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庸笔下的围棋高手之《倚天屠龙记》何足道

(2016-02-28 13:47:33)
标签:

倚天屠龙记

何足道

棋圣

        金庸的小说中,围棋高手不少,《书剑恩仇录》中的陈家洛,《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药师,《天龙八部》中更多,段誉、慕容复、黄眉僧、段延庆、无崖子、苏星河、鸠摩智、范百龄等等,而写得最出彩的,是三位特别痴迷围棋的高手:《倚天屠龙记》中的何足道、《笑傲江湖》里的黑白子、《碧血剑》中的木桑道长。
       何足道一出场,围棋也跟着他出场了。
      “默数剑招,只见他横着划了十九招,只见他横着划了十九招,跟着变向纵划,一共也是一十九招。剑招始终不变,不论纵横,均是平直的一划。郭襄依着他剑势,伸手在地下划了一遍,随即险些失笑,他使的哪里是甚么怪异剑法,却是以剑尖在地下画了一张纵横各一十九道的棋盘。那人划完棋盘,以剑尖在左上角和右下角圈了一圈,再在右上角和左下角画了个交叉。郭襄既已看出他画的是一张围棋棋盘,自也想到他是在四角布上势子,圆圈是白子,交叉是黑子。跟着见他在左上角距势子三格处圈了一圈,又在那圆圈下两格处画了一叉,待得下到第十九着时,以剑拄地,低头沉思,当是决不定该当弃子取势,还是力争边角。郭襄心想:‘此人和我一般寂寞,空山抚琴,以雀鸟为知音;下棋又没对手,只得自己跟自己下。’
  “那人想了一会,白子不肯罢休,当下与黑子在左上角展开剧斗,一时之间妙着纷纭,自北而南,逐步争到了中原腹地。郭襄看得出神,渐渐走近,但见白子布局时棋输一着,始终落在下风,到了第九十三着上遇到了个连环劫,白势已然岌岌可危,但他仍在勉力支撑。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郭襄棋力虽然平平,却也看出白棋若不弃子他投,难免在中腹全军覆没,忍不住脱口叫道:‘何不径弃中原,反取西域?’那人一凛,见棋盘西边尚自留着一大片空地,要是乘着打劫之时连下两子,占据要津,即使弃了中腹,仍可设法争取个不胜不败的局面。那人得郭襄一言提醒,仰天长笑,连说:‘好,好!’跟着下了数子,突然想起有人在旁,将长剑往地下一掷,转身说道:‘哪一位高人承教,在下感激不尽。’ 说着向郭襄藏身处一揖。”
       这人便是何足道。以剑在地上画出棋盘,苦于没有对手,自个对弈起来。聂卫平九段当年在北大荒插队时,扛大包、割麦子等体力活样样干过,但每每在那落日熔金、晚霞漫天的片刻闲暇时间里,总不禁想起围棋。没对手咋办?自己跟自己对弈一局,相当于习武中人的左右互搏。
      文中提及的“势子”即“座子”,古人下棋,先在棋盘四个角的星位上各放两颗黑白子,然后开始对弈。“在左上角距势子三格处圈了一圈,又在那圆圈下两格处画了一叉。”意即白棋先大飞挂角,黑棋跟着单关应。数着交接后,面临着“该当弃子取势,还是力争边角”的选择,到底是取外势还是取实地?这不仅是何足道的困惑,也是现代职业棋手们的困惑。
      在这段不长的文字中,金庸还在棋局中设计了“连环劫”、“弃中原、反取西域”等桥段,稍具棋力的围棋爱好者看到此即不禁会心一笑,金庸用心良苦,将一些围棋专业术语以通俗的形式融入他的小说中。
      随后何足道向郭襄自我介绍时提及“棋圣”之名,仅仅此名便可一窥他的围棋实力几何了。
  “何足道瞿然而惊,问道:‘昆仑三圣?你说甚么?你怎么知道?’郭襄笑道:‘那三个老儿来自西域,自是昆仑三圣了。他们的武功果然有独到之处,只是要向少林寺挑战,却未免太自不量力……’只见何足道惊讶的神色愈来愈盛,不自禁的住口不言,问道:‘有甚么奇怪?’
  “何足道喃喃地道:‘昆仑三圣,昆仑三圣何足道,那便是我啊。’郭襄吃了一惊,说道:‘你是昆仑三圣?那么其余两个呢?’何足道道:‘昆仑三圣只有一人,从来就没三个。我在西域闯出了一点小小名头,当地的朋友说我琴剑棋三绝,可以说得上是琴圣、剑圣、棋圣。因我长年住于昆仑山中,是以给了我一个外号,叫作‘昆仑三圣’。但我想这个‘圣’字,岂是轻易称得的?虽然别人给我脸上贴金,也不能自居不疑,因此上我改了自己的名字,叫作‘足道’,联起来说,便是‘昆仑三圣何足道’。人家听了,便不会说我狂妄自大了。”
        何足道与少林派的三个人在路上斗了一回,然后又来到少林寺,因为他本要为他人来少林寺传个话。但在少林寺的门外,他被拒了,必须先比试武艺才行,于是何足道只得再次露一手——
  “何足道不答,俯身拾起一块尖角石子,突然在寺前的青石板上纵一道、横一道的画了起来,顷刻之间,画成了纵横各一十九道的一张大棋盘。经纬线笔直,犹如用界尺界成一般,每一道线都是深入石板半寸有余。这石板乃以少室山的青石铺成。坚硬如铁,数百年人来人往,亦无多少磨耗,他随手以一块尖石挥划,竟然深陷盈寸,这份内功实是世间罕有,只听他笑道:‘比剑嫌霸道,琴音无法比拚。大和尚既然高兴,咱们便来下一局棋如何?’他这手划石为局的惊人绝技一露,天鸣、无色、无相以及心禅堂七老无不面面相觑,心下骇然。天鸣方丈知道此人这般浑雄的内力寺中无一人及得,他心地光风霁月,正要开口认输,忽听得铁链拖地之声,叮当而来……”
       何足道名为下一盘棋,实则比试功力,这样的情节在《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等名著中均有再现。将雅致风雅的围棋与腥风血雨的比武合二为一,让博大精深的武术平添高雅、玄妙,这也是中华文化精髓无处不在、融会贯通的生动再现。  
       接着出场的觉远和尚很像《天龙八部》中的扫地僧,延续了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一贯风格,即“高手在民间”。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不显山露水、大隐隐于市的凡夫俗子。
      “觉远听了天鸣之言,再看了看石板上的大棋局,才知此人竟是来寺显示武功,当下挑着那担大铁桶,吸了一口气,将毕生所练功力都下沉双腿,在那棋局的界线上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只见他脚上铁链拖过,石板上便现出一条五寸来宽的印痕。何足道所划的界线登时抹去。众僧一见,忍不住大声喝彩……何足道不待他铲完纵横一共三十八的界线,大声喝道:‘大和尚,你好深厚的内功,在下可不及你!’觉远铲到此时,丹田中真气虽愈来愈盛,但两腿终是血肉之物,早已大感酸痛,听他这么一喝,当即止步,微笑吟道:‘一枰袖手将置之,何暇为渠分黑白?’”
      枰是棋盘,袖手是旁观,围棋分黑白,觉远的意思是“下棋看看就算了,哪有时间非要分出个黑白高低。”话说一个担水的底层僧人深藏惊天内功也就罢了,还出口成章,又像是口占禅语,彻底地将“三圣”何足道给比了下去,这简直要让何足道无地自容了。

