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酷狗冬子
酷狗冬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36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蓝染、あい;爱,あい

(2015-01-23 07:44:25)
标签:

日本

沟槽

夹缬

蓝染

棉质

分类: 走读

    虽说审美是一种文化的熏习,但不得不说,有些人的审美还是非常非常个人化的。我的这次日本之行,同行者有一段公务,所以特地在日本找了个翻译。我们有一段旅程,也就有翻译相陪。她是中国人,但旅居日本。途中她背一只小包,淡粉的图案,精巧而暖,绝对日本的品位,我几次都对她说:我喜欢,但同行的一位日本男士却直言:丑。还做了一个确实很糟糕的表情——想到日本人表达的暧昧,这样的评价真是很少见。这一来说明他们之间很相熟了,不见外。另外也说明,这个男人有些各色。

    这个男人与我们同行,也是和朋友的公务相关。应该说,他们算是专业同行。他着灰色西服,里面牛筋布的棉衬衣,粗看和一般日本男士没有什么区别。嗯,还是有,区别就在身上那个包。电脑包吧,但是布做的,很大,基调为蓝色,那蓝色也有讲,一看就是日本特有的蓝染。记得他的名字中带着一个广,我暂且叫他广先生。广先生家住京都郊区很远的山上,我的同行者有一年曾受邀前往。据说那里很僻静,冬天会积10厘米的雪。平常也少有公车线到达。我后来为此行做游记,提到川端康成的《古都》故事的发生地之一北山,同行的那个翻译看了就对我说,对,广先生就住在那儿。如此也是一个大隐隐于市的人。

    他也的确符合这种特性。说来他也是教授级的人,竟然英语很不灵光。不愿意精进英语,在他,可能就是觉得这玩意儿不重要。做蓝染工艺研究的他,醉心的是日本传统的这门手工艺。扎在民间看真东西,在他看来,更能得一手见地。

    而认为翻译所背的手袋丑,一定是和这有关。人的心性若长久地醉在一种植根于民间工艺的蓝里,别的在他看来都会假假的——还好他没有评价我身上的包,也是蓝的,还是皮面,真算是为我留了情面。他一定觉得自己所选择的包才是美的,这当然没得可说,有趣的是,痴人碰痴人,他合该和我的同行者是好朋友。因为她在中国就研究蓝夹缬。此行到日本做展览,还要和这位日本同行做对话,让我做议题,我会将之叫做中国蓝VS日本蓝。

    台面上的对话总是受限制的。这种情况尤其会发生在日本。严谨有时是刻板的代名词,日本人组织学术对话,通常要提前把议题、观点都定好。不允许嘉宾即兴发挥,侃侃而谈,这可能是为避免议题节外生枝,但却容易使对话没有意外的生趣。

    所以看台上对话不如看他们生活中聊天。有个小细节是,在京都车站,我们都看到了一位日本的老太太款款而过。他们俩就猜,老太太身上的蓝布衣是什么工艺。一个说是夹缬,一个说是绞缬,观点对立,各不相让。作为旁观者的我和翻译,都看着直乐。就这样一路行来,直到晚上,广先生要从京都车站返家。白天的活动显然耽搁得久了,坐到车站快餐店解决行前晚餐,才发觉等餐时间太紧。翻译急得要催,广先生不让。有些理由他只对翻译说,虽然翻译其实是中国人,但在他看来,嫁到日本多年,已经可以做日本人之间的交流了。后来我听翻译的意思是,催餐这件事,仍然是失礼的行为,尤其眼见服务员已经那么尽力了。

    好吧。那就坐着等。等肯定不能干等,总要找些话。我的同行者痴性又犯了,她想起下午一起到过的京都一家麻布店,看到的那块板。板是印染工艺中一个重要模具,上面有图案,也有沟槽。沟槽的设计功用是为防染,印染布上最终形成的花纹,有些必须靠这些技巧来完成。但我的同行者想不通的是,那块板上的沟槽非常细非常细,如何能防染呢?这个问题抛给了广先生,可启开了一个他们的世界,但见广先生打开电脑包,启开电脑,在众多的桌面文件夹里找出相关图片,一边演示给对坐的同行者,一边用笔在一张纸上勾勾画画。

    翻译忙不迭地翻译,看得出来,一进到专业领域,她就不得不使上全身的劲儿。我是旁观者,所以一会儿看看他们,一会儿看看周围。我敢说,在人来熙往的车站,在美食弥漫的快餐店,这绝对是一个孤绝的画面。有一个东西把他们与这世界、连同我在内都隔开了,那就是他们都能领会的蓝。在这片蓝色的天地里,他们谈论板缔、沟槽与图案,这是那个世界通用的语汇,神奇而奥妙。现在他们都在对这奥妙做着探询,一个表情里永远有质疑,一个充满信心地在解答。平常交往中的礼貌、客套,现在统统都被弃之一边,专注如下棋,而且下的是只属于他们的盲棋。

    只是,这家店的服务确实不给力,饭菜还是没端上来。要赶火车了,广先生收起了电脑:没事,我上车前买个便当。我们想起身相送,也被他阻止,他的手往下按了按,如此便是さようなら、后会有期。

    和广先生再无联络,年末却收到翻译给我的微信。我发了一组关于六月旅行的文章给她,她大概被唤醒了回忆,突然说起这个广先生。她对他印象很好,说遇到他,才知道世上还有人是这么个活法,清澈得想要流泪。我们做此交流时,我已经写好了这篇文章大半部分,并说写好就发给她看。还没发她,她就立马向我补充了广先生对蓝染的理念,说一定要说给我听。因为广先生很严谨,见不得外行人对自己的专业做无边阐释。我看了之后反而觉得,广先生其实有诗人这一面,这段用诗意的语言说出的蓝染真谛,大意是这样的:真正的蓝染作品受人喜爱,因为蓝是活的,是生命。所以蓝染作品会随着年代的流逝而褪色,色彩变得越来越柔和。只有化学染是不变色的。

    之所以他会跟翻译阐明这一点,起源于新年到来的一个小插曲。翻译平常在日本也教中文,她班上一位爱妻男,有天拿来一件蓝染衣物,并为自己不小心在洗衣机里将它洗掉了色而懊悔不已。这是妻子唯一一件草木染衣物,毁成这样,如何是好?翻译便请教了广先生。广先生说,真正的あい就是会褪色,因为是真あい。日语里蓝染的“蓝”读あい、而“爱”这个词也读あい。这里面便是日文的机趣了,但从读音的角度,这句话也像说出了一个绝望的事实:爱,原来也是会褪色的。怎么办?翻译还是想请广先生再帮帮忙。

    广先生答应重染试试,但说这要等一个合适的天气与温度——他可是住在深山里啊。

    能不能还原如初,目前还是一个开放式结局。但无论如何,已经能看出广先生对蓝染的理解已经有了人生哲学的意味。如此再回想他的目光,我似乎触到了那层棉质的蓝:内敛、柔软而又疏淡。仿佛在说,有心中那片蓝,我已经足够,之外的世界,爱怎样就怎样吧,抱歉我没兴趣。孙小宁(刊于《北京青年报》“天天副刊”1月23日原创作品版,原题《行旅日本,人的相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