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卫卫
孙卫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0,042
  • 关注人气:30,0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访问作家孙卫卫:12岁的他为什么和邮递员叔叔吵架?

(2017-12-05 18:09:44)
标签:

转载

分类: 推荐
谢谢《少年文艺》,让我回到少年的杂志。
[转载]访问作家孙卫卫:12岁的他为什么和邮递员叔叔吵架?

12岁和邮递员叔叔吵架

孙卫卫

 

乡上的邮电所,只有两个人。一个每天专职送信送报。一个上午送信送报,下午在所里的窗口办公。

他们的年龄和我爸爸妈妈差不多,每次见面,我都喊他们叔叔。我和专职的送信送报的叔叔走得更近一些,他负责我们那片的投递,我订有一份报纸、一份刊物。

差不多每隔一天就能在上学的路上或者学校办公室门口看到他。我觉得他是我们全乡最神气的人。每次我都眼巴巴看着他,希望有我订阅的报纸和刊物。希望有我的信,那时我已经往外投稿,每天都渴望收到编辑部的回复。

他认识我爸爸,当然也认识我。但是,他的眼睛似乎永远是朝上看的,不会看矮矮的我,因为他的工作决定了很少会和小孩打交道。当得知是我,开始,他显得挺和气,后来我经常追问他杂志来了没有,报纸怎么又少了一期。他变得越来越不耐烦,有时候一看是我,还没等我说话,冷冷道:还没来呢!右腿使劲一蹬,一扬,跨上自行车,一溜烟就骑走了,唯恐避之不及。

追问的好处,过些天他会找来一本杂志或者一期报纸给我。如果有我的信,他也会专程送到家里。

中午放学,看到家门口立着他的绿色的邮政自行车,之前的不快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我的理想就是长大后能成为一名邮递员,可以有报读,有杂志看。我真想快快长大,骑着这样的自行车,去走街串村。

虽然送来的多是过期的报纸和刊物,但我也读得津津有味。读完后,给他们编号、造册,算作是我的藏书。

即使没有我的信和报,到了饭时,他如果从我们家门口经过,我们也会邀请他来家里吃饭。对我们家来说,他是尊贵的客人。在我们家吃饭,也省得他回去再做。

我们家成了他的一个驿站,他经常来歇歇脚,喝喝水。乡下人很少喝茶,但也为他准备了茶水。还有一次,他跟我们村一人打架,被人家把工作制服给撕破了,我妈妈很认真地为他缝补,补得完好如初,看不出一点针线的痕迹。

可是都6月份了,3月份的报纸和刊物还没来。我只要见到他,总是问他要。也许在我们家吃过饭的缘故,他的语气不像之前那么生硬,但总是让我再等等,再等等。

我看重我订阅的报刊,确实是喜欢它们。那时候课外书少,我每次都一字不漏看完,连报纸的中缝也不放过,否则觉得没有充分利用似的。它们开阔了我的眼界,是我无声的老师。订阅前,对着报刊目录,也是千挑万选,因为家里给的钱少,我把过年收到的压岁钱也搭了进去。我特别爱惜它们,每次看后,都叠得整整齐齐,专门放到一个地方,下次看时再取。

一天中午,想到我的那些报刊,我终于忍不住了,从家一路小跑到乡邮电所。

邮电所的大门关着。我敲门,没有人开。我爬到他窗台上看到他在睡觉。他从屋子里也看到了我,问我干什么。我说我取杂志。他说告诉过你没有来吗。我说别人的都来了。他说你先回去我找找看。

没有拿到我要的报刊,我怎么可能回去呢?我跳下窗台又去敲门。过了一会儿,他把门打开,大喊你想干什么。我说我不干什么,我要我的杂志。他又重复说没有来。我说你这个人对工作一点儿也不负责任,什么人民邮递员。他说你小孩子反了。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我们两个吵起来。

