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有顺
谢有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2,480
  • 关注人气:6,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测量心和大地的重量:读《悲悯大地》

(2007-03-10 13:45:32)
分类: 小说论坛
    读完《悲悯大地》之后,联想起范稳之前的《水乳大地》,它们都在书写人与大地的关系。从藏族文化的角度,范稳所理解的大地是活的,是有生命的,是每种生物都会说话的大地。人在其中生长,和大地、灵界的对话,这是很神奇的题材。范稳写出了作家和大地之间亲密的关系,这种关系特别值得中国作家珍重。 
    二十世纪以来,尤其是抗战以前的中国文学,一直有叛逆的品格,那个时期的很多作家,在精神意义上都有一个抛弃故乡的潜在的写作背景。对于传统中国的怀疑,导致很多作家几乎都对自己脚下的大地、对故乡已经不信任了,都有离开故乡、到远方去的写作冲动——这种写作情怀,几乎贯穿了一整个世纪,直到今日,抛弃故乡的写作依然是主流。现在,我们需要重新来理解人与大地、写作与大地之间的关系。一个作家,如果没有灵魂扎根的地方,没有精神的来源地,是很难写出好作品来的;我们需要张扬一种使灵魂扎根的写作,一种有根、有精神来源的写作,这样的写作,使我们读了这部作品之后,会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也知道这个作家的感受是从哪里来的,这比书斋里的苍白虚构要有力得多。当乏力、贫血的“纸上的文学”遍地,我尤为看重写作中那种粗砺、有重量、有来源的经验和感受。很多当代文学,缺乏这个层面,它就无法在精神意义上说服我,也无法让我相信他所写的是真实的、可信的,因为他的写作是无根的,它不是从作家的生命体验里生长出来的。《悲悯大地》使我知道了一个作家灵魂来源的地方,或者他精神扎根的地方在哪里,也由此向读者展示了一种精神的重量。 
    今天的小说大规模地进入当代经验之后,有一个倾向,那就是精神中有重量那部分往往不被重视。在一个崇尚轻的时代,一个作家若能重新写出重的东西,写出在这个时代里精神的重量、心的重量,就值得敬佩。《悲悯大地》从某种意义上说,写出了许多有重量的心,有些场面甚至写得很辉煌——尽管用的是很魔幻的方式来写的,但我们还是能在阅读中感受到一种坚定、超拔的力量。尤其是洛桑喇嘛最后的成就,已经和外在的修为没有关系了,在他身上,看到的是一颗大心的力量。这种由心发出的力量,和《悲悯大地》所要写的大地的力量,奇妙地在这里结合了。一种会说话的大地,一颗会说话的大心,构成了一个更大的精神界,人只有活在这样的精神界里才是有意义的。
    尽管精神和物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对立,在小说中处理得过于尖锐了,很多太过魔幻的描写,也让人觉得已无任何现实依据,但范稳在这样一个时代重新追索道德信念、精神可能性的勇气,仍旧值得赞赏。今天的文学,并不是不能写精神信念,也不是不能写道德的勇气,关键是看,作家有没有一种叙事能力,能把他所写的精神信念、道德勇气,向我们证明为是真实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范稳的写作,在实感层面的叙事能力还需加强,否则他所写的信念,终究还在空中飘,难以落实到地面上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