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南飞
李南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235
  • 关注人气:3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虎年说骆驼(1)(2)

(2010-02-19 19:52:36)
标签:

骆驼

喇嘛

扇面

文化

分类: 新鲜往事

虎年说骆驼(1)

老虎是森林之王,如今却濒临灭绝,草原上见不到老虎,骆驼得以称霸,虎年伊始,咱就说说草原之王—骆驼的故事。

我和骆驼扯在一起,缘于放马期间,曾和“牧驼人”—“姆乎勒”喇嘛住在一起,偶尔帮他打理过骆驼。

深秋,我的马群在碱地吃碱草、舔碱土,补充矿物质,距离我们牧场唯一的骆驼群不远,姆乎勒喇嘛见到后郑重地告诫我:千万小心,有一头公驼正在发情!

公骆驼在发情期非常凶猛,盛怒之下,能轻易地压垮蒙古包,把里面的人踩死或者压死。骑马的人如果离驼群过近,万一惹怒公驼,很难逃脱。公驼奔跑的速度远胜过一般马匹,耐力更是远甚于马,逃跑者很快就会被追上,再被掀翻、压倒,以至牧人常常“谈驼色变”。幸好这种恐怖的事情只在发情期偶尔发生,平时则没有这种危险。

虎年说骆驼(1)(2)

马倌嘎拉森和我一样,不相信慢条斯理的骆驼会比马跑得快,有一天骑上他最快的马,在草地上来了一场驼、马赛跑,我和桑杰当观众。跑起来之后,只见嘎拉森拼命抽马,可死活就是追不上前面的奔驼,气得哇哇叫,把我笑得前仰后和。原来骆驼虽然频率慢,但是腿长,向前蹿跃着跑,步幅极大,每一步跨距差不多要顶马的两步,而且两百米之后,骆驼的速度丝毫不减,马的速度已打折扣,中长距离驼、马赛跑,骆驼绝对是冠军。

虎年说骆驼(1)(2)

虎年说骆驼(1)(2)

(图片摘自网络)


“姆乎勒喇嘛”叮嘱我,万一骑着马被骆驼追赶的话,一定要扔掉马,趴在草地上装死,公驼不理会死人,会去追马,只有这样才可能逃命。在公驼发情的危险期里,牧民都尽量远离骆驼群,“姆乎勒喇嘛”则骑着一头骆驼远远监视。

驯骑生骆驼是件非常危险、艰苦的事,骆驼咬起人来,由于脖子长,动作相对慢,还比较容易躲。可踢人不容易躲,马踢人基本是直线出腿,单一方向的,骆驼踢起来则是横扫,用后腿划拉一个扇面,扇面半径之内的物体,全都会被踢到,加上力道十足,被骆驼腿扫上的话,往往受伤。

训驼人必须在多人帮助下才能骑上骆驼,之前要把食物和饮水牢牢地绑在自己身上,骆驼撩蹶子的次数不多,但幅度很大,训驼人抵御住数次剧烈颠簸后,将开始漫长的奔波,可能几天几夜,骑在骆驼身上下不来,一直耗到精疲力竭,它才开始俯首听命。

虎年说骆驼(1)(2)

 

虎年说骆驼(2)

“姆乎勒”喇嘛的体重足足顶我俩,体型和相扑运动员差不多,虽然显得笨重,走起路来呼哧带喘的,但力大无穷,据说他双手箍住骆驼的两条腿,能独自把骆驼摔倒,因此远近闻名。我和他摔跤时,仗着灵敏,绕到其背后卯足劲踢他的小腿,没想到竟和踢大象腿似的,他纹丝不动,但反作用力却让我差点摔个跟头,他趁机转身,抓住我衣服,一下就把我提起来,双脚离地,再无招架之力。

“姆乎勒”喇嘛独身,双胞胎的两个侄子都是马倌,大的叫嘎拉森,小的叫桑杰,是我放马的搭档。“姆乎勒”喇嘛的蒙古包常常安扎在侄子家附近,这样就有三个马倌帮他对付一大群(约四五十只)骆驼。

骆驼嗜吃毒草(马、牛、羊不能吃),所以一般都在远离普通草场的偏僻地方觅食,很少出现在牧民聚集地附近。只在春夏交际,需要抓驼绒、剪驼毛,并对幼驼进行特殊护理时,“姆乎勒”喇嘛才把骆驼群圈到蒙古包附近。届时我们三个马倌,再加上他的侄女、侄媳,一齐上阵,合力完成这项季节性的工作。

骆驼很听“姆乎勒”喇嘛的话,我们圈住骆驼群,他一个人在驼群里步行,嘴里不停地“色各、色各”(蒙语:跪下)地吆喝着,听到他的命令,成年骆驼一个接一个跪卧下来,若有不大听话的,他就用手拍骆驼前腿的膝盖弯,再向下揪揪腿毛,骆驼“嗷嗷”地叫着,然后不大情愿地跪下来了。成年母驼卧地后被戴上笼头,其他骆驼都老实地伫立一旁,等候剪毛。

“姆乎勒”喇嘛知道我的动作比较快,所以让我下马帮忙牵骆驼。今年收驼绒的日子迟了,骆驼的新生毛已经把旧毛顶起来,小部分已经自然脱落,这时的旧驼毛,如同一件朽烂的“披风”,用手一扯就掉下来,所以活儿干得很快。

(正在脱毛的骆驼。图片来自网络)

虎年说骆驼(1)(2)

 

后面的工作是骟小骆驼(两岁)。只见“姆乎勒”喇嘛双手合围,死死箍住小骆驼的两条前腿,尔后脚下使绊,右肩一拱,小骆驼应声倒地,我们扑上去,四个人压住它,捆上腿,准备动手术。

我趴在骆驼脖子上,不许它扬头,65公斤的体重完全压在小骆驼的脖子上,以为万无一失。去除睾丸时不打麻药,小骆驼疼得猛一抬脖子,竟然把我全身抬离地面,险些被甩开。好在没松手,勉强又把它压下去,桑杰的妹妹见状扑上来,两个人合力才让小骆驼的脖子不再动弹。

忙碌过后,“姆乎勒”喇嘛用骆驼奶犒劳大家,驼奶比牛奶浓,颜色微黄,味道有点腥,但不难喝。用驼奶做的奶豆腐,据说特别耐饥饿,不过我没有切身体会。


虎年说骆驼(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