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四周年快乐

2017-09-25 16:36:32评论 杂谈

9月23日那天,我要奔波两个地方办一堆事,早早约了司机的车出发。车上我说,中午一起吃饭吧,庆祝四周年。他问:不是后天吗?我诧异地看他一眼:这家伙每年都记不住,怎么今年反而糊弄不了他了。

是啊,以前他解释过很多遍,他对数字不敏感,连结婚纪念日都记不住,电话号码也不背。我们的纪念日是我定的,不是我们认识的日子,是我们第一次啪啪的日子。按民间的说法叫“那一天,我们确定了关系”。这不怪他,我们第一次啪时,他完全想不到后来会发展成这样,也不知道竟会啪上几百次,当然不记得第一次是哪天咯。

对我来说也是传奇,我和从前的男朋友们没有任何纪念日,也记不得和他们哪天做了什么有历史意义的事,多数稍纵即逝,我竟会记住我和司机的那一天。还在一年后,旁敲侧击地要他送礼物(你有多少私房钱啊?言下之意,我平时给的小费攒着了吗?),然后他在商场选了一个克数很低但造型很美的“叶子”金戒指,那天我超开心,立刻送了他墨镜,再请吃西餐。第二年,快到日子时,我又使劲暗示,先给他送衣服,然后等回礼,他磨磨蹭蹭没表示,我都急了,说你是不是不想送啊,他说是没想好,看中一条铂金项链,又不知道我喜不喜欢,我马上押送他去办了一条猫吊坠的铂金链,过几天又回赠他一枚铂金戒。第三年,我对礼物的热情不高了,照例给他买实用的衣服,然后把他领到超市,说,你回送我一套护肤品好了。

这说明,我们越来越不见外,连“我爱你”都不用说了。所以今年就简约到他请吃一顿饭,我囤好一年的安全套。这顿饭还是吃得很开心的,在一个人不多的日料,吃没吃过的河豚,火锅又是纸折的锅,白色的尾羽模样,名叫白色恋人套餐。吃着我问他:正是河豚欲上时的上一句是什么?他想了想:春江水暖鸭先知?是哪个诗人写的?我说:是吃货写的吧?哈哈哈,前一天他刚和我说起苏东坡,说他是个吃货啊,官也不好好当,一想家乡有什么好吃的,季节来了,竟要请假回去吃。我们拿出手机,百度一下,果然是吃货写的,但春江水暖鸭先知是上上句,上一句是:蒌蒿满地芦芽短。他满眼都是吃的,唉,这出息。

然后我说,吃货都是豪放派,大酒大肉。他说:李清照也喝酒吧。我说:她喝酒是晒月光,凄凄惨惨戚戚。所以她婉约。还是吃货厉害,流芳千古群众基础强,能活到现代,还开连锁店,那个眉州东坡酒楼你知道吧?知道知道。

很多人怀疑我和司机怎么可能有共同语言,但他的绝活之一就是,什么话都能接,什么话都能聊。高至诗词文学低至屎屁尿,以及我日复一日的家庭阴影社交关系碎碎念,他都能妥妥地听着,接着。如果我是个堕落天使,他就是底下那个始终张开双臂,等我掉下来接着的人。从第一天认识到四年后,这一点从没变过。人会老,逼会松,永远有说不完的话,永不厌倦地听着,就是爱了吧。

我们不定期会回忆下“我们怎么搞到一起的”。说实在,我们能搞到一起,功劳在我。他在遇上我之前,只是个爱和乘客聊天的看不出已婚未婚的小伙。我遇上他之前,是个爱四处约炮经常网上振臂一呼“约吗”的豪放女。我名声在外,标签强,可以节约很多套路和废话。反正我立在那,行就上,不行就下。但是碰到他,我怂了。

为什么呢?我们不是网上认识的,我在生活中是个很斯文的人,用他的话说“小个儿,老老实实的,说话咩咩的,像只小羊,看不出能吃老虎”,不像他遇到的一些骚浪,直接跟他要电话,要微信,或者把手放他腿上,或者要他送上楼。我坐了半年他的车,他都没联想到我是谁(实在很过气了),一向斯文优雅的我,又不可能突然跟他说:嘿!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睡过300个男人!所以,当有一天我对他有点点异样的感觉,就是不坐车,也想找理由和他说话时,我觉得这事不好办了。尤其,我知道他已婚了。

那时,我妈还跟我住着,有个傍晚,我想到他,心神不定,从6点憋到8点,才给他打个电话:诶,上次你跟我说那个吃海鲜的馆子哪里,什么路上,你再告诉我一遍好吗?他哒哒哒说完地址,我就谢谢。挂了。然后在我妈面前装作真的就是打了个电话,问了个事。而他,我估计他正在家里,也是众目睽睽,不能废话。过了一个多月吧,我心又扑通扑通地跳,在我妈的密切监视下,死宅不社交的我,还得找个理由出门,我说,晚上有个网友聚会,我去参加一下,就你看到的我QQ群里的那帮人,我妈同意了。我8点多下楼,立刻打了他电话,我说:能去机场吗?我接人。他说,哦,我现在机场啊,赶不回来,给你找个车吧。我说,不用。

