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兹猫
阿兹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44,040
  • 关注人气:102,3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堪察加十宗“最”

(2018-10-03 09:54:43)
标签:

堪察加

棕熊

旅行

摄影

阿兹猫

分类: 阿兹猫玩摄影
堪察加十宗“最”
—— 远东秘境堪察加系列(一)

   堪察加半岛,无论是在千岛湖零距离接触野生棕熊,还是在欧亚大陆最高的活火山脚下露营,更有乘坐改装渔船海上过夜,为的是一睹太平洋最大虎鲸群,每一次经历都是挑战自我的发现之旅,不断带给我惊奇+惊喜+惊叹。
堪察加十宗“最”

2017和2018年先后两次,历时一个月的堪察加之旅,想记录的东西很多,然而,在路上时,我却萌生了一个想法,想写一篇堪察加十宗“最”,与其说是“最”,不如说是旅途中那些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新鲜事儿吧


第一宗: “棕熊王国”与野生棕熊零距离

   清晨,我从一片冰凉中醒来,听着双层帐篷外呼呼的风声,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露营,起点很高,选择了熊出没最多的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堪察加半岛。每当看到那些帐篷周围那些熊爪印,便会感慨一番,这个星球上,可以在熊领地大摇大摆搭帐篷睡觉的机会恐怕不多。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先后两次在“棕熊王国”千岛湖的科研站露营,每天与熊各种邂逅,最近时不过两三米,更有被七八头棕熊包围的时刻。有时熊会让人,自行先撤,遇到无动于衷的大块头,我们便静静绕开,对方也相安无事。有时小熊甚至会钻过电网进入营地玩耍,这里本来就是它们的家园。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难忘千岛湖的清晨,掀开帐篷,看着太阳从火山后面升起,棕熊们喘着粗气,不慌不忙迈着步子,逆光下的身影格外雄健。母熊忙着召唤顽皮的小熊,温馨感人,与熊共享日月光辉,这样的时刻在我的生命中无比珍贵。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顺便说一句,千辛万苦来到千岛湖,建议在湖区露营最少三个晚上,充分享受与熊共处的乐趣,拍摄不同光线和场景下的棕熊,那种普通游客的直升机一日游会让你留下太多遗憾。
堪察加十宗“最”


第二宗: 最酷改装车,越野越疯狂

   到了堪察加,才知道什么是“越野”。
堪察加十宗“最”
(穆特诺夫火山上的越野车)

   从堪察加半岛首府到千岛湖的距离不过四百多公里,沿着鄂霍茨克海边行驶,但完全没有路,只有沿着车辙印走,需要整整两天时间。当我第一眼见到进入湖区乘坐的交通工具时,不禁仰视许久,这应该是我坐过的最强悍的车了。六个巨大的轮子有半人来高,爬上去都很费劲。后来了解到,这个俄罗斯本地车厂卡玛斯(KAMAZ)是有着三十多年历史的著名重卡品牌,前苏联恶劣的作战环境,使得卡玛斯重卡的设计可以应付低温和各种复杂地形。自1976年以来,已经生产了160万辆车和220万台柴油机,包括民用和军用的全地形车,战斗气质爆棚。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为了摆这个pose,我好不容易爬上驾驶室)

   就这样,整整一周,我们坐着酷帅的俄罗斯全地形车翻越布满火山砾石的路面,涉水过河,穿越白桦树密林,驰骋冰雪大地,从火山到海滩,最长一天行驶七百公里,强悍的表现让人瞠目。即使在极地,也鲜见这样的旅行工具,绝对是堪察加半岛旅行的特色。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还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就是左舵和右舵车并存,行驶方式却和中国一样是靠右行驶,原来当地非常多日本淘汰下来的二手车,方向盘改装起来费钱也麻烦,干脆就这样开吧。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换个轮胎,哪里都敢上)

   战斗民族的司机很粗犷,第一次上穆特诺夫火山乘坐一辆老款的改装四驱越野车,愣是在风雨交加,雾气弥漫,且完全没有路的火山中开了两个多小时,颠得我内心奔腾着无数个草泥马,多少次想叫停。一开车门,外面恨不得十级大风,结果在山上只停留了十分钟不得不下撤。这样的气候条件敢开上火山的也就是老毛子了。第二次,在同一座火山上遇到了一群驾驶着四轮山地越野摩托车的游客,在堪察加向导率领下呼啸着从我们身边开过,身后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我们。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第三宗: 睡在活火山脚下,掀开帐篷看喷发

   如果说在熊的领地露营是种风险,那么睡在堪察加最著名的活火山脚下便是另类野性体验了。作为全球火山活动最频繁的地区,堪察加半岛有300多座火山,其中29座活火山,最壮观的19座甚至被列入了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周围的熔岩区还曾被用作俄罗斯月球车的试验场地。
堪察加十宗“最”
(看起来很美,夜里零度)

堪察加十宗“最”
(欧亚大陆最高的克柳切夫火山下露营)

