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懂懂笔记
懂懂笔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0,335
  • 关注人气:6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泡泡玛特都融资一亿了,炒家手上的盲盒公仔能“解套”吗?

(2020-05-16 20:36:56)
分类: 产业热点

泡泡玛特都融资一亿了,炒家手上的盲盒公仔能“解套”吗?

近日,泡泡玛特完成了最新一轮融资。同时,泡泡玛特CEO还入选财富杂志中文版“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业精英”。耐人寻味的是,在财富中文公众号这篇文章的留言中,一位读者这样评述:“这是一个让我倾家荡产的男人”。

有网友戏说,正是大量的年轻玩家,用拆盲盒的方式将泡泡玛特“送”上市。随着泡泡玛特成为了资本追捧的“香饽饽”,收集“未知”玩法更是让年轻玩家欲罢不能。

那么,泡泡玛特的融资消息以及上市传闻,会让平台运营的盲盒玩具继续爆发式增长吗?那些为盲盒“倾家荡产”的“抢帽子者”,是否有望解套呢?

“后浪”炒家遭遇黑天鹅

泡泡玛特都融资一亿了,炒家手上的盲盒公仔能“解套”吗?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泡泡玛特最新一轮融资是由华兴新经济基金和正心谷资本领投,融资金额超过了1亿美元。有媒体统计,此次融资,是泡泡玛特自2010年成立以来完成的第八轮融资。更有知情人士称,完成本轮融资后,泡泡玛特最快将于5月份向港交所申请上市。

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作为新兴的潮玩方式,以泡泡玛特为首的盲盒玩具运营平台,经历了破圈式的高速发展。

“其实(泡泡玛特)融资也好,上市也罢,和我没有丝毫关系。”

刚见到张劲,懂懂笔记很难将这位身材魁梧的大男生,与“女生化”的盲盒玩具迷联想在一起。2018年底,仍在为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四处面试的张劲,就已经迷上了盲盒玩具。

他告诉懂懂笔记,自己并不是迷恋玩具的造型,更不是追求收藏限量款盲盒公仔的成就感,而是为了抽取隐藏款的盲盒公仔并高价出售,“这和抢(购)潮鞋的同学一样,低价入手然后再高价卖掉,只是赚些快钱。”

即便找到了第一份工作之后,他还每天坚持抽取盲盒。大半年下来,他抽取的公仔装了满满一大收纳箱,其中还售出去过一批。而积压在家的众多公仔也引发了家人的不满,对于他抽取盲盒的行为,家人一直颇有微词,经常指责他不务正业、玩物丧志。

“在最疯狂的时期,我试过三天抽了将近8000元。为了抽盲盒,我前后套现透支了三张信用卡,算一算得有六、七万了。”据张劲透露,在盲盒上消费六、七万元,在朋友圈算不上“壕”,有认识的“炒家”两个月就抽了三十多万元的盲盒。

和大部分“炒家”一样,他所抽取的公仔都会放在闲鱼、朋友圈里出售。虽然最初出售的公仔远比抽取的少,但每月还是能固定卖出几十只普通款,“只不过从去年九月份之后,公仔就很难出手了。”

他发现从九月份初开始,即便算上少量隐藏款,每月能够卖出的盲盒公仔也只有几只到十几只。十月份最少,只卖掉了四个艺术家系列Molly公仔。此时的张劲,仍旧没有意识到危机即将发生,每月为了“进货”在盲盒上投入上千元。

“今年一月,也就是春节前,我一只公仔都没卖出去,而且月底还发生了疫情。”张劲坦言,一月份的盲盒公仔无人问津让他不知所措,甚至慌乱焦虑。圈子里认识的一些“炒家”相继降低普通款公仔价格,试图通过抛售减轻资金压力。

“我当时也赶紧降价,59元抽的盲盒29元卖。但在二、三月还是一只都没卖。”在刚刚过去的四月份,他仅仅卖出了两只普通款盲盒公仔,“最近一直失眠,也不敢抽盲盒了,只能拼命加班偿还信用卡的欠债。”

张劲坦言,企业复工后这段时间,他曾想过最坏的打算,就是抽取的盲盒公仔全部都砸在自己手里。至于严重透支的信用卡,也只能通过申请分期的方式慢慢偿还,只不过家人的“精神攻击”最让他倍感煎熬,“每天数落我,郁闷极了”。

曾经一度备受年轻玩家热捧的盲盒公仔,在疫情之下突然陷入“断崖式”危机,让部分盲盒“炒家”损失惨重。但令人好奇的是,当初吸引行业“炒家”入“坑”的原因,真的就是快速炒货赚钱吗?

价值“虚高”疑有托

泡泡玛特都融资一亿了,炒家手上的盲盒公仔能“解套”吗?

