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兹猫
阿兹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11,578
  • 关注人气:102,7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2021-09-03 09:30:08)
标签:

纳米比亚

沙漠象

摄影

旅行

阿兹猫

分类: 阿兹猫中南非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西北旱地,这个荒凉无垠、危机四伏的世界为仅存百余头的沙漠象提供了安全的港湾。这些最后的沙漠巨兽游走在沙海和岩石地带,靠的是毅力、智慧和古老的经验。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骄阳下,车窗外的景色彷佛不是我生活的那个星球。这片从大西洋向东北延伸到内陆的沙砾平原,是纳米比亚自然环境最恶劣的地区。干燥与炙热的空气里,连鸟儿都看不见一只,正在疑惑生命如何在这样的土地上延续,答案便出现了:一群南非剑羚从天而降,出现在车子正前方,在沙地上狂奔。看着它们矫健的身影消失在灌木丛后面,大家兴奋不已。很快我们又见到了鸵鸟,这里真的有野生动物,而且还不少。但我的目标却只有一个:沙漠象。自从四年前追踪沙漠象未果,我一直耿耿于怀,此行更是直接杀到纳米比亚西北,这次特地聘请了专业追踪手,不达目的不罢休。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我的旱地追踪向导Choppies是德裔,这个健壮的小个子白人带着他能干的黑人助手,开着一辆带拖车的皮卡,装着这几天露营的所有物资,从骷髅海岸赶到我们的营地。会合后,我们的越野车跟着他后面,疾驰在干旱的河谷地带。六月,Hoanib河干涸的河床成为越野车的理想车道,河床边长满了高高的芦苇,只是前车扬起的滚滚尘土时不时挡住我的视线,周围单调的景物让我有些昏昏欲睡。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不知开了多久,突然车子慢了下来,只见Choppies探出头,示意我们右侧,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头大象赫然矗立在不远处,距离路边不过几十米。我愣住了,惊喜来得太过突然,甚至忘记举起相机。这头孤独的成年公象,洁白的象牙并不长,皮肤上布满皱纹,长期生活在干旱炎热地区,外貌自然也显得衰老。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我注意到它的面前有一个小水坑,这是环保组织在当地建造的几个水源地之一,旱季时对于沙漠野生动物格外宝贵。沙漠象的皮肤颜色更浅,与身后的褐色山岩几乎难以区分。只见它一下一下用鼻子汲水,喝完,迈着稳健的步伐,从我们的车前走过。那一刻,我看到了它眼中的温柔,能够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生存,想必磨炼出非常坚韧的性情吧。沙漠象的体型与草原非洲象相比,更加消瘦,四肢也更长。它们的脚掌更宽,由于在沙地上长途奔袭,导致脚垫开裂。一头成年公象重达六吨,身高四米,而母象则只有公象体重的一半多。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这头沙漠象走到路的另一侧,那里有一株巨大的微白金合欢树(Ana trees)。只见它伸长鼻子,摘下嫩叶塞到嘴里。它们不挑食,树叶、根茎、果实、花朵、草等,甚至尖刺都不放过,没有不能吃的。旱季,沙漠象更加依赖木本植物,骆驼刺(camelthorn), 酸枝(mopane), 微白金合欢树,看起来难吃的食物对它们而言却是美味佳肴。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沙漠象并非一个单独的物种,只是非洲象的亚种之一,因为适应了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成为一个传奇。据说整个非洲只有两个种群,分别生活在北非的马里和西南非的纳米比亚。后者主要分布在库内纳(Kunene)南部和达马拉兰地区(Damaraland)。那里是年降水量仅50-150毫米的干旱和半干旱区域,布满贫瘠的沙地与石山。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鸵鸟也是这片荒凉大地的主人


  纳米布沙漠的地下河造就了一条植物带,Hoanib这条季节性河流便是最大一条,丰富的地下水滋养着耐旱木本植物和岸边稀薄的植被。河岸两边的绿洲成为野生动物的庇护所,大象、鸵鸟、羚羊等动物沿着河道迁徙,寻找水和食物。这些间歇水源维系着整个骷髅海岸一直到安哥拉边境的生态平衡,是野生动物从内陆到寒冷的大西洋沿岸季节性迁徙的重要通道,成为我们追踪沙漠动物的“主战场“。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途中在树荫下野餐


  沙漠象常年沿着干涸的河床行走,库内纳河(Kunene River)跨安哥拉和纳米比亚,沙漠象曾经在库内纳河北部到纳米比亚中部的奎斯布河(Kuiseb River)的广大地区游荡,然而,因为狩猎、人象冲突以及战争,这个原本庞大的族群被迫分成了五个小群体,在Hoarusib, Hoanib, Uniab, Huab和 Ugab这几条河附近生活,数量极为稀少,目前仅剩150头左右。沙漠象的家族规模比草原非洲象要小得多,埃托沙国家公园的一个草原象群,二三十头的数量很正常。然而,沙漠象家族通常只有头领母象和它未成年的孩子,还有两三个成年姐妹而已。生活不易,可见一斑。公象通常在12-14岁左右离开生活的象群。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沙漠象群为了寻找食物和水源,不得不长途迁徙,“游牧”的习性帮助它们生存了下来。历史上沙漠象曾经跋涉190公里,从安哥拉边境的库内纳河,一直走到纳米比亚中部的霍卢西河(Hoarusib River)。然而,库内纳河的沙漠象群在安哥拉内战结束时,已经被盗猎得差不多了,这种不同寻常的长途迁徙也嘎然中止。现在它们偶尔会从霍卢西河走到七十多公里外的霍阿尼河(Hoanib),因为那里的微白金合欢树更多,富含蛋白质的豆荚也更大。洪水季,河床边生长茂盛的青草也很有诱惑力。通常它们会连续吃喝上几天,然后再一口气穿过荒芜的砾石平原,回到来的地方,通常在夜里行走,因为气温会凉爽不少。沙漠象偶尔也会在山区进行短途旅行,沿着狭窄陡峭的山间小道,为的是寻找一种散发出香味的灌木—没药树脂,找到后它们会连根吃掉这种据说带有甜味的植物,或许也有医药用途。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沙漠象可以连续几天不喝水,而是从食物中汲取水分。它们很聪明,已经学会用尿液或者舌头下的吐水袋润湿沙子,覆盖在身体上,来对抗极端高温。大象的记忆力非凡,可以清楚记得栖息范围内稀缺的水和食物的位置。通过开辟路径和开挖水源,沙漠象在这片干旱的生态系统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超强的学习能力和长距离迁徙使得它们能够调整活动范围以应对气候变异和人类的猎捕。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沙漠象饱餐一顿后,转身缓缓离去。看着它的背影,我突然有种感动,陆地最大的动物,竟然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下来,大自然生命的顽强,不再是电视里或者书本上的故事,而是真真切切展现在我们面前。一次完美的邂逅,意犹未尽,然而,前方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我们。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纳米比亚沙漠象,最后的旱地传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