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笑忠
余笑忠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915
  • 关注人气:1,0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深喉(近作九首)

(2019-12-01 17:43:01)
标签:

余笑忠诗作

歌手柯恩

深喉

母亲的比喻

安陆白兆山

 

    细雨中

    ——YU 13号球员如是说

 

这样的时刻可遇不可求

酷暑之日,当我们

在球场上大汗淋漓,一场细雨

从天而降

我们全都乐于背水一战——纵然

蒙蒙细雨,从不偏爱任何一方

 

如你所见,上场时

我们脚下的足球

脏得没有任何一方能够接受

雨中激战过后

它干干净净,像个赤子

 

而赤子有可能是浪子

老柯恩夫子自道:当你们

像悲观主义者那样

在窗下坐等一场雨

我早已浑身湿透

2019.8.31

 

柯恩:此处指著名诗人歌手Leonard Cohen。

 

 

    深 喉

 

淋浴完毕,关掉水龙头

畅快的水流声没有了

但不会马上安静下来

积水是都流走了,下水道

仍在喋喋不休

像长长的队列中

那些远远落在后面的

突然慌了神

而走在前面

一路摸黑下去的

仍不知深渊之深

2019.11.3

 

 

    剥豆子

 

年成不好,夏天干旱,秋天多雨

从田边地头拔回的黄豆禾,有的

已经烂了。后面的几天

照天气预报说的,也没有一个

像样的日子

如果有好日头,那些豆荚会裂开

 

我和弟弟、外孙在母亲身边围坐

为微薄的收成

重复简单的劳作

我故意把手抬高一些,这样

从豆荚里剥出的每一粒豆子

落进筐里,显得掷地有声似的

这样,每一粒豆子

好像有了不一样的份量,就好像

不止是我们四个人,听到这声音

2019.10.23

 (改自2017年旧作

 

 

    母亲的比喻

 

今天,母亲在电话中说

有两只母鸡病了

厌食。粪便是白色的。咳嗽

我无法想象母鸡咳嗽的声音

尽管母亲打了个比方:

像人一样的咳嗽

我熟悉另一个比喻:“惟有爱和咳嗽

是藏不住的。”

母亲给两只鸡喂了药,但还未奏效

今年夏天,母亲说起老母鸡生病

也是打了个比方,说“像人一样地害病”

其实母亲的意思是说,母鸡跟人一样

老而病弱

我真希望听到

母亲这样说起它们:像人一样笑出了眼泪

尽管,那也一样难以想象,但我们

必定会心一笑

2019.10.27

 

 

    有些病

 

有些病不必称为病

只是身体不适

更具体地说,只是浑身乏力

没力气也罢,那就放下一些

找本书来读

会读得更专心

体会到心无旁骛的妙处

为什么有的天才是弱者

这时你若有所悟

他没有什么光环

只用不多的力气攒一点光

只用照亮自己

他也从不抱怨世界病了

世界只是太快,太有力

只是嗓门大

而他已被世界放过

对此不必小题大做

2019.10.30

 

 

    恍 惚

 

天黑了。坐在公汽上

闭目养神。感觉真好

也不管它往哪儿开

反正是老路

反正需要补一觉

迷迷糊糊。感觉真好

也不管神思往哪儿飞

反正一身轻

反正井水不犯河水

 

不知过了多久

恍惚中如在眼前

有人翻过车窗

轻松落地。回头一笑

好功夫啊就像从前呼后拥中

成功脱逃

不知这闪念从何而来

也许,睡眠像一口深井

那里恰好跳出来一只青蛙

 

到站下车

好像是对闪念中的那家伙

迟到的回应

——独自笑着

而在来来往往的路人中

一时不知

身在何处

2019.10.31

 

 

    立冬夜与天无、剑男登白兆山望月               

 

三个人散步

散步变成爬山

爬山变成登顶看月亮

山顶上看月亮,山月

终于还原成天心之月

半个月轮,已足够明亮

近旁的乌桕树、马尾松

山风吹拂的白茅皆清晰可辨

但月光下没有你我之别

三个人只是三个影子

远处的山顶也只是一个影子

李白,更是早先的影子

所有的影子都是陈旧的

我们该如何表明——

今夜,我们是被月光

清晰地照过的人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那音乐惟有静听,灵魂

才会随之起舞

繁枝旁逸而出

这样的时刻

即便热烈的篝火,也不会

把我们照得更亮

2019.11.10 补记

 

白兆山,李白居安陆时常驻之地。

 

 

    一种盆景

        ——某乡镇旅馆所见

 

修长的绿叶是塑料的

绿叶中间有一束花

那是真的花,就地采回来的

花香犹在

不过真是放错了地方

为假叶子配上真花

为假叶子换上鲜花一茬茬

好像鲜花轮番上场,就为取悦

一个假摆设

何不干脆用清水

供养这些花枝

 

或许,不必较真于真假之辨

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黄昏:

静观一炷炷香火,烟雾

丝丝缕缕,摇曳在真实

与虚无之间

2019.11.14

 

 

    1940年代的雪

 

寒夜,雪落在雪地上

每一朵

落在雪地上的雪花

说的是同一句话——

 

我随风飘着,一点力气

都没有,我以为我死了

我,白色的幽灵

但我活过来了

我认出了这里:我们

都活过来了,都活着

不过,我们活不过春天

春天也是这样,一开始

一点力气都没有

区别是,它不会

像我们这样干净

干净得都没有了自己

2019.11.26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