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容志行&容坚行:手足兄弟 黑白人生

(2015-08-30 12:53:07)
标签:

容志行

容坚行

足球

围棋

        2012年广州棋院举行方圆岭南棋文化节,邀请了一些棋界名流前往广州,在2012年11月30日晚宴上,西安围棋协会主席周德明对广州棋院院长容坚行说:“你哥哥(容志行)明天来吗?我们俩上次已经约好了,我只要一到广州,他就请我吃饭下棋,连杀几盘过过瘾。”容坚行答道:“他最近因为足球的事情特别忙,明天上午他肯定要过来见一些棋界老朋友,但不能参加那个我们专门为名流棋迷们准备的围棋联谊赛了,最多下一两盘棋,他就要走。”
      问周校长(周德明此前担任西安师大校长)容志行的围棋水平如何,周校长说:“我们俩水平差不多,业余3、4段的样子,但他下得特别快,几乎不用想的,如果上钟,进行超快棋的话,我不是他的对手;但如果不上钟,慢慢下的话,我就赢得多一些。”
   
    随时替补参加棋赛
       第二天(12月1日)上午,名流围棋联谊赛现场,“容志行”的台签已经放在一张棋桌上,但比赛已经开始了,却还是没看到他出现。名流棋迷们快乐地下着棋,边上一位小伙子捧着一堆书,将一位观战的儒雅老人拉到另一间办公室,请他逐一签名。定睛一看,这不就是容志行吗?
      办公室里,容志行戴上眼镜,一笔一划地按照小伙子的要求签名,向容老讨要一本他已签名的书,容老笑道:“我现在都没这样的书了,我想要的话也得找他和他爸爸,你找他爸爸要,肯定有的。”恍然大悟,这位小伙子就是容坚行的儿子容一思了,难怪他能将容老支使得团团转。
       这时,容坚行院长闻讯而来,他们哥俩站在一起就会发现,除了神似,已经找不到早些年被误传为孪生兄弟的那种感觉了。容志行偏胖,皮肤白皙,和当年那个瘦小中锋已相去甚远;容坚行偏瘦,皮肤稍黑。这很有意思,容志行是出了名的足球名宿,而容坚行则是职业五段棋手,两人似乎有些错位了。
       有一次席间,有人聊及他们哥俩当年踢球往事,说容坚行也喜欢踢球,有的球队请不动容志行,就将容坚行拉来以假乱真,专门震慑对手。当然了,容坚行上场机会绝少,一如下棋,多下两手就肯定露陷。对这种说法,容坚行一笑:“可能有过这样的事情,但我肯定不会冒充我哥哥啦。”此事也道出了他们哥俩当年外表相似的程度。但如今,岁月荏苒,再也不会有人觉得他们相像了。
       容志行颇为认真地在一堆书上签名过后,又回到围棋联谊赛现场,问他怎么不按照台签安排参赛,他说:“太忙了!总有电话找,一会就得去参加一个足球活动。我就在边上看看大家下棋,如果哪个没对手,我就作为替补上场。”
       这时走过来一位,“容老师,正好你也没对手,我们下一盘吧。”“好啊!来吧。”容志行这才坐到了他的台签位置上,开始对弈。猜先结果,容志行执黑先行,棋风果然属于快马飞刀型,不假思索,“啪”就将棋子拍在棋盘上。他的落子手势很职业,棋子打在棋盘上时清脆有声,动作洗练。
       还没下几手,容志行脱下西装,仅着短袖衬衫,这可是在12月天,广州淅淅沥沥下着雨,湿冷湿冷;他坐姿笔挺,其势压人,烟瘾来了就跑到室外抽几口,这点很像李世石,尽管烟瘾不小,但从不在对局室内吸烟。其实联谊赛没那么规矩,室内允许吸烟,边上已有几位吞云吐雾了,但容志行还是坚持到室外吸烟。
       局面的焦点集中于右边盘,容志行强烈分断数颗白子后,白棋已经陷入难局。此时,他只要有手棋“长”一下自补,棋形即完美无缺,对手的白大块棋形散乱,真不知如何处置。可容志行落子太快,而且他要追求十二分的子效,改在中腹跳了一手。这是一着拉大网、捕大龙的着法,按照职业棋手的说法就是“养肥吃大”。只是这样的着法亦有风险,不可掌控,一旦对手在黑棋模样中做活,黑棋就鸡飞蛋打、一无所获了。
      这天容志行的对手棋力不俗,他敏锐地抓住黑棋形状的漏洞,一通滚打包收,将黑棋打成一团凝形,自己却顺势整型,三下两下摆出眼形,大块轻松活出,容志行张开的大网非但没有捕到大鱼,就连小虾都没捞着。这种局面下,以容志行的棋力,稍稍考虑一下,他肯定能看到那一手“长”在要紧处的棋,但因为行棋太快,难免会出漏着。
       即便如此,形势仍然五五开,容志行黑棋稍厚,慢慢收官的话还是他胜算大。只是这期间,他的电话不断,大概是那边足球活动主办方在催。容志行落子更快了,结果又打一勺子,送吃三颗黑子棋筋,这个损失巨大,黑棋通过压迫白棋的薄形而先手收官的手段均不存在,照常进行下去的话,当为黑棋小败之势。
       容志行的电话又响了,这次肯定是十二道金牌中的第十二道了,他赶紧放下棋子,向对手致歉后抓起西装就往外跑,留下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2012年12月11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将带着燕山手谈社一干人前往广州,与广东省省长朱小丹领衔的一拨高层棋迷进行对抗赛,这是杜鹰与朱小丹两位棋迷的多年之约,直到如今才得以实现。中国围棋协会主席王汝南应邀前往,他说:“容志行将代表广州参赛,这种场合肯定少不了他,别说专门请他来了,就是不请,他估计也会来的。”
   容志行&容坚行:手足兄弟 <wbr>黑白人生
容志行对弈中。
    