   我们乘坐全地形车进入克柳切夫火山群,沃斯托内奇山脉中段的克柳切夫火山(Klyuchevskaya Sopka)海拔4,750米,是欧亚大陆最高的活火山,也是远东地区最高峰。在火山营地的最后一天清晨,我被同伴们的惊呼声吵醒,“快出来,看火山喷发。”我赶紧拉开帐篷,只见红色浓烟从旁边一座海拔2882米的Bezymianny火山顶部涌出,很快,太阳从火山背后发出刺眼的光芒,一轮红日跃出,喷射出万丈光芒,整个大地笼罩在一片金色中...这样的场景,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难得遇见,然而在当地人眼里,火山喷发就和吃饭喝水一样,这些喷岩浆、冒浓烟的活火山实在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都不叫事儿。
堪察加十宗“最”


第四宗: 火山奇云神似UFO

   作为一个走南闯北的人,我也经常会被堪察加神奇的自然风光折服。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不少奇观异象,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莫过于克柳切夫火山的奇云了。那天我们在火山脚下徒步了十二公里,回程路上,眼看世界上最完美的火山锥顶部不知何时戴了顶“帽子”,非常漂亮,大家纷纷驻足拍摄。这种帽子云是因为稳定的气流上升、越过山口时,云层出现冷却过程,形成类似帽子的奇特形状,在火山地区常见。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就在欣赏帽子云之际,旁边的一座火山山口也静悄悄披上了一层“薄纱”,这件“纱裙”比帽子云更令人惊艳,洁白、匀称、飘逸,犹如大自然准备的精美服饰。这是我见过的最浪漫的云了,那一刻,感觉很不真实。
堪察加十宗“最”


第五宗: 搭帐篷住船上,太平洋上不眠夜

   一年前,我在堪察加半岛经历过最长的出海一日游,全天12个小时。阿瓦恰湾的风浪对于晕船的人来说是场噩梦,但对于在极地航行了数十次的我来说,则是美妙的享受。一年后,我的这种享受又延长了一天,参加了一个只有当地人才会选择的海上两日游,有幸(不幸,对部分晕船的同伴来说)体验了一把太平洋上的不眠夜。船是那种日本二手小游船,只能容纳十个人左右,晚上原本计划在岸上露营过夜,但当一头饥饿的棕熊出现在岸边时,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索性在甲板上搭帐篷。
堪察加十宗“最”


   第二天一早,我们驶向更远的海湾,为的是寻找太平洋最大的虎鲸群。运气不错,出海一个小时后便发现了它们的踪迹,足足两个半小时里,我们跟随这群觅食的虎鲸,看着它们在船前船后游弋,不时做出些跃出水面的高难度动作。我曾经数次在极地和加拿大遭遇虎鲸群,但是从未像今天这样,可以有如此充足的时间观察它们,这就是堪察加出海的魅力所在。不过这样的行程不建议体质差,晕船的朋友,太痛苦。
堪察加十宗“最”


第六宗: 长脚蟹和海胆当零食吃

   让国人垂涎欲滴的螃蟹,堪察加人却不端上餐桌,而是随意放在甲板上的水池台上,还特意强调,只能在这里吃,不能拿到船舱里,因为吃完直接把蟹壳扔到大海里,方便收拾。我们视为美食中的美食,战斗民族却当做零食一般对待,于是大家也入乡随俗,面朝大海,螃蟹腿只挑肉多的,肉少的直接扔掉,很豪气地努力半天,也只干掉半盘而已,吃不动了。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多捞些海胆,”我和船长请求,第一次出海因为是和一群俄罗斯游客同船,大家对于海胆不感冒,象征性吃了几个,这次只有我们,于是便厚着脸皮多要些,这可是我的最爱。当然,结局和螃蟹腿是一样的,眼睁睁看着它剩下。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生长在冰冷的深海,体型更大,味道更鲜美的堪察加拟石蟹(帝王蟹),当地人不如国人那样热衷,于是为了这一口,每次都得好说歹找堪察加渔民出海,捕上两三只便够七八个人大快朵颐一番。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第七宗: 遍地野温泉,随时可泡汤

   半岛上炙热的火山与冰雪形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冰与火之乡”的堪察加人,最喜欢的日常活动之一就是泡温泉。在这个地热资源如此丰富的地方,只要水好,完全不讲究泡汤的设施了,野外刨个坑,简单用碎石头砌下,就成一个“温泉池”,好吧,这样很堪察加。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大家被告之走到哪里都要带上泳衣,因为泡野温泉出现在几乎所有的“一日游”清单中,无论是上趟火山,还是直升机去趟熊湖,反正回来的路上肯定得让你泡一回,不带泡汤的游览不能称为“一日游”,就这样霸道。
堪察加十宗“最”