说完,我傻在原地。回家吧,我妈肯定问我,怎么回来了。不回吧,在哪呆打发时间啊。而且我好不容易找理由溜出来了。这是我16岁以后,跟我妈同住最长的一段时间,我整个青春期都没人管,自己在外面浪荡,抽烟喝酒鬼混。反而是35岁的这半年,像要偷偷摸摸谈恋爱的女生,一举一动在“你不是没男朋友嘛”的老妈眼皮下,变得十二分敏感。我肯定不能让她知道,我处心积虑泡一个已婚出租车司机啊,否则非手撕了我。

我在原地呆了几分钟,又给他打了个电话,我说你几点回来,我等你的车,我还去机场接人。然后我就在一个楼底旧沙发上坐着,被蚊子叮了半小时。终于电话响起。我走出去,穿着一件大青椒般的裙子,果敢地打开他的前门,坐在副驾驶上。我坐上去的那一刻,能感觉到整个气场都不同了。这是我第一次坐在他的副驾驶,而且穿了裙子。每次回忆这段时,他都说我太含蓄了。那天,我们在夜茫茫的路上奔向机场,我说,不用开那么快,可以开点音乐吗?他呢,那天接送了4趟机场,累得不想说话,我们居然在音乐中静默。快到机场时,他问,你朋友落地了吗?我说,啊,他还没开机,应该快了吧。他说,那我们在路边等等,出发大厅不好停车。我说,没事,你就开过去。

听到这句,他也没有反驳。就开过去,开到了出发大厅前面那条路,问我要停在几号门。我说,不停,我们回去吧。

那一刻,机场天空好像都亮彻了一下。我第一次觉得说谎是那么有成就感。把他骗到了喔,他最后一刻才知道谜底喔。他被我耍了还要假装冷静,而我一脸得意。到了半路,我妈打电话来,我跟他说,你不要出声,我骗我妈去参加聚会。他把车停下来,安安静静地配合我和我妈说谎。在后来,他每次和媳妇说谎,编着我在哪哪呢,坐车里的我,也保持默契。这大概就是我们的仗义。

机场事件的突破仅仅是“你知道了吧,我对你有意思”。我们接下来依然没联系。9月的某天,我妈终于要回家了。我又有机会叫他车了,我妈刚过安检,我就迫不及待去赛百味买了三明治,金枪鱼的。返回车上时,我递给他:耽误你吃午饭了,这个给你。他说,谢谢。并没有当面吃起来。我心里想,也许他没有多喜欢我吧,只是对客户的尊重。然后路上依然东拉西扯地聊天,忽然发现车开到了不一样的路上,一条靠近潮白河的小路,望下去,河边有三五个钓鱼的老头。他问:你要不要下去看看钓鱼?我心里砰一声,像开了香槟。好啊,就跟着他走下坡去,我穿着有跟的鞋,脚底不稳,他伸出手想牵我,我说不用。为这小小的傲娇,小小的拒绝,还得意了一下。

这一天我们看了10分钟钓鱼,还是什么都没发生地各忙各的去。

直到9月24日,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我说,我要做个人文项目,到燕郊各个村子转一圈,记些资料,你是本地人,可以给我解说一下吗?他说好,约了9月25日的下午。我拿着做好功课的一沓A4纸张,打印好的一堆村名和简介,然后上路了。进进出出村子时,他把每个垃圾堆,每块菜地,每棵树都介绍了一遍,笔直笔直的杨树,还有不同的眼儿,像不同眼神的人儿在打量我们。逛完村子,他带我去看河边的小树林,说那是他童年玩耍的地方,还可以在这捡野生木耳。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下了车的他,说实在,没有车里戴墨镜的酷帅。反而弱弱的,土土的,失去了大半气质。我有霎那怀疑人生:你用心良苦泡了个村炮?

可是,爱情的力量是势不可挡的,我觉得那一天就算发现是屎,我也吃了。因为,我从来没有那么小心翼翼地“喜欢”一个人。我不是用任性叛逆霸道的我,去追一个人。我用了一个陌生的新鲜的小女孩初恋一样的我。如果不继续,我怕自己也见不到这样的我了。

于是,回去的路上,我问他:你去看看我家的猫吗?他说:好。

一小时后,我们滚床单了。他不记得9月25日,因为他没有丝毫心理准备。我也没有。前面的战线拉了半年,怎么就这么快呢?后来想,也许潜意识里知道有一天会这样,忽然来到时,就忘了我们是客气的了。

回到4年前,随便一个细节,一个元素更改了,我们都不会发生什么,我们只会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我们是2个没有交集的人,相遇改变了我们的人生。

到了4年后,我们还是这么混着,一直在路上,终点在哪里也不知道。然后咔咔地调侃着:那一天我要是没有猫,要怎么骗你去我家呢?我会骗你,我家里有一只很大很大的鸡鸡,你要不要去看看……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