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王朔语文”+“老徐导演”的新电影开锣!

(2006-07-05 00:24:18)

为“王朔语文”+“老徐导演”的新电影开锣!

 

6月30号,第一遍看了徐静蕾导演的第三部电影《梦想照进现实》。接着,等党过完了她自己的生日。党的日子的次日,我又去北京大华电影院,第二遍看了《梦想》。

第一遍看《梦想》,很惊讶于它小到了过于简单的设置与制作:一间屋里就俩人,一个男导演,另一个演电视剧女明星,两人对面坐着整整聊了一宵,从导演、到那些整天拿自己绯闻象腊肉一样晾在网上的“醋溜明星”;从眼下的影视剧瞎编胡造直到整个社会风气还特别鼓励“求求你,表扬我”;从各个单位或公司里的上欺下骗,再到我们心里明明特别痛恨可表面上还得应声附和;所有这些,都在《梦想》里被骂了个透。准确地说,这不是一部表演出来的电影,而完全就是一部“实话实说”的神侃闲聊电影。也许王朔自从小说《看上去很美》以后对影视编剧完全金盆洗手;他可能是对眼下整个影视娱乐圈包括整个社会憋了一肚子话要说,所以,那太过密集如“B52”地毯式轰炸的电影对白,即使我的耳朵当场都快支成猪八戒的巨型招风耳,可还是有点接不住。

二遍再去电影院去看《梦想》,感觉已经舒服了很多,各处对白的微妙与节骨眼,也基本上得到了心领神会。关键是我还想注意一下买票观众对这片子的现场实际反应,结果全片从始至终,不时都能听到大家随着王朔那些话里有话话外有骂的对白,发出阵阵的窃笑或大笑。而不是象那些不掏自己腰包还能拿个三、二百元小红包,早就看麻了各种电影首映式的媒体记者写通稿式的无情感反应。才几年时间哪,国产故事片拍着拍着,也就只剩下了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的“三国演义”;有一位很智慧的女明星跟我开过一个玩笑:从《无极》然后《千里走单骑》再去赴《夜宴》,哈哈!中国电影的意思,全在这几个名字里了。当然,旁边再《无穷动》着一堆可看可不看的陪衬小片,于是,大牌导演+媒体八卦+一些看不见的电影之手,就一起共谋才营造出了当下国产电影的所谓繁荣假像。

确切地说,徐静蕾作为导演,她在《梦想》里位置真的有点被动,因为这是一部典型的王朔电影语文开讲。所以徐静蕾在首映式上也说:这部片子本来应该是让王朔来导演。《梦想》首映结束之后的媒体反应完全在意料之中,很多应邀娱记走出放映厅,或眉头紧锁或一头雾水,他们早就被“三国演义”类型大片或是专挠大众痒痒肉的贺岁片,练就了只需嬉笑看完电影就能马上写出通稿的熟练工种。之后,从枝节技术分析角度对《梦想》的评论也在零零碎碎陆续出现。相比那些只轰轰烈烈于首映式的大片,象《梦想》这样的低成本超小制作,确实很容易被“娱乐至死”的媒体八卦所轻易忽略。

可我对技术化地去评论《梦想》这部片子毫无兴趣,我更在意的是,王朔恰恰是宏观看清了当今内地的整个电影大局,才以《梦想》的独特表达,弹指一击就在已呈强弩之末的“三国演义”电影格局之外,又以一部纯粹说话的小片别出心裁了他的电影语文的新局。诸位著名的大导演,不是铁鞋踏破觅尽竹林、花海、美女水面吊钢丝、刀插胸口不死人;追着李安的屁股饶世界赶路,由着叶锦添的美工精装修,都快把电影裱成了古装打架的幻灯片了嘛?那么好,我王朔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干脆就让徐静蕾在一间房里,以一男一女胡侃神聊扯着闲篇,就让“梦想”照到了从《无极》出发《千里走单骑》而赴《夜宴》之外的电影“现实”。

眼下产品简介式的电影评论也见得太多太多了:情节简述、编导特点、表演优劣、引用名言加个人总结而收尾。如果按此类型化的影评分析,《梦想》也照样可以挑出好多问题。可我还是更在意,如果王朔再照这样的编剧路子,他又将给国产电影带来什么样的后续影响。

举凡当今全中国的作家或编剧,我不知道除王朔之外,还有谁敢于完全靠对白,就把一部将近两小时的电影还涨得让观众脑袋可能抽筋?再对照他早年写小说和编剧时那随时让人发笑的说词,如今的王朔干脆就把调侃差不多全扔干净了,随之而来的王朔新式电影语文,更充满了对庸俗市侩哲学的一嘴阴毒——“土匪有真土匪,流氓有真流氓,真纯的,我没见过。真纯会来拍戏么?咱们是电视剧,谎言撒二十遍就成既成事实了。”

不用调侃却极尽荒诞刻薄——王朔悄没声几年他就真的“完了嘛”?对不住,我看他这是“第二口气”才刚刚喷出来。用北京话狠点捧王朔:他还是爷!而且朔爷此番再亮手眼就一狠到底,他根本就没打算去挠大众的痒痒肉——不但跟自己过不去而且还跟大伙有点过不去:大众很可爱,大众完全可以吃粗粮(指在娱乐文化接受上)。就在眼下所有大牌导演,一到自己大片公映要准备去偷观众钱包之前,都恨不得能给大众跪地道歉流着哈拉子暂时假装讨好的背景之下,王朔的狠话就更显得呛人肺管子:“我个人认为没有大众一说。谁是大众啊?你想讨大众喜欢,只能是望洋兴叹。谁都不能代表大众来回答,……尽管我是靠写作为生,但我不用每一个字儿都要讨人家喜欢,我也不知道谁是大众。我写这个剧本,……就是有感而发,发了,在小范围市场上就能收回成本,甚至有所获利。”

