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酷狗冬子
酷狗冬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36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南极回想录——从签证开始说起

(2016-04-13 08:07:09)
标签:

阿根廷

签证

陪签员

工资流水

签证官

分类: 走读

南极回想录——从签证开始说起

     从地球上北京的这一端直通过去,最南端到达哪里?答曰:阿根廷。这是我今年才了然的一个事实。我知道它,也因为,我将要从阿根廷到南极去。

这个事实我久久不能接受。就差掐自己大腿尖了。放在去年,我更不敢想,因为我的父亲虽健在,但生命垂危。后来又是姐姐……我回掉了一次次朋友的远行邀约,只是不想自己的亲人到关键时刻,我不在身边。我一一送走了他们,然后在今年春节后,这个邀约就来了,我看了下起程日,竟然是33日凌晨。姐姐的百日。这奇怪的扣合,令我觉得这里面有某种神秘的联系。或许,一生足迹都没出过家乡的姐姐,也是愿意去到远方看看的吧?那就让我带着她的愿望去远行。

很快,我就深陷办理签程的繁琐流程之中。开各种证明、填各种表格。填表,我可是有典型的表格理解困难症的人。在和我们的旅行社导游的咨询当中,我所问的问题,大概都弱爆了,但谁让我们又是爱咬文嚼字的编辑呢。比如,你的家庭成员?我就在想:这得写多少才行呢?又,出行总日期?国内国外有时差,到底该怎么算?总之,表格的要求,每个字都认得,但要回答,又每个字缝都可疑。就只有边问询边填写,并同时想象审验这些表格的人的脸。填表的另一种练习是,如何在有限狭窄的表格的长度与空间内,将必须写的内容填进去。不至于让对方觉得写得乱糟糟,你就必须,写小字。而且,还得总体布局,再加上一次次试错。

      导游发来的事项,还包括置各种衣服、装备——滑雪裤、防水手套、滑雪镜、晕船药、万能转换插头(在阿根廷、船上所用的又不一样),那可是必须品。这些努努劲自己也都能办,但前面这些可都需要跑单位人事、银行,还有公证处——这个离北京最远的国家要求,你开了在职证明还不算,还要到公证处公证一下。于是,人得拿着有领导签名的中英文在职证明,赶到一家北京的公证处,在柜台上又填一串表。最后,还被要求出示一下和单位所签的工作合同。好吧,这就长个记性,以后这些东西不能瞎扔,关键时刻就派大用场。

递给公证处的文件,一个星期后有结果。而我必须将这里开出的西班牙文证明,连同工资流水等等以前所开具的文件,一并递到上海签证处。为提高功效,记得,我是在公证处叫的快递。当然得是顺丰。通过114查询到他们的服务电话。结果,还得说人顺丰,电话刚撂下,就有快递员电话打过来。问我人在哪?我说在公证处啊。他说你出来,往马路对面看。果真,一出那个旋转门,就有快递小哥在对面一座楼前招手。难不成他们在那里也有办公处?穿过马路走过去,一排排的电动车,横在大厦门前。人家这是移动办公啊。但见他们,将快递货物先堆在地上,然后分检到不同的车。我借着大厦前台的登记处填了快递单。问:明天到?答:一准儿明天到。我们顺丰有自己的飞机。好几十架呢。

“办到不同国家的签证,所需的材料一项项看下来,包括他们所采用的方式,似乎能揣摸出这个国家的性格。另一项是,能盘算清自己的家底。”这是我办证中间写在微博上的话。而要让我从签证流程揣想阿根廷这个国家的面容,我大概能看到一张瘦削诡谲的脸。只是,这是针对所有国家,都是这一整套套路呢,还是,对某几个国家如此麻烦?

有关签证的表格证明等先是快递到了上海(因为组团的旅行社虽在杭州,但必须在上海来签。)又后来,被告知身在北京的,相关文件已转到北京这边。到某个日子、某个时辰,大使馆会通知你面签。“放心,到时有我们在那边的工作人员陪签。”

这定心丸吃下时,已经到了启程的前一周。被告知的面签时间,只比起飞日提前了三天。一条陪签人发来的短信说,时间预约在早上9点半。我这有时间焦虑症的人,当然自会提前到达。结果那天早上,一家人六点就起床,七点半出发,八点过一点就到了目的地。时间真是够早的了。以致于门卫看过我的预约短信,还建议我先去溜溜达达吃个早餐再来。我说不了,我就在里面等吧。他开了条放行,表情大概就是:呵呵。

