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阳客何平
山阳客何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4,156
  • 关注人气:1,4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东关街采耳记

(2021-03-10 09:00:00)
标签:

扬州

东关街

采耳

水包皮

烟花三月

分类: 四海任徜徉(游记)

东关街采耳记
 

扬州东关街上商铺林立,除了可以大快朵颐的“皮包水”(茶馆点心店),还有让人体泰心舒的“水包皮”(泡脚修足店)。

话说那一日,天有点阴。我与老伴行至东关街,蓦然看到一家“水包皮”的招牌,左右两边分别是两块店招曰“采耳”、“泡脚”,泡脚我倒不是太感兴趣,但采耳倒是令我驻足了。


东关街采耳记

近年来,发现听力大不如前,经常听不清别人的话语,有时只好打哈哈装呆,点头跟着笑,其实不知其所云何以然。自己有时也觉得耳朵里似乎有堵塞之物。两年前到成都的宽窄巷子,街边许多人都在采耳,也曾让我跃跃欲试。那里要120元一位,而且还要等,故而没能尝试。

东关街的这家店看上去门面倒也不算寒酸,也不甚华丽,应该是比较适中的。推门进去,看见墙上写着“采耳38”,真是不算贵。不过行走江湖多年的的我还是先问上一句:“38元,是一只耳朵还是两只?”对曰:“自然是两只。”于是我觉得采一把吧。

我与老伴被招呼躺下,这似乎显得更“正规”些,因为成都的采耳只是坐在一张躺椅上,人还是半坐着的。老伴前不久在医院也曾取出一大块耳塞,也只是坐着呢。

我的眼镜被摘去了。我这人一旦不戴眼镜,便有种不安全感,也看不清为我服务的这位女士的脸,不过从话音中可听出约是30来岁之人。


东关街采耳记

她们每人有一个工具箱,里面似乎是一整套采耳的工具。她取出开始先掏我的左耳。我只觉得那东西(可能是一把镊子,也可能是一支钢签)在触碰我耳朵中的一块东西,那东西似乎很坚硬,我似乎听到的是划过金属的声音。

这位女士说:“你这里面的耳屎很大很硬,有很长时间没有采过吧?”

我支吾道:“是,是。”其实我这辈子还没采过耳朵,以前都是耳屎自己掉出来的,或自己用根小棒掏出来的。

她掏了约摸两分钟,说:“你这耳朵要用药水,否则很疼的。”我本是个疼痛过敏症的患者(也就是怕疼),我说那就用药呗。她说,那需要加钱。我问,多少钱,她说,再加30元,68元。

一下子就翻了差不多一倍,不过,我自忖还没有超过预算,便很爽快地答应了。

老伴的采耳还是比较顺利的,给她采的一位年纪大一些,似乎更加熟稔技艺。

我的这位又掏了五六分钟,毫无收效。她说,你的太难弄了,属于耳结石,要另外收费。听到“结石”二字,我不免有些紧张。因为人的内脏,无论是胆结石,或是肾结石,都不是好东西。五官的结石倒是没有听说过,看在小沈阳的小品,说他得了“牙癌”,引起了哄堂大笑。这耳结石究竟如何呢?我又无法去查百度。于是我再问,耳结石要收多少钱呢?心里不觉得有些惴惴。

她回答说,150元。我再问,是一只耳朵还是两只?她答,两只。

我想了想,既然来采耳了,既然有耳结石了,最好还是彻底消除一下隐患。老伴上次在医院一只耳朵掏出大的耳塞,也收费80元呢。二八一十六,150元,行!于是我答应了。

她开始准备了。看来这摘除耳结石是一个大动作呢。

等她来了,又一次向我确认,说:“你确定做了吗?”我说,是。

她又说,一只耳朵150元,两只300元。

我愣住了,我开始怀疑我的听力真的有问题了,几分钟前不是两只150元吗,怎么又翻番了呢?国民经济翻两番,到他们这里简直是举手之劳呀!没有戴眼镜的我,似乎顿觉眼前一片黑暗。

我说,刚才不是说150元两只吗?

她说,刚才就是说150元一只。

我头脑里立刻思绪翻腾,我在迅速地思考,是否看我们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好欺负?利用我这几十年闯荡江湖的经验,我该怎么办?我们今天要花多少钱才能走出这间水包皮?

很快我重新镇定下来,这东关街怎么说也是扬州城里,不是十字坡,而且我在扬州也还有些朋友,他们在政府、在公安、在法院、在新闻都还有一定的职位,即使……我也不怕。不过,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于是说,我不做了。戴上眼镜,坐了起来。

那位女士说,不做就不做吧。

给老伴做的那位年纪较大的(从她和老伴的谈话中,知道她已经从业二十余年,闯荡过许多地方)说,老爹爹还是做一下,换个人做。实在不行,我来做,保证您满意。

我想了想,还是不做为佳。那位女士便起身走了。

无巧不成书,正在这骑虎难下之时,她们的店长(老板)从外面走了进来,那位年纪长的女士便向她说了这个情况,她倒是比较爽快说:“我们这个店也是东关街上的文明店,不能让顾客有不好的印象,怎么能这样对待顾客呢?小X扣除今天的奖金。不过,你的情况也比较特殊,可能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取出,的确需要增加费用。这样吧,两只耳朵还是一共150元,你同意,我们就做。不同意,我们也不勉强。如果做,保证你满意。”

我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看这个店长说得也是热情洋溢的,也就顺水推舟同意了。


东关街采耳记

这次换了一个“陈姐”给我做,她还是比较细致的,花了大约十多二十分钟,取出了左耳的一大块耳屎。但右耳的这块更大,似乎更困难。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只取出一点点,这时她的眼睛都累花了。这时给老伴做的那位大姐早就结束了,就来替换陈姐,又捣鼓了二十分钟,因为来了别的客人,再换上陈姐。这个右耳真的是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完全结束。整个过程没有疼痛,只是需要耐心。

看着在纸巾上的那一大团耳屎,我还是很感谢的,感谢后来为我服务的这两位女士,她们真的尽心了。

在结账时,我们又多付了30元钱,因为我感到她们做得真辛苦、真不容易,如果不是给我花这么多时间,她们是可以多做好几单的。

走出这家店时,已经下午两点钟了,我们在这儿流连了两个多小时。我才感到有点儿饿了,老伴说:“赶快吃点东西吧,晚上还有一顿酒席等着呢。”她声音不大,我却听得很清楚。

东关街上不知从哪家店铺中传过来了那首悠扬动听的歌:

烟花三月是折不断的柳,梦里江南是喝不完的酒;

等到那孤帆远影碧空尽,才知道思念总比那西湖瘦。

人的心灵,柔软得像三月弯弯的垂柳,而人的胸怀,应该不比西湖瘦。


东关街采耳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