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韩围棋电视地位何以天壤之别?

(2015-04-04 23:33:19)
标签:

体育

围棋电视

中韩对比

比赛直播

           韩国GS加德士杯在韩国头衔战中排名第二,冠军奖金为7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0万元,但颇有些意外的是,这项棋战是快棋赛,每方保留时间为10分钟,然后40秒一步。通常情况下,越是有分量的棋战,其用时也越长。日本最富盛名的大三冠(棋圣、名人、本因坊)决战均为七番棋,而且还是两日制,为的就是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思考,弈出名局。
         韩国棋战创设之初模仿日本,用时较长,GS加德士杯最早每方5小时,与日本王座战、天元战相同,后来缩短为每方4小时。再后来干脆改为快棋赛,步伐不可谓不大。究其原因,主要是围棋电视台在其中发挥作用的缘故。
        韩国围棋电视台经过十年发展,如今已成为棋战中不可或缺的角色。所有新创办的围棋比赛都离不开围棋电视台,韩国围棋联赛、物价情报杯、名人战的主办者中就有围棋电视台,其地位得以肯定后,传统的围棋比赛比如GS加德士杯、LG杯也加入其中,以至于韩国棋战几乎都在韩国围棋电视台演播室里举行。
         在电视演播室里进行比赛,其用时必然提速,否则无法适应电视直播。为了达到此要求,传统的GS加德士杯等赛事不惜降尊纡贵,将慢棋赛改为快棋赛。
       不仅如此,为了迎合围棋电视观众需求,韩国围棋联赛、GS加德士杯等棋战都安排在晚上进行,这个时间棋迷有充足的时间从容观战。而在传统思维定势中,围棋比赛都是要在白天进行,晚上是棋手们的自由休息时间。
        但电视直播要求比赛在晚上进行,韩国棋院和棋手们只能予以配合。在韩国,比赛赞助商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财团法人制的韩国棋院一旦没了比赛赞助,立马就得关门歇业。韩国棋手自此改变白天比赛、晚上休息的生活节奏,渐渐习惯晚上比赛。4月2日晚,韩国第20届GS加德士杯决赛五番棋第四局在电视台演播室里进行,这个时间,中国棋手用餐的用餐、锻炼的锻炼。
         韩国围棋电视台之所以拥有如此强大的话语权,根本原因是其拥有100万收看用户。任何一家棋战赞助商都不会忽略这100万用户的广告价值。反过来说,这100万电视用户也吸引了一些商家加入到围棋赞助商行列中来。
       当然,韩国围棋电视台也对得起这些赞助商的投入。在如何吸引电视观众这方面,围棋电视台用心良苦。大盘讲解为主打,虽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模式,但他们很懂得照顾棋迷观众,期间几乎不曾停歇,不断地摆各种变化图进行讲解,让观者不至于疲劳犯困。
  讲解到最后,两位棋手还将对局从头到尾再回顾一遍,着重讲解胜负处,即使前边有所错过,最后看一看亦能一清二楚。赛后他们还与对局者连线,提出他们在讲解过程中的困惑,由对局者来解答。
  为保持电视画面漂亮,电视台设计出了专门的棋盘和棋子,整个画面浑然一体,清晰美观。两位讲解者手里不拿棋谱,这样杜绝了讲解中不断停下来找手数的败笔。讲解者前边既有对局室的监视器,也有网络直播屏幕,他们能及时了解棋局进程。
       韩国围棋电视台在培养讲棋棋手方面也有独到之处,竞争上岗,类似金成龙九段这样的讲棋明星,棋力不算很高,但讲起棋来则是超九段。据他自己说,他这是被逼出来的,刚开始讲棋的时候,他被列为淘汰对象。

       再来说说中国围棋电视为何积弱不振了。中国围棋市场广阔,围棋电视频道亦有巨大用户群,但至今尚无一家围棋频道做大做强。目前仅存的天元围棋、弈坛春秋等围棋专业频道完全没有韩国围棋电视台在棋界说一不二的权威、气势。
      央视在围棋上的投入时大时小,但因频道资源紧张、直播项目过多的缘故,央视无法承载起电视围棋的重任,对其着实不能要求过多。每周仅能提供1小时的节目时间,而且安排在凌晨,再好的节目也会被废掉。央视于围棋只是锦上添花,有则喜,无亦不忧。日本NHK电视台和韩国KBS电视台情形与央视相似,哪怕两家国家电视台都主办有自己的围棋赛事,还偶尔直播一些诸如日本棋圣战、三星杯等重大赛事,但终究形成不了韩国围棋电视台这样的影响力。
      专业的节目由专业频道来做,围棋亦然。然而,与韩国不同,中国电视频道能否落地、能否被观众收看,并不由观众说了算,而是由各地的广电系统做主。这是个很无奈的现实。在韩国,如果棋迷观众用户需要收看围棋频道的话,一个电话即可开通,而且围棋电视台也能清楚地掌握有多少观众在观看节目,这关系到广告价值评估和频道收入。
      中国各地的电视用户对于电视节目的选择完全没有自主权,各地广电系统在控制机顶盒的同时,也控制了节目源。天元围棋、弈坛春秋这些围棋频道根本没机会与用户直接打交道,他们要面对的首先是各地广电系统。后者以打包的方式将围棋节目输入机顶盒中,围棋频道从中得到的分成被严重缩水。
       这也是中国专业节目频道面临的困境,包括围棋。他们无权决定自己的发行,与受众没有直接接触的机会,各地广电系统几乎直接决定了他们的生死。
       天元围棋频道创办之初,其所属的贵州电视台台长李新民乐观地估计,中国棋迷3000万之众,只要有十分之一的棋迷收看天元围棋频道,每月仅仅收取10元钱费用,即有3000万元进账。但结果是,多少用户观看天元频道?不知;每个用户提供的收入多少?说来简直寒碜,跟李新民最初预想的差之甚远。
      没有制作方与用户之间的直接沟通渠道,围棋频道收益无法保证,积极性严重受挫。原来制作弈坛春秋的公司意兴阑珊撤出后,频道节目只得一遍遍地重放,喜欢围棋、不知内情的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还为此发牢骚:怎么一直在重放以前的节目?
      天元围棋频道虽已实现盈利,但在目前这种频道落地受地方制约的格局下,要想在节目质量、利润收入等方面有一个质的飞跃,难度不小。

     中韩围棋电视地位何以天壤之别?
 韩国主办的世界围棋大赛在围棋电视台演播室举行已成常态,围棋电视台参与所有围棋比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