  多年棋痴 以棋悟球
    容家兄弟四人,容志行在家中排名老二,是中国足球的翘楚。老三容定行和老四容坚行则是围棋高手,尤其是容坚行,职业五段,曾为国家围棋队队员。哥三个均能上场踢球,再在棋盘上对弈,可谓文武兼备,动静相宜。
    受容坚行的影响,容志行也喜欢上了围棋。容坚行在学校下棋时,已念初中的容志行经常跑到学校来看他们下棋,有时兴起,也找弟弟和几位同学杀上几盘。容坚行回忆,容志行参加过一次围棋比赛,但也是唯一的一次。“1963年,他看到我和容定行报名参加广州市中学生围棋赛,他也报名参加了。我们在那次比赛中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后来,两兄弟先后进入国家足球队和围棋队,成为国脚和国手。两人兴趣相仿:容坚行的职业是围棋,平时经常上场踢球;容志行专攻足球,但围棋成了他的兴趣和爱好。“那时候他每次到北京去国足报到,先是去围棋队报到,找棋友下几盘棋后再去足球队报到。”容坚行说。在国家围棋队中,陈祖德、聂卫平、王汝南、华以刚都是容志行的好友和棋友。
    华以刚老师回忆:“那时候我们围棋队住在体委训练局里,和其他运动队都在一起。每天中午我们休息的时候,有两个出了名的棋痴总端着棋盘来我们宿舍,请我们指导他们几盘,一个是容志行,另一个则是庄则栋。”
    王汝南老师记忆中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有一个中午,我和陈(祖德)老见到容志行正在下棋,就邀请他一起去吃饭。当时他正与别人杀得兴起,竟然拒绝了我们的邀请,宁愿下完棋后自己泡方便面吃。当时陈老开玩笑,这小子居然这么痴迷围棋,干脆别踢球,改行下围棋算了。”
    王汝南说,容志行的棋瘾很大,经常找职业棋手下棋,相互间熟了,职业棋手们也不客气,让他四五个子,仍将其杀得稀巴烂,让容志行很难受。后来他索性找同等水平的围棋队工作人员下棋,这样他既过瘾了,又能赢棋。
    容志行经常出国比赛,他消磨空余时间的办法就是看棋书,随身行李里总带着《日本名局精解》之类的围棋书籍。没人陪他下,他就自个琢磨。
    容志行性格随和,又喜欢下棋,他的棋友遍布全国,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能找到一些棋友。他退役后,在广州二沙岛担任广东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每天下班后,在棋队总能找到他。在容坚行的带动下,象棋泰斗、特级大师杨官璘也经常与他下围棋。广东棋队的司机和保安也是他的棋友。
    后来容志行改任深圳体委主任后,每天都很忙,但他总是能抽出时间下棋。容坚行感叹:“那时候他少下棋是没办法,但不下棋是不可能的。”
    下棋能给容志行的足球职业生涯带来什么呢?容坚行讲过这样一件事。有段时间他在围棋上面临瓶颈无法突破,颇为苦恼。容志行开导他:“不要老是埋头下棋,要学会调节。一方面可以调节精神,以免脑筋呆滞;另一方面可触类旁通从中得到启发。比如,我有一次去打篮球,看到别人一个过人切入的假动作很不错,我就在足球场上使用,效果果然不错。”
