 

蔡建新在博客上写下了一美文:我  来了!

那天清晨,当喜鹊叽叽喳喳登上庭院里那棵桂花开满的枝头,当洁白的云朵从尉蓝色的天空悠然飘过,我意外收到了鸿雁捎来的家书——《回望青春,半壁山之旅》亲等你回来。顷刻之间,我仿佛听到了世上最美妙的天籁之音,仿佛听见了母亲在天边轻轻地呼唤回来吧,回来。我茫然地举目四望,不敢相信,这久违的声音还会再次响起,这违久的召喚还是当年那么亲切而动听。三十三年前我在这里被舍弃游离,三十三年来我迷失了回家的路,三十三年后的今天我己经从青年步入了老年人的行列,三十三年的期盼,三十三年的等待。听,快听,五三六厂在召唤我回家啦,召唤我们回家啦!。

 

人未动心已至,风雨无阻,日夜兼程,我们回来啦。如今,虽然已是满头白发,步履蹒跚,有的还需凭杖忆故游,但回归故里的步伐依旧匆匆,回望青春的痴心仍然不改。

 

 我回来了,站在马鞍山顶,举目四望。一遍遍地寻找我们旧时生活欢聚的龙殿大堂,一点点地寻觅我们旧时奋斗激昂的青春足迹,一声声地呼唤我的家我的青春岁月,您在哪里?。松涛在山脊上摇曳悲号,秋草在荒野中掩面哭泣。

 

 我回来了,记忆飘荡在马鞍山的上空,俯视着我们曾经的家——五三六厂,久久不忍离去。断垣残壁取代了印象中的林立厂房,黄鹂声声代替了记忆里的机器轰鸣,荒草萋萋掩埋了旧时的人声鼎沸。只见那若大的厂区空荡荡的,已被冰冷的砖墙和铁网分割成若干小块,满目凄凉、破败成墟,惨不忍睹——飞机楼前台阶两旁的女贞树已被移除,败叶扑打着洞开的厂办大楼,团委办公室两扇破败的窗扉在哀风中吱呀作响。球场上到处堆满了杂土垃圾,众多车间厂房是伤痕累累,满目疮痍。干部宿舍楼被掩埋在荒芜之中,和尚楼(七号楼)已不见踪影,尼姑楼(八号楼)是人去楼空,杂草枯藤爬满了残墙。

 

我回来了,悄悄的四处寻找,不见了车间门前那棵让我留恋依旧的合欢树,我曾在树下无数次地憧憬过未来;我轻轻地来到车间南边,不见了初恋时节让我茕茕孑立、踽踽独行的林阴小路,我曾在路旁翘首盼望着和爱人相会;我久久地站在车间后面的小溪旁,唯独它没有变化,依旧在原地潺潺流淌,车间的姐妹仿佛还在溪边戏水,思源兄等人仿佛还在溪边种菜浇园。 

 

 我回来了,站在废弃的车间里,闭目让思绪飞扬。在三十三年前的景象引导下,幻觉般的踏着朝阳步入了我们曾经的龙殿大堂(一车间),大门的左侧依次是线切割检测机房、钳工班、铣工班、铇磨班、车工班,右侧依次是调度室、板金班、自动车班、车工班。沿着铁梯而上,二楼是书记、主任办公室和工艺技术室,站在楼台上,可以俯视着全车间每处角落;看,快看!透过斜射的晨光,依稀看见我写的板报依旧挂在墙上,池调度推的小车还停放在老地方,行车从头顶缓缓驶过,兄弟们玩过克郎棋的残局还摆成老样。透过斜射的晨光,还能依稀可辨师傅和兄弟姐妹们站在各自的机床旁,仍是当年青春活力的模样。从迎面扑来的习习山风中,我嗅出了只有那个年代、那个大家庭里才特有的青春气息,还夹杂着那机油柴油润滑液混合的芬芳。刹那间,整个空间里,耀眼的灯光亮起来,温暖的炉火燃起来,震耳的机床响起来,动听的歌声唱起来,一切都如同时空穿越,又重返到三十三年前的五三六厂⋯⋯

 

 

久违了,五三六厂。久违了,我的兄弟姐妹和朋友。久违了,我的青春。久违了,我的䑃胧爱情绽放的地方。

 

 

 在这星空之下,我长跪在马鞍山顶,静静的倾听着每一棵松柏浅唱着自己终将逝去的青春,在心底以纪念爱过我和我爱过的人,请原谅我青春不懂爱情;我匍匐在厂部飞机楼前,长吻着这块土地,在心底默默地感谢上苍,让我的青春曾经来过这里,让我的世界里从此有了你们。在这里没有终将逝去的青春,我赌的是心中青春的永恒。

