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卫卫
孙卫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2,047
  • 关注人气:30,0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绪源:序孙卫卫《喜欢书二编》

(2015-11-16 00:01:22)
分类: 新书
《喜欢书二编》序
刘绪源

 
 
        几年前,曾为一位朋友的书话集写过一篇小序,书名就叫《书生活》。现在,卫卫兄的《喜欢书二编》要出版了,让我也在书前写几句,于是想到了过去那个书名。是的,世界上就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的日常生活是与书连在一起的,书是他们的最爱,一如贾宝玉那块通灵玉,一如哪吒的浑天绫、乾坤圈,一旦离开书,他们真不知日子该怎么过。必须承认,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我周围的许多朋友师长,有不少也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和所谓“凡人”的最大区别,即在于书就是生活。一般人是将吃饭穿衣、生儿育女、柴米油盐酱醋茶……归入日常生活,而读书不算在内的。那么,读书应归到哪里呢?过去常将读书称为学习,而学习是为工作,于是读书和上班划在一起了,在家读书相当于加班。再往前推,读书是为了考官——考秀才考状元,那是争前程,争前程事大,日常生活只好让路,只能牺牲。现在当然仍有为争前程的读书(从小到大的莘莘学子都属此),更有为了工作的苦读(好多干部能一字不漏背文件,可见都加过班的),但我想,卫卫肯定不在此例。卫卫是将淘书、聚书、读书作为生活的最大乐趣,他在书中寄托了无穷的渴望,他也发现了书世界是一个大得无边的开发不尽的宝藏,一旦进入这样的世界,一旦将书生活与普通日常生活合在一起,日子就变得分外有滋有味。2010年,我在和李泽厚先生对话时,他很有感触地说:“不知你们有没有这种体会,你要是不读书,慢慢就和书远离了;可你一旦读起来,读出兴趣了,你想读的书就越来越多,头脑里的问题也越来越多。”我由此想到,读书真和恋爱差不多,爱人之间,不交流,不关注,慢慢情感也就淡了;一旦交流起来,相互关切会日胜一日,越来越有说不完的话,几乎一举一动、每一刻的所思所想都是你要了解要把握的,而越这样,对方就越成为你所向往的谜,一个甜蜜的谜。相对来说,对一个具体的人的探险迟早会遇到边界,而对于浩瀚的书世界的探险却永无边际——那些自称“中国书已读完”或“世界文学我已读完”的人,不是无知,就是吹牛。
        像卫卫这样在读书中尝到无限乐趣的人,读书已无法从他的生活中剥离出去了。事实是,过去人们处在求生存求温饱阶段,生活只能包括那些最基本的内容;而现在,按鲁迅“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的顺序,已经到了求发展的阶段,而人性本身是向往“全面发展”的。到了这个阶段,如还不能将每个具体的人对精神乐趣的追求放到日常生活中去,却只准日常生活囿于吃与穿的范畴,那不说是蠢,至少也是够愚的。所以,此间常有将爱书人视为呆和傻的,其实不是他们傻,却正是他们走在了生活的前沿。
        在卫卫的这本书以及它的上一编中,我们看到了他喜滋滋穿梭于书世界的生活,这是一种充满朝气的乐观的生活。有书在手,有书趣在心,有未读和将读的书在前,他的眼界是开阔的,心地是健朗的,俗世的烦扰和营营苟苟,即使进入了他的生活也停留不久,他头脑里没有它们的位置。所以,作为爱书人,其实是幸福的。这两卷书,也就是卫卫的幸福的日子的记录。我们读来,有一种快乐向上的感觉,我想原因就在于此吧。
        不过对于书话的写作,我还有点自己的想法,趁此机会写出,正可与卫卫探讨一番。卫卫书中有一篇《我只是学了孙犁的一点皮毛》,谈的是学孙犁的精神,不要计较名利,心要安静,等等,这都说得对;但我想,在文章上,是不是也可学学孙犁前辈?孙犁的《耕堂读书记》和《书衣文录》,有许多也近乎日记、博客的写法,也是随手记下,既谈书,也谈当下的人事杂感。如果比一比,会有什么不同呢?我以为,或许有三:一是清浅与凝重之别,二是取材的泛与精,三是涩味之有无。其一关乎性格,不可强学强求。其二则是可学的。鲁迅在《答北斗文学社问》中曾说:“留心各样的事情,多看看,不看到一点就写。”在《关于小说题材的通信》中又说:“不过选材要严,开掘要深,不可将一点琐屑的没有意思的事故,便填成一篇,以创作丰富自乐。”(二文均见《二心集》)这都是谈小说创作,非指日记博客,性质自有不同。但我发现,孙犁却正是以这样的态度写他的读书记和书衣文录的。卫卫的日记自然仍可继续,但思考或吸取一点孙犁的方法,未必不是好事。其三是更高的要求了,当年知堂批评胡适派散文时,提出“涩味”的概念,这批评也针对了冰心、志摩等一代名家。此事说来话长,也未必人人同意,此处就不展开了。以上供卫卫兄参考。
  在读了《喜欢书》的一编、二编后,我们期待读它的三编。希望三编里仍然有一个快乐的爱书的卫卫,但打开那本新书,又能有一种崭新的气象:它同样可读,却又耐读,更经得咀嚼,它清浅流畅依旧,却偏偏读不快,因有许多地方会迫使你暂时停下,琢磨琢磨,赞叹一下,引发了忽然的联想,情不可抑,思绪斑斓,回肠荡气之后,阅读才又继续……呵呵,这是读孙犁的感觉吧?但我相信,在读卫卫下一本书时,也能体验得到。
  是为序。
          
                                                         2015年初,写于上海香花桥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