       何足道丢了面子,动了心气,非要与觉远比拼武功。哪知道觉远一点武功都不会,硬生生地凭借雄厚的内功护体,但数招过后,还是左支右绌,豁露破绽。正当败势已定之时,觉远的徒弟张君宝(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张三丰)冲了出来。觉远本就是个干粗活的僧人,张君宝更是藏经阁中一个打杂小厮,从未练过功夫,却闪过了何足道的十招,并且使出了“右穿花手”、“拗步拉弓”、“单凤朝阳”、 “二郎担衫”、“偏花七星”等少林招法,法度之严,劲力之强,实不下于少林派的一流高手(藏经阁看来是藏龙卧虎之地,扫地僧也出于此,后来更有超级大高手也出自民国北京大学的“藏经阁”图书馆,借之博大家一笑。)
       何足道十招之内未能击倒张君宝,只得履行他过招前许下的“咱们来比划比划,你只须接得我十招,何足道终身不履中土”诺言,回头对觉远道:“觉远大师,那人叫我转告一句话,说道‘经书是在油中’。”话声甫歇,他足尖连点数下,远远的去了,身法之快,世所罕见。
      可怜何足道,一身兼有琴圣、剑圣、棋圣三圣之名,却连少林寺的大门都没进,被两个底层僧人给赶回了昆仑,自此再也没有涉足中土,可惜可叹。这要是换了时下亦有这么个奇才,哪还有李云迪、李连杰、古力、李世石什么事呢?

     金庸笔下的围棋高手之《倚天屠龙记》何足道
影视剧中的何足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