     容坚行说,围棋对于容志行来说,不仅仅是一项智力游戏,更是一种精神调节,对形成“志行风格”是一种促进作用。“紧张训练和比赛之余,下下围棋是一种很好的调节,形成爱好后,围棋对他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常动脑筋、爱思考、形成观察问题、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习惯性思路,更有大局观。在围棋潜移默化的熏陶下,他的综合素质得以全面提升。”
    在容坚行看来,“志行风格”并非一朝一夕便可塑造,而是长期逐渐形成。“下棋不仅仅是在争胜,更是在培养一个人的气质。‘志行风格”和精神,也对我们平常的训练、生活和为人影响很大,对我们都有促进。“
     容志行的业余爱好除了围棋之外,还有排球、篮球、羽毛球、乒乓球,他说这些项目都对他踢球有用。下棋有助于培养勤于动脑的习惯和分析的能力,打羽毛球有助于锻炼灵敏性和起动速度等等。他喜欢玩,但都不是瞎玩,而是很用心地去玩。
    棋圣聂卫平对容志行推崇备至,每次对中国足球恨铁不成钢时,他都忘不了要拿容志行做例子。“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认为容志行是中国足球踢得最好的球员,他为什么踢得好呢?因为他的大局观最好。他的大局观为什么好呢?因为他喜欢下围棋。他自己也这样说,说他在场上观察时,就用围棋的一些思路,看得很远,注意整体配合,大局观那不是一般的好。他的球之所以踢得好,围棋对他的帮助很大;中国足球之所以差,就是因为球员都不会下围棋。如果我当国足总教练,我就强迫队员们先学会围棋,那样的话中国足球还有点希望。现在应该请容志行给他们讲讲围棋怎么对足球有帮助。”
    2009年围棋文化高端论坛在广州番禺举行,老聂再次见到容志行。老友相逢,分外喜悦,容志行请老聂指导一盘,老聂欣然应允。容志行出招极快,深合老聂之意。一局战罢,老聂在夸奖容志行思维敏捷、落子飞快的同时,也笑称容志行的勺子越来越多。容志行哈哈一笑:“岁数多了,勺子挡也挡不住。”
    老聂以容志行为例,认为球员也该学围棋、培养大局观的说法得到足球名宿年维泗的认可。年维泗曾担任国足主教练,容志行曾是他手下队员,两人有师生名分,私下相交甚笃。年维泗80大寿时,容志行还特地从广州赶到北京,为恩师庆寿。
    国家围棋队与北京足球元老队进行足球赛已成传统,年维泗每次必到场,客串围棋队的足球教练。他对常昊、古力等棋手在场上的表现赞赏有加:“他们踢球会用脑子,有大局观,善于配合。本来他们的整体技术肯定不如老职业球员,但他们却能不输于他们,确实是在用脑子踢球,弥补了整体技术上的不足。”
 容志行&容坚行:手足兄弟 <wbr>黑白人生
右为容志行,左为容坚行。
    