乡邮电所在街中心,一个大人和小孩吵架,不时引得路人观看。大人都认识他,劝他不要吵了。他可能也觉得这样有失身份,自知理亏,又回到邮电所去了。

“以后再也不在你这儿订报纸了,什么破邮电所。”靠着邮电所的墙,我终于大声哭了起来,我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在邮电所工作的另一个人回来了。听完我的讲述,他并没有什么表情,他不是那个人的领导,他也不好去批评他。

丢失的报纸和杂志就那样丢失了。我曾试图补齐它们,但终于没能补齐。那时没有像现在这么多零售报刊的门市部、报刊亭,何况又是在乡下。

我后来也怀疑过,是不是当初他就没有给我订上。

为了维护我的权益,我十二岁的时候跟邮递员叔叔吵架,想一想,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跟人吵过架,我一说话脸就红。

 

孙卫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生于上世纪70年代,陕西周至人。1998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1990年开始发表习作,著有《班长上台》《熊小雄成长记系列》《一诺的家风》《小小孩的春天》《会说话的书》等儿童小说、散文集、童话等30余部。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中国新闻奖等。

 [转载]访问作家孙卫卫:12岁的他为什么和邮递员叔叔吵架?


 

附:孙卫卫作品选读

 

星空下的对话

孙卫卫

 

唐一诺和爸爸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已是深秋,有一点凉意,但还没有到冷的程度。

乡下的星空真清晰呀,就跟挂在天上的巨幅水彩画一样,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银河,可以看到无数的星星,还有一晃而过的流星。唐一诺想起了曾经学过的一句诗:手可摘星辰。

唐一诺心想,罗老师如果看到这样的星空,她一定会背诵诺贝尔自传小品中的一段话,她在批评周宇飞的时候,就给他背诵过这段话:

“自传就写这么多够不够呢?还是嫌啰唆了一些!那么在我们这个时代,什么事情才该称得上‘重大事件’这个美名呢?那成千上万个太阳星球,在银河这个小小的宇宙旋涡中运行。而它们本身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倘若它们了解到整个宇宙是多么广阔无垠的话,就一定会为它们自身的微小而深感羞愧。”

最新的科学研究认为,宇宙的直径可达到920亿光年,甚至更大。一光年等于 94 605亿千米,920亿光年等于多少千米呢?近乎无限了。

仰望星空,唐一诺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也是人类的渺小,小到比一粒微尘还小。他又感受到自己的伟大,也是人类的伟大,他知道很多星星的名字,至少目前只有人类才能给那么多星星命名,也只有人类才能计算出一光年等于多少千米。他胡思乱想,好像又不是胡思乱想。

“爸爸,这么多星星,是不是我们的祖先那时候也在看它们呢?”“那当然,它们的寿命都是以亿计算的。”

“您说我们的祖先都是干什么的?”“我们不是大户人家,没有家谱,也就没有记载。”

“有没有带兵打仗的?”“可能有。”

“有没有当官的?”“可能有。”

“有没有坐过牢的?”“可能有。”

“您说我们以后会不会有当将军的?”“可能有。”

“有没有当大官的?”“可能有。”

“有没有做不好的事,被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可能有。”

“这个不好,最好不要有。”“是呀,我们虽然不知道我们的祖先是从哪里来的,曾经做过什么,但是,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我们的后人为我们感到骄傲。”

“爸爸,我要努力,成为您的骄傲。”“儿子,我更要努力,让你为爸爸骄傲。”

“爸爸,您说我们家会不会出一个冠军?”“可能有。”

“什么叫可能有?我过些天打比赛,我要拿冠军。”“那得加油哇。”

“您说过,我若能够得到冠军,我要什么您就给什么。”“那是当时说的气话。”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可不是气话。我要是拿了冠军,您能让一言回来吗?一言在他们家条件虽然好,但是,她不快乐,这样下去,她会得病的。”“只要一言愿意回来,我和你妈妈都没意见。”

“真的吗?”“一言为定。”

此时,唐一诺真希望唐一言能在这里,和他们一起看星星,更重要的,能亲耳听到爸爸说的这句话。

(节选自长篇小说《一诺的家风》)

[转载]访问作家孙卫卫:12岁的他为什么和邮递员叔叔吵架?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