   观光直升机半路上直接停野汤池边,大家下来换上泳衣直接进入漂浮着绿苔的四十度的水中,下着小雨也照泡不误。看着这些惬意泡汤的堪察加人,我只有一个想法:他们绝对是野生的。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和北欧人很像,堪察加人也喜欢蒸桑拿,尤其是冷热交替的方式,从炙热的温泉里奔出来,直接跳进森林里冰凉的湖水中,然后再回温泉。我们在途中住宿的简易木屋多带温泉地热和桑拿房,但淋浴设施却不是必备,甚至千岛湖营地也如此,向导隆重向我们推荐桑拿房,却发现没洗澡的地儿,干蒸啊,大家面面相觑,表示不太习惯。
堪察加十宗“最”


第八宗: 没事儿爬爬火山,就当锻炼身体

   还记得第一次去堪察加,飞机即将降落时,舷窗外,一座壮美的锥型火山赫然出现在下方,积雪的顶部云雾缭绕,在巍峨火山的注视下,我们从云端落到了地面,原来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的叶利佐沃机场就在阿瓦恰火山脚下不远。
堪察加十宗“最”

   火山这座地标,只要天气晴朗,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我们登上城市中心的米歇尔山,俯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成城市风景和壮丽的火山群。“你上去过吗?”我问美丽的导游姑娘达莎,“每个月一次吧。”她轻描淡写地回答。攀登2700多米的阿瓦恰火山最受堪察加人欢迎,体力好的人登上去需要六七小时。周末三五好友一起登个山什么的,对于当地人来说,就和我们爬香山一样轻松。
堪察加十宗“最”

   我们订了穆特诺夫火山一日游,这座堪察加半岛上最美丽的火山之一海拔2322米,是堪察加半岛南部最为活跃的火山。陪同我们有两个徒步向导,其中一位大妈长得一点都不“户外”,带着爱犬出现在我们面前时,还以为是邻家大婶出去遛狗。我们拄着登山杖小心翼翼地各种攀爬,上下十公里,耗时五六个小时,结果人家大婶牵着狗狗轻轻松松在火山上溜达了一圈,闲庭信步一般。这一天火山一日游长达十五个小时,晚上十点才回到宾馆,索性连晚饭都省了,倒床上就不想起来了。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第九宗: 堪察加人的宠物是条“狼”

   说起位堪察加大婶的爱犬,火山徒步时,我走在它后面,怎么看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这大尾巴,好像狼啊。好奇之下问了句,这是什么狗。“它是野狼和德牧的混血,”大婶笑眯眯地回答。好家伙,也就是说,它有四分之三的狼血统,难怪摸起来毛很硬,而且除了主人,对其他人接近都很戒备。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狗狗名叫“阿利拉”,只有八个月大,看它在雪地里打滚,动作迅速敏捷,善于奔跑。虽然外貌相似,但性格却没有狼的凶狠奸诈。都说一代狼犬野性很强,对人极有攻击性,出于安全考虑,一般很少饲养,也就是战斗民族毫无畏惧。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除了狼犬,堪察加人饲养最多的应该是雪橇犬了。每年3月举行的世界级环白令海狗拉雪橇大赛,至今已有超过百年的历史,如今已成为堪察加半岛的固定节日。赛事长达一千多公里,是欧亚大陆上最长的狗拉雪橇竞赛。顺便提下,堪察加的雪橇犬都是吃三文鱼长大的,因为其他肉类在这里太贵了。
堪察加十宗“最”
(夏季的雪橇犬基地)

堪察加十宗“最”


第十宗: 鱼子酱散装卖,佐餐就像吃榨菜

   鱼子酱(Caviar)、鹅肝、松露,被称为称西方的三大珍味,然而到了产地,三大珍味之首的鱼子酱却“沦落”为我们野外露营时的佐餐食品,恨不得早中晚一天见三次。
堪察加十宗“最”


   由于堪察加半岛鲑鱼产量过于丰富,堪察加人民对三文鱼这类食物是不屑一顾的,加上属于寒冷地区,当地并没有吃生食的习惯,大部分三文鱼就是腌制、煎炸或直接白水煮。这里也是全世界鲑鱼属鱼子酱最棒的产地之一。半岛拥有相当丰富的河流和湖泊,水质透明纯淨,对于鲑鱼产卵是相当好的条件,最珍贵的鱼类品种都在这里。这个地方被选为堪察加署太平洋渔业和海洋学研究所的实验室并不是偶然。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最大的鱼市,鱼子酱是盛在塑料桶里散装出售的,按品质论公斤要,普通的花不到100元人民币就能买上一公斤。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我们学着堪察加人的吃法,早上就着煮鸡蛋吃,中午和晚上,面包抹上黄油,再放上厚厚一勺鱼子酱,送入口中时,粒粒完整无损,舌头上颚压碎鱼子,充分感受每一颗鱼子在嘴里搅拌破碎。老毛子离不开伏特加,一口鱼子酱,一口伏特加,什么恶劣天气,艰难路况,立马抛到九霄云外了,生活只剩下了好滋味。

堪察加十宗“最”

堪察加十宗“最”


   盘点完堪察加旅行的十宗“最”,要开始正题了,看看摄影师镜头下的俄罗斯远东边疆区的奇幻风景,还有路途上的那些趣闻轶事,即将推出“远东秘境堪察加”系列。


堪察加十宗“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