“还不是网上那些文章整天吹,说什么抽盲盒月入几万、十几万。”

聊及入“坑”成为盲盒“炒家”的原因,张劲有些懊恼,但更多的是懊悔。他告诉懂懂笔记,最初身边有同学和朋友抽盲盒,是因为看到网上有部分媒体报道,有玩家通过销售隐藏款公仔收入不菲。

“一开始朋友在说,我也不大相信,所以到网上搜了搜。”张劲在淘宝、闲鱼等电商平台上搜索了一番隐藏款盲盒公仔,发现相关商品出售价格的确高得离谱,59元抽中的隐藏款盲盒,线上销售的价格居然高达三四千元,转眼间就翻了六十倍。

“我是理科生,自己算了一笔账,网上说隐藏款的抽出概率约是百分之一,这个概率不低了。”早在一年前,普通款盲盒大都能原价出售。因此,只要抽出一只隐藏款的公仔就能赚到,运气好的话,抽中几只就能实现月入过万。

在张劲眼里,抽盲盒与赌博一样,都是都是与运气“博弈”的过程,“加上网上销售的隐藏款价格奇高,所以我就心动了。”回想起当初那份冲动,他后悔得直挠头,“现在盲盒都不好卖,隐藏款也是如此。有卖家虽然挂着三四千元,但销量都是零蛋。”

近几个月来,冷静下来的张劲开始回想,火爆的盲盒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遇冷,“我发现从半年前开始,很多淘宝、闲鱼的盲盒卖家都没有相关的销售记录,而走量销售的也是其它的商品。”

最近和同为“炒家”的朋友交流时,大家也纷纷推测,可能是有专业的商业机构,通过电商出售高价隐藏款盲盒公仔售价的方式抬高盲盒市场价。“实际上并没有那么高的成交量,只为让炒家们误认为盲盒有很高的价值。”

“这就有点儿像中介抬高租金一样,统一调高房源的月租价格,让租客以为租金涨了。”张劲告诉懂懂笔记,几乎绝大部分“后浪”炒家都只知道隐藏款公仔的价格高,但是很少会有“炒家”从一开始便深入研究盲盒公仔的实际销量和价值。或许,很多人都是一时冲动就开始抽取盲盒,走上一条频繁“剁手”的不归路。

那么,作为盲盒炒家中的“后浪”,现在后悔是否还来得及?

盲盒IP价值几何?

泡泡玛特都融资一亿了,炒家手上的盲盒公仔能“解套”吗?

 “我想,我应该是最后那一撮韭菜了。”

张劲失落的表示,盲盒和潮鞋虽然都是被人为捧热的,但相比起品牌潮鞋,盲盒公仔不具备实用功能。因此,现在即便是低价抛售也难以出手。张劲前不久也和朋友尝试过将盲盒公仔销售往低线城市、小县城,试图利用流行趋势差异,寻找新的“韭菜”群体购买盲盒公仔。

“在部分小县市摆过几次集市,购买的人几乎没有,年轻人对盲盒玩具都不感冒。”让他惊讶的是,一同在集市中销售高仿日漫手办玩具的商家,生意比他们明显要好不少,许多孩子缠着家长购买高仿手办和玩具。

可见,盲盒公仔的流行趋势远没有下沉,一二线城市消费者仍是主要受众,“后来我也混过Molly 、毕奇的群,寄望寻找真正的藏家,购买、收藏手上的公仔。”但是在和真正的藏家沟通的时,他却发现有习惯抽取盲盒的收藏玩家,普遍都不会购买现成的公仔款式,有藏家告诉张劲,盲盒真正的乐趣,在于“未知”。

“大家享受的是抽取未知款式公仔的过程,如果是已知的款式也就没有乐趣了。”许多女生只是“小抽怡情”,并不会在盲盒上投入大量的金钱。因此,他想寻找藏家购买公仔的愿望也就此落空。

在听闻泡泡玛特融资的新闻以及上市传闻后,张劲心里很不是滋味。在他身边,的确有早期通过盲盒获利的朋友。但更多的还是和他一样,守着一堆聚氯乙烯公仔,难以出售、变现的投机买家。

“贪婪害人,无论买盲盒还是潮鞋,都是因为贪婪想赚快钱,才会成为这些商家的韭菜。”对于这一场“投机失败”,张劲承认自己是因为贪婪犯下了错。但他同时也认为,机构和部分媒体毫无下限的宣传,不切实际夸大投机商品的价值,更是下流无耻的行为。

贪婪和好逸恶劳是原罪,正因为如此,炒家“后浪”们才会在肥沃的土地上,成长成为一撮撮绿油油的“韭菜”,等待资本的收割。无论是流行潮鞋抑或是盲盒公仔,品牌、资本机构对于“韭菜”的收割不会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如果相信盲盒真能月入十万、年入百万,才是真的“盲”了。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