 

 回来了,相见了,拥抱了,笑了,哭了⋯⋯,从这一刻起,我们放下了压在心里多年的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忽然感到了释然。爱也好恨也罢,在时间和现实的夹缝里,青春和美丽一样,脆弱如风干的纸,我们只能百倍呵护,好好珍惜。我们应该彻底原谅这个曾经舍弃过我们的年代,也应该原谅我们自己在青春时不问因由的执着和钟爱。我们曾经把最好的青春都灌溉在这里,倾尽了笑和泪,让理想茁壮,让爱萌芽,尽管最终也没开出一朵花来,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使没有这个年代的舍弃,青春也不会永垂不朽,青春本来就是用来回望和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的时候,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后,再回过头来看,一切才有了意义——经历的成长过程,包括爱过、伤害过我们的人和事,都是我们青春存在的意义。

 再见了,我们曾经的家——五三六厂!

 再见了,我们曾经辉煌而美丽的青春!

 

                                                                      蔡建新

                                                        20151011日深夜 写于湖北阳新

 

夕阳(周佐政)写下了青春回望



(
)
回望青春长江边,忆记四十三年前。
碧水骄阳粼光闪,半壁马鞍山并肩。
邮电干校红似火,五三六厂热朝天。
同壕奋战十几载,故地重逢喜泪涟。

(
)
三百工友奔千里,追思老厂来探寻。
房垮楼塌已荒凉,昔日辉煌无踪影。
荊棘丛中扒往事,瓦砾堆里掏真经。
团结奉献山可撼,心底无私业方兴

太平湖渔翁-曾庆想 半夜发出一首回想曲,怀梦曲一永恋五三六
长江之滨,
网湖北望,
马鞍山下,
一片红房浮绿海,
十里花香南北音,
这是五三六。

曾记否?
曲道逶迤穿厂过,
铁网蜿蜒漫山游。

朝听丛林飞乌闹,
暮观山泉潺潺流。

池塘鱼儿肥,
群猪戏竹林,
桔香飘山坳,
杜鹃簇簇红。

水光潋滟山空蒙,
翠色笼烟藏新城,
好美的五三六。

能忆否?
俏女轻盈曼妙姿,
俊男丰采壮如牛。
欢声笑语舞青春,
林笔湖墨绘新图。

车间腾热浪,
铁屑飞旋揮汗雨,
宿舍湧人潮,
B哄哄恁自由。

少年狂,
推杯换盏邀松月,
老者强,
吹烟袅袅的厐老头。
欢乐的五三六。

人去楼空草萧萧,
倚门远眺雾蒙蒙。
三十余載无鸿雁,
魂牵梦萦掻白首。

声声喚,
寒鸦叫,
近黄昏,……
惊现群英下翠薇,
祥云朵朵雁归巢。
紧相拥,手执手,
浊泪滂沱语梗喉。

谁信今曰陌路客,
竟是当年同室友?
昔别红颜小娇女,
忽尔儿孙绕膝跑。
前情道罢说后事,
泪雨飞棱织乡愁。
难忘的五三六。

残壁陋道似曾识,
和尚尼姑将軍楼。
招待所里雀争吵,
电影院內草孤独。
商无店,医无院,
银行邮局踪难觅,
枯蔓默默牵吾脚。
一二三四五六七,
车间不堪风雨摇。
忧伤的五三六。

大江东去挽不住,
精卫衔石志难酬。
君不见:
洛阳城头彩云淡?
蔡甸可怜几贫房?
罢!罢!罢!
何妨摔泪高歌去,
太平水暖伴鱼游。

灿星泛河汉,
渔歌乘扁舟,
能有几多愁?
莫涕泪,勿忧伤,
月冷千山看半壁,
陈迹旧物会老友。
醉卧斜阳梦秋水,
远方的家在兴国。
身不在,情还有,
常忆五七一,
永恋五三六。

 

 