   “志行风格”新传
       一次酒酣处,聊到足球,老聂把酒杯往桌上“啪”地一放,很牛气地说:“上次年(维泗)老80岁大寿,我和容志行都去了,韦迪(时任足管中心主任)也在座。我很严厉地批评他:‘你怎么连胡总书记的指示都不好好落实?’一句话问得他有些傻了,他大概还不知道2009年济南全运会的时候,胡锦涛总书记接见我和容志行等一批新中国体育发展60年优秀个人和先进集体时,他握住容志行的手说:‘中国足球还要继续发扬志行风格’,但这之后足协就没有好好落实过胡总书记这句指示。”
    容志行&容坚行:手足兄弟 <wbr>黑白人生
2009年济南全运会,胡锦涛总书记接见老聂等中国体育发展60周年先进集体和个人代表。

        何为“志行风格”?此说法最早见诸于1979年9月5日《体育报》刊登的《足坛名将容志行》一文,这篇报道由体育报记者邱镇祁撰写,文中首次提及“志行风格”,该文一出,立即引起强烈反响,其他媒体纷纷跟进,从此“志行风格”传为佳话。“志行风格”源自于他在赛场上高超的技术和对对手充分尊重的良好赛风——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刻苦训练,技术出众,从不做粗野动作,不报复对方球员,不与裁判争执,不乱吐唾沫……用容志行自己的话说就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容志行1972年入选中国足球队,是那一时期中国男足的中场核心。在比赛中他始终表现出高超球技和高尚体育道德。他说:“我在场上比赛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球上,从来不会去报复踢人。我永远记得这么一句话,那就是,对对手的最好‘报复’就是把球踢进他们的球门。”容志行从进入广东队、国家队到退役的近18年中,参加各种国内外比赛近千场,却从未领过一张黄牌和红牌!这是一大奇迹,也是一项吉尼斯纪录。
      容志行说过,足球比赛看起来很粗,其实不然,只要双方都是对着球,努力去争胜,比赛就会文明而又精彩。至于在比赛中对方踢不到球而踢人,有两种原因:一是技术不到家,做出的动作不规范;二是对足球的真谛不理解,动作过大,甚至产生报复行为,均不可取。容志行对对手的“重点照顾”另有理解:足球场上两边各11人比赛,我能吸引对方两三个队员防守,那就是成功。因为此时,必然有队友无人盯防,处于有利位置,我就要千方百计地将球传到他的脚下。
       而且,容志行还有“足球场上勇敢的人不易受伤”的独特理论。他说,足球是激烈对抗的运动,允许合理冲撞,被对方撞倒、踢倒不可避免,但许多时候是勇敢的人不易受伤。他举例说,双方面对面同时使劲踢球,力量互相抵消,大家都不受伤;如果另一方出脚犹豫,就成了被打击的对象,当然更容易受伤。
      成名多年,但容志行的低调却也也是出了名的,容坚行说他哥哥已经多年婉谢足球专业媒体的采访。原因是,容志行说足球是集体项目,每支队伍都是一个整体,个人只是其中一员,起到该起的作用罢了;二是中国足球水平还很低,像他这样从事了一辈子足球的人,未能提高中国足球的水平,心中常怀内疚。
    “你要是采访他的话,最好聊围棋,这个他喜欢聊,如果聊足球的话,他基本上不会说什么。”容坚行说。“他以前不止一次说过中国足球的重中之重是抓青少年足球,关键是抓好8岁到10岁这个年龄段孩子,政府、足协要花大力气做好青少年足球培训,让更多的青少年投身到足球运动中来,这样足球事业才会有发展。但现实问题是,这个年龄段孩子哪有时间和机会去踢球?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下,孩子不能自由选择,也找不到可以踢球的地方,还有足球环境也让家长望而却步。他说了也没用,也就不说了。”
