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兹猫
阿兹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391,431
  • 关注人气:102,7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2021-11-05 09:10:16)
标签:

斯里兰卡

生态旅行

观鸟

乌达瓦拉维国家公园

阿兹猫

分类: 阿兹猫南亚行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成立于1972年的乌达瓦拉维是斯里兰卡最受欢迎的几个国家公园之一, 栖息着多达六百多头亚洲象,位居兰卡国家公园之首,加上广阔的稀树草原景观,难怪有人把它和东非相媲美,而这里多姿多彩的鸟类世界更让人着迷。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探索兰卡野生世界的第一站是乌达瓦拉维国家公园(Udawalawe National Park),位于科伦坡东南约180公里的拉特纳普勒地区(Ratnapura)。作为兰卡排名前三的国家公园,自然有它的独特之处,其中之一就是大象的数量众多。斯里兰卡大象也称为“锡兰象”,是亚洲象中体型最大的亚种,然而,无论雌雄却几乎都不长象牙。原来有象牙的锡兰象在英国殖民时期被严重非法捕杀,导致基因变化,只有5%-7%的大象长有象牙。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通常一个国家公园我会预订至少两次Safari,早上和傍晚。第二天一早不到六点就起床了,乘坐越野车在七点之前进入国家公园。果然,驶入公园后不久,一头亚洲象便从路边的灌木丛中慢悠悠走出来。它体型不大,没有象牙,看起来很温和,和我们对视了一下,便甩着鼻子走开了。向导指着路边草丛中一头倒下的幼象,象妈妈正伤心地守护在旁边,久久不愿离去。“小象可能生病死了,这个时候还是远离母象为妙,不要打扰它。”我们赶快离去。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守候着小象尸体的母象

  一月,正值旱季,乌达瓦拉维国家公园的植被本就不丰茂,展现出一种荒凉的美,但这时也更容易发现野生动物。我记录的第一种兰卡特有鸟种—蓝喉原鸡( Sri Lanka Junglefowl)登场了。这是一只雄鸡,昂首挺胸从草丛中走出来,观察了下四周,小跑着过了马路。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原鸡属包括红原鸡、灰原鸡、蓝喉原鸡和绿原鸡,蓝喉原鸡又称“黑尾原鸡”,雄鸡羽毛艳丽,是兰卡国鸟。这是典型的岛屿物种,与岛内的掠食者及竞争者一同演化。蓝喉原鸡数量应该不少,后来我在其它国家公园又见到很多次,包括一只亚成的雄鸡。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乌达瓦拉维国家公园的鸟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下面是几个动人的瞬间。

1 穿粉红靴子的橙胸绿鸠

  越野车突然停下来,前方地面有一小水坑,一只橙胸绿鸠(Orange-breasted Green-pigeon)雌鸟(斯里兰卡亚种)落在地上,看样子想要喝水。只见这个小家伙小心翼翼走近,这时我才注意到它竟然穿了一双艳丽的粉红色“靴子”,这也太时尚了吧。它的眼圈竟然也是同款的粉红色,看起来犹如一个聪慧可爱的小姑娘。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穿着漂亮的靴子踩在泥里,它开始低头喝水,看样子是渴坏了。旱季,水源对于鸟儿们太宝贵了。我们静静地等着它喝完离去,才又开始前行。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2 绿皇鸠的早餐

  绿皇鸠 (Green Imperial Pigeon斯里兰卡亚种)的颜值也很高,尤其是背部的羽毛,会随着光线变化出不同的绿色金属光泽,以至于我分别拍摄的两只,一时间还以为是不同种类。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绿皇鸠倒挂在枝头觅食的样子很有趣。它们的早餐看起来都很丰盛,有可能是榕果或者乌榄,反正热带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果实。

  顺便再介绍一位鸠鸽族成员—绿翅金鸠(Emerald Dove),虽然是在雅拉国家公园拍摄的。这边依然是兰卡亚种,和前两者想比,更多时间在地面活动。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3 “路霸”白颈鹳

  水鸟是乌达瓦拉维国家公园的一大亮点。然而,某些大型水鸟却不好好在水边呆着,反而霸占公路。大清早,便遇上这样一群白颈鹳(Woolly-necked Stork),这里的鸟儿都不怕车子,停在跟前也若无其事。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白颈鹳在前面缓慢行走,地面上的两栖爬行动物和小昆虫看来是目标。当它飞起时,我注意到像所有鹳类一样,它在飞行中伸直脖颈平衡。这也是鹳和鹭的区别之一,缩着头飞的基本都是鹭。顺便说下,鹳都很安静的原因是因为没有鸣管,想叫也没戏。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其它涉禽:

彩鹳(Painted Stork)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黑头白鹮(Black-headed Ibis)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白胸苦恶鸟(White-breasted Waterhen)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肉垂麦鸡(Red-wattled Lapwing)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黑翅长脚鹬(Black-winged Stilt)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栗树鸭(Lesser Whistling Duck)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林鹬(Wood Sandpiper)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印度池鹭(Indian Pond Heron)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斯里兰卡的”小东非(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