阿根廷大使馆就在新东路上,但以前不会注意到它。标着“外交公寓”字样的建筑,在北京似也有几处,我一直把它们当成外交人员的居所。现在一迈进那个铁门里,才发现俨然是个小世界。有中心花园、有便利店,健身场,还有专门为溜狗圈起来的一小片草地。楼群颇多,也有其它国家的签证处也在里面。问阿根廷签证处,经过的人都手向南边一指。我找到那栋楼,拾级而上,看一楼挂着的标识牌,才发现这个国家的大使馆签证处,也就是在一层的一个大居室里。但是有国家的LOGO,你还是觉得神秘而不可侵犯。

有别的陪签员带着自己的团队来签,先是在居室外面开个小会,陪签员(也像是领队)压低嗓门兜售通过秘笈,“不要多说,不要都说。问哪一个哪一个回答。就照着表格上填的信息来说,要有秩序,一般没大问题,很快就通过。”

可是,我的陪签员在哪里?说好是九点半,差一刻发短信,她说竟然在地铁里。过一段时间再发,她答:糟糕,公交车就是不开车。

那要不要先跟签证官说一说?解释下特殊情况。我问她,毕竟我们签证的人,可是准点到的啊。对方回:不用。

不用的意思,进到那个门里才明白。那里照旧挤着一堆等着面签的人。默默地等,默默地看,明白了,陪签人到了才会填表格递上去。人家签证官可不会掐着点来面签你。

好吧。耐心等。反正生命就是用来浪费的。出来,逛那个中心花园,早春时节,阳光甚好,枝条还未见绿,正可以透过枝条的缝隙,拍到上空的蓝。那是我最爱拍的画面,有一种彻底的疗愈功效。还包括小径旁的铁铸公园椅,无数铁条之间留有空隙,也正好适合光影投射。椅子的光影洒在草坪上,你会觉得,它们似在等着一个人,和它们对影成三人。一个闲寂、空疏的画面。也幸得陪签小姐迟迟不来,我对这本该匆匆就过的地方,有了如此细心的打量。

南极回想录——从签证开始说起

当然,早春的天气还是凉的,户外终不能呆太久。我又回到那个十几平米不到的签证屋。此时终于陪签的女孩已到,她来不及道歉,就开始填表格递上去。这次全全由她代填,因为所有的资料都由上海递到她手里。她也熟门熟路,甚至省了像其它陪签员那样,神秘地交待什么通过秘笈。在她看来,我们是团队行,有必胜的把握。她手里握着两份面签申请,我才知道,这里也一直早早等候着一个同签人。算做团队中被抽中在北京面签的两个倒霉蛋。一位中年男士,像是做企业的,找到同路人,他显得格外热情。这当然也因为,我们有了彼此吐槽的机会。“什么国家,这么麻烦。去美国都没这么麻烦过。已经递过一次工资流水,这次又得重开一回。”厄,我们吐槽的焦点是如此一致。也算是天涯同命人。

彼此加了微信。然后,想象签证官的面容,等……

小小的等候处,一拨人被叫走,另一拨人又来。候在椅子上,只能看到对面收材料的柜台。签证官的面签处,似乎在这个几居室的另一侧。

大家都在认真地听柜台里的工作人员叫号。或者叫出自己的名字。只是,我们俩谁也没被叫到。

又过了一些时辰。表针已经走到了十一点。我们的陪签员突然走到我们身边。

到了关键时刻。

可是,怎么不带我们进去?

“签证官说了,你们人来就可以了。不用面签了,下午三四点就出签。你们取还是我取了递你们?”

一咬牙,我说:我取。

同命人说:我的司机来取吧。开什么玩笑,不面签还让人来一趟?

男人当然火气大些。但毕竟是个……HAPPY ENDING。我内心还是莲花朵朵。

签证漫漫路,完事后回想这一程,最难忘的是那两把公园椅。

便在微信上说:“有时照片也能带来隐喻。一如我早上所呆的地方,我被约着见人,但人终未现身。但传递过来的消息是:人来了即可。意味着我获得了通过。但下午还得来一次,报自己的名字领自己的证。世界很大,有些地方确如想象中一样诡密(没谱)。”

微信发出,一位朋友问:你是加入FBI组织了吗?

当然没有,我只是想到了博尔赫斯。他也是生活在这个国家。

如果他是签证官,该问我什么问题呢?

                               (孙小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