       容志行这么想,也这么去付诸实践过,事实证明,也确实行之有效。2008年他退休后,一直当“义工”,跟随广东第11届全运会当“顾问”,指点广东队队员。协助教练员纠正他们的基本技术,鼓励他们要有一个好的场上作风、那批孩子大多在10岁左右便进入体校,后来分别进入广东队和广州青年队,为了迎接2009年在济南举行的第11届全运会,2006年开始在广东足球训练基地集训。为了让队员们得到更多的比赛经验,2007年,广东省足协与广东东莞日之泉集团合作,由日之泉冠名注册参加全国乙级联赛。2008年底,广东日之泉打入乙级联赛决赛周,容志行随队远赴成都,坐镇当高参。9天的赛会制,广东日之泉队夺得亚军,冲甲成功。
       2009年广东日之泉双线作战,甲级联赛排名第5,全运会上夺得银牌。在这一年的广东日之泉队的所有比赛中,都能看到容志行的身影。全运会后,该队5名球员入选国奥队。
       容志行很早就注意到培养少年后备力量的紧迫性。早些年他还在北京时,周日跑到业余体校,让四五个学会围抢他。他学当年启蒙教练员哼着“哆、唻、咪、发、嗦”调子过人的样子,从容地盘球躲过一个个孩子的抢截,藉此一招一招地教孩子们学。
       在广州,一些少年体校、少年之家及学校的球队请容志行去辅导,只要时间许可,他每请必至。在广东三水县,容志行陪妻子回老家探亲时,也在非常有限的假期里抽时间去教业余体校的孩子们踢球。
       行文至此,有一种莫名的悲哀涌上心头:一个一生最好时光在踢球、一辈子注定离不开足球的人现在竟然宁愿谈围棋,也不愿谈足球,这要对国足失望到何种程度才至于此?一如老聂有一天不愿谈围棋,而只想谈足球一样,那得先把围棋从他的心里头生生剜掉,真的如此,又得经受怎样刻骨铭心的伤害?
       近千场比赛,未曾领过一张红黄牌,这在现代足坛已是神话。那段时期,还有女排精神、中日围棋擂台赛之聂旋风,那是一个精神提振甚于物质刺激的时代,那也是一个“感谢国家”无不是发自内心的年代,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依然保持着质朴厚道的情怀。比如老聂,有说他是“聂大嘴”,喜欢放大炮,但只要他听到任何对国家和围棋不敬的言词,他不惜翻脸,也要与人争个面红耳赤。在他心目中,国家、围棋绝不可亵渎,没有任何条件可讲。一家陈毅元帅命名的茶叶公司请老聂和其他围棋高手做形象代言广告,老聂说:“这是陈老总亲自取名的茶叶,又是围棋队指定用茶,做个形象代言不能讨价还价!”
       但现在已经不是容志行和老聂的时代了。如今的足球场上,球员向裁判吐口水、脚踢对手、假球黑哨大行其道,在这样的足球环境下,哪还会有球员像容志行一样,通过学围棋、打篮球和打羽毛球来主动提高自身素养?就算他到了今天的球场,他也照样难逃黑手,红黄牌的空白将肯定成为历史。
       足坛的气候恶化至此,要改变气候非一朝一夕、一城一池之功,重提“志行风格”是一种良好愿景,要想凭此改变足球气候,亦无异于缘木求鱼。重建清风明月的气候,根子在于体制转变,建立真正符合市场的职业体系;突破点则在于“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喜欢足球的邓小平看到这点,一生从事足球的容志行对此亦洞若观火。
      在这个足球裹挟着黑哨、假球等太多的负荷艰难滚动前行的今天,一如神话般的“志行风格”弥足珍贵,却也遥不可及。回首处,在那个远去的时代,足球场上曾有这么干干净净、堂堂正正的人和风格,我们无缘亲眼目睹,只能无限缅怀向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