有评论说:《梦想》不好看,但是有意思。什么叫“不好看……但有意思”呢?既然说“有意思”那当然也肯定就觉得很“好看”了。比如我,就喜欢听王朔那一口似乎平静却从根里发狠的说话方式。所以对《梦想》更接近的评价可能应该是:不一定招所有大众喜欢,但这才叫真的很有意思。

不从导演角度,只从表演角度而言,我现在是越来越欣赏老徐的那股“拧巴劲”了,你看她从当初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初露头角,好多年过去,她却越来越不“风花雪月”,而是越来越走向她自己的本质了。最早感觉她很本质地表现自己的一部电影叫《开往春天的地铁》,老徐在那个戏里,一直都在跟耿乐拧着劲过日子,就跟我平常见到的很多真实夫妻那样:不高兴就不高兴了,不装着很高兴;互相喜欢就真喜欢,不假装很喜欢;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干脆不过不凑合着“相濡以沫”。

另外,我以前也看过老徐演《将爱情进行到底》、《爱情麻辣烫》;那都是在演、全是在装。后来估计老徐自己实在太烦,所以她是被逼无奈,才终于选择去当导演,而且从此自导自演。或许这正是老徐个性的一个特点,本事并不见得有多大可脾气却并不小,所以她就喜欢自己管着自己。

越来越走向自己本质的老徐,从《梦想》这部新片里看,相比她过去那些“你不觉得我平常就很装嘛”的影视表演,就越来越卸下或是被导演指教、或是被“玉女”要求出来、或是强迫自己服从所谓“演技”的种种面具了。也说不定,老徐以后还会因为客观或主观原因,再把表演面具再披到脸上,可至少,在《梦想》当中,我根本看不出她的“说戏”,和她在平常闲聊时的状态有任何不同。既然号称自己“老徐”,却越来越不按约定俗成的表演规矩去“演”戏而是越发敢于自然自如地表达自己了。这就象一个已经硕士毕业的专科生,居然还能够以小学一年级的状态去完成自己的作业,插一句学问的话,这叫“回到零度”。所谓的“明星范儿”其实是非常可怕的“人披皮”,我认识不少女明星或女主持人,她们都很会“范儿”自己:登台之前刚才还好好跟你说着人话,可一转身了上台,就开始非常“电影学院”的流泪——点完眼药水立即哭容可掬;或是这样电视主持:挑眉、媚眼、呲牙、颔首;然后发声就成了很“广播学院”:“亲爱的观众们,你们—好”嗓音掐得特紧!养活孩儿不叫养活孩儿——这是吓(下)人啊!面对这种已成为时下表演和主持的时髦风气,观众就必须准备好足够的腻味和鸡皮疙瘩了。而老徐现在的本质化自己,就是她完全敢扔掉这些“厌恶鸡皮”的范儿了。

越来越走向自己本质的徐静蕾,也让她越来越能找到个人与导演的自信了,所以这又回到她常说的那句话里了:如果我其它的都不会,老实还会不会呀?

越来越走向自己本质的徐静蕾,她居然还敢给自己《梦想》唱电影插曲了。我这几年已听过许多歌星、或多栖之星唱歌出碟了。老徐这次就是为自己的电影唱了个单曲。如果只从嗓音条件和技巧上讲,老徐跟那些专业唱歌的“手”们,是根本比不上人家的。可就因为她心里越来越自信到明白老实了,所以我从那单曲里没听出多棒的技巧,却感觉到了一种舒服:她唱得很真挚、很温和所以也就非常熨贴。这样的单曲肯定也是《梦想》演过去也就没人再去注意听它了。这一点老徐心里比谁都明白。就象我问她怎么看自己的博客点击量过了四千万?她一乐说:还能挺个两年?肯定是火一阵也就过去的事儿。

最后告诫大家一句实话:已经被张、陈、冯“三国演义”电影给惯得只会傻笑或愿意接受挠痒痒肉的观众,要么你干脆甭去瞧这部片子,因为现在的王朔是太不想讨大众喜欢他了——这次编剧简直就可以被认为是他“自绝于人民的开始”,甚至在看电影时,你会觉得自己都被他给骂了;谁要非想去瞧个新鲜,那心理上就得有点准备。因为《梦想》说到底,更象是一部电影智力测验——它甚至会挠得你心里挺疼,可它绝对不会让你电影看得越多就把自己变得特别傻冒儿。就我个人而言,就喜欢听王朔那些狠话,就欣赏老徐越不吝她自己那股拧巴劲,最起码的,《梦想》它至少没有侮辱的我智力。

我这两年最讨厌的就是那种由“多国部队”明星组合连话都说不利落、坐在电影院里当时傻笑一出来就想骂人的国产大片了,导演不但自己傻而且还把看电影的人也越弄越傻瓜。不管谁怎么说,从小,电影在我脑子里就是挺神的一种艺术——另外咱也真看过那种能让人半辈子都回味的好电影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