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猛海“鲜”小宋佳

(2008-07-24 02:22:03)
标签:

杂谈

生猛海“鲜”小宋佳

[《闯关东》里的“鲜儿”]

    

     昨天下午在《凤凰非常道》采访小宋佳。只用一个字就可以形容采访的全部感觉:脆!

     紧挨着小宋佳之前的一期《非常道》采访,就是那位“台湾第一美女萧蔷”。采访萧蔷,乃是我众多采访当中,相当郁闷的一次。采访者、被采访者,两人对面坐一个半小时,基本等于什么没说。所以我憋了许久,还是用博客发泄了一下对那次采访的郁闷。

     紧跟着下来,就是昨天采访小宋佳。说实在的,因为前边有萧“美女”这碗酒垫底,所以在采访小宋佳之前,都有点心有余悸直犯含糊。因为害怕又互相寒暄、客套、闲扯太耽误时间,因此我在采访之前,还专门删除了十几个问题。

可谁知道采访小宋佳从一开始,整个感觉就跟采访萧蔷完全翻了个底朝天!

小宋佳不但热情真诚而且还快人快语,一点都不带藏着掖着的。我以前的采访,一般情况都是被采访者随着我的提问节奏走。可昨天真是碰见猛的了,不到十分钟,基本就是小宋佳的节奏在带着我走了。我作采访的时间和经验,已有十多年历史,即使在当今众多记者之中,我也属于老奸巨滑一级的了。可就算我已见识过那么多被采访的形形色色人等,仍然十回八回当中,也很少能赶上真象小宋佳这么难得的被采访者了。

果然不愧是哈尔滨长大的黑龙江姑娘,就是又爽又脆!再套用她演《闯关东》里边那角色的名字,真是个“鲜儿”!

我之前所以说,我采访有点挑人、也发憷遇到象萧蔷这样接受采访就象背课文、全副武装到牙齿的人,还真不是害怕我自己丢人,已经说过了,天下哪真有几个人知道我是卖什么的呀?假如真就把一次采访当成是现场两个人在说相声,关键是现在的观众口味都多么的刁钻、长年看电视的人一个一个的眼光都贼精贼精的,人家真上节目并不一定能怎么怎么样,可是现在的人看节目、看采访,恨不得都能瞧进你骨头缝里藏着什么呢!可能只傻你一秒然后缓过来就能聪明你一年!所以最好在电视上、在网络视频上,千万别太装丫挺的,愣要装也可以,但早晚肯定会在看客的眼睛里最后穿了大帮。现在网上都能“人肉搜索”了,将来还保不齐哪一天,就能“扒骨逮捕”了呢!

为什么现在的节目主持人一会儿就过去一拨?为什么谁谁的迅速就成了看客眼角余光之外的“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就因为有的节目主持人总以为自己能打下江山就可以牢固坐一辈子了,殊不知,现在的电视和网络看客,不到半年之内,欣赏口味和要求,就能变得让人匪夷所思。谁也别以为自己坐在电视上就代表了一种权威性。呸!真正的权威性是捏在看客手里的遥控器,而不是你坐在屏幕上就可以任意牛逼自己了。真正的节目主持寿命,按一个人一辈子说,都只能论小时计算。别看有人天天在电视上泡节目,真该不该吃这碗饭,那都是上帝定的。而不是泡时间长了,就真能混个脸熟的。

之前我完全不认识小宋佳本人,仅仅看过她在《闯关东》里演得那个“鲜儿”,当时感觉相当不错,表演不但内心很有热情还非常鲜活,而且张弛的节奏相当好。因此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但即使看过戏了对她的脾气秉性有了一点点感性准备,可真正面对面采访她,还是大大出乎我之前的所料。也许是因为之前她真没怎么吃过什么亏,所以她接受采访时,不是躲闪、回避、绕圈子、打太极,而是迎着所有提问和谈话机锋往上冲,几个交谈回合下来,尽管我心里本来也留着几个挺刁难她的问题,但人家根本不憷更不假装,她以她的真实和精明,虽然年纪轻轻的,但当场就把整个采访节奏基本全给覆盖住了。

比如我问她演《赤壁》,跟大牌导演、明星合作,心里什么感觉?如果换上另外的表演新人,明明心里是害怕大牌的,可接受采访时也会装得特别文静稳重以保持身份,可小宋佳干脆就直说了:我根本什么都不是,所以能跟他们合作,我就知足我就觉得天上掉了馅饼。再问第一次参加戛纳电影节是啥感觉?她简直高兴得就象村妮第一次进城,没见过就说没见过,觉得自己土就是觉得自己土,不像更多女星,明明没见过世面,说话时也要装着见过点世面了。

光这一点,小宋佳就很难得:不拿着、不自己背着抱着自己——让自己活得溜溜特累。

现在的电视、网络看客尽管眼光都极其刁钻,但没有人心里真会喜欢假装而讨厌真实的。

因此真碰上了象小宋佳这样的被采访对象,我也只能是跟着她的鲜活饱满劲走了。

就象昨天这样的采访,才真是高质量的采访,不光我个人是这样感觉,连天天拍摄明星的摄像们、编导们,都一直忍不住现场就乐出声来了。所以尽管今天找小宋佳拍照的人,要远不如找萧蔷的人多,但我能够感觉到这孩子将来的表演后劲,赶以后她真碰上什么戏演红了,我心里一点都不会感觉到惊奇。因为有过这样的采访就跟吸了好烟一般:她可劲真大!

然而,就象小宋佳这样说话不拦着自己,之后她跟人她与八卦打交道说不准哪一天恐怕就能捅出什么娄子来。或也许,还可能在她的豪爽之后,更有着她心里把握的分寸和足够的精明?总感觉,在她的脆、爽之外另还有很内向的一面个性。我长年采访假装多少会看几分相,在她眼圈附近,悄悄藏着几分晦气,日后可能会因此摔跟头。但好在,这小丫头摔了之后,她完全能自己再站起来。气质、命相里天生似乎就有了这份担待。

采访刚一搭话时,感觉这孩子怎么误进了表演这一行,不太象呀?可之后再一想,既然她能这么生猛海鲜就闯进关东里来了,那么也自有她后边该轮着的所有命数。在这个世上,什么东西都可以是由别人给的,但唯有两样:嘴里——向外说什么;脚步——要往哪边迈;完全都归自己控制。

说到底,干表演这一行,可以扮也可以装也可以藏,但终究能不能真在江湖上立住?其它的功夫全是瞎掰,真正对自己靠得住的,其实就两个字——

天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