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阳客何平
山阳客何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4,568
  • 关注人气:1,4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年夜饭的记忆

(2017-01-27 08:30:00)
标签:

年夜饭

1979年(羊年)除夕

全家福

安徽的东至

第三代何洛齐

分类: 流云易逝日犹光(回忆录)

 

今年已经六十八岁的我,吃的年夜饭真不知多少次了,然而留在记忆中的却不是很多。

似乎最早的应该是1959年(猪年)的除夕了。那时我和母亲刚到宝应,放寒假时,我们去了上海,在姑妈家过年。姑妈家在梵皇渡路(万航渡路),除了一间小亭子间用作厨房及平时吃饭,只有一间大约20多平方米的屋子。姑妈家有七个孩子,那时大表哥和大表姐都还没有结婚,加上我和母亲,三个大人,八个孩子,真是济济一堂。

记得是在这间大房子里吃的年夜饭,大家聚在一起十分热闹,吃什么记不清楚了,但最后一道菜是暖锅,是用铜的火锅端上来,颜色也是很漂亮的,里面有姑妈做的金黄的蛋角,有碧绿的菠菜,有白白的粉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还有就是1979年(羊年)的除夕了。那时是我女儿出生后的第一个春节,当时父亲已经去南京工作,回来过年;母亲也被调到了县教师进修学校,就在宝应窑河边租了一间草房住;而我考上了扬州师院的大专班,也放了寒假;我们一家五口人就在这间小屋里吃的年夜饭。


年夜饭的记忆

那年开学后我写过一篇作文,写到这次年夜饭的情景,也回忆了往事,其中有这样一段:

……

满室酒香,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红扑扑的。门外虽是隆冬数九,可是,春风已经吹到我们家里来了!此时此刻,我的脑海中,回忆像浪潮一样扑了过来……

十年前的除夕,我是一个十九岁的高中毕业生,在家里等待着“上山下乡”的通知。那是个阴天,寒风呼呼,一个劲儿往人骨榫里钻;天空灰蒙蒙的,好像朝人身上压来。家家忙过年了,可是,我什么也没忙,什么也没想,孑然一向,漫无目标地在街上徘徊着。

走着,走着,不知什么时候,竟走到学校门口来了。我下意识地一抬头,不禁蓦然一怔,映入我眼帘的是这样的一幅画面: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婆(其实那时她只有五十岁左右,只不过面容憔悴罢了),低着头,站在寒风之中,胸前挂着一个大木头牌子,上面写着:“打倒国民党残渣余孽ⅩⅩⅩ”这不妈妈吗?我鼻子一酸,急忙把头低下,想迅速逃过这可怕的境地。

谁知,就在这一刹那间,妈妈的目光和我相遇了,我只听到一个嘶哑而又亲切的声音:“平儿,来干什么?回家吧,明天过年了,买点菜吃。”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心像被撕裂了一般,“妈妈!”我大叫了一声,转过身子双手捂住脸飞快地向前跑去。可是眼泪偏是从手指缝里挤了出来,滴滴嗒嗒地摔在冻得僵硬的土地上。

也不知跑了多久,我才站住了。这时,天空更灰暗了,寒风也紧了。我走到街上,买了一小瓶白酒,没买到肉,只买了两斤两角五分钱一斤的青菜。——这,我永远也忘不了。

……

“你们瞧,小珂又笑了!”我妻子的一声话语把我从遐思中拉了回来。我一瞧,小珂真的笑了,笑得是那么真,那么甜!这时,我才觉得,我的眼眶湿漉漉的。是哭么?不,不该哭!是的,应该笑!我望着全家人,爸爸笑着,脸上道道皱纹都舒展开了;妈妈笑着,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我妻子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小珂也笑着,小脸就像一朵盛开的报春花。

是啊,怎么能不笑呢?被押送下乡的安排工作了,被隔离审查的又成了人民教师,独自徘徊的如今上学了。冬天过去了,春天来了!春风吹去一国愁,春风唤来万家欢。该笑了!是的,该笑了!我欣然举起了酒杯,大声说:

“来!干杯!”


这篇文章后来被学校推荐到当时刚创办的《珠湖》杂志的1980年第一期发表了。

让我最欣慰的那些年夜饭是我第二次婚姻后在南京时全家人的团聚,这是我们家人口最多的时候,父母亲、我和妻子及两个孩子。

1997年开始,每年的年夜饭都是几天前开始采买、准备,母亲和妻子帮助打下手,为我洗好、处理好,然后由我这个“大厨”亲自操刀。菜都是比较丰盛的。在年夜饭开席之前,我们总要拍一张全家福的照片,把快乐定格下来。

我把这之后好几年的照片晒出来,大家可以看到变化最大的是儿子,1997年他还是个充满稚气的小孩子,可一年年的长大,到了2002年,他就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了。


年夜饭的记忆

2002年,我父亲去世了。从此一家人的年夜饭就仿佛不再那么热烈了。2008年,妻子与母亲相继去世,只剩下我和孩子三个人了。有一年儿子去英国留学,还有一年女儿外出旅游,人一少,气氛就没有了,年夜饭的味道也不浓了。

2013年,我突发奇想,去我安徽朋友那儿过年吧,于是儿子邀请了他的朋友和朋友的父母一家三口,加上我们一家三口,六个人开车去了安徽的东至。年夜饭是在东至宾馆里吃的,非常丰盛,气氛也很热烈融洽。


年夜饭的记忆

说真的,不知什么原因,也可能是年纪大了的缘故,到了过年,就会有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感觉,平时的生活挺有规律,也很充实,可年夜饭怎么吃,却是很令人颇费思量的一件事儿了。而且,每到此时,不由得想起了从前父母都在时的情景,不免也徒增一丝沉重。

不过今年的年夜饭也许是很特别的一次了。因为,有我的第三代何洛齐小朋友加入了。儿子说,在外面订吧,连同他的岳父岳母,两家人一起过除夕,不要在家里做了,这样也热闹些。我觉得也行。我这个大厨操持的年夜饭差不多三十多年了,也该歇歇了,可这一说不忙了,反而有点儿失落的感觉,你说我这个人是不是有点贱?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家庭也在不断的改变之中,我们都要适应这种变化,才能快乐地生活。

 

笑送金猴献吉瑞,喜迎雄鸡唱太平,祝朋友们新春大吉,万事如意!

给诸位拜年了!


年夜饭的记忆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南京人吃鸭子
后一篇:旅行之感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南京人吃鸭子
    后一篇 >旅行之感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