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有顺
谢有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2,480
  • 关注人气:6,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重登]地震,国殇:想起了另一场灾难

(2008-05-14 09:40:41)
标签:

国殇

回忆

分类: 心的重量
苦难在此,诸神回避
 
谢有顺
 
    事件:1999年11月24日,山东烟台发生“大舜”号滚装船沉没的特大海难。
 
    这个中国版的《泰坦尼克号》,还没来得及发生杰克和露丝式的爱情故事,灾难已经阴险地来临。“一刹那之间,一股水流就到了胸前。”一个幸存者如是说。经过几个小时的挣扎,那艘在日本已服役五年再卖到中国的“大舜”号滚装船,终于在1999年11月24日皎洁的月光下,在三百多双绝望的眼神中,显示出了它的脆弱与不堪一击。凶手据说是四米多高的海浪,九至十级的风力,以及无边无际的寒冷。
    比海水更加寒冷的是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亲属的内心。面对由两百多具尸体累积起来的寂静和残忍,他们滂沱的泪水和悲痛欲绝的表情,成了一次没有回应的奢侈的自怜。亲人再不会醒来,幸福已经破碎,悲伤像疾病一样深入骨髓,他们在烟台所能带走的,只是一把骨灰,一些被海水打湿的遗物,还有对大海无尽的怨恨。接下来的漫长岁月里,肯定会有人因为想起甲板上数百名无助的人群,而在梦中发出凄厉的尖叫。这时,谁还会认为大海是什么故乡或母亲呢?不,大海暴躁的时候,十足是一个冷酷的杀手,没有人可以阻止它吞噬生命、希望和永恒,也没有人可以听到它所卷走的生命最后的遗言。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残酷呢?眼看着船沉下去,救援队却无法靠过去;能通过手机与亲人通话,却只能绝望地在亲人的话音中魂归海里;明明会游泳,却让刺骨的寒冷夺去了身上最后一丝的热气……
    苦难在此,诸神回避。
    只有二十二位生还者,从死亡的手指缝里逃了出来,而与他们同行的另外二百八十人,他们本来是妻子的好丈夫,孩子的好父亲,母亲的好儿子——或者相反,如今,都被大海的一次愤怒吞没了。庄子说:“生之来不能却,其去也不能止。”但提前到来的死亡,总归叫人心中不安,因此,在那些幸存者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生的欣喜,惟有恐惧。在恐惧中,他们中的一些人结拜为兄妹,相拥在一起彼此取暖。这次大难不死,使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明白,爱是什么,同情是什么,慰藉是什么,活着又是什么。障碍已经打破,一度触手可及的死亡把他们结成了亲人。一起出发吧,带着在船上萍水相逢的另外二百八十人的梦想上路,把活下来的勇气,把与死亡相遇时那一刻的场景,作为故事流传下来,使人类在这样的故事中记住自己的无助与有限,从而收敛起固有的傲慢与粗心。
    我们应该从死亡中学会谦卑和顺从,并保持对大自然最低限度的敬畏;我们应该俯下身,以加倍的认真来对待活着,活出价值来,活出意义来。美国诗人埃米莉·狄更生写过这样一段诗句:“假如我能使一颗心免于破碎/我便没有白活一场;/假如我能消除一个人的痛苦,/或者平息一个人的悲伤,/或者帮助一只昏迷的知更鸟/重新回到它的巢中,/我便没有虚度此生。”我想,经历过这次海难的幸存者们,会比任何一个人都理解这些诗句的真实含义。
    还有一个细节值得记起:危难中,当服务小姐说“让妇女和儿童先下”时,所有男的都贴着墙站着,像《泰坦尼克号》那样,让妇女和儿童先下去,没有人抢楼梯。有一个女乘客拉自己丈夫的手,要他也下去。丈夫挥了挥手说:“你先下去。”——看来,作为电影的《泰坦尼克号》是有价值的,而作为现代科技之一的手机在这次海难中却显得非常残酷。
                            写于1999年11月25日,广州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