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译文:父亲的最后一局围棋

(2012-04-27 08:27:25)
标签:

美国

围棋

对局

纪念

父亲

杂谈

分类: 围棋
父亲的最后一局围棋

译者按:围棋,是美国一位百岁老人的挚爱,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原文刊登于美国围棋协会
http://www.usgo.org/news/2012/03/the-traveling-board-my-father’s-last-game/
译文刊登于天津日报传媒集团《球迷》世界专栏
http://www.tianjinwe.com/tianjin/tjcj/201204/t20120427_5590458.html

作者:Betsy Small (父亲名字是Dr. Paul M. Howard)

译文:父亲的最后一局围棋


  我的父亲是一名精神病科的医生。他平时是一个很喜欢安静的人。生活中,他总喜欢用围棋说事儿,所以围棋成为了我们之间一个特殊的纽带。

  父亲是在上世纪40年代(1940)接触围棋的。他接触到的第一本启蒙围棋书,居然是由一名国际象棋大师著写的《围棋与五子棋》。从那之后的二十多年,他居然几乎没怎么再摸过围棋。后来大姐出嫁,嫁给了一名围棋爱好者,所以父亲对围棋的兴趣又被勾了起来,并且和这个大女婿下了好多的围棋。六年之后,我也嫁人了。

  我的先生同样也非常喜欢下围棋。而让父亲更高兴的是,几年之后,我自己也加入了围棋爱好者的行列。从此以后,围棋成为我们家庭里面一个交流沟通的桥梁。我还记得我和父亲第一次对局,我还不太会下,所以两个人排了个对角线,把棋盘生生给划分成为“老爸的一半”和“女儿的一半”。

  我学会围棋的头些年,并没有跟父亲在同一个地方,所以下棋的机会也不多,大概一年能有几盘吧。自从网络诞生之后,我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局而不再受空间距离的约束了。

  2006年的夏天,父亲度过了他的100岁生日。也是在那一年,他经历了几次轻微的中风。所以我们把他安排到了我们同一个城市里面的老年公寓中,以便能够有更多时间好好照顾他。虽然他的棋力那时候已经开始下降了,但他对围棋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减退。于是我每天都陪着父亲下围棋。

  父亲棋力最强的时候,他可以达到10级的水平。而在他最弱的时候,他的棋力又会退到40级的水平,简直和第一天的初学者差不多。我自己的棋力一直在13级左右,所以有时候我会让父亲在9路棋盘上摆上3-4个子。虽然父亲有时候也对自己走一步臭棋表示困惑和懊恼,可大部分的时候,就算是水平非常臭,父亲仍然从这些臭棋中感受围棋的快乐——因为他深爱着围棋,更珍惜我们一起度过的每一分钟时光。

  2007年1月的时候,父亲身体健康状况已经严重恶化,我们把他送到了临终关怀医院。一天早上,医生突然电话通知,说父亲可能仅仅有几个小时的生命了。我们全家立刻飞奔到了医院。见到父亲的时候,他的脉搏已经非常的微弱,也没有更多的力气说话。得知我们赶来的时候,父亲睁开双眼对我们笑了笑,还和我先生握了一次手,异乎寻常地紧。让我们惊讶的是,他口里面还在喃喃地念叨的,居然是“黑一手棋”、“白一手棋”……

  父亲已经虚弱到根本没有力气坐起来。我们拿出的棋盘,只能轻轻地平放在他的腹部。可是,父亲从这个角度根本无法看到棋罐和棋盘。于是轮到父亲落子的时候,我就托着他的手伸到棋罐中,让他能够亲自从中抓起心爱的棋子,然后再把手带到棋盘上轻轻地按下。父亲已经意识不到自己落子的地方,可是我能感到他的每一步都在用尽全身的力气。我们就这样一人一步下了十多分钟,直到父亲的手势慢下来,慢到一动不动,静静地停在那里……

  那是父亲在告诉我,生命的最后一局就到这里吧。那一刻,我在父亲的脸上,看到了宁静、看到了平和,也看到了一生中拥有过的幸福和快乐。

  父亲的最后一局围棋,永永远远深藏在我的记忆中,永不改变。

译者:美国围数学院(Go and Math Academy)郭新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