童童(童晓章)也来了一首:回乡
乙未八月秋,
京朋离京都。
乘风寒露后,
夜宿黄鹤楼。

燕楚同寻根,
十全十美游。
半壁圆梦曲,
相见热泪流。

兄妹相视曰,
依恋几十秋。
青丝化白发,
鱼纹眼角留。

叹息唏嘘意,
摘帽看名頭。
同忆战地史,
漫步鎖鈅楼。

网湖观新景,
长堤望江流。
家乡虽巨变,
战地已荒坵。

车间空高架,
舍室破烂旧。
芳草长满地,
碎砖堵道路。

叹息声不绝,
血汗渗沙坵。
青山貌礁碎,
溪泉似泪流。

战友多留影,
心痛常回頭。
回望征战地,
难忘五三六。

远在北京的翟靖,由于家事,不能参加这次活动,但是一直关心大家的行动,按耐不住激动心情,微信里写到:有一些记忆不论时隔多久,都让人不能忘怀。它不因时间久远而淡漠,却因为魂牵梦绕而历久弥新,阳新半壁山,五七干校,536工厂,我们始终都记得这些地方,记得曾经在一起的人,记得我们之间的友谊,记得曾经的磨难和锻炼,记得我们作出的贡献。看到这么多位昔日的兄弟姐妹重回半壁山,重新站在这块土地上,重新回到昔日伙伴们中间,品味过往的时光,五味杂陈的心情一言难尽。感谢阳新县政府和半壁山农场为修建纪念馆所作出的巨大努力,感谢536厂的兄弟姐妹们对纪念馆投入的热情和贡献。感谢天沛等为这次聚会做了大量工作的诸位同事们,感谢联欢会当晚刘红特意通过微信视频为我直播,祝贺今生难忘的这一次重聚圆满结束!

 

共夜语 回答到:@翟靖, 这次半壁山之旅,靖姐虽未到,可是在展厅里看到哪,都有靖姐的倩影[微笑]

 

思源的一首回阳新:
登高南顾,正楚国仲秋,万物茂酷。千里长江似練,翠峰如簇。汽笛声声斜阳里,登半壁,船桅斜矗。碧空云淡,山河如画,墨笔难驻。

忆往昔,兴旺竞逐,叹断壁楼残,悲恨相续。昨日兄弟,对此漫嗟语无。青春年华如流水,今入眼,鬓白顶秃。至今尚念,车钳铣刨,炉红铁铸。。

 

熊宗谊的菩提子和无言,对五三六的惨状更是填色
菩提子 天外
老屋犹在,苍皇得比我还快,风过处滿目颓败。
拾不起来,一地的残片碎块,封存了一个时代。
多少感慨,说不尽旷世悲哀,道不得雾鎖云开。
犹自痴呆,当年人登当年台,叹无奈江流天外。

无言
咬痛手指知是真,

相拥皆为婪中人。

泪眼朦胧唯哽咽,

半失言语半失魂。

蔡建新痛苦地说到:

在这星空之下,我长跪在马鞍山顶,静静的倾听着每一棵松柏浅唱着自己终将逝去的青春,在心底以纪念爱过我和我爱过的人,请原谅我青春不懂爱情;我匍匐在厂部飞机楼前,长吻着这块土地,在心底默默地感谢上苍,让我的青春曾经来过这里,让我的世界里从此有了你们。在这里没有终将逝去的青春,有的是心中青春的永恒。

 

曾庆想更填一首散文诗一青春的回望:
也许是沉寂的太久,当激越的鼓点频拔我的心弦,我心碎了,流泪了。
也许是离别太长,当夜空的烟花撩乱了我的心绪,我仿佛停止了心跳,仿佛穿越了时空之穹。
没有什么能搅起大平湖的涟漪,因为渔翁曾踩着生死苻狂舞。
可是我为什么像大病一场,是青春的回望?是五三六旧址的凄凉?

是啊,昔日的宿舍成了猪犬的卧室,过去的车间只见到鼠蹿草长。
可是啊,我和伙伴们曾在这片热土上演绎过少年的梦想,是那样的无邪,是那样的豪放。
忆当年,稚嫩的肩膀承重着砖土的痛楚,多么渴望车水马龙的城市风光,
看今朝,四百只归雁急切地奔向远方之家,在半壁马鞍盘旋流连,聒噪不休。

故乡啊,我们回来了,亲人啊,是你们让我们展示了青春的回放。
枯蔓默默牵扯我们的脚步,是那样的依依不舍,
厂房敞开门窗,让我们的追忆尽情的遨翔。

同事们,脚步放轻,再轻点,不要惊散昔日马达轰呜的旧梦,
战友们,看仔细点,再仔细点,我们切莫漏掉三十余载萦缠在心田的念想。
睥晲江流倚门望,览胜抒怀扫胸尘。纪念馆內给我们无尽的暇思,
但盼夕阳缓缓下,多与诸君话槡蔴。余辉下的秋水让我们有更多的心灵碰撞。
身不在,情更浓,常忆五七一,永恋五三六。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邮电部五七干校纪念馆开馆纪实之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老英雄